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 变局初现

章八十 变局初现

  此时,虚拟屏幕上打出了获胜者的名字‘千晓夜’,而满场的议论声尚未平息下来。  千夜转头看看摔出场外的赵君弘,他正想从地上爬起来,却没站住又摔了下去,他的亲随们已经排开人群奔过来。不过看赵君弘的样子,应该只是原力防御被破,一时脱力,不像受了重伤,当然若不是温总管替他挡下后续攻击,吃到一个完整潮汐冲击的后果就很难说了。  千夜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只觉得眼前一黑,栽倒在地,就此昏迷过去。  这一下就连温总管都有些意外,他愣了愣,然后就想走过去。  琪琪从场外跳了进来,全速冲到千夜身边,抢在温总管前面把他抱起来。殷家那个精通战地救治的护卫也随即赶到,迅速把千夜从上到下检视了一遍。  赵君弘已经被自己的亲随扶了起来,看到殷琪琪的动作,不知为什么似乎给他一种在防备温总管的异常感觉。他眉头不易觉察地跳了跳,然后对一个亲随低声吩咐了一句。  那个亲随点点头,立刻跑进格斗场里。赵君弘这名亲随是专职的医师,比起殷家那个主修外伤方向的战地救治护卫要全面精通得多。他对琪琪说明来意后,琪琪点了点头挪开位置,让他一起给千夜检查身体。  “他没事,只是原力损耗过度,导致虚脱昏迷。休息几天就好了。”  温总管点了点头,任由琪琪和殷赵两家的随从把千夜带了下去。  卫国公已在看台上站起身,运起原力声传全场,简短地讲了几句话,勉励众人一番,就宣布天玄春狩结束。  这一届的天玄春狩,从猎场实战到擂台演武都充满了意外,一个五级的平民护卫成为除世家子弟之外最受瞩目的新星。不管他的晋阶赛有多少好运气的成分,也无论决赛赢得如何侥幸,他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却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真正大放光彩的还是被外界传为中人之资的赵阀二公子,如果说如此天资和实力都只算是平平无奇而已,那赵阀这一代年轻子弟将是如何冠绝京华。有些嗅觉灵敏的公侯伯爵们,隐隐感到平静了有一段时间的庙堂将风云再起。  事后宋子宁和千夜说起此事却把那些人嘲笑了一番。  世人大多喜欢人云亦云,他们听了传闻就觉得赵君弘资质中平毫不出奇,但也不想想这个‘中平’的评判标准是什么?如果把同样的标准用到他们自己身上,又能得到个什么评价?  说到底,也就是一些人只有乡下土财主的眼界,却偏要靠那点经验去指点一省乃至一国的经济大势。  然而上面那些都是明面的事情,此届春狩暗地里收获最大的要数那个决赛前夜冒出来的神秘庄家。那人投入一千多金币,吸引了大量资金跟风对赌。  要知道上层大陆一千金币已经够买一把普通的制式五级原力枪,在以各家亲随护卫仆役为主的这种临时赌局中,真正算得上是一掷千金的豪客!那人却把这样一笔巨款全都押在了一个两次靠对手旧伤退赛晋阶,本人仅有五级的平民身上。但最为疯狂的是,他居然还赢了!仅主盘口的一局,那人就整整入手三万多金币!  这样的赌局就在春狩大营进行,又如何瞒得过卫国公的眼睛。当昨晚身边人把异常的盘口情况当一个笑话说给卫国公听时,他就已经吩咐下去查坐庄的人。  进入卫国公视野的是宋阀一名七级护卫,宋戈。那人能力十分全面,武力也算是七级顶峰了,但这都不是重点,一千多金币的巨款不可能由一个护卫拿出来,那么他身后的人就呼之欲出,居然是宋子宁?  卫国公联想到之前夷光侯对宋子宁非同寻常的关注,再想想他在半决赛莫名其妙认输出局,无论如何不相信这样的结果会是巧合。  然而当卫国公要求手下收集更多情报时,却连带看到了宋殷两家的纠纷,这个千晓夜却原来是宋子宁和殷琪琪这次彻底交恶的导火索?不过卫国公那样的人物怎会被里面似真似假的男女纠纷迷惑,宋殷两家的内斗他素有耳闻,显然双方都在拿此人布局。  今天最后一场演武的结果让卫国公回到书房后又找出资料反复看过,他想的只有一件事,宋阀数百年都无人再能练成的‘三千飘叶诀’是否真如传说那样,能够与‘大衍天机诀’比肩?答案如果为‘是’的话,那可比赵阀一个号称中平之资的弟子压制住诸多世家佼佼者的消息还要令人耸然。  既然宋子宁对一颗棋子如此与众不同,暗地里又押了这样重注,必定是一早就看出对方的潜力,绝非一时兴起,或是胆大好运而已。  卫国公现在有点猜到夷光侯背后的意思,如果‘三千飘叶诀’真如传说那样,宋子宁的价值简直无法估量。有了他,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才被挖掘出来。  帝国此前已经有过完美的例证:林熙棠。  林熙棠依仗大成的‘大衍天机诀’,不仅本身实力卓绝,成为这些年来唯一一个世家的新晋元帅,而且桃李满天下,门生遍布军中,但凡是他过了眼的人物,就没有被埋没的。林熙棠麾下能人猛士层出不穷,林家势力也得以飞速膨胀,短短二十年功夫,就从一个不入流的小世家,一跃成为上品世家之一。  如果帝国又出了一个相同的人才,却是门阀之子,那朝堂的格局怕再要为之一变了!  卫国公沉吟一会,伸手弹了下桌上的青铜小钟,片刻后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就走进书房,道:“国公爷,您找我?”  “纪先生,先请坐,试试我刚到手的这批新茶再说。”卫国公在这位中年人面前,十分和颜悦色,没有丝毫国公的架子。  纪先生一口吞下滚热的茶水,闭目细细回味片刻,方叹道:“好茶!”  “我这里一共得了半斤,回头让人包好,都给先生送过去。”  纪先生笑道:“这却是让国公爷破费了。既然喝了如此好茶,那么自当为您效一次力方才说得过去。不知国公爷找我来,所为何事?”  卫国公道:“这次春狩先生当是从头到底看在眼中的,何以教我?”  纪先生微笑道:“那些士族寒门自有人为国公爷筛选招揽,您想问的应该是那几家的子弟,赵君弘自然不用多说,宋子宁和魏启阳两人颇有意思。”  卫国公倒是有些意外,说:“宋家的老七我是有点看不透,正想请教先生。但魏启阳那孩子,嘿,远东魏家培养子弟出了名的与众不同,他确实天赋惊人,可行事莽撞无理至此,一派市井之风,却是完全不曾想到,魏家也不怕他迟早闯出大祸来?  纪先生似是早就知道卫国公会这样想,当下正色道:“魏启阳天资过人,将来未尝没有成为元帅的可能,这是魏家请封世子时候就人尽皆知了。不过也正因为博望侯世子如此性情,我看,很多人都开始轻视魏家。但世人却不知,魏启阳的行事风格恰恰符合秘传千重山的心境。他做事直行无忌,如果修为能够跟得上,等以后成长起来,就会养成‘舍我其谁’的大气势!这种心性和天资相辅相成,未必没有可能再进一步。”  纪先生顿了一顿,道:“国公爷,以力破局,亦是一法。”  卫国公当即动容。帝国庙堂上,就有一人行事肆无忌惮,处处横冲直撞,以力破局。但是放眼帝国上下,却没有几人能够稍加钳制。这人就是帝国元帅张伯谦。也只有林熙棠那滴水不漏、算无遗策的风格,配合大衍天机诀洞悉先机的能力,才会让张伯谦有力无处使。  帝国双璧同殿为臣,虽然派系不同,但面上还能保持平和,不曾直接敌对过。可私底下的较量却有不少,很多次还是张伯谦吃了小亏。这和两人性情有关,张伯谦并不擅长玩弄机心权谋,他的左膀右臂也多是杀伐凌厉的悍将,都不是林熙棠的对手。  不过若是双璧真要到了战场对决的地步,那么看好张伯谦的肯定居多。  卫国公沉吟许久,问:“魏家这代世子的潜力真有这么大?”  “远东魏氏原本就在世家中别树一帜,如今是越发低调蛰伏。但看他们敢于这么早就请封世子,还直指元帅之位,所谋深远,当不止于此。魏启阳将来的成就说不定能够到国公爷您的高度。”  卫国公缓缓点头,道:“如此说,魏家还是值得交好了。不如”  纪先生显然知道卫国公想说什么,毫不客气地截了话头,道:“交好即可,下重注却是不必。国公爷,您的女儿和孙女中,可没有足够出色、能够配得上未来魏家家主的。”  卫国公一脸苦笑,这位纪先生素来直言无忌,但也是罕有愿意在他面前说真话的。他少年成名,中年便得居高位,一路顺风顺水,位置也越来越高。但是位置越高,能够听到的真话也就越少。这也是卫国公一直对纪先生礼遇有加的原因。  卫国公随即又道:“那么宋子宁呢?我这里有他一些资料,一直参详不透。”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2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