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五 桌下交易

章九十五 桌下交易

  “这是什么!”闲汉惊呼出声。由于光照不足,永夜大陆的荒原上都很少阔叶林,更不用说城市中,哪里见过这样落叶缤纷的景象。他吃惊之余,下意识地伸手去接一片落叶。然而那片落叶居然就从他的手指间穿了过去,如同幻象。那闲汉懵懵懂懂,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看到自己的手指竟然根根掉落!痛感尚未传来,他还在想,这不是幻象!难道是原力?!忽然闲汉想起什么,骇然抬头,天空中还有无数落叶正在飘落!随即没顶的剧痛席卷而来把他彻底拖入黑暗。落叶簌簌如雨而下,落在人身上,就会绽放出一团艳丽血色花朵。这些闲汉只来得及发出短促的惨叫,就纷纷倒地。鲜血,开始在寂静的小巷里漫流。宋子宁继续往前,靴子落下时,会发出水声,仿佛在踏波而行,不过他脚下踩着的是血。宋子宁终于走到大宅院的朱漆门前,扣响了门环,然后静静等待。片刻之后,大门才拉开了一道缝隙,一名老仆露出满是不耐烦的脸,没好气地说:“不是告诉过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摆平吗!”宋子宁依旧是微笑,说:“好象没人告诉过我这个。另外,我今晚是来找陈广宇的。”那仆人喝道:“我家老爷,那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他朝着门外看看,象是在寻找什么,见丝毫没有动静,不由脸色一变,回头张嘴就要大喊。宋子宁只是笑笑,就在此时,一片落叶忽然凭空出现,掠过了那仆人的咽喉。老仆扼住自己咽喉,死盯着宋子宁,可是已经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宋子宁就这样穿堂入室,片刻后连过两重花门,来到了这座院落的书房前,门外两名仆役刚抬头,就手握咽喉倒下。而在他走来的路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多具尸体,有仆从也有护卫,个个都是咽喉被锐物切开。宋子宁从容地推门而入。书房中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头也不抬地说:“我不是吩咐过,谁也不许来打扰我的吗!”“可能我必须得打扰你一下了。”宋子宁始终是那么温和。那老人听到陌生人的声音,蓦然大惊,失声道:“你!是什么人?”宋子宁走到老人书桌对面,施施然坐定,才从容道:“来和你作笔交易的人。”“你是怎么进来的?来人啊!”老人纵声高呼,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整个大宅里静悄悄的,好象一个人都没有。老人脸色立刻就变了。而这时宋子宁才微笑着说:“能够来的都已经变成死人了,其余的来了也没有用,所以就没必要让他们知道了。或者你觉得,让你的那些女人和孩子们出来会是个不错的主意?”老人脸色惨淡,手背青筋爆起,紧紧扣住椅子的扶手,迅速冷静下来。他挺直了身体,沉声道:“说说你的交易吧。”“这件东西你认识吧?”说着,宋子宁就取出一物,放在书桌上。那老人双眼骤然睁大,闪过极度惊恐之色!他的手指在那物件上摸了一下,随即如同被烫到般移开,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你是从哪弄到这个的?”宋子宁放在书桌上的,赫然是一块标准单位的工业黑晶,手掌大小,一厘米厚。这是齐岳当初交易给血族那批黑晶中的一块。在普通人眼中,所有黑晶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无非是制造级的工业黑晶切割得大一点,而原能级黑晶小一点,纯度更高一点。但是在真正懂行的人眼中,每一块黑晶都是不同的。从内里的纹路,到更深层次的原力波动,都有细微差别。在鉴物大师眼中,至少可以检定出一块黑晶产自哪处矿脉,甚至能够具体到某个特定矿区。“这块黑晶,应该是从陈氏矿上流出去的吧?”陈广宇额头全是细密的汗珠,说:“是是的,可是那又怎样?我的黑石矿里附生少量黑晶,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你不觉得这块黑晶有些特殊吗?”宋子宁的声音很温柔,温柔得象魔物的呢喃。老人身体挺得更直了,气势甚至提升了少许。只不过在当前的情况下,这个动作却更象是心虚的表现。“我不知道这块黑晶有什么特殊之处。”陈广宇缓缓地说。宋子宁微笑不变,说:“哦,那我倒是有一个故事要告诉你。这块黑晶来自血族手上,当时那些血族恰好正在和一些人类在交易。”陈广宇镇定下来,靠在椅背上,冷笑着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陈氏只负责开采加工,然后把黑晶卖出去。至于买了黑晶的人后来去干了什么,我哪里管得着?”宋子宁点头道:“确实如此!”陈广宇没想到宋子宁居然如此好说话,顿时一怔。不过宋子宁接下来说:“你们陈氏在这件事中有没有牵连,我只要找到买家仔细问一问,不就清楚了?”陈广宇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冷笑起来:“年轻人,那些可都是大人物,并不象我这么好欺负。你若是觉得自己能够办到,尽管去试试!”宋子宁轻描淡写地说:“你也算是淮扬武家的姻亲,不见得真有多么好欺负。而远征军一个三流防区的师长,也不算什么大人物。你最好回头看看。”陈广宇被宋子宁一语说破自己的背景关系,不由心脏狂跳,此时依言回头,这才骇然看到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两个人!那是两个中年男人,都是面无表情,脸上线条坚硬得象块石头。关键在于,他们毫无保留地释放出原力气息,于是在陈广宇的感知中,两人身内都有一团极为耀眼的原力光芒,宛若漩涡,正在缓缓旋动。两名战将!陈广宇一时间屏住了呼吸,他艰难地转动脖子,回头看到书桌对面那个温润如玉的年轻人不变的笑容,此刻在他眼中已经变得无比虚伪、狰狞和血腥。拥有两名战将以作驱策,这样的人,不管本身如何,确实可以不惧远征军的师长了。而且这个年轻人明知道自己与淮扬武家有千丝万缕关系,却一进来就把全院的人都清干净,如此强势无比的手段,只能说明他有更为深厚的依仗和背景。宋子宁淡淡地道:“你明白了吗,我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也不需要向别人证明我做的是对还是错。现在,我说你参与了血族的交易,那就是参与了交易。至于如何证明没有,那是你的事。”陈广宇忽然间象是苍老了十岁,颓然道:“我明白了。公子如何称呼,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要我能够办得到的,一定尽力。”“我姓宋。”陈广宇骇然道:“宋,难道是宋阀?”宋子宁将一个钱袋抛在了桌上,然后又放上两张纸,说:“这里一张是前往秦陆或者是随便哪个帝国大陆的浮空艇使用凭证,只要你走得够快,到了西昌城后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你和你一家人都能乘上那艘星间艇离开,钱袋里是给你的路费。当然,这所宅子里你能够带走的现款都可以拿走。”他把另外一张厚一点的纸放到陈广宇面前,道:“在走之前,只要把这张签了就好!”陈广宇拿起那张纸一看,脸色顿时变得灰白,颤声道:“你想要陈氏所有的矿场?”“一共只有三个矿,其中有一个还小得有些不象话。”陈广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年轻人,你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吗?”宋子宁微笑道:“我觉得我非常宽容。你看,我甚至还给你安排了行程,出了路费,也让你可以带走一部分自已的钱。如果你不想签,那也可以,等到上面的人下来彻查血族禁忌交易时,你需要付出的就不止是矿场,还有你整个家族的性命!”他顿了顿,意味深长地道:“或许,到时候牵扯出来的还不止你一个家族?”陈广宇倒抽一口冷气,向宋子宁盯了一眼,忽然发出两声嗬嗬涩笑,道:“好好,好!这次我认输!”说着,他一把抓过那张契约,刷刷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拿出私印用力盖了上去,扔回给宋子宁。宋子宁仔细看过签名,又检验了一下原力印鉴,才细心折好了这纸合约,放回口袋里。这个过程看得陈广宇眼皮不断跳动,对方显然有备而来,连他的签名和印鉴都事先了解得清清楚楚。宋子宁仍然神情和熙地说:“你有一天的时间收拾东西。明天这个时候,我会过来接收矿场,另外,这座宅子也是我的了。希望我再来的时候,你已经准备好了一切。”说罢,宋子宁就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回头,说:“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有什么这次认输,下次翻盘的想法,而只会有多远就躲多远,以防我突然改变主意。”等宋子宁走后,陈广宇立刻瘫在了座椅里,冷汗打湿了里外两层衣服,他现在已经丝毫没有事后寻仇的心思。这个年轻人无论是否真的出自宋阀,但年纪轻轻就能够调动战将级强者,行事干脆利落心狠手辣之余却还留出一线生机,让人完全兴不起破釜沉舟的念头。况且对方话语中的威胁明明白白,如果陈广宇敢妄动,就会从他身上扯出更多线头。陈广宇想到这里打了个冷战,那人说得对,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不要让他或者其他人找到自己。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猛然回头,却见身后空空荡荡。那两名战将强者,就和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去。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4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