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二 前三哪能满足?

章五十二 前三哪能满足?

  魏破天顿时又神采飞扬,豪迈地道:“祖母下了死命令,要我一定拿下前三回去。可是想我魏破天也是堂堂帝国中校,前三哪里就能满足?一个男人,心有多大,成就就有多大!”  琪琪不屑地道:“有赵君弘、宋子宁和我在,你要能拿前三,那才见鬼了!说点实在的!”  她才不信魏家太夫人会下这种死命令,最多是许了好处激励他向上罢了。魏破天如果不是临时突破六级,魏家根本不会放他来参加春狩。春狩和实战没什么区别,每年都会死不少人,他们这些核心子弟虽然受到保护,但世上总没有万无一失的事情。  魏破天被揭穿老底,立刻讪讪地道:“这个也不必说得如此明白吧!其实我这次过来,是想找你商量一下,能不能,嘿嘿如果我只排到第四,你能不能把名次让我一下,反正对你来说,战绩才会在大考中计分,排名差个一两位也无关紧要。”  千夜虽然有点心不在焉地在想自己心事,闻言也是吃了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晚总算看到了这号称要一拳击碎天空的男人没有节操的另一面。  琪琪倒是两眼闪亮,重重一拍魏破天的肩,道:“你家太夫人许下了什么好处,让你如此上心?”  “这个也没什么。”  “不管是什么,我都要分一半!否则此事免谈,你想要进前三,纯属作梦!”琪琪说得斩钉截铁。  魏破天愁眉苦脸:“一半就一半吧,唉!”  琪琪亲热地搂住搂魏破天的肩膀,道:“这才是好姐妹!”  魏破天大怒:“谁和你是姐妹?”  “不用说了!别说姐妹,只要拿一半好处出来,我们就是闺蜜了!”琪琪重重拍着魏破天的肩,悄悄用了原力,一巴掌就把他拍到了地上去。  魏破天差点直接五体投地,可他反应也不慢,硬生生在堪堪撞到地面的时候跳了起来。他刚要发怒,琪琪已一把抓住他拉回客厅,要好好商量一下如何打架分赃。  原来天玄和北海两大春狩中,会有众多士族子弟参加,正是门阀世家招揽新人,士族寻求晋身之阶的时候。  按照多年惯例,赵宋两阀来天玄,张白两阀则是去北海。对门阀来说,光是姓氏的代表意义就足够了,来的是谁并不重要。所以才有传闻,宋阀的宋子宁之所以能越过他前面那么多位堂兄弟来天玄,不是实力够强,只是因为生得俊秀,所以宋家老祖宗偏心于他。  而世家派来的子弟则身份相对贵重点,比如殷家的琪琪,已是进入最后序列的继承人候选,无论未来她是否可以执掌家族,至少一个重要的长老席位是跑不掉的。魏家这次世子亲临,一方面是因为魏破天年纪还小,去帝苑只有垫底的份,另一方面也是磨练他独当一面的能力,开始建立自己的班底。  也就是说,春猎对于门阀世家来说,赢家的奖励倒在其次,他们重视的是展示家族实力,发掘人才的机会。所以各家行前都有自己的目标。  魏家太夫人并没有给魏破天定下名次目标,不过他本人却是雄心勃勃,狩猎尚未开始,壮志就已经凌驾九宵之上。坐三望一,这就是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前三对刚六级的魏破天来说绝对是超于预期的好成绩,一旦真让他达成,以魏家太夫人对他的疼宠溺爱,好处肯定堆积如山。  琪琪让侍女给魏破天拿热手巾来擦脸,一边悠然说:“破天,我收你这一半好处,其实也没有多拿你的,你也知道今年天玄春狩的形势。南宫婉云和孔雅年都来了,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挤进前三,听说家里都出了血本。而且他们两个现在都是七级,你一个也打不过吧?”  魏破天冷笑一声,傲然道:“那可未必!就算真打不过,我也不见得必输。白将军已经说过,如无上等秘法,七级休想打破我的千重山。”  琪琪哈哈笑起来,“刚刚晓夜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这这怎么一样!”魏破天张口结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辩驳。  琪琪挥挥手说:“你还不知道赵阀和宋阀的目标吧?”  魏破天道:“我来得迟了些,还没有来得及探听呢!”  在别院的晚宴上,赵君弘当着一众年轻男女的面,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我算是四兄弟中最没有出息的,不过既然来了,那怎么也要拿个第一回去。”  而晚宴之后,叶慕蓝则是问了宋子宁一句,此次春狩定什么目标。宋子宁以一惯的温和说:“我可没想过要争第一,保个前三就心满意足了。”  如此一来,赵宋两阀,也就相当于包了前三的两个位置。以两阀的地位,没有十足把握,哪会放出这种话来?  接下来,这个第三名就争得厉害了。其实历届春狩都是如此,开始时总如风云轻淡,越到后面越是火爆,最后阶段往往是明争暗斗,无所不用其极。  魏破天还不算太笨,想到要与琪琪联手,只是其他世家想必也有暗中联合,所以形势依旧严峻。  不过天玄山脉外圈低级区域的猎场划分十分明晰,只有纵深进入一定程度后,才会互相交叉,各家的行动也会从狩猎演变为逐鹿。而魏家由于是最后一个排定的,最开始的猎区离两阀和上品世家处相当远,想和殷家会合至少要到春狩的后半段了。商议已定,魏破天就没有多作停留,直接离去。  等魏破天走后,琪琪按捺不住好奇心,立刻向千夜把那条项链要过来仔细看了看,然后随手套到千夜脖子上,啧啧有声地说:“好好收着,这东西还是很有用的。现在他是世子了,能调动的资源和权限范围已经比我都大。这个家伙,殷勤的有点奇怪啊?”  琪琪显然也没指望今晚一直火气很大的千夜搭理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问:“那三个人你准备怎么处置?”  千夜眼中露出寒意,道:“废了吧,算是给宋子宁一个警告。”  琪琪笑吟吟地点头道:“就是这样!”  虽然已经是深夜,除了殷家营地外,高高的夜空中也很繁忙。如果目力足够,可以看到数艘体形庞大的浮空艇正缓缓掠过,向天玄山脉深处飞去。这些都是用于投放黑暗种族战士的浮空艇,会有不少黑暗种族俘虏被投放到天玄山脉中,供春狩参加者猎杀。  每年都会有一些黑暗种族的战士成功逃进天玄山脉深处,躲过猎杀,然后一年年生存下来,逐渐强大。这是春狩中的一大变数,亦是有意为之。如果这些年轻人上了战场,黑暗种族可不会按照规矩来,只派些等级刚好的战士来给他们杀。如何从高等级的敌人手下逃生,也是一门生存必修课。  在其中一艘飞艇上,艇长透过舷窗向下望去。他那双有异能的眼睛视力比鹰隼还要锐利,看到了下方的营地,甚至看清了旗面上那个殷字。  他嘴边露出阴森的笑容,摸了摸胸衣口袋。在那里有一张卡片,凭借这纸张上原力阵列密码可以在帝国银行的某个分行打开一个保险箱,这时里面已经放好了整整一万帝国金币。  艇长收回目光,走向底舱,守在舱门口的卫国公私军战士向他敬了个礼。  艇长回礼,然后说:“我得再下去看一眼,确认没有任何问题。要知道这些黑血杂种从来都没安生的时候。”  卫国公的私军战士让开了通路,艇长就拾级而下。底舱全部是用合金封墙,焊出一间间分隔的囚笼,各个种族的黑暗战士都有。这些都是从各大战场上俘虏过来的黑暗种族,经过筛选,等级全在七级以下,没有特别强大的异能,很适合天玄春狩。  在黑暗中,一双双眼睛正目露凶光,死死地盯着艇长。  几头狼人低沉咆哮,不时伸手去抓胸口嵌着的一小块晶片。  艇长在它们面前停下,说:“你们要是敢把那东西弄下来,那就死定了!看来我需要给你们加深点印象,不要把我说的话当成耳旁风!”  艇长用力在囚笼外的按钮上一拍,笼内立刻跳跃起强烈黎明原力冲击波,烧灼得几头狼人惨叫不已,瘫倒在地。旁边囚笼里的黑暗种族眼中凶光立刻收敛不少,很多还露出惧意。  艇长一路走到底舱最深处。这里的隔间内就坐着一个血族,看上去有些颓废和营养不良的样子。他一直低头安静坐着,直到艇长走过来也没有改变过姿态。  艇长拿出一根缠满了倒刺的鞭子,向那血族一指,喝道:“你!站起来,过来让我看看!”  那名血族相当顺从地站起来,缓缓走到囚笼前。  艇长借着身体的遮挡,悄悄张开握鞭的手,在他手心处,写着‘殷琪琪’三个字,而且还有一幅琪琪的简笔肖像画,面目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那名血族眼中忽然精光一闪,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艇长双手一搓,手心中的字和图样就消失不见。他粗声粗气地说:“行了,滚回去坐好!别给我玩什么花样,否则的话让你好看!”  艇长一路甩着鞭子,离开了底舱,然后重重拉上舱门,从外面锁死。  卫国公私军的一名统领正好巡逻到这里,于是问道:“下面情况怎么样?”  艇长耸肩道:“还行,这批黑血杂种倒挺老实的。”  那名统领松了口气,说:“没事就好!再有一个小时,这该死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浮空艇在夜色中飞向大山深处。没有几个人知道,囚室中混进了一个八级的血爵士,而且实力无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138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