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一 当年之殇

章七十一 当年之殇

  宋子宁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殷家别院有人能在秘法未破的情况下发现他的行迹,待看清是魏破天后,不由恍然,道:“等等”  可是他后半句话被魏破天当面一拳就给堵了回去,魏大世子一脸狞笑,吼道:“等你娘的!趴下!”  宋子宁皱了皱眉,伸手一掌向飞速而来的拳锋按去,同时整个人平平后退。他的秘法仍在运转,方圆丈许之地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落叶飘飘,飞花盘旋,宛若秋日。魏世子那石破天惊般的动静就被限制在这片区域内,丝毫没有外传。  魏破天一拳被封住,当即发现周围环境有异,哪里还看不出宋子宁不想惊动外人的心思,不由冷笑道:“一个淫贼,还藏头藏尾的干什么?”  宋子宁被连叫两声淫贼,脸色也沉了下去,“魏世子”  魏破天吐气沉喝一声,拳出,原力光芒如星辰闪烁,这才道:“老子认识你吗?趴下再说!”  宋子宁终于明了,眼前这个时常犯蠢却又偶尔奸猾的家伙,是非要装作不认识,把他当贼抓了。  此时,两人交手之地的虚空中落叶如雨簌簌而下,几乎遮蔽了视线。魏破天一时间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深秋的滂沱大雨中,五感都被浓重的秋意压制,每一拳击出就如同在泥泞中穿行般吃力。唯有千重山光芒映照到的地方才重新变得灵活起来。  魏破天不由地缩了缩脖子,“他奶奶的,这年头淫贼怎么都这么厉害!难道我魏大少爷,今晚要输?”  宋子宁闻言忍不住心头火起。他一心二用,又要应付魏破天,又要控制环境不让动静外传,貌似占了上风,却是越来越吃力。魏破天拳力极重,虽然不像千重山般能够穿透他的秘法,可接实一记也免不了气血翻腾,此消彼长之下,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宋子宁眯了眯眼睛,寒声道:“魏世子,你当真还要再闹下去?”  魏破天哈哈大笑,“乖乖束手吧!”  宋子宁一言不发,他的身形本就在漫天落叶中飘忽不定,此刻更是已经连移动轨迹都看不到了,上一刻在这里浮现,下一刻就在另一处隐去。在他身影停留过的地方,都有一片落叶亮起,轮廓线光芒闪动,宛若突然有了实体。  凉风乍起,寒意侵人,那几片落叶恍若从无形的枝头脱离下来,晃晃悠悠的向魏破天飞去。这些落叶像是在逐风而舞,实则速度快得惊人,一眨间就落到了千重山的光幕上。  魏破天顿时心生警兆,大吼一声拼命催动千重山,身周的原力光芒中居然有一座山峰雏形隐隐浮现。  蓦然,几道仿佛利器用力刮擦着金属表面的声音响起。粘附在千重山上的落叶好像无着力处般往下滑落,发出这一记记让人头皮发麻的尖锐摩擦声,土黄色的光幕上出现三四道黑色划痕,虽然尚未穿透屏障,但这些痕迹竟然没能立时消去!  宋子宁身形闪烁几次,更多的落叶飞起,魏破天不由骇然,叫道:“淫贼!不要啊”  ‘轰’然声中,一道刚烈强劲的拳风从两人中间穿过,顿时天地一片干干净净。  两人同时转头看去,旁边的房门不知道何时打开了,千夜静静站立看着他们,脸色说不出的古怪。而内院的门口处已经传来人声和脚步声。  宋子宁最后全力对付魏破天的时候,当然再没有余力控制战场环境,因此魏大世子那记中气实足,又凄惨无比的叫声已然响彻殷家别院上空。  魏破天抓了抓头,指住宋子宁,理直气壮地道:“小夜,这个淫贼在你房外偷窥!”  千夜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垂在身边的右拳动了动,很想揍人。  最先赶到的季元嘉看清这边站的几个人,又听到魏破天那一嗓子,几乎想要以手遮眼。魏世子难道不觉得,这么一说之后,最想揍他不是宋七公子,而会是被迫以琪琪小姐‘女伴’身份亮过相的千夜。  千夜压住火气,转头望向宋子宁。  宋子宁此时的表情一扫往日温和,平静中现出几分戾气,更像当年在黄泉时的模样。他对着千夜点点头却没有说话,转身径自离去,当跃过围墙的时候,冷冷地丢了一句话下来,“魏世子,期待和你擂台上见。”  魏破天洋洋得意地道:“见就见!谁怕谁?”他随即转身,对着季元嘉和殷魏两家的护卫,挥挥手,道:“没事了没事了,你们自己去玩吧,我找小夜……呃,练习下格斗,明天要比赛了!”  魏世子的神来之语再次让殷魏两家护卫大晚上地忙乱了一阵,当露天的格斗场收拾好后,魏破天又把人全部赶走,声称要练习秘法不得围观。  等人全部散去后,一头雾水的千夜怀疑地看着神秘兮兮的魏破天,问,“究竟怎么回事?”  魏破天得意地道:“防止有人偷听,尤其是那种鬼鬼祟祟又会隐身的家伙!”  千夜环视四周,不得不承认魏破天选的地方是不错。格斗场相当大,周围一览无遗,只要有人接近就能看的清清楚楚,在这里说话确实不怕被人偷听。  不过魏破天那鬼鬼祟祟四字,又让千夜想起刚才的尴尬场面。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后面赶来的殷魏两家护卫中有几个显然听说过什么风言风语,魏破天一说淫贼两字,立刻有眼光往他身上乱瞄。  千夜目光一闪,道:“既然说了要练格斗,来都来,就先打一场吧!”  魏破天面对挑战一向勇往直前,毫不犹豫地应道:“好!”  随即一只拳头迎面而来,耳边潮音如雷。又是三击破防!  片刻后,魏世子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起来。千夜甩了甩右腕,心情舒畅许多。  魏破天看着站在那里微笑的千夜,忽然激动起来,大步过去,一个熊抱:“小夜!我原本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千夜笑着用力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也没想到能够再见面!”  魏破天忽然压低了声音,说:“你是不是已经变成了血族?”  千夜心中一跳,“我确实曾经被血族弄伤过,当时也以为自己会变成血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血毒始终没有发作。”  魏破天恍然道:“应该是你天赋特殊的缘故吧!”他随即解释说:“我听说卫国公的大总管来给你检查天赋,就怕那老头看出什么不妥,所以才来看看情况。”  千夜心中有点感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后来血毒好像就自己消失了。”  魏破天咧开大嘴,连声道:“这就好!这就好!我还以为你已经变成血族了。那天在暗血城里,白将军可是亲口说你的血液中有鲜血之力的气息。”  千夜心中微微一跳:“白龙甲?”  “就是他。不过白将军人很不错,他当时就说你早就在阵亡名单上,所以不用追查了。”  千夜背上顿时出了一层冷汗。  魏破天突然肃容说:“千夜,我还有件事要和你说!”  千夜心中一阵急跳,他好像猜测到了什么,期待着却又有种想逃避的感觉。  魏破天正色道:“就算你现在没有黑暗之血的问题了,也暂时不要回红蝎。”  千夜只觉得脑中轰地一声,竟然有些耳鸣起来,干涩地问:“问什么……”  “当年你出事之后,我只看到一个简单的讣告,所以就想多知道点消息。”魏破天慢慢握拳,好像又回到那时初闻噩耗的不可置信,“但奇怪的是,那场战斗在帝国军报中根本就找不到,就算归入高等密级档案中,也应该有标识的。后来过了几个月就连发过的讣告都查询不到了。要知道那一战红蝎军团损失了三分之一的红蝎级战士,放在我们折翼天使中就是四翼级别的。伤亡如此惨重,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连象样的军中葬礼都没有举办!”  千夜只觉得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自己的咽喉,不得不深深呼吸。  魏破天说:“当时我找过很多人,可是这场战斗就象从人们记忆中消失了似的,就连红蝎军团自己都无人提起。”  千夜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轻历过那场战斗,确实有浓重阴谋的味道。现在看来更是黑幕重重,至少能够让红蝎军团一声不吭就把苦果咽下去的能力,就是放眼整个帝国,也没有几人。  魏破天轻声道:“我得到世子之位后,才提高了一些权限,然后听到一个消息……”他说着,犹豫了一下,道:“只是听说的,无法查证。”  “说吧。”千夜慢慢平静下来。  “那场战斗最初的命令是从林帅的帅府发出来的,事后林帅专门派人到红蝎军团,拿走了一切关于那场战斗的资料。战斗档案最后是被归类为零级密档,而进入元帅府的零级档案”魏破天苦笑道:“就算将来我有朝一日真能成为元帅,也无法轻易拿到,所以,小夜你就不要回去了”  千夜沉默着,并不理会魏破天最后一句明显想转移话头的胡言乱语,“你是说林熙棠元帅策划了这件事?”  “很有可能”  魏破天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千夜打断:“绝不可能!”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18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