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零八 访客2

章一零八 访客2

  一个风姿如玉的身影从墙根阴影里徐徐浮现,两片一直在半空中打旋的落叶如肥皂泡般破裂,“噗”一声消失得干干净净。

  千夜无奈苦笑,把闪耀光牙推回刀鞘,说:“子宁,你怎么找到这里的?还有,别再弄我的报警器了,那声音听起来可不怎么舒服。”

  宋子宁正饶有兴趣地站在那里,右手晃来晃去,操控着一团青濛濛的原力光芒从墙头到地面,倏忽上下。他的手每挥过一次,布设在这片区域的报警装置就会发出一声啸叫。听在千夜耳中,就是一个一个人跃进了院落。

  宋子宁收了手,对千夜笑道:“很简单啊,你这两天肯定会跟魏破天在一起,找到他就能找到你。那个脑袋里只有肌肉的白痴可不懂什么行踪保密,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在哪里。”

  听到宋子宁对魏破天的恶毒评价,千夜十分头疼,“子宁”这两人从天玄春狩开始就因为各种误会而弄得很不愉快,事情说开后,不但没有缓和反而越演越烈。宋子宁一直以来在人前都是一个标准的世家子弟,用温文尔雅、八面玲珑的面目示人,但只要一提到魏破天,顿时风度全无。

  宋子宁道:“我有说错吗?在魏家的地盘上,还能让你身陷险地。哼,远征军竟然敢出两个团的兵力跨战区围攻他们的产业,本地驻军还不出声,魏家可真不够丢上品世家的人,果然他们还是老老实实地待在远东行省里不要出来比较好。”

  千夜这才明白宋子宁已经知道在远东重工矿区发生的事情了,辩解道:“这事起因还是我的缘故。”他见宋子宁薄怒未消,不由苦笑着说:“子宁,当初刚见面的时候,你可是和我说过博望侯世子并不傻。”

  宋子宁道:“我那是叫你提防他,不要觉得一脸呆相的家伙就会是好人。而且他不傻,和他尽做白痴事情有关系吗?”

  千夜终于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没可能说服宋子宁,反而越说越有火上浇油的趋势,当下招呼宋子宁进屋,问:“这么晚来找我,你那边的事情进行得差不多了?”

  宋子宁踏进房门,左右扫了下屋内简单的陈设,又看看千夜一脸头疼未消的表情,终于没再发表嫌弃居住条件的言论,只道:“我那边的事情进展得十分顺利,待会再详细告诉你。还记得上次我说要去弄件很重要的商品吗?那就是给你准备的礼物。”

  “是什么?”千夜有些好奇,能够让宋子宁郑重其事提到的东西,想来必有独特之处。

  宋子宁轻轻三击掌,他的动作轻柔,似乎没用多大力气,但是掌声却清脆地传出很远。随即千夜就听到院落里的报警器响了两声,转眼间两个全身都罩在黑袍中的人走进屋里。

  这两个神秘人物的气息并不如何强大,大约只在三至五级之间。

  宋子宁向那两人一指,说:“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了。你们还不把风帽摘下来?”

  两人依言掀开了罩帽,露出两张一模一样的清丽小脸,竟然是一对双生少女,年轻、秀美、如清泉般干净。

  宋子宁微笑道:“怎么样,很不错吧!她们只有十六岁,但已经是四级了。她们从小就接受严格训练,从刺杀格斗到经世杂学,什么都会一点。这样上好的货色在整个帝国都数量有限,我一得到消息,立刻就赶了过去,好不容易才买到了这两个。”

  “买下来?”

  “是的。她们是隐泉商团从小精心挑选,经过长期训练后层层筛选出来的鲛奴。隐泉你或许听说过,那是帝国排名靠前的商业集团,暗底下的奴隶贸易做得很大,他们最有名的就是教习各种用途的奴隶。这段时间他们在永夜大陆举办拍卖会,我就是在那里买到她们的。”

  宋子宁指了指千夜,对两个少女说:“今后他就是你们的主人了,去,给你们的新主人行礼。”

  两名少女姿态轻盈地走上两步,匍匐到地上,从脖颈到后腰拉出一条优美柔软的曲线。

  “我叫阿七。”左首的少女道。

  “我是阿九。”右边的少女道。

  这是两个奇怪的名字,宋子宁解释道:“她们进入隐泉的时候都还是婴儿,早就没了名字,每一批人之间只以编号区分,这也是隐泉的传统和标志。你有兴趣就给她们另外起个名字,否则直接这么用也没关系。”

  说着,宋子宁笑容更深了点,眨了眨眼睛道:“她们两个应该相当好用,要不要现在试试?哈哈!”

  “”千夜此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像在黄泉训练营,宋子宁就有送女人的嗜好。这难道算是门阀世家子弟的交际手段?不得不说,他这种嗜好在帝国上层贵族的圈子里应该相当受欢迎。

  千夜想了想,正色说:“子宁,你也知道我有一堆麻烦还解决不了,实在不适合在身边添人。”

  “她们两个很能干,不但不麻烦还会是助力。虽然隐泉的训练有些透支潜力,不过以她们的天资,还是有希望升到七级。七级的小美女,还是一对,到哪里去找?”

  宋子宁一边笑吟吟地说着,一边拍了拍千夜的肩。

  千夜忽然感觉到肩胛处一痛,一根细针已经透体而入,随即有种冰冷感觉从针刺处散开。他吃了一惊,条件反射般从原地弹起,本能地瞬间闪移到墙边,此时体内那股冰凉感觉已如丝线般顺着流动的血液融了进去。

  宋子宁把一根细细的针管抛在桌上,笑道:“千夜,你的警觉心真差,而且遇到突袭不是应该反击的吗?”

  千夜闻言哭笑不得,“你这是在遗憾,我没有给你一刀吗?”

  宋子宁笑笑,拿起针管晃了晃道:“别紧张,这药是让你的血液中多出一种成份,那种物质对人和生物都没任何影响,但对她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药。如果半年内喝不到你的血,她们就会渐渐变得焦躁不安,然后日日生活在干渴的痛苦中,直到彻底发狂。”

  千夜一怔,问:“这是隐泉控制她们的手段?”他明白这种手法的原理,军中也有几种类似的药物逼供法。

  宋子宁点头,“是的。隐泉每一个这种类型的鲛奴都配有专门的药剂,而且每批货物都不一样,只此一份,无法复制。”

  最后,宋子宁摊手道:“现在你要是不带上她们,她们可就活不过一年了。”

  千夜摇摇头,说:“这又何必?”

  宋子宁笑道:“很有必要啊,不用这种手段,你怎么肯把她们收了?”宋子宁转头对两个少女说:“好了,你们两个先回去。明天带上我给你们主人收拾好的那些东西再过来。”

  阿七和阿九行了一礼,又带上罩帽,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循着原路翻墙返回。

  宋子宁抬头看到千夜仍然站得离他远远的,招了招手道:“接下来我们说正事。”

  他拿出一个外表毫不起眼的木制书匣放在桌子上,“这是我从家里弄出来的修炼古卷,据说是命运之战前就存在了,那时宋家都还没有立宗。”

  千夜刚坐回到宋子宁对面,本想伸手去翻阅,闻言一怔,手上也停住了。世族的这种古决无一不是镇族之宝,从未听说过可以外传。

  宋子宁若无其事地打开木盒,里面是三本玉片串起的册子,玉质因年代久远表面有些黯淡。他拿出一本,手指轻轻摩挲两下,玉面上的这一块立刻露出内敛圆润的光华。不看内容,仅玉册的质地就是天价之物。

  宋子宁把玉册放到千夜面前,含笑道:“这可是真本。殷家那没什么用的化雨决可以扔掉了。”

  千夜愕然,世族外传功法的时候,都由族中长老另行摹刻,他拿到的殷家“化雨决”就是如此。如果把真本给了他,宋阀子弟要学这套功法的时候怎么办?

  宋子宁似乎看出千夜的疑惑,道:“无妨,我已经把几件赝品放回家族藏书楼了。”

  “赝品”千夜感到额角一阵抽疼,忍不住伸手抚去,今晚宋子宁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噎得他无话可说。

  如此珍贵的家族秘传功法,宋子宁居然敢直接拿出真本,反而把赝品放了回去,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一旦事发,恐怕不止是被逐出家族那么简单,更严重的还会被废掉原力,发去苦役之地。而且按照他的说法,必然是未经家族同意就私授外人秘传,学了功法的千夜肯定也会被宋阀追杀。

  宋子宁却是轻描淡写地道:“放心吧,这样的古卷一共有十多部,在藏书楼的内阁落了上千年的灰尘,从来就没有人练成过。只不过因为是先祖遗留之物,才在那里一直供着。这些东西早就没有人去翻看了,更不会有人蠢到会去练它们。”

  千夜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什么叫‘蠢’到去练这些古卷?不容他多想,就听见宋子宁话语殷切地道:“所以,千夜,你一定要用心,早日修炼有成啊。”

  千夜听得几乎背上生汗,宋阀千年来都无人能练成的秘法,他又凭什么能练成。而且宋子宁向来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露,这次却实在胆大妄为不顾后果。“子宁,你这样做”

  宋子宁却截断了他的话头,眉飞色舞地炫耀道:“你不知道,搞定藏书楼的那位长老,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潜心布置许久,才设了个局,把他和新勾搭上的姘头捉在床上。那个小女人可是项成候的小妾,哪里是容易吃下的?你都不知道那老家伙从床上跳起来的时候,表情有多么精彩!”

  千夜惟有苦笑:“这样真的没有问题?”门阀世家的长老,哪怕是外姓长老都没有简单的人物,而用来陷害宋阀长老的居然是一位侯爷的小妾,宋子宁这简直就是在玩火了。

  宋子宁漫不经心地道:“会有什么问题?他落了把柄在我手里,我要他办的不过是些小事,而且非但不会敲诈他,每办成一件事,还会按照正常的价格支付报酬。对了,最近我正准备把那个小女人从项成候手里买下来,送给那老家伙。他一定会更加死心塌地地为我办事。”

  千夜心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宋子宁看似温和,骨子里强硬果断,做事从不喜欢解释,更别说像这样把阴私手段拿来炫耀。然而千夜对这种世族内部的手段根本不懂,听了半天,最后也只能说一句:“千万小心。”

  宋子宁的坐姿更加放松,他以手支头,神情懒散地道:“财自险中求。比如这次,我已切断武正南的黑晶货源,掌握了背后的小半产业,余下的通道暂时瘫痪掉其中一半。等武正南正式倒了,他那几条交易线路,就都会到我们的手里了。”

  千夜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听宋子宁的意思是准备把这几条线路继承下来。就算只是普通贸易,对视黑暗种族为血仇的千夜来说,心里不免一阵不舒服,而且扳倒武正南,好象不是为了抢夺他手中那些交易线路的吧?不过基于对宋子宁的信任,千夜并没有追问,实际上,他还没有意识到他本能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宋子宁却看着千夜,细细观察他的表情,继续说:“你不知道这里面的利益有多大。那些资源落在武正南这种人手里,完全是浪费了。若非利益足够大,我哪能交换到如许权力,从而顺利地抢过这么多产业和线路?就算是以宋阀的名义也做不到。”

  千夜再不懂权谋,此时也听出来宋子宁话里的意思不对了。他疑惑地抬起眼睛,看到宋子宁正注视着他,温柔含笑的脸比任何时候都像一张假面,眼底却是波澜不惊,没有丝毫暖意。

  “千夜,你就不怕我会是下一个武正南?”

  千夜与宋子宁四目相对,黑曜石般的眼中疑惑之色慢慢淡去,他没有马上回答,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当初在天玄猎场,如果我的鲜血之力中凝结出了血族的氏族符号,那么你会怎么做?”

  宋子宁的表情一僵。

  ps:昨晚看到首订终于超过了均订,感谢大家,一时太过高兴,忘记做定时更新了……

  4000字章先赔礼,周末加一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07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