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八 落幕

章六十八 落幕

  琪琪更加茫然了,她当初做出前往东陵山区决定的时候,确实想到过余英男,但更多的是对于被操纵和被设计的愤怒。然而最终,她在土城堡并没有找到千夜,活的死的都没有。  回殷家别院后,在那个晚上,当她从水榭中往岸上看过去,千夜走出浓雾,仿佛从另一个世界归来。于是她只说了最想说的一句话,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  谁知还没等琪琪想出个所以然,就又出事了,当晚魏破天冲进了宋阀营地。隔着一道不算太高的山脊,可以看到濛濛青光和星辰般璀璨的光彩纠缠在一起,映亮了月色下的丘林。后来听说,魏破天和宋子宁身边的监察者全都现身,才把两人分开。  琪琪露天席地而坐,她双手抱膝,把头搁在膝盖上,注视着山那边明明灭灭的原力光芒,轻轻叹了口气,“这么短的时间里,破天的通明碎空拳就有点样子了,看来我们都要更加努力啊。”  就在十天前,魏破天和她交手时,通明的拳意有了,但碎空还不知道在哪里,可今天看去点点星辰闪烁,至少已经达到原力外放的境界。  千夜此时正在帐篷内大睡特睡,他不是没注意到外面的声音,但听说竟然是魏破天去偷了宋阀的营地,不由一阵无力感涌上,决定万事不管好好休息。等伤养好了,不管是揍人还是踹人都会更有力气!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天得意洋洋的魏世子活蹦乱跳地出现了,让人不得不赞叹一声千重山秘法的强大。反倒是当时正在宋子宁帐中的叶慕蓝,受了不轻不重的伤。  对此琪琪只有一个感觉,很爽。而千夜已经彻底无语。  随着宋、魏、殷三家乱战之后,各个猎队不知道下一刻谁家又会成为目标,于是在互相摩擦、试探、攻击之下,内斗又被放到了第一位,最终演变成一场混战。  除了被魏破天闯入营地的那次之外,就再没听说宋子宁吃过亏。在如此混乱局面下,他倒是如鱼得水,也不怎么狩猎,只是在猎场范围不断游走,遇到机会就偷袭,从来不管对方是谁。  宋子宁的运气似乎特别好,他总能在不经意间撞上对手最麻痹大意的时候,或是击中力量最薄弱的一环,偷袭从未失过手,就连孔雅年都被他打成重伤。  说起来也是孔雅年流年不利。他本来在营帐中休息,宋阀的猎队潜到营地附近后,一改往日长驱直入的攻击风格,先向营地里扔了好几颗原力手雷!结果四颗手雷中有三颗正好扔到了孔雅年的营帐周围,其中一颗还直接滚了进去。  孔雅年做梦也没想到祸从天降,他看见手雷滚进来,立刻从另一侧冲了出去。结果正好一头撞进另外三颗原力手雷的爆炸威力中央,当场被炸成重伤,连监察者都来不及现身救援。  这事细究起来,孔雅年还只能自认倒霉。宋子宁即没有露面也没有动手,不过指挥护卫扔了几颗手雷而已,谁知道孔家营地的守卫工作这么松松垮垮。  用卫国公身边一位老者的话来说,能被手雷扔进中军帐,岂非意味着可以用手持短炮打中帝都未央宫,简直不可思议。  千夜恢复行动能力后,就加入了殷家猎队,他虽然还不能近身格斗,但已经可以使用狙击枪。此刻殷家无论护卫实力还是物资准备反而是最充分的,因此分数扶摇直上,迅速越过一个个世家,转眼间就冲进了前五。  魏破天则发现自己在排行榜上的位置似乎有些不妙,当下大呼小叫,焦急万分。他立刻找上了琪琪,态度极好姿态极低地要求琪琪兑现结盟的承诺。  琪琪最后把季元嘉和两名护卫分了过去,季元嘉等人每每把猎物打个半死,再驱赶到魏家世子面前去补刀。这几乎可以算是公然作弊了,不过监察者们对如此无赖的行径视而不见,没有一个愿意从严执法。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如此,又闹哄哄地过了数日后,天玄春狩最重要的猎场实战终于降下了帷幕。  最终排在第一位的还是赵阀。赵君弘抱着他的银翼幻想,孤身直入天玄山最深处,数日之内,几乎以一已之力重新把赵阀推上顶点,其中猎杀到的黑暗种族仅六级以上的就有十六名。  而宋子宁那边最为热闹,几乎过半的世家都被他袭击过,且都结果十分凄惨,往往一次偷袭就被打残。然而宋阀最终的排名却只是第五,和他辉煌战绩异常不符。这其实也不奇怪,人是没有积分的,猎物才有。宋阀最终屈居第五。  不过并没有人敢因为这个排名嘲笑宋阀,被光顾过的世家早就不吭声了,没被袭击的暗中庆幸自己的好运。在这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攻袭中,宋子宁展现出来的实际上是让人惊叹的军事才华。包括卫国公在内,许多观战大佬都是眼前一亮。  魏家最终排在第二。能够有这个排名,最主要还是如南宫、孔家这种强力的对手们后续乏力。还有就是琪琪的大力支援,季元嘉再次证明自己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无论是争抢猎物还是打击对手,都是一把好手。  殷家则稳步攀升,到了第三位。  南宫世家排在第四。南宫婉云先是被宋子宁偷袭,人手直接少了一半。随后又被琪琪和魏破天联手攻击,最后两天就没捞到什么分数。  帝国历一二三一年的天玄春狩注定在记事历上留下不同寻常的一笔。  此次春狩重伤和死亡数字偏高,就连保护名单上的核心子弟都带了不轻的伤。这一届春狩也是局势最混乱的,排行榜跌宕起伏,宛若一幕幕大戏。  猎场实战结束后,有三天休整期,对于本届天玄春狩的参加者们,格外需要这段休养恢复的时间。  千夜随着猎队回到小城般的春狩大营,又住进了分配给殷家的别院,他的房间名义上还是安排在琪琪主卧室的外间,实际上已经在内院亲随的单间里给他腾了一个房间出来。  琪琪变得忙碌起来,春猎是帝国重要的社交活动,而曾经混战成一团的世家子弟们,下了猎场似乎就很快把血腥抛到了脑后,开始互相走动。或许有大把正事要做,琪琪再没出过叫千夜和她穿一模一样古服出去见人的主意。  千夜十分喜欢后花园里一棵枝繁叶茂的数百年古树,巨大的伞装树冠几乎遮蔽了四分之一的花园。他经常爬上树顶看着天空,一坐就是半天。  有时琪琪忙完后会凑过来,问他在看什么,千夜就指指天空,说:“看天。”  “天有什么好看?”琪琪很奇怪。  千夜笑了,道:“在永夜大陆,天空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阳光也没有这样温暖和长久。”  琪琪奇怪地看着他,问:“你难道打算改行当诗人?”  千夜哈哈大笑,说:“这么没前途的职业,一点也不适合我!”  琪琪一只手搭上了千夜的肩膀,很爷们地劝诫道:“美人,这么笑可是很不淑女啊!”  千夜轻声说:“那要怎样才对?是这样吗?”他忽然露出一个笑容,纯净剔透如水晶,却毫不女气,一眼看去竟又年轻了几分,恍若邻家亲切的大男孩。  气质上的巨大变化,一时让琪琪看得呆了。千夜忽然伸手,一把勾住琪琪的脖子,就向她嘴上亲去!  琪琪一声尖叫:“你干什么?!”下意识地伸手想推开千夜。  可是千夜手上一用力,琪琪就觉得自己后背象是被巨兽撞了一下,身不由已地向千夜怀中扑去!  她觉得全身都无处着力,眼看距离千夜的脸越来越近,慌乱中能做的似乎只有闭上眼睛,静等那一刻的来临。可是都感觉到了千夜温热的呼吸,却没有预想中的柔软触碰。  琪琪的小嘴忽然被千夜屈指弹了一下,然后就听他笑着说:“如果没胆子干什么的话,就别开这种玩笑。你又玩不起!”  琪琪睁开眼睛,看到千夜漂亮的脸离自己很近,非常近,只要他稍稍向前一倾,两人就可以亲吻到一起。可是这该死的家伙就是保持住了这段距离,而且琪琪明显感觉自己的姿势好象有什么不大对劲的地方。  究竟是哪里不对了?  她立刻就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她居然无意识地嘟起了嘴!这是在干什么,总不可能是期待着吧?  琪琪忽然恼怒,用力推开千夜,冷道:“不知道谁玩不起!今晚记得你的住处,是我的房间!”  千夜笑笑,道:“今晚可不行,我要想些事情。”  “想什么?”琪琪有些好奇了。  “未来,或者怎么打败赵君弘。”  琪琪默然片刻,然后道:“你难道还真想着要打败他?”  “为什么不呢?”  琪琪认真地看着千夜,慢慢地说:“你好象变了。”  千夜长出了一口气,道:“好像有点吧。”  “为什么呢?”  千夜无所谓笑笑说:“或许是因为在生死之间又走了一个来回吧,想到了很多平时没有好好去想的事情。”  琪琪又是沉默,片刻后才问:“你以为我不会来救你?”  千夜点头又摇头,坦然说:“我没有想过。”  没有想过不会来,还是根本就没有期待?琪琪突然感觉到那种茫然的心情又弥漫开来。  PS:昨晚……真的是手滑,补上PS。感谢红花会的碧蓝大海捧场盟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177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