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零六 无声较量 下

章一零六 无声较量 下

  折翼天使军团和魏家精英亲卫的人虽然个个心高气傲,但当武正南出现后,却都变得越来越沉默。武正南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然而他看似寻常的一举一动,都会给人带来无形的巨大压力。  直到这一刻,象魏破天这样的年轻世家子弟才发现,在永夜大陆上能够站稳一方的人物确有与地位相匹配的能力,个人战力只是其中一部分。他们却是把事情看得太过简单了。  张有恒却老道得多,他几乎没有受什么影响,从容地抽出厚厚一摞文件,说:“武将军,我们收到了不少对你的指控,内容都在这里了,要不要我念一下?”  武正南淡淡地道:“说吧,听听都有些什么?”  张有恒以不变的平淡语调开始一条条念起来,他读得算是简单扼要,但也花了整整十分钟,才把所有的指控条目全部说完。  千夜听完了这些指控后,却是感到有点奇怪。张有恒罗列了足足数十条违反军法的条目,但里面大多数罪名,即使千夜只有不到一年的帝国军服役经历,也都觉得是属于可有可无的那种。比如说虚报空额,侵吞军饷;比如说某次作战不力,援军迟到等。  这些条目确实白纸黑字写在了帝国军法上面,可大多数属于没有严重后果帝国上层根本不会深究,而下层军队司空见惯的事情。就拿援军迟到来说,哪怕不是永夜这种地方军队自成体系的地方,即便在帝国上层大陆,军队之间往往也是矛盾重重,互相倾轧。援军故意迟个小半天,这种事已经多到无伤大雅的地步,况且受到天象、地形等等影响,是不是故意为之会很难取证。  而武正南真正踩踏了帝国军法红线的所作所为,是向黑暗种族出售战略物资以及血脉种子,却在张有恒的材料中连半个字都没有提到。  虽然根据帝国律例,数十条轻罪加在一起所得到的惩罚并不比这两条大罪轻。但千夜却有一种荒谬的感觉,真正的罪行不受追究,却因为一些可有可无的过错被处分?  念完之后,张有恒以机械生冷的语气说:“武将军,上面就是全部的指控,你有什么异议?如果没有其他安排的话,就请您跟我们回军部接受调查。”  此时,会议室内第七师一方的军官们神色都缓和了许多,原本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为之一松。而武正南没有看任何人,目光一直投注在面前的会议桌面上,手指无声地轻叩着,听到张有恒的问话,他过了一会儿才有反应。  “去军部啊”武正南笑了笑,又问:“这里还有谁会接受调查?”  张有恒打开另外一份文件,从容淡定地念出近十个名字,基本都是中校以下的参谋和后勤部分的小军官,连一个正职的团长都没有。  这个名单出来之后,第七师的军官们几乎是明显地松了口气,看来这次调查只是针对武正南个人,至于几个无足轻重的小参谋,谁会关心他们的死活?以武正南的身份,没有同案人反而不正常。  武正南很是淡然,问:“罪名都定了吗?”  张有恒收起了文件,一脸公正地说:“没有,这只是指控,按照程序,你有一次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公开还是非公开?”  “公开。”张有恒的回答让第七师的人更加松了一口气,就连武正南也终于露出轻松的表情。  千夜坐在最后排,眯了眯眼睛,把会议室所有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可是坐在会议桌边的魏破天却几乎要跳了起来,被他身边的魏家老者眼明手快地按住,好在这些年他变得沉稳了很多,居然没有当场发作。  张有恒站了起来,说:“武将军,请安排好第七师的军务,临时指挥官由你指定,但是城防要暂时交给折翼天使星翼中队。你本人三天后在黑流城东门外飞艇基地与我们汇合,地点是远征军总部。刚才名单中的人都要带上,另外,你可以带一个班的卫兵。就是这样。”  武正南起身,送张有恒和众人离开了会议室。他站在门口,和每一个经过的人微笑道别,笑容看上去格外真诚。  魏破天黑着一张脸,很有种想要一拳砸烂武正南老脸的冲动。可他还不是真傻,知道自己这一拳下去,拳头说不定会伤得比武正南的脸还要重。  张有恒一言不发,急匆匆地离开师部大楼,上了越野车,就和手下们直接离去,并没有和魏破天同行。  魏破天黑着脸,跳进自己的越野车,一关上车门,他就冲着魏家那名老者吼道:“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千夜坐到了魏破天身边,他此时倒是格外平静,心中的猜测也已经隐约有了一个大致轮廓。目前事态看起来颇有虎头蛇尾的趋势,武正南貌似受到了几十项违反军法的指控,可都没有最后定罪,并且还有一轮辩护的机会。这种事情,只要没走到最后,就都有可能横生枝节。  而所谓公开辩护,地点选择在远征军总部,也就意味着远征军上层同样可以介入这次调查。到时候其中一些不痛不痒的罪名,比如无令调兵、军备损耗超标这种,只要哪位远征军大佬肯出来说几句话,立刻就会变得无足轻重,如此一来,最后的结果甚至有可能免于直接处罚。  张有恒定了三天后碰面,其实是给了武正南三天时间处理手尾,有这段缓冲期完全可以把一些比较严重又不易脱身的指控抹得干干净净,到时候查无实据,相关罪名也就会不了了之。  面对魏破天的怒火,魏家老者却不紧不慢地道:“少爷,这就是原本商议的结果。您难道忘了吗?”  魏破天仔细回想,当日好象是曾经提到过这个方案,也是难度最小,执行最为稳当的方案。不过张有恒说得含糊其辞,每句话都没有说死,只给出了一个大概可能的处理范围。  然而想起此事,魏破天却更加怒了:“是这样说过,可他没有说每一件事都按最轻微的方式处理!要是这样,那还商量个鬼!”  “少爷,这是最好的办法。只要武正南接受调查,一旦离开他的第七师,事情就会好办很多。他能够活动远征军的高官为他脱罪,我们难道就不能让折翼天使和帝国军部的大人们维持原判?”  说到这里,魏家老者顿了一顿,又道:“另外,不管是逼反还是直接弄死一名远征军的少将师长,这件事实在太大,已经远远超出了您的权限范围。如果我们真这样做了,少爷,恐怕您今后会被老爷严加管束了。”  “管就管!老子总不能看着武正南就这么混过去了吧?”  魏家老者却做了个手势,道:“少爷,只要武正南不再是远征军的师长,来日方长。”他的话语中颇有几分意味深长的杀气。  魏破天梗着脖子还想说什么,千夜这时伸手过去在他肩上用力按了按,说:“破天,可以了,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  千夜此时已经基本看懂了魏家这次背后布局的意思,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通过弹劾把武正南从师长位置上扯下来,失去远征军现役少将的身份后,一个孤零零的战将的下场没有人会再去关心。  这是一种很迂回的手法,甚至算得上阴狠,却也是一种各方面反弹都会很小的办法。从刚才第七师那些军官的反应就可以看出,如果他们知道此事只针对武正南一人,就几乎不会有人跟着武正南反叛。  同样,那些琐碎的指控虽然累积起来会是严重的处罚,但没有禁忌交易的重罪,就不会牵连到其他师,更不会把一些大人物扯下水。否则即使禁忌交易只算在武正南一个人头上,远征军高层也会因治军不严受到申诫或处分。  千夜回想起宋子宁告诉过他那边正在进行的事情,心中暗暗叹息,他现在才完全明白宋子宁幕后活动的意义所在,那是釜底抽薪之举。武正南这次是不能脱罪了,若审判结果只是罢免一名少将师长,而非军法处死一名少将师长,基本可以肯定远征军的最高层不会出声。宋子宁应该早就料到了今天的局面,门阀世家在权术上的套路很多时候惊人相似。  想通前因后果,千夜突然觉得比经过一场大战还要疲累。不过虽然他因今日见闻胸口有点发堵,心底却暖意萦绕不去,即使最后会得到一个差强人意的权衡结果,但这次他不再是只有一个人在战斗。  魏破天犹是怒意未消地道:“可是这家伙居然勾结了十五师的人,想要杀你!”  千夜笑了,说:“他也不是第一次想杀我,还不是到现在都没事?”  魏破天嘟哝了两句,无非是事后要给武正南好看之类的,随后就安静下来。  等到一众人离开,武正南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站在窗前,俯视着这座几乎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城市。  办公室的房门轻轻敲响。  “进来。”武正南的声音很平静,在这个时候还敢来打扰他的,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进来的果然是齐思成,他快步走到武正南身后,带有一丝庆幸地说:“将军,这个结果还算不错!”  武正南似笑非笑地道:“怎么个不错法?”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7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