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二五 言下之意

章二二五 言下之意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是默不作声。

  老人看了看天色,道:“快到晚上了,这一带的晚上不算危险,小丫头要是恢复了,你们就离开这里吧。和你们说了这么多,也算是有缘,老夫就再给你们提个醒,如果可以,你们还是尽早离开大漩涡吧。近日我总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似乎有大事将要发生。”

  千夜和二女互望一眼,都是心中微惊。千夜虽然没有研习过天机推衍,但也知道如老人这种级别的强者,直觉之敏锐已经不可用常理来衡量。他在大漩涡生活那么多年,若是突然心血来潮,必是有事发生。

  千夜想了想,道:“鲁老,要不您和我们一起走吧?天孙草场虽好,但只要人在,资源就是无穷无尽,何必为这些带不走的浮财死守此地?”

  老人摇头,“我老了,近年来早就感觉到寿数将近,何必临到最后关头,还要打破承诺?你们走吧,我在这里也住惯了,不想再动。”

  姬天晴也道:“都五十年了,您不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帝国现在变化非常大。或许您还可以去见见爷爷。”

  她也是在尽力劝说。像老人这种级别的强者,在帝国内,也就安国夫人等少许人可与之相提并论。他只要肯回去,对帝国就是一大助益。

  千夜想了想,取出葬心,放在桌上,道:“鲁老,看到这把枪,会否让你改变心意?”

  老人一看到葬心,脸色瞬间变了。他腾地站起,想要去拿葬心,可是快要触到它时,却闪电般收手,似是生怕被灼烧到一样。

  几次尝试,老人却终是下不了手,颓然坐下,叹道:“罢了,罢了!五十年执妄,直到现在方才明白,她距离我是如此遥远,就连仰望缅怀也是不可能。当时当世,也只有姬问天方才配得上她吧!”

  千夜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本想激起老人的雄心豪情,却没想到让他更加倾颓。

  老人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说罢,也不容三人再劝,他就挥出一道浑厚原力,将千夜三人送到小屋之外,然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姬天晴愕然,将陶罐放在门口,轻声道:“我们走吧。”

  离开了天孙草场,三人趁着夜色,赶往群星之井。走出没多远,千夜忽道:“天晴,我背你走吧。”

  姬天晴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也不推辞,直接勾着千夜脖子就跳进了他的怀里。千夜怔了怔,却也不好将她扔下去,只好横抱着她,和李狂澜并肩而行。

  经过星樱果的改造,此刻姬天晴身体内外都是暗伤处处,正是最虚弱时候。虽然有各种药草调理,但是内脏的伤损却不是那么容易修复的,怎么也要一天一夜功夫,她才能状态尽复。

  千夜心中其实还有疑惑,此刻才有机会说出来,问:“鲁老为何会跟我们说他的伤心事?那杯流泉飞香就那么珍贵?”

  对于真正强者而言,茶酒之类,哪怕再是珍贵稀有,如果没有增强修为,改进天赋的作用,价值都有限得很。那杯流泉飞香,香是够香,可千夜闻着,体力血气原力都是全无动静。在他看来,这杯茶的价值,远不及老人给千夜喝的那两口酒。

  那两口酒,能够让千夜在一周内修炼速度成倍提高,如此算来,数日之内就可能再度突破。这才是对强者最扎实的好处。流泉飞香再好,也不过是玩物而已。

  老人修为已臻上位神将,怎可能为点玩物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了?若他是这样的人,又怎会在天孙草场一守五十年?

  姬天晴却是想到了答案,轻叹一声,道:“他的意思,不仅仅是想要告诉我当年之事,更是想让我提防当年下手之人。以那人的手段,若是活到了今日,怕是在帝国的地位之高,还要超乎想象。”

  放眼帝国,比指极王地位更高,或者至少相当的人,整个帝国能有几人?只消细想,答案就呼之欲出。

  千夜皱眉,问:“那你怎么办?”

  姬天晴轻轻一笑,双手更是环紧了千夜的脖子,贴在他的耳边,道:“怕什么?爷爷还在,就没有人敢对我怎么样。爷爷从来没有提起过当年的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忘了,或许是假装忘记了。但不管是哪种原因,当年下手之人绝不会自己跳出来,重新挑起当年的记忆。”

  千夜点头,稍稍放心。随即他又皱眉,看了看姬天晴环住自己的双手。这个姿势实在是太亲密了,宛若情侣。他可不觉得自己和姬天晴的关系有这么亲密了,更何况旁边还有李狂澜在看着。

  以千夜对女人的认知,经历过数次寒寂之夜的亲密,更是只差一步就会产生实质关系,他和李狂澜之间的关系才是暧昧微妙。以她的高傲自负,看到千夜和其他女人亲密,不管那人是谁,都该是怒从心头起才对。可是现在李狂澜却是一点都不介意,甚至嘴角含笑,似有鼓励之意。

  这可让千夜弄不明白了,也许宋子宁在此,才能读懂二女的真正心思。

  不过男女之情只从千夜心头一掠而过,这事并不值得他分神多想,当前令人担忧的是老人方才言下之意。

  以姬天晴的天赋,或许她是指极王后人中成就最高一人。服过星樱果后,天资更上层楼。如果有人想要对指极王不利,很有可能就会从她这里入手。只是此事现在担心也是无用,以千夜等人目前的能力,不到对方下手那一步,根本难以察觉与防备。

  姬天晴点了点千夜的额头,道:“你别光会担心我,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你那艘大舰早晚都要现世,一旦它正式出现在帝国视野,可想而知会引起多大的波澜。不过,爷爷应该还是很疼我的,看在我的份上,他或许不会追究此事。但是其他的人,就需要你自己应付了。”

  千夜点头。这一刻,他才明白姬天晴执意要给他开山劲的原因。想必是通过这门功法,来隐晦暗示和她的关系,以免指极王误伤。

  群星之井并不算太远,路却并不好走,需要途经数个凶兽巢穴。这些凶兽或是体形庞大,力大无穷;或是来去如风,疾行如电;又或成群结队,或是剧毒难当,总而言之,都不是神将以下的普通强者能够应对的。

  好在帝国在过去百多年中以无数强者的生命为代价,探明了这些凶兽巢穴分布和活动规律,并且规划出了数道相对安全的路线。千夜三人又都有相当实力,隐匿方面都不算差,一路有惊无险地穿过凶兽巢穴,来到了群星之井左近。

  群星之井,实际上是起伏山区中的一片峡谷。外围山势缓和,森林郁郁葱葱,无数飞禽小兽在其中出没。

  穿行在森林中,千夜却并不轻松。他隐隐感觉到了一道如山般沉重的无形压力,却不清楚来自何方。

  真实视野在这里也失去了大半作用,视野中,成片成片的原力光点来来回回,形成了道道天然屏障,干扰着他对周围环境的感知。在这原力极度活跃的情况下,千夜至多感知到周围数十米范围,再远就都被原力光点所阻挡。

  这些原力光点大多是大大小小的生物,哪怕是一个小虫子,也能够在千夜的视野中形成一个光点。从蕴含的原力量来衡量,这里一只蚂蚁都比得上人族的二级战兵。

  千夜只能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二级战兵是当年红蝎等特种军团的招兵标准,他自己为了修炼到二级原力,一共花了数年时光,更是吃了无数苦头。没想到在群星之井周围,只能和一只蚂蚁并列。

  千夜忽然伸脚,踩死了一只慢吞吞爬过去的甲虫。甲虫在靴底爆开,硬度堪比石子。但是在大漩涡内,这种硬度只能说是正常。爆开后,千夜视野中亮起一小团光芒,似是在燃烧,然后散溢的原力就四处飘散,渐渐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这里的虫子除了原力惊人之外,并无其它特殊能力,甚至比千夜遇到的其它虫子要弱很多。它们似乎惟一的能力,就是汲取大量原力存于体内,却不知道怎么运用。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一带大大小小的生命都不担忧食物,当原力充沛时,对食物的需求也会大幅降低。它们就像是生活在极乐之境,只要稍微动动就能找到大把吃的,或许生命中最累的一件事,就是把东西吃下去。

  久而久之,它们自然不需要发展任何战斗能力,要做的只是吃、睡和繁衍。

  千夜摇了摇头,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戒备。那无形压力始终存在,但被这些富含原力的小生命干扰着,根本不知道压力来自何方。但是如此清晰的直觉,却不容忽视。

  此刻三人前方,突然有一道绚彩光柱直冲天际!它高达百米,色泽不断涌动变幻,绚烂之极,堪称奇观。

  光柱冲起之际,千夜血核与之响应,脉动加快了少许。六处原力漩涡也隐隐与之呼应,旋转缓缓加速。血气与原力都有响应,这倒是罕有之事。

  李狂澜向光柱升起的地方一指,道:“那里应该就是群星之井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057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