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八 决赛

章七十八 决赛

  等到了地方,千夜才发现宋子宁画的那幅春日夜游并非信笔拈来,赫然就是眼前景物。  那是一片平坡缓地,草长莺飞的季节,山花零星点缀,一盏一盏原力风灯浮在半空中,乍眼看去仿佛星斗迁移。仅这些光源就是大手笔,原力灯本身价值不菲,要可以浮空悬停所耗资源更加是个惊人的数字。  宴会采用先民古礼,一人一席。偌大场地中至少宴开百席,侍女、仆役端着食器餐具流水般穿梭往来,歌姬舞娘回旋的纱衣飘若云雾。  帝国上层贵族复古风潮流行,千夜自从接下琪琪的任务后就陆续看到很多,然而今天他却突然有种特别的感觉,数步之遥的这场盛会似乎如此不真实,仿佛和他分处两个世界。  底层大陆的人们为了明天的食物苦苦挣扎,而上层大陆一场宴会耗去的资源或许就能养活一个城镇,那么遗弃之地的存在意义究竟是什么?  尊位上两席并列,因为今晚是赵阀和宋阀联合举办的宴会。  实际上,这就是一场招揽人才的聚会,所以得到请柬的大多是士族子弟,能在这个场合上占一席之地,并不是靠姓氏而是实力。有幸被邀请到的当然要尽量表现自己,赵君弘和宋子宁的座位前人流络绎不绝,还时不时有人跳出来比武,当然这和擂台赛又不同,更多的是表现特长而非生死相搏。  宋子宁抬起头,正好看到远处的千夜在场地边缘停住了脚步,甚至有转身要走的样子,他立刻把两名宋家执事叫过来挡客。  “千夜!”宋子宁叫住他,笑吟吟地说:“没想到琪琪会让你过来。”  千夜还没有说话,宋子宁就仿佛十分遗憾地道:“今晚琪琪和南宫婉云也会联合举办宴会呢,说起来,她们那边倒是贵女如云,你错过了啊!”说着宋子宁回头向宴会场地张望,然后伸手指了指说:“那边那个穿红衣的舞娘身段够柔软,待会你可以把她带回去。”  千夜这下彻底默然,即使这么多年之后,好友的恶趣味似乎没有丝毫长进。  最后宋子宁还是把千夜拉到了自己坐席上,此时众人的寒暄已经差不多结束,各自归位开始享受美酒佳肴,空地上两排舞娘裙摆飞旋如鲜花盛开。隔壁席上赵君弘正在独酌。  千夜想起春狩第一天卫国公在武安堂的那场宴会,赵君弘当时除了和宋子宁、琪琪等寥寥几人交谈,其余的人连眼光都得不到一个,还真想不到他也会举办这种和士族子弟同席的宴会。  宋子宁听千夜说起,不由笑道:“赵阀的人只是傲慢了点,又不傻,任何门阀世家,哪怕帝室都需要能用的人。其实以出身来看人,是因为出身好的一般天赋更高,资源更多。当然我也知道这样划分必会有偏颇,但在大家都陌生的情况下,这个尺度通常有效的时候居多。”  千夜想了想,点点头。  那些与大秦建国时间几乎同存的高门望族,当初发家就是由于先祖觉醒了原力天赋。虽然无论是黑暗种族还是人类都至今没有研究明白其中的规则,也不能有效控制天赋的觉醒和传承,但血脉延续却是被公认的一条重要途径。而这些世族历经一千二百多年的积累当然泽被自己的子孙后代,这也不谈不上公平不公平。  真正的不公平,实际上不在于起步,而在于是否有足够的上升通道。至于起步不同就抱怨达到的高度不同,那其实毫无意义,因为人类的自然繁衍本就千差万别,不象血族制造出的血奴可以控制等级和力量。对于这种自然的规则,要么改变它,要么接受它。  “不过出身只是第一块基石而已,要让人真正看在眼里,得有属于自己的能力。”宋子宁微笑道:“赵君弘这种性格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耳根清静很多,他理会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和他身份相当的,一种是和他能力相当的。”  “被你这么一说,我很期待明天和他的战斗。”千夜看了看宋子宁,说:“其实我更希望和你先打一场的。”  宋子宁眨了眨眼睛,道:“我们总是有机会的,不过被那么多人当做驯兽的戏码看,还是算了。”  千夜突然觉得好友的笑容又充满恶意,脑海中出现了魏破天被累趴的样子。他几乎可以肯定宋子宁是故意的,否则到后期魏破天原力快见底的时候,宋子宁完全可以把他一击出局。  “千夜,春狩结束后,你会去哪里?”  千夜从做出天玄春狩是他为琪琪完成最后一个任务的决定时,就开始想这个问题。实际上,他走出灯塔镇后,‘去哪里’的问题就一直困扰着他,哪怕在暗血城的那段日子,千夜也无时无刻不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只是一个没有目的地的过客。  不过千夜现在已经考虑好了,他平静地说:“我会回永夜大陆,去杀一个人。”  宋子宁笑笑说:“只是杀人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吧。”  “那是一个战将,估计要很长时间。”  宋子宁笑意顿敛,“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敌人,是和你的过去相关?”他很清楚一个永夜大陆的战将意味着什么,在上层大陆,战将可能只是门阀世家的客卿或家将,但在永夜大陆,那至少是镇守一地的将领!  “不是。”千夜淡淡道:“我在永夜大陆惟一的几个朋友,相当于直接或间接死在他和他的儿子手上。而且,他和黑暗种族交易黑晶。”  宋子宁沉默了一会儿,慢慢问:“那人是谁?”  “远征军第七师的准将师长,武正南。”  决赛之日。巨大演武场上观战的人比前几天参赛的还多,看台那边也坐得格外满。  千夜进场的时候,赵君弘已经站在那里了,双手抱在胸前,微微闭目,似在守气养神。赵君弘双眼忽开,目光如电,击打在千夜身上,冷然道:“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千夜简单地回答:“我会全力以赴。”  决战的号角声悠长而苍凉。  赵君弘身上泛起层层淡淡银色光芒,忽然一步踏前,伸指遥遥直点千夜眉心!  这个动作看似轻柔,可是只见他指尖上那点银芒瞬间就明亮厚重到宛若实质的地步,就可知这一记的威力不亚于原力武器劈来!  千夜一声沉喝,不闪不避,一拳毫无花巧地向赵君弘指锋轰去。他竟是开场就要和赵君弘硬碰硬的拼一记。  赵君弘对千夜这种刚烈强硬的战斗风格早已有所准备,当下十指舒张,手腕一转,就搭上了他的拳头,然后一拉一震,千夜的身体蓦然飘起飞上了半空。此时千夜拳锋的绯色光芒和赵君弘手上的银色光芒一个交汇,却没有发出丝毫原力爆炸的动静。  千夜迅速反手回震,借力横移,越过赵君弘头顶,在另一侧落地。这一下避让巧妙之极,千夜的身体实际上在空中已经做了数次变化,间不容发之际闪过了赵君弘的三次连击。三道银芒几乎是擦着千夜的身体射上天空。  千夜刚一落地,立刻一脚侧踢,狠狠踹向赵君弘腰肋。但赵君弘只双手下封,轻轻一推,就将千夜送出了数米,连环踢出的第二脚自然也就落空了。  只一个照面,两人就电光石火般交击数招,攻防都精彩之极。当两人分开时,演武场上突然响起震天般的叫好声。  就连卫国公亦微微点头,道:“有点意思。”  千夜心中凛然,这一刻真正在场上相搏,他才领略到赵君弘的强大。赵二公子近身格斗技巧如此出色,完全不像是家族温室培养出来,而他的原力属性估计和兵伐决正好相克,两人交手时原力在指掌间几个来回对冲,竟然悄无声息。  而赵君弘也肃然看着千夜,身上银光越来越盛,缓缓道:“你,确实很不错。”  赵君弘眉心处突然亮起一道银光,宛若睁开了一只银色的眼睛,他身形一动,忽如在水面飘行,瞬间已至千夜面前,又是一指向千夜点去。不过这一次指锋还相距遥远,尖端上一点银芒大盛,拉出一缕已成实质的银线,直奔千夜胸口而去。  观众席上突然有人失声叫道:“流银剑指!”  流银剑指是赵阀诸多秘传战技中颇有名气的一种,修炼有成时,原力凝若刀剑,锋锐无伦,无坚不摧。这是战将级的秘技,可是赵君弘不但在七级的时候就修炼到小成,竟然还真的凝出了原力剑芒。这就是天才!  千夜瞬间只觉得巨大威胁扑面而来,这道淡淡银线,居然好像是原力弹轰来!他不假思索,一声沉喝,再次出拳,直击那道已经成形的原力银线!  千夜体内兵伐决疾速推动,一轮轮潮汐叠加,转眼间就接近三十轮。汹涌原力透拳而出,狠狠轰在银线上!  银线前端迅速被轰碎,可是却没有溃散,而是化为数十根更细的银丝,刺入千夜的原力中,逐本溯源直欲透体而入!  千夜原力起落之间,前浪未平而后浪已是骤然拉升,一道如墙狂潮透拳而出,把那蓬银丝拍散。  而赵君弘也一声清啸,四处飞散的银丝突然回扑,绞动,将攻来的原力浪涛切开。可是千夜的原力也极有韧性,碎而不散,反而重新向中间聚拢,继续前冲。  转眼之间,两人原力已经彻底混在一起,在接触的每个层面冲撞战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1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