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五 还击

章五十五 还击

  赵君弘更加怒了,反问道:“你说呢?”  旁边另外一名护卫连忙出来打圆场,说:“那小子虽然等级不高,可是反应非常迅捷,这应该是山林作战经验极为丰富的老手。所以就算我们要追,也多半没有结果。以仆下看,还是专心猎取积分为好。”  赵君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脑中回想了一遍那人骤然遇袭后的反应。此时仔细想来,对方闪避动作诡异莫测,对危机的判断极为准确,战术使用也恰到好处,就算赵君弘自己出手也不见得能锁定住他。这样一个对手,在山林复杂地型下会非常难缠,等级高点低点都不是很重要了。  想到这里,赵君弘的脸色难看不少,但是随即又恢复正常,问:“那小子是谁家的?”  一名护卫说:“看服饰是殷家猎队的人。”他犹豫了一下,“不过,仆下在卫国公晚宴上似乎见过这张脸,呃,好像当时那是琪琪小姐的女伴?”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有点混乱了,刚才那小子绝对不会是个女人。  赵君弘想了想,却没有头绪,他在夜宴上确实看到琪琪身边有一个和她服饰相同的少女,但是完全没有注意对方的长相。  赵君弘不由哂然,“琪琪那丫头!又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戏!”  “继续向前。”赵君弘很快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将银色的原力枪扔给了护卫。一个区区五级战兵还不放在他眼里,如果对方够聪明,下次就该远远避开他的狩猎范围,反正在他赵二公子的名单上,不能杀的也就是门阀世家那些嫡系弟子,寥寥二十余人而已。这个小子莫名跑进他的射程里,杀了也就杀了。  赵君弘的猎队远远散开,身边只留下两名护卫。整个队伍呈S型前进,打算把行进途中的所有猎物都一网打尽。  枪声不时轰鸣,一头头甲牛兽,黑虎,地龙,棘刺暴熊应声倒下,赵阀的分数也快速上升,和对手间的差距正在拉大。赵阀不愧顶级门阀,装备上佳,人人都是用的充装原力实体弹,这样可以将原力消耗大幅降低,从而延长续航战力。  一记原力枪轰鸣之后,远处突然响起一声惨叫!没过多久又是一声枪鸣,叫声嘎然而止。  赵君弘双眉一扬,身边护卫就向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片刻后赶回,说:“阿江看到有一个士族在附近鬼鬼祟祟,就一枪杀了。”  赵君弘哦了一声,道:“让他收拾得干净些,别留下痕迹。一次春狩而已,杀人太多,说不定会影响我们赵阀的名声。”  “是!阿江已经在收拾了,一会就好。”  赵君弘点了点头,继续前行。他指向远方一处依山面水的山坡,说:“今天就在那里宿营休整,我们再往前走走。”  一名护卫立刻飞奔出去,前往赵君弘指定的地点勘察,并且布置宿营。其他人则继续向前,离天黑还有一点时间,他们决定把宿营地周围几十里的猛兽凶物都灭了,再回来休息。  在一处密林里,那个名叫阿江的护卫正哼着小曲,将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踢入刚刚挖好的坑里。他同时还撒了不少能够吸引野兽的药粉,用不了多久,那些食腐肉的野狗野狼就会出现,把这具尸体啃得干干净净,再也没有证据证明是谁下的手。  一个士族小子而已,居然看到了他还不逃,真是活该找死!阿江愉快地想着。  他长出了一口气,心情一松,忽然感觉到什么,猛然转头!从树林中钻出了一头野狗,盯着洒了药粉的尸体,涎水直流。  阿江当即笑了,道:“妈的,来的倒是快,把老子吓了一跳。”  就在不远处,千夜从瞄准镜中看着他的笑脸,扣下了扳机。  鹰击猛烈跳动,不过这一次稳稳地握在千夜手里。  在鹰击轰鸣的瞬间,阿江就露出骇然之色,拼命闪避。象他这种七级的高手对危险已经有非常敏锐的直觉,被枪口对准扣下扳机的瞬间他们就会本能地作出回避反应。  然而这一次千夜离得太近了,距离才两百米,鹰击正可以发挥全部威力。  阿江只是勉强把身体侧了侧,胸前就炸开暗红色火光,护甲刹时粉碎,胸腹间一片血肉模糊!他一声惨叫,仰天倒下。但是他并未就此失去行动能力,竟然还能强忍痛苦,一个翻身连滚带爬,闪到大树后。  就在这时,千夜已经迅速冲近,一个飞跃从侧面掠过,手中原力弩光芒闪动,一根钢芯弩箭在原力阵列和弓弦的双重推动下,如疾电射出,贯入阿江的后腰。  不过这一箭只射进去三分之一,入肉也就是数厘米的样子。这让千夜暗叫可惜,赵阀果然非同凡响,这个护卫身上的战甲比殷家定制武士服的防御强度竟然高出整整两个等级。难怪鹰击全力一击只是轰出不轻不重的伤。  阿江也知道这是生死关头,猛然咬牙,抓出一把针剂,全部刺入自己大腿。然后一声狂叫,向森林深处逃去,速度不减反增。  千夜摇了摇头,收起鹰击和手弩。他是第一次面对门阀护卫,果然实力不俗。千夜知道自己这次是运气好,事先就在两百米处潜伏了下来,否则看对方中枪前后的反应,想不被觉察地接近到这个距离,可能还要大费周折。  不过这家伙中了千夜配制的植物混合蛇毒,又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没有性命之忧,这次春狩也是废了。每家猎队只有九人,中途退场可是不能递补的。  千夜迅速离开,然后在林中一路小跑,向赵君弘预定的宿营地点接近。那背后的两枪已经把他的火气彻底点燃,这些日子以来,血气翻腾的烦躁,先后遇到宋子宁和魏破天的郁闷,让千夜早就窝了一肚子气无处可发,正好可以陪这位赵二公子好好玩玩。  这时赵君弘又听到远方一声枪响,皱眉道:“鹰击?我们可没有装备鹰击吧?”  “是阿江的方向,可能又是哪个胆大的士族小子。其他世家看到了阿江,应该知道您在这里狩猎,不会接近的。您放心,阿江会解决他的。”  赵君弘点点头,望了望前方。那是一片遍布错落松针林的区域,地势复杂,但也有视野开阔的地带。他已经感觉到,那片区域有黑暗原力残留的气息。  赵君弘嘴角浮上笑意,说:“终于找到这些黑血杂种了。我们过去看看!”  包括赵君弘在内,护卫们人人都开始进入戒备状态。黑暗战士可不是猛兽,他们要比猛兽危险得多。而且在天玄山春狩中,每年都会出现几个高等级的黑暗战士。  在赵阀另外一侧是宋阀的猎区,宋子宁宛如郊游般轻衫大袖,悠然走着。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走进六级野兽出没的区域。在他身边,叶慕蓝心中焦急,却又不能表现出来。  这次春狩宋子宁把指挥权交给了叶慕蓝,他自己只带了一个亲随,其余选人、组队、调度全由叶慕蓝来安排,所以叶慕蓝很想好好地表现一番。宋阀成绩越好,她的功劳就越大。然而所有人都听她调遣,惟有宋子宁她指挥不动。  宋子宁是第一次来天玄山脉,春天的山区万物生机勃勃,不但草木欣荣,野花繁盛如田,除了猛兽外,还有各种小动物出没。他似乎把这当成了一次采风之旅,每天就是悠然地穿行山地,遇到好风景停下来看看,遇到珍稀禽兽要称赞一番,天黑宿营后,就挑灯作画写字。光是他的笔墨纸砚,就需要一个护卫单独背着。  叶慕蓝心内焦急,却又不敢催促。她虽然一路带着队伍在周边行猎,但一来要给宋子宁身边留足够护卫,二来区域等级低,猎物所获积分就不高,宋阀在这两天里的成绩还是下滑了一名。  宋子宁却安慰她,反正进入六级区域后,宋家的实力就会慢慢显现,到了最后保个前三应该没太大问题,就算没有前三,前五也可接受。  叶慕蓝听着微笑点头称是,等出了宋子宁的营帐,她把护卫们聚拢过来,冷冷吩咐道:“营地周围可能不安全,你们分成两班,轮流出去巡逻,把周围所有的猎物都清理干净,不得影响少爷的休息,听懂了没有?”  宋阀护卫们当然听懂了,这是要他们连夜猎杀,弥补因为宋子宁悠闲行动而造成的积分差距。  叶慕蓝自己也全副武装,走入营地后面的夜色中,直到周围无人,她才突然爆发,重重砍倒了一头剑齿野猪,然后疯狂般劈砍,几乎将它剁成肉泥!  发泄之后,她胸中怒火才得以释去少许,恨恨地自语,“第五也可以接受?呵呵,哈哈!”这次春狩可是她在指挥!  由于宋家老祖宗的偏心,配给宋子宁的卫队是中上水准,不比赵君弘带来的人差。如此实力,就是争不过赵阀多半都会有人说闲话,要是只拿到第三,她能够得个不过不失的评价就很不错了。如果真是第五,恐怕背后的非议会铺天盖地而来。宋家老祖宗对她的评价必然会因此降低不少。  直到临近天明时分,叶慕蓝才披着一身疲累和露水回到自己营帐,倒头就睡。距离预定的出发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她需要抓紧休息,今天还有一天的狩猎呢。  宋子宁营帐中的灯光也亮了整个晚上。  这位七公子看着铺在桌上的空白宣纸发了一晚上呆,直到黎明时分才开始动笔,一气呵成画出了九个人像。  最左边是除去了易容的千夜。其余却是一个小小男孩一点一点成长为少年,最后褪去所有青涩稚气英挺伫立。最左边和最右边的人像只有三分相似。  “究竟发生了什么?”  宋子宁伸手覆上纸面,原力光芒闪烁,一股半透明雾气从桌面扫过,画纸彻底消失,只留下一堆浅灰色细末。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144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