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六 疑云

章九十六 疑云

  宋子宁离开陈宅后,来到了城南的一座庭院,这是他在城里的落脚处,原本的主人属于宋阀附庸家族的一个远房分支。宅院不算太大,但非常实用,有着永夜大陆本土建筑的典型风格,墙高沟深,在危急时刻俨然一座小型堡垒。  宋子宁走入偏厅时,那两名战将级强者已经在里面等候着了,他命人拿来两个原力封装盒,一人送上一个,说:“若不是有两位在,这次的事情也不会办得如此顺利。这是一点小小谢礼,回去后请代我向九叔公问好。”  两位强者连忙站起来,年纪稍长的那个道:“有机会为七少出一点力,那自然是好的。九老爷此行前已经叮嘱过我们,一定要尽心尽力地办事。都是宋阀的人,七少何必如此客气?”  两人说着,就想要推拒礼盒。  然而宋子宁正色道:“区区一点薄礼,不是要和两位变得生分,而是应有的尊重。这是必须之仪,否则的话,我宋阀的客卿颜面何在?就算我出自嫡系,又怎么可以随意驱策如两位这样的真正强者?九叔公看得起我,愿意照顾我,也要两位拿我当朋友,才能够把事情办好。”  听到这样一番话,两位强者心情大畅,也就不再推辞。他们回到自己房间后,打开封装盒,看到里面端端正正地放着一块原能级黑晶,当下更是满意。  两人在永夜大陆另有宋阀的正经差事,到山阴郡来只是顺路转个小弯。在七公子这里不过耽误了三天,就有一块黑晶入帐,如此轻松愉悦的外快,即使他们已有战将级修为,也是不多见的。他们以往与宋子宁接触得少,这次短短几天相处,发现这位七公子随和亲切,待人以诚。相比之下,宋阀另外几位少爷小姐,却是显得有些小气了。  这几天千夜一直在忙于训练那些种子。这批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天赋、体质以及悟性都很不错,才训练了几天,就已经很象点样子,而且里面不少年轻女孩也有成为战士的潜质。  千夜即使早有预料,看到他们这样的进展,仍然有些惊讶。如果保持目前的训练强度,再过两三个月就可以建立起一支四百人左右的战队,这个规模已经相当于一个营了,如果有足够的武器装备战力不下于帝国正规军。假以时日,他们中间会有更多的人点燃原力节点,成为战兵。到了那时候,整体战力或许还可以超过正规军。  凌晨时分,校场的操练已经开始,在几盏昏暗的原力路灯下,年轻男女们正在一圈圈跑步,进行最基础的耐力训练。而战兵们则聚集在校场的另外一端,用各种器械做力量训练。  这时魏成行色匆匆的身影在场边出现,千夜不由神色微动,今天他来得可真早。  魏成走到千夜身边,压低了声音说:“千公子,这两天附近出现了不少可疑的人,昨晚我们的人刚刚抓到了一个。”  千夜双眉微微一扬,说:“查出来历了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那是第七师的人,有军籍的那种。”  千夜看了看一脸忧色的魏成,虽然之前就让他知道了这批人是种子,也把战俘和赤晶铁矿的处理都委托给他,但是并没有明白告诉他这些东西的确切来源。不过千夜也没有遮掩什么,以魏成的精明早就是心照不宣,那么现在他这副忧心忡忡的表情,似乎有点出现得太晚了。  千夜并不打算和他绕圈子,直接问:“他们会来进攻远东重工的产业吗?”  魏成脸色微微一变,随即道:“明的当然不会,但是暗底下的手段却可以有很多。比如说,一股流窜的匪徒恰好袭击了魏家的矿场,这种事就谁都说不出什么来。”  千夜点了点头,说:“我需要武器,大量的武器。”  魏成顿时面有难色,小心翼翼地说:“第七师的防区虽然离断河城有点距离,可是这一片战区的远征军相互之间的关系都还不错。其实趁现在外面还没有太大的动静……”  千夜眯起眼睛看看魏成,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那就是他并不愿意为千夜彻底得罪远征军。魏家势力再大,那也是在上层大陆。远东重工断河城这一分支机构的实力当然远远不如远征军,一旦发生冲突,吃眼前亏的必然是远东重工。  但是如果之前魏成没有毫无难色地收下那批赤晶铁矿,魏破天也没有派信使来过的话,千夜还能理解一个管事对这种大事不敢做主。可魏成既然当时敢收赃,又明知道魏破天这几天就会为此事过来,他的态度就显得十分奇怪了。  千夜此时已经起了疑心,并不打算让这头老狐狸有推脱的机会,淡淡地说:“拖欠我的那些装备,必须立刻拿来,不要说你的库房里没有足够多的储备!”  魏成的笑容越发无奈:“公子,您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如果我不让你为难,等魏世子到了,你一样会为难。我也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都带到荒野上去,那和让他们去送死没有区别。今天晚上,我要看到装备,我付过钱的东西,必须立刻给我送来!”千夜冷冷扔下这么一句话,就不再理会魏成,继续督促这些年轻战士训练。  魏成无奈,只道了声公子小心,就匆匆而去。  千夜看着魏成的背影,叫来一个战士,吩咐了两句。那是一名以前的猎人,擅长追踪,千夜叫他远远跟上去,看看魏成究竟是回城,还是去其他地方。  回想起来,魏成在拿到赤晶铁矿的时候态度热忱,之后却磨蹭到现在还没有把武器装备交付完毕,现在又想要让千夜把这批种子放出去,至少离开这个类似于据点壁垒的小镇,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此时此刻,第七师师部驻地阴云密布,随时会有倾盆大雨。在会议室中,武正南负手而立,盯着墙壁上的地图,默然不语。会议室内还坐着七八个人,都是武正南的心腹亲信。整个第七师的核心成员,尽在于此。  房间里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静得好象连彼此心跳声都能够听得见。  终于,武正南缓缓开口,问:“矿场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一名上校参谋说:“是的。最新一批货,他们始终拖着不交割,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都找出来了,我们的人再怎么催促都没有用。陈广宇那个老家伙则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自始至终没有露过面。”  武正南忽然问:“陈广宇的家人呢,你们有见到没有?”  那上校参谋顿时一怔,随即脸色难看起来,说:“也没有见到,一个都没有。旁边一个矿是那老家伙的堂弟在管着,但是据说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武正南点了点头,道:“这么说,陈氏矿场那边已经出事了。陈广宇不是被抓,就是已经跑了。”  负责这一块的齐思成难以置信,说:“这个不太可能吧?那老家伙有点背景的,还和远征军军部的陆将军关系密切。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在山阴郡拿到三个矿?”  武正南低沉地说:“就是这样,才说明这次的事情不简单。有人盯上了我们。”  齐思成不解地说:“这里可是永夜大陆,有什么人敢来压我们远征军一头?”  武正南笑了笑,伸手向上指了指。齐思成立刻就不说话了。  另一名上校却不太服气,道:“就算是上面那些世家又怎么样?想要动我们远征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军部的大人们岂会容忍他们如此胡来?真要是这样,以后谁还肯给帝国卖命!”  武正南淡淡地道:“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第十五师那边送过来的消息怎么说?”  第十五师是野战师,阵地防线就位于黑流城和断河城两个防区之间。第七师丢了东西,当然不可能明火执仗地直接把军队开进相邻战区大肆搜索,负责此事的上校参谋一边派出少量斥候,一边向关系密切的几个师发了密函。现在有消息反馈的正是第十五师那边。  “已经确认那批种子就躲在远东重工的一座黑石矿场里,劫了我们东西的那个年轻人姓千,现在人也在矿场。消息是第十五师从远东重工内部得来的,张师长表示他可以出一个团,但因为那个矿场在断河城第十师的防区内,要付买路费,而且涉及到了远东魏家,所以往后他在所有交易中的份额,都要提高一成。”  这一下,武正南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显然,这一成的收益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武正南脸色阴沉,来回走了几圈,才道:“答应他!但是告诉姓张的,这件事情必须做得干脆利落,要在一天内全部解决。另外不留活口!”  齐思成吃了一惊,忙道:“将军,那批种子可是值不少钱啊!”  “血本无归,总比被人抓到把柄,弄到死无葬身之地强。就这么办吧!”  齐思成不敢再劝,只是看他脸色,显然心痛已极。那批种子里,有五十名算是他私人投资,这一下,就把齐家过往的收益搭进去不少。  会议室中,和齐思成同样脸色的人也有好几个。  武正南沉吟了一下,又道:“不过,那姓张的办事不怎么让人放心。我们也派一个团过去,就让第一团去!”  第一团是武正南麾下战力最强的团,说是一个团,实际上有两千人之多,装备精良,丝毫不比帝国主力军团差。派出这个战斗单位,说明武正南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批种子,以及这次交易所有相关的蛛丝马迹全部抹去。  齐思成也是心思缜密之人,在惨重损失的肉痛之后,他也想起了陈广宇一家突然失踪的巧合,忽然间,就有一大片浓重阴影落在了心头。  调动第一团的上校参谋没有出去多久,就又跑了回来,一进门就急道:“将军,不好了!城外来了一群人,自称是魏家的人,已经封锁了城门,不许任何人出城。我们的弟兄们和他们起了点冲突,被打伤了十几个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5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