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二 末路

章一一二 末路

  魏破天首先叫了起来:“武正南,你居然堕落永夜!”  这正是人体逐渐魔化的标志之一,无论武正南早就被黑暗原力所控制只是用手段骗过了世人,还是这次由于重伤动用秘法压制才被黑暗原力占据了主导地位,都只意味着一件事,他已经彻底堕入了永夜那一侧。  武正南突然愤慨起来,怒道:“要不是年轻时候修习兵伐诀伤了身体根本,我用得着向黑暗一方寻求保命的办法吗?你们出身门阀世家,从小就有秘传战技,怎么会知道我当年那种苦等一部高级功诀来救命的心情!”  他顿了顿,指着千夜冷笑出声,道:“他修炼的也是兵伐决,还是一个五级的兵王,你们以为这是好事吗?进程越快越是短命!不出三年,他就会感觉到各种暗伤反复发作的痛苦,活不过三十岁就会陨落。”  魏破天勃然作色,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千夜缓缓道:“帝国军中,不是累积军功就可以向军部申请功法吗?”  武正南看着千夜,怒意稍稍平息了一些,嗤笑说:“你应该也是军中出身,想必知道这种特殊资源需要排队。当时他们说我军衔和功绩都不够,但假如我是士族出身,也就勉强达到标准了。千夜,你今后的出路不见得比我好多少,要么做世族的狗去换一部中下品的功诀,要么卖上十年命看看死之前能不能攒够军功。”  千夜默然,他可以想象得到武正南当日被拒绝时的绝望。帝国社会等级森严,几乎任何资源分配都会和出身挂钩。而帝国军中算是相当公平了,无论升迁还是申领武备都只看实力和战功,但兵伐决的功法转换不同。  那不仅仅是一本摹刻的功诀,最重要的还有一整副配套用来修复身体暗伤的药剂,不但造价昂贵,原材料也十分难得,每年放到军功兑换清单上的数量极为有限。于是这种特殊资源的分配门槛上就不可避免地被加上了出身,也因此兵伐决才会被称为炮灰功法。  武正南低沉地笑着,道:“你说,这样的帝国,我又怎么能够为之效力?”  千夜摇了摇头,声音虽轻却十分坚定地说:“但是任何事,都不应该成为你坠向永夜,反过来残害同族的理由。”  武正南一怔,然后哈哈狂笑,道:“还真是个固执的小家伙,那么就试试我黑暗原力的味道吧,它可以把你全身的血肉一点一点销溶掉,直到变成一具枯骨!那滋味也不比兵伐决的暗伤发作差了。”  武正南遥遥一拳击出,一股黑红相间的雾火扑向千夜,将他淹没在内,快得完全没有任何闪避的余地。  “小夜!”魏破天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猛然站了起来,身上竟然又多了一层土黄色光芒。只不过千重山的光幕暗淡之极,恍若风中残烛,就算不受到攻击,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武正南双眼微眯,冷哼道:“不自量力!”  他伸手一挥,一团雾火扑向魏破天。那团雾状的猩红之火黏稠沉腻,一扑到千重山的光幕上就紧紧粘住,发出滋滋的剧烈侵蚀声。  转眼之间,千重山的微芒就被吞蚀殆尽,剩余一两朵落在魏破天身上,倾刻间就把他衣下防御极高的护甲侵蚀出一个个大洞,然后黏上了皮肤骨肉。虽然魏破天的原力在不断抵抗,但表皮依然迅速发黑焦化。  魏破天倒也硬气,居然哼都不哼一声,还是挺立着,握紧的拳头上甚至开始闪耀点点星光。  武正南哼了一声,脸上戾气显现,又是遥空一拳向魏破天击去,喝道:“你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了你!”  武正南这拳轰出,黑红色原力拉出半丈长如鞭焰芒,离拳而出,向魏破天当头击下。魏破天吼了一声,毫无惧色地挥拳迎击,但是看他连站着都很勉强的样子,哪里可能挡得下来?  空中忽然亮起一道细细的青光,一片绿叶自宋子宁指尖消失,倏忽出现在虚空,把黑红色原力焰芒剖成两半,余势未歇地掠过了武正南身前。  武正南一声大叫,踉跄退了两步,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在他胸腹处,出现了一道细细血线,随即张开,变为恐怖伤口。这是一道几乎把他开膛的伤!  而宋子宁又吐了一口鲜血,胸口挂着的一个翡翠绿叶的吊坠迅速失去光泽,变得灰白粗糙。这次他就算靠着墙壁也无法站立,重重倒在地上。  武正南看了一会自己的伤口,望向宋子宁,道:“你居然有这么多护身手段,就算今后遇到,我也不见得能留不下你。为什么还在这里送死?”  宋子宁淡淡地笑了笑,说:“你不会明白的。”  武正南沉声道:“无妨,反正杀了你们之后,也不需要明白了。”  就在这时,被黑红雾火袭击后就倒了下去的千夜忽然一声呻吟,挣扎着站了起来。黏稠的雾火仍然有一些粘在他身上,原本处于快熄灭的状态,此时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又燃烧起来,所过之处大片大片血肉开始烧灼溃烂。  然而千夜的情况也极为异常,随着他站起的动作,如水流般的鲜红血液不断从伤口中涌出,那浓郁的生机蓬勃得令人吃惊。  如果仔细看去,从千夜伤处流出的血如同活物,并未滴落地面,而是自行攀爬流动,只要遇到一点雾火就蔓延过去,冒起的呲呲白烟中可以看到雾火迅速消失,一丛丛肉芽正以眼睛可见的速度生长,转眼间就把伤口收拢,留下片片淡色疤痕。在那些可见白骨的伤口深处,翻涌的鲜血中还不时有金色和紫色细线一闪而过。  不知为什么,看到现在的千夜,武正南心头突然涌上极为强烈的不安和惊惧,仿佛遇到了天敌。他脸色一沉,深吸了口气,腹部伤口收拢得只剩下一道凹凸不平的长痕,他缓缓举起右掌,其上再次冒出黑红色原力雾火。  千夜平举着双生花,枪身的纹路次第点亮,他的双臂透出绯色原力光芒,其中金色光点载沉载浮。  刚才为了抵抗武正南的雾火,千夜体内沸血之气一扫而空,暗红血气和紫色血气全部萎靡不振地趴在心脏里无法动弹,勉强还可一用的只有金色血气。在这生死关头,金色血气再次与千夜所剩无几的黎明原力共鸣起来,一齐冲进了双生花。  千夜突然沉重地叹息一声,道:“武正南,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换来的就只是这种最低级的血族血统吗?”  武正南一怔,不明白千夜为什么这么说。可是心头萦绕的危险感觉却是成百上千倍地放大,本能让他选择了立刻出手,于是武正南大吼一声,一拳击出!  千夜的手指稳定地扣下了扳机,然后耳中听到啪啪两记清脆的声音,好象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似的。  在虚空中并蒂绽放的双色花朵摇曳一如既往,而枪身上却又浮现出一层全新的原力阵列,那是无数淡金色微芒交织成的轻纱似的雾气,给幻象之花披上阳光般的外衣。  双生花枪口中,原力凝结出的子弹也是淡淡金色,仿佛透过窗户照进角落的一缕不起眼的阳光。然而当武正南击出的那团黑红雾火迎头撞上它们,顿时如春水破冰般消融开来。  淡金色的原力弹破开雾火后没有丝毫削弱和迟滞,瞬间就轰击在了武正南身上!  金芒迅速膨胀起来,把武正南大半身躯包了进去,他陡然发出一声无法形容的凄厉号叫,仿佛在经历着世界上最深沉的痛苦。那具钢铁般的身躯不断挣扎着,扭动着,但是那原本坚实的血肉就象遇火的蜡,迅速融化,块块掉落,而骨骼竟也同时销蚀。  转眼之间,武正南就崩塌下去,溃化为一滩不知该如何形容的东西。  “结束了?”这是千夜最后清醒的意识,随即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时之间,几成废墟的院落里突然寂静下来。  魏破天不愧皮糙肉厚,喘息片刻,就第一个站了起来,挣扎着走向武正南化成的那滩东西。看起来象是融化的蜡,里面还凝固着一些轮廓清晰的内脏残骸。看到这幕诡异的景象,就算他一向胆大妄为,此刻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魏破天盯着武正南的残骸发愣时,旁边突然飞过来一道火光,正落在那堆东西上。一接触火星,残骸就猛烈燃烧起来,火焰直喷上十余米高!  魏破天猝不及防下差点眉毛都被点着。他猛退两步,回头一看,宋子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了起来,手上拿着那柄水晶短矛枪,还有点点火星浮在空中。  宋阀秘传战技烽火传薪枪打出的是原力火焰,基本没有扑灭的可能。而那堆残骸也仿佛格外容易燃烧,眨眼间就收缩成一堆黑渣。  魏破天被吓了一跳,顿时有点怒了,叫道:“你想干什么?这是证据!是武正南通敌反叛的铁证!”  宋子宁又吐出一口血,但是脸色却反而好了一点。他理都不理魏破天,快步走到千夜身边,单膝跪下,手上濛濛青光闪过,原力凝结成的薄雾如雨落般,不断冲刷着千夜伤痕累累的身体。  千夜体表还有一些细细的血流在漫无目的地攀爬延伸,一接触到宋子宁的原力之雾,如有生命般立刻向体内缩了回去,那些剩下的深可见骨的创口也一阵蠕动,自觉开始弥合。  魏破天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安静下来,站在那里默默看着。宋子宁直到把千夜身上的血腥全部洗去,才抬起头,淡淡道:“现在你可以去叫人来救援了,顺便通知下我的卫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9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