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零四 血脉种子

章一零四 血脉种子

  浮空艇内突然响起一声炸吼:“滚开!让我来!”

  魏破天一把推开炮手,亲自坐到射击位上,然后调整炮口,对准了一个正在逃窜的中校。刚才炮手连续两发都没能轰中,让魏破天极不满意。他可是从一开始就盯上了这个家伙,怎么能够让他轻易逃跑?

  然而魏破天一炮下去,却是偏离目标更远。此时地面一片硝烟烈火,在已经深浓的夜色里,氤氲着扭曲了视野,那名中校眨眼间就跑得不见踪影,让魏破天空自捶腿怒骂。

  浮空战舰用在这种战场上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厚重的装甲就是鹰击也难以轰穿。它飘浮在空中,数门舰炮仍然不断轰鸣,对正下方的远征军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漫山遍野的远征军都在溃逃,魏破天一把抓过身边的亲随,吼道:“给我一网打尽,一个也不准放跑,听到了没有?!”

  那名亲随苦笑道:“少爷,我们才一百个人,还得留人看着浮空舰。”

  魏破天“哼”了一声,他在看到下方战场后燃起的怒火终于稍稍平息下来,自然知道想要以一百人在野外追捕几千逃兵绝无可能,说:“那就多抓些活的,挑军官抓!”

  “是!”

  随着魏破天一声令下,浮空战舰开始迅速下降,当距离地面百米时,魏家的精锐亲卫就各自抓了升降索,直接跃了出去。在二三十米高度上松开降索,落地时一个翻滚,就化去全部坠力,然后纷纷腾身而起,向着溃兵追去。

  千夜站在镇墙上,打出手势示意己方收拢队伍,此时他麾下战士个个都是筋疲力尽,实在没有余力配合追击。若有人不知死活追出去,搞不好反而会被一口吃掉。

  浮空战舰放缓了降速,最后悬停在五十米的空中。魏破天直接就从舰舱里跳了出来,扑通一声砸在地上。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连小镇的镇墙都似乎晃动了一下。滚滚烟尘里,只见黄光一闪,魏破天就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大步向千夜走来。

  一时之间,镇里镇外,无人不被魏破天那凌厉无匹的出场气势折服,只除了千夜。他绷紧了一天一夜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甚至有点想笑。以他的夜视能力,自然看到了魏破天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五十米对于任何不能升空的战兵来说都是略高。

  隔了老远,魏破天就扯起喉咙大叫道:“千夜,你没事吧!?”

  千夜从镇墙上跃下,道:“你都没事,我怎么可能会有事?”

  魏破天顿时有种被抓包的不好感觉,不过也就是脸上微红一闪而已,随即就若无其事地大步走到千夜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啧啧有声:“瞧你这脸色,还有一身的伤,这还叫没事?”

  “你要是能够早到一天,这些都不会有。”

  魏破天立刻抓了抓一头乱发,说:“这个我怎么想得到?能够准点到,嗯那是应该的。”他这句话说得心虚无比,实际上这次他比预定时间晚到了近两个小时。

  千夜淡漠的神色忽然如向阳春雪般消融开来,笑道:“要不是知道你会来,我也坚持不到现在!”

  “果然是兄弟!”说着,魏破天扑上去就给了千夜一个重重的熊抱。

  一名魏家护卫从阴影中浮现,说:“少爷,抓了些活的,您要不要看看。”

  魏破天脸上杀气一显,道:“好!我正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动老子的兄弟!”

  片刻之后,十几名尉官就被推到了魏破天面前,只不过这些人里官衔最大的也不过是个上尉。

  这个数量和级别大出魏破天意料之外,当下就怒了,“就这么点?那些校官呢?别告诉我好几个团都在这了,然后连个校官都没有!你们难不成连个远征军的校官都打不过?”

  那名护卫苦笑道:“少爷,我刚才问了问,他们说这两天军官的阵亡比例特别高,校官级伤亡甚至超过了三分之二。所以还能够抓到这些人,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三分之二!”这个数字让魏破天也吓了一跳,他是上过战场的,战损到这个程度意味着一方拥有压制性的单兵打击能力。

  护卫向千夜看了一眼,目光中隐约流露出敬畏,道:“据说,其中大多数是死在少爷您这位朋友手上。”

  魏破天转头向千夜看了一眼,怪叫一声:“行啊,小子!这都比我厉害了!”

  千夜只是瞥了他一眼,那表情分明在说,比你厉害不是很正常的吗?被鄙视了的魏世子立刻开始不服气地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

  千夜微笑,静静听着,有这位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副纨绔相的魏家世子在身边,哪怕站在血腥方歇的战场上,也会不由自主轻松许多。

  魏破天过完嘴瘾,走到那批俘虏面前,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俘虏全部被按跪在地上,排成一行。

  魏破天从左走到右,再从右走到左,最后停在了一名满脸桀骜的大胡子上尉面前。

  这名军官却是一个硬骨头,不等魏破天开口,就吐出一口带血的痰,道:“这可是远征军的地盘,而我是远征军的现役军官!小子,我不管你是魏家还是其它什么高门世家,老子奉劝你一句,别在永夜大陆上胡来,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地方!”

  魏破天双臂抱在胸前,脸上神色淡淡的,很认真听他说完,然后点头道:“说得很有道理。”随后他就低喝道:“来人,把这家伙给我毙了!”

  旁边一名护卫闻声立刻上前,拔出手枪抵住了那名上尉的脑袋,看到魏破天微微点头后,就扣下了扳机。砰的一声,那名上尉的脑袋当即暴开,脑浆和鲜血喷了左右的人一身。俘虏们骚动了一下,随即变得鸦雀无声。

  魏破天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横跨了一步,站到旁边一名中尉面前。

  那名中尉立刻连声道:“我说!我什么都说!”

  “可我没兴趣听!”魏破天冷冷地说,只抬手做了个手势,就走向下一个人。

  魏家护卫走上来,一枪爆掉了那名中尉的脑袋。

  魏破天这次越过了几个人,最后停留在一名十分年轻的少尉面前,盯了他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道:“远征军的军衔,在我眼中连屁都不是,那只能唬唬小孩子。”

  年轻少尉脸色发白,咬紧的牙关微微发抖,生怕露出多余的声音引来杀身之祸。

  魏破天这才道:“你,说说看,今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少尉立刻把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其实他也接触不到背后那许多机密,跨界攻击隶属于第十师防区这个矿场的真正目的也不可能传达到少尉这一层级。他说出来的最有用信息,无非是隶属部队的番号序列,军队动员的时间和表面上的行动借口而已。

  魏破天点了点头,然后指向旁边一个不断朝着少尉使眼色的军官,语气没有丝毫起伏地说:“这个家伙我看着不顺眼,也杀了吧。”

  魏家护卫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就是一枪。

  如此一来,所有远征军的军官都噤若寒蝉,再也没有人敢做什么小动作。

  千夜站在旁边看着,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魏破天流露出决绝果断、冷酷无情的另一面。这位记忆中总是大大咧咧,却又不失赤子之心的魏家世子能够早早脱颖而出,并不是仅有天赋而已,世家望族悉心培养的,还包括经世之道。

  处理完这批俘虏,魏家前往追捕逃兵的护卫们也陆陆续续返回。魏破天接下来就指派护卫们帮着清理战场,救护伤患,他自己则拉着千夜四处巡视。当看到了那些幸存的年轻种子,特别是吴士清和吴士颖两兄妹,跟随魏破天前来的一名魏家老人亦现出十分吃惊的神色。

  老人等魏破天和千夜离开种子们的安置处后,才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种子!难怪武正南会孤注一掷,无论如何也不肯让他们活下去。”

  魏破天奇道:“种子也有不同?”

  那魏家老人抚须道:“少爷,你看这批种子里就有十几个一线战兵。那倒也罢了,可是如果我老眼未花,这些年轻人的原力光芒各有不同,显然身具不同能力。而他们既然被选作种子,那就意味着都是点燃节点后自然生成的,而非修炼了秘传功诀导致的原力属性变化。也就是说,这批人都是血脉种子!”

  “血脉种子?这么多?”魏破天听到这里已经明白过来,他看了看千夜,知道千夜不一定了解这种与深层原力奥秘相关的事情,于是做了简短解释。

  所谓血脉种子,本身的能力高低并不重要。黑暗种族那边有许多手段可以让他们加强繁衍,缩短每一代的成长时间,然后通过无数的样本筛选和积累来一点点增强血脉能力。也许过上几百年,就会出现一个拥有特殊能力的全新亚种。

  也正为因此,血脉种子的价值远在普通种子之上,更非奴隶可比。一般一个商队中带有一两个血脉种子,就已经算是大生意了。象这样一下子就出现十几个血脉种子,而且都是年轻人的情况,算是颇为罕见。

  魏家老者道:“这些种子得来不易,以武正南区区一师之地,不太可能搜集到这么多。或许周边几个师都有参与,才组起这样规模的一个商队。唔,若是如此说来,我们得到的情报上,黑暗种族交易给武正南的货物价值实在是太少了。以老夫看来,他们之间多半还另有密约。”

  魏破天当即喝道:“查!不管有什么密约,都给我查出来!”

  “少爷,这”老者看了看千夜,欲言又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067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