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六 风满楼

章八十六 风满楼

  二爷正在抽屉里扒拉着,把一张五星猎人的装备清单拍到千夜面前。听到他要买消息,二爷的老花镜从鼻梁往下掉了掉,越过镜架看过去,问:“哪方面的?”  “黑流城,第七师。”  二爷的眼神锐利起来,他随即把老花镜推回原来的位置,缓缓地道:“你在要很危险的东西。”  千夜把装备清单上的近百项内容浏览了一遍,他最近刚换过装备,这些以猎人标准来看的好货基本没什么用处了,最终只划出一套贴身轻甲和一些空白原力弹。  做完这一切,千夜把清单放回到二爷面前,方才笑了笑,道:“危险?怎么说?我不过要点普通情报而已。”  二爷慢悠悠地说:“就在上个月,武正南晋升少将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远征军多如牛毛的师长中,武正南不说是最麻烦的,也肯定可以排进前三。他虽然姓武,维扬武氏的武,但众所周知他起家时的身份却是平民,能爬到如今的位置,心性手段如何,自然不必多说。第七师等如是他的私军,以黑流城和四水基地为中心的那片区域就像一个独立王国,就连远征军总部都渗透不进去。”  说完,二爷顿了顿,满脸皱纹在干瘦的脸颊上挤出带点揶揄的笑意,“如果你只是要点普通情报,就这些。”  千夜抬起眼睛,二爷的目光从镜片后射来,两人对望了一会儿后,千夜笑笑说:“好吧,我要他近期的交易动向。”  “一百金币,一条消息一百金币。”  千夜眉头一跳,在暗血城的过往行情里,一条情报一个金币已经很了不起。当然他们两个都知道,千夜说的交易不会是第七师采购粮食、武备那种台面上的往来,而是指地下交易。但是一百金币相当于一支二级原力枪的价格,有些四星任务的悬赏都达不到这个标准。  千夜慢慢说:“二爷……”  二爷手一挥,“叫什么都没有用,这还是看在你五星猎人的份上,打了个对折后的价格!你说你,选谁不好,非要选武正南,我去收集这种消息,就要做好黑流城区域内的线人全部被拔除的准备,现在你还觉得贵吗?”二爷收起了探究的目光,摆出一副不二价的姿态来。  千夜不再多说,直接道:“需要多长时间?”  “五天吧,现在外面不太平,活动起来比较困难。”  千夜点了点头,说:“好,那我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或许还会去城外转一转。”  “英男的房子还在,里面没有人住。愿意的话,你可以住到那里去。”  千夜想了想说,“也好。”  二爷看着千夜的背影消失在猎人之家的大门外,若有所思地推推了鼻梁上的镜片。“难道是我看走眼了?这会是谁家的孩子呢?”他早就知道千夜的来历肯定有问题,但是遗弃之地又有几个人没有不可言说的秘密。  说到武正南,二爷就不能不想到在暗血城去世的余仁彦,当时他就很惊讶于两人认识。余仁彦是武正南手下‘暗刃’特种部队的指挥官,这其中又会有什么联系?  二爷抓起柜台上千夜喝过的酒壶,摇了摇,已经涓滴不剩,于是又呯地一声放了回去,然后找出任务记录本开始写字。他老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英男已经去了上层大陆,短期内也不会再回来。猎人之家只是接受任务并且发布任务,委托人究竟想干什么,与他无关。  千夜沿熟悉但又有几分陌生的街道走着,在经过南塘区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想起自己的那栋小房子,还有那个夜晚如雨后草木般清新的女孩子。现在一年未到他就回来了,不过无论她在与不在,千夜都没有过去的打算。  刚才与二爷的交谈还在千夜脑海中盘旋。实际上,最开始他在宋子宁面前说要回永夜的时候,并没有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做。在千夜原本的想法中,除掉罪魁祸首似乎是唯一直接有效的办法。他现阶段当然不可能杀掉一个战将,但是他还会成长,并且有耐心等到那一天。  然而,很快千夜就知道了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他的最终目的是阻止人口和黑晶交易,杀掉武正南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利益网络还在,交易渠道还在,很快会有另外一个代理人填补上武正南空出来的位置。而今天二爷的话里也有隐晦的暗示,一个连远征军总部都渗不进去的独立王国般的战区,绝非武正南一人的利益能经营起来。  曲折的街巷很快到了尽头,千夜看着眼前熟悉的大门,心头泛起一点怀念的感觉。  余英男的住处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没有什么变化。这么长时间过去,居然没有被小偷光顾过,说明一直有人在暗中照看。只是时间久了,里面到处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让千夜好一阵打扫,才把睡觉的地方收拾出来。  千夜随即在房间里布置了重重陷阱,把行李放好,就算是安顿了下来。他又跑了数次玄铜街,背回来几大包的武器、弹药和各种工具零件,将仓库和储物间堆满。在战场上,原力武器并不是惟一的选择,极为有限的使用次数让它们发挥的作用也受到限制。当面对大量炮灰和低级战士,火药武器有时候会打出更好的效果。  千夜弄完一切,吃了些食物,然后静静等到午夜的钟声敲过。  他对着镜子把自己的容貌稍作修改,换上一件厚重的风衣,把双生花和闪耀光牙都藏在风衣下,就出了门,消失在夜色中。  一个小时后,千夜出现在北区边缘的一条幽暗小巷里,最深处是一座没有招牌,外表破烂的小酒馆,门口坐着几个无所事事的壮汉,用凶狠的眼光扫视着每一个经过的人。  千夜笔直向酒馆走去,门旁边坐着的一个大汉忽然伸手,拦住了千夜的去路。  “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你要先买票!”  千夜伸手在他面前一晃,淡淡道:“用这个买票,可以吗?”  大汉一晃眼间看清了千夜手上的东西,脸色立刻一整,腾地站了起来,恭敬地说:“请进!希望您能够在里面找到想要的东西。”  “我也希望不会失望。”此刻千夜的声音深沉略带沙哑,听上去好像有点年纪了。  他走进酒馆后,门口另外几个凶狠男人都凑到了大汉面前,好奇地问:“那是什么人?”  大汉横了他们一眼,冷冷地说:“这不该你们知道!想多活一段时间的话,就少问几句!”  斑驳发白的单扇木门后是一个比预想中要大得多的空间,墙壁是裸露的青石,没有做多余装饰,地板也是青石,但是打磨得十分细腻光滑。整体风格简单、干净。  就一个酒馆而言,里面算是很清静了,十几个人疏疏落落地分坐各处,不时交头接耳,好像在聊着什么,但是声音放得很轻。也有几个人是独据一桌,各自低头喝着闷酒,连看都不看周围一眼。  不过当千夜进门时,酒馆里瞬间寂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过来。他能看懂这些人的眼神,那是一种对陌生人的警惕。  任何一个来往圈子相对固定的地方,都会对外来人有这种反应。但出现在一个酒馆,开门做生意的地方,倒是有点微妙。千夜于是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吧台后面,一个相貌没有任何特点的老头向千夜招呼了一声,问:“想要喝点什么?”  “三杯白水。”  老头脸色微变,点头道:“很好,不过需要稍微等一会。找个地方坐吧!”  “吧台就不错。”千夜说着,就向老头那边走去。  当千夜经过一张桌子时,一个矮小猥琐的男人忽然凑近千夜,用硕大的鼻子狠狠嗅了嗅,突然尖叫起来:“啊哈,猜,我闻到了什么,吸血僵尸的腐臭味道!纯得就像整块黑晶!”  整个酒馆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几乎每个人的手都在移向自己的武器。  千夜停下脚步,转头望过去,淡淡地说:“一个不好用的鼻子,留着也是浪费。”  众目睽睽之下,千夜身上突然散逸出薄雾般的绯色原力光芒,其中浮现几点淡淡金色,一闪之间全都飘向那人。  不过在矮小猥琐男人的感官中却另有不同,他的鼻端突然嗅到阵阵异香,说不出的诱人,他下意识地用力吸气,一下子就把那几点金芒全部吸了进去。  这个过程中的后半段,那男人的脸上充满抗拒和惊骇,他似乎已经知道淡金的光点有致命危险,但是根本抵抗不了异香的吸引,身不由己地做完这一次深呼吸。他拼命扼住自己的咽喉,想要大叫,可是已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个硕大的鼻子迅速变黑、腐烂,在他脸上留下一个可怕的空洞!猥琐男人仰天倒下,昏死过去。  整个酒馆鸦雀无声,只响起两三声低低的惊呼,人们看着千夜的目光充满惊惧。  异香只存在于那个矮小猥琐男人的感官中,旁观者看到的是千夜身上散逸出来的原力光芒。原力外放,杀人于无形,那是战将以上方有的手段。  千夜平静地扫视着周围,若无其事地道:“还有谁管不住自己?”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3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