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六 朋友们

章六十六 朋友们

  宋子宁取出一个手工精致的水晶盒,晶盒内分四格,其中一半已经空了,另外两个格子中各装了一片枯叶。内盖上镌刻着两行小字:一叶可以知秋,一叶可以障目。  他拈出一片枯叶,又挑了几滴千夜的鲜血滴在上面,一放手,枯叶不坠反升,随风而起,在半空中忽然化作万千光点,纷落如雨!  在这倾世的浮华绚烂中,千夜只感觉世界被冥冥间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再放眼望去,好像整个天地都不同了,宛若梦境般的美丽背后,有大威严,有大恐怖,仿佛世界终于被掀开真实不虚的一角。  光雨有若流星,只是刹那辉煌,就归于沉寂。千夜的血滴氤氲成雾,最后凝结成三道血气,一道暗红,一道诡紫,另外一道只是一点金色虚影。  宋子宁脸色忽然变得苍白,气息迅速下降,显得虚弱了很多。他看着那道暗红的普通血气,伸手一捞捏在手中,血气突然疯狂地挣扎起来,拼命向四周分裂出数根细丝,但最终徒劳无功地幻灭。紫色血气好像受到感应,几乎同时幻灭。  宋子宁若有所思地说:“你看,那道暗红色血气就是鲜血之力的来源,也是我们判定是否血族的标准。正常情况下,它应该会凝结出一个氏族符号,以此辨别是谁家的后裔。”他弹了弹手指,暗红色血气疯狂扭动挣扎的幻象出现,这次它分裂出的数根细丝纠结缠绕,最后化作一个月下城堡的符号。  千夜吐出一口气,感觉后背全是冷汗,他现在才发现自己在琪琪那名战将杜老的检验下轻易过关是多么侥幸。  宋子宁仍在看着最后剩下那道金色虚影,说:“你虽然没被初拥,但鲜血之力还是存在的,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是因为这个……哦,这算什么,血气还是能力?”他伸手出去,点了点虚影,金色血气应指而散,化成无数若有若无的光点浮在空中,久久不散。  千夜苦笑,不确定地说,“血气吧?”  宋子宁已经全盘考虑完毕,然后对千夜说,“不管它是什么,有效果就好。你和普通人不一样,这点迟早会被看出来。殷琪琪能带你来参加天玄春狩,殷家应该已有人对你做过天赋检测,不过你体质特殊,普通方法无效。现在看来,除了大衍天机诀和帝室那几种有数的秘法外,都不用担心,至少在天玄猎场,没人有那种能力。”  “但是你这次春猎已经太过引人注意,与其被反复刺探打听,不如主动放些能够给他们看的东西。”宋子宁的手从空中划过,那一片金色光点依然载沉载浮,“你看,这就是给他们准备的答案,如果把这个始终放在外面,那么很大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天赋能力。”  千夜双眼一亮,这或许是比血脉潜伏更好的解决方法,别人找不出他的秘密,就会加倍关注。与其这样,倒不如主动给他们看些能够拿出来的东西。“有哪种天赋能力和这个相似呢?”  宋子宁突然坏笑道:“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被人看出来的时候表现反应才会逼真呀!”  千夜愕然,宋子宁显然心中已有定计,却不打算告诉他。不过宋阀七公子的这个表情实在很破坏他温文尔雅的世家子弟风范,倒是和黄泉同窗的记忆意外地重叠起来。  这时两人周围一直在无穷无尽飘下的落叶突然一乱,有两三处离地倒飞起来,形成一波小小的乱流。  宋子宁神色一整,说:“救你的人马上就要到了。”他在千夜身边跪下,仔细看了看他胸腹间的伤口,说:“你体质变化确实很大,这处旧伤外表看着浅了很多,记住,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旧伤。”  千夜神色微变,张了张嘴,却一时千头万绪不知道该问什么。  宋子宁的目光扫过千夜脖子上那根银色项链,淡淡说:“远东魏家的博望侯世子,绝不是个傻子。我要先离开。”  说罢,他站起来,转身就走,跨出落叶范围时身影突然一阵模糊,然后就消失了。  满天落叶飘花刹那间停止,散尽,仿佛什么都不曾存在过。千夜被宋子宁最后两句话说得心中一片纷乱,无数往事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  此时,不远处的杂木林中响起高声争执的嘈杂,其中一个女声十分耳熟,好象是琪琪。  双方没说几句,忽然听见一声巨响,一团巨大火球在林间缓缓升起,十余棵大树轰鸣着倒下,有一个人影被爆炸的余波推着,从森林中飞了出来,栽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那是一名世家护卫,此刻半身焦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凶多吉少,另外几个争执的声音也已经完全消失。  琪琪从森林中走出,她面带冰霜,手中提着一管和她人差不多长的原力枪,看那粗大的枪管,倒是称为手炮更加合适些。  那名护卫尸体挡了琪琪的路,被她砰的一脚踢飞。  琪琪从林中走出,抬头就看到了半躺半坐在山坡上的千夜,终于露出笑容,问:“你还没死吗?”  千夜转头看着她,苦笑道:“快了。”  琪琪叹了口气,道:“让你逞能!我对春狩第一其实没什么想法。”  千夜摇头道:“不,我是为了自己。赵阀想杀我,我只是反击而已,帮你弄点分数是顺带的。”  琪琪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僵了,随后扬扬手中那把外型恐怖的原力枪,佯怒说:“你还真不会说话!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过来救你,让你自生自灭就是!嗯,你说我是不是干脆给你一枪呢?要不我心中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  还没等千夜回答,杂木林方向又响起一阵急骤的奔跑声,有人正在快速接近。  琪琪脸色一凛,立刻回身蹲跪,然后向着声音的来处就是一枪!  一团火球从枪口中飞出,射入林里,随即化作猛烈爆炸,所过之处大树纷纷断折倒塌,爆炸中心顿时传出一阵鬼哭狼嚎,一个人居然顶着满身燃火冲了出来。  他身上土黄色原力光芒连续闪动,终于把身上的火势扑灭,可也留下大片烟薰火燎的痕迹。他一眼看到琪琪,当即怒吼:“殷琪琪,你究竟想干什么?是要打一架吗?”  琪琪用手掩口,非常惊讶尴尬。这人竟然是魏破天。  “你来干什么?”琪琪镇定下来,完全把自己派人去魏家营地报信的事情忘到了脑后。  魏破天想都不想就道:“我当然是来救人!谁知道你这个迷糊脑袋里面想些什么?”  琪琪回头看看千夜,又看看魏破天,这时再感觉不到他举动反常就奇怪了,“你们以前就认识?”  魏破天面不改色,极为流畅地道:“很久以前曾经一起喝过酒,有点小交情。”  琪琪饶有兴味地追问:“有小交情?什么样的小交情能够让你急成这样?”  魏破天被问得恼了,脸当即一沉,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这些有的没的!琪琪,你这是把千夜当靶子用?自己他妈的就天天知道烤肉春游!你要是不想干正事,也别耽误我,殷家不愿意要,就把千夜给我!”  琪琪脸色一变,然后转头去看了看千夜,少有的忍了这口气,道:“你!唉,魏破天,给我等着,今天我就不和你计较了。等春狩结束,我一定好好教教你应该如何跟我说话。”  琪琪也不理会魏破天,直接向千夜走去。魏破天抓了抓头,这才发现情况好象和自己想的有点出入,琪琪看样子也是突破重围才出现在这里的。她手中那柄堪比手炮的大枪,已经很久没看她动用过了。  魏破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跟着琪琪向千夜走去。  琪琪大步来到千夜身边,哼了一声,冷道:“哼!你惹的事,最后还害得我替你挨骂!给我站起来,别在这装死,装死也没有用!”  说着,琪琪一把抓住千夜的手臂,就想把他提起来。可是稍一用力,她忽然僵住,目光在千夜身上扫过,呼吸忽然变得有些重。  千夜苦笑道:“不是装死,是真快死了。”  琪琪一言不发,单膝跪下,将手放在千夜胸口,原力疯狂涌入,直到千夜苍白如纸的脸上泛起血色,气息稳定许多,她才停下。这时琪琪已经脸色苍白,鼻尖冒汗。  魏破天在旁边急得团团转,束手无策。他的千重山在治疗伤势方面毫无用处,殷家的水月流云诀却兼有疗伤功效。  他正看着,眼前忽然一花,琪琪那支巨型原力枪已经当头砸来。  “拿着!”琪琪喝道。  魏破天下意识地接住,然后才反应过来,两眼一翻,道:“我凭什么要听一个女人的话?”  琪琪伸手把千夜扶起,拉到自己背上,向魏破天瞪了一眼,怒道:“再婆婆妈妈的,回去打你十次半死!”  琪琪当先走去,魏破天捧着她的武器,随后跟上,就象个小跟班。不过魏破天对这个形象十分不满,嘟嘟囔囔地道:“你现在可打不破我的千重山!”  “我先让千夜砸破你的龟壳,然后我再打行不行?”  “这可胜之不武!”  “你不是要当击破天空的男人吗?怎么连女孩子的挑战都不敢接?”  魏破天张了张口,很想说一句“琪琪你也算是女孩子?”不过还是生生咽了下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17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