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三 令人头疼的善后

章一一三 令人头疼的善后

  千夜醒来时,窗外还是一片昏暗,但已经有人声。轻而急促的脚步声走过,偶尔还有人在喁喁细语。这就是永夜的早晨。  他支撑着坐了起来,只感到全身依然虚软乏力。千夜看看四周,这是一个陌生的屋子,开间不大,陈设简单,收拾得很干净,但是床褥被子乃至桌上的水杯等用具却十分精致,完全不像永夜大陆实用就行的风格。  千夜先检视了一下身体,见所有伤口都被处理过,并包扎好。体内细伤无数,大半开始愈合,很多地方还残留着没有全部被吸收的药剂,显然在昏迷的时候,有人给他服过药了。  血气们变得格外老实。紫色和普通血气全都蛰伏在心脏最深处,若非千夜着意查探,几乎以为它们已经不存在了。金色血气浮停在心脏外,萎靡不振,懒洋洋地一动都不肯动。  双生花那一击消耗实在太大,差点超过千夜的承受能力,到最后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不是自己把原力和血气注入原力阵列,而是枪械在主动吸取他的力量。  这时千夜腹中传来一阵强烈的饥饿感,空空如也的胃部有点抽疼。他下了床,推开房门。  外间窗口下摆着一张小榻,两个少女背靠背坐着,似乎在打盹。听到开门的声音,两张一模一样的清丽面孔同时转过来,又一起发出欢喜的惊呼,“少爷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千夜愣了一下才认出来,这对少女正是阿七和阿九。  “宋公子和魏世子都来看过您好几次了,我们立刻去通报。”  千夜点了点头,道:“先给我弄点吃的。”  “厨下早就准备着了。”  阿七和阿九立刻分了一人出去报信并准备食物,另一个则留下来,捧出一叠衣服鞋袜,准备服侍千夜更衣。  千夜还有点分不清这对姐妹花,问过后才知道留下来的是妹妹阿九。他很少和人保持这么近的距离,略有些不习惯,不过随即就发现少女手脚麻利,动作轻柔,一点都没有碰疼他的伤口,显然受过精心训练。  千夜和阿九简短地交谈了几句,这处居所位于宋子宁在黑流城临时住处的后巷,千夜的私人物品也都收拾好挪到了这边来。原本那栋小楼毁了大半完全不能住人,而且由于是战斗现场,已经被封起来准备接受调查。  调查?阿九并不知道更多消息,但千夜已经有所预感,不由皱了皱眉,显然杀掉一个现职的远征军师长后面的手尾还有很多。首当其冲承受这个压力的就是魏破天了,只不知道宋子宁在背后做的那些布局是否仍能生效。  说话间,阿七双手拎着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进来,看不出她袅娜的体态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锅里炖煮的以肉食为主,香气四溢,千夜坐下来,一口气吃掉了五六个人的份量才感觉舒服了点。  看来这对少女在“隐泉商团”受的训练果然很有用,她们不但准备了足够多的食物,为千夜收拾的私人物品也摆放得井井有序,尤其是枪械和一些装备,打包的方式十分专业。  千夜在检查自己物品的时候,第一个到的人居然是应该在另外一个街区的魏破天。  魏破天匆匆走进房间,一屁股在桌边坐下,看到台面上比锅还大的饭盆,立刻毫不见外地吩咐引他进来的阿七,道:“给我也来一份!”  说完,他抓起千夜那侧的杯子,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愕然道:“怎么是水?”  千夜刚从里屋走出来,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能是水?”  魏破天转头吼道:“拿几瓶酒!”  走到门口的阿七向千夜投来征询的目光,酒和食物倒不缺,这两天魏家和宋家都送了不少补给过来,只不过魏世子的脸色有点吓人。千夜点头,挥了挥手,阿七连忙拉着阿九一起奔出去准备东西。  千夜看着魏破天,问:“怎么,心情不好?”  “一堆烂事!心情能好才怪了!”  魏破天当下就滔滔不绝地开始抱怨起来,等他吞下了两大盆食物后,千夜也对自己昏迷的这几天中发生的事情有了大致了解。  首先的麻烦,还是来自于武正南之死。这位远征军师长的残骸被宋子宁的原力火焰烧成了渣,那些灰渣里什么都检测不出来。也就是说,武正南堕入永夜的证据不存在了。  军部的宪兵监察使张有恒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表示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拒绝作出任何判断,只是把魏破天所说的事情经过纪录下来,准备带回军部备案。  说到这里,魏破天气得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骂道:“这个姓张的,收了我们魏家那么多钱,事到临头却还来这么一手!真他奶奶的不是个东西!”  魏家在魏破天遇袭的第二天,就把离永夜大陆最近的两位本家长老调派了过来,他们也对目前的局面十分头疼。不管怎么说,既然拿不出武正南堕入永夜的直接证据,就意味魏破天是在远征军的地盘上杀了他们一个现职少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远征军高层都可能会有很大反弹。  那个宪兵监察使就是看到这样麻烦的后续,才果断抽身事外,让魏家直接去面对远征军总部。所以,现在要安抚远征军高层,靠魏破天和他这次带过来的人肯定做不到,必须要向家里求援了。  一想到这里,魏破天就禁不住头痛。与此相比,损失了一名外姓长老和几个亲卫反而成了小事,他最多回去后被不痛不痒地骂上几句。  最后,就是第七师和黑流城这个烂摊子。  由于远征军的特殊性,过去这些年里,第七师其实就相当于武正南的私军。武正南一死,就算那些军官们表示服从,魏破天也绝不敢放心使用,否则当初也就不会把城防交给折翼天使接管。  而实际情况比预计的好不了多少,当武正南的死讯传开后,第七师当即溃散,四水基地那边的第七师驻军有小半士兵逃离了军营。这些人可都是带着武器走的,可想而知,今后在这附近的整个三水郡范围内,会多出不少强盗土匪。  留下来的那些人也不让人省心,黑流城的军营里已经接连出现好几起聚众闹事,有两次冲突还相当严重,以致于魏家护卫都开了枪,打死了几名带头动手的士兵,最后还是折翼天使到了现场才弹压下来。  想要重新整编第七师是个浩大的工程,这几乎和新建一个师没什么区别。魏破天不怕上阵冲杀,可是对后勤补给集训方面的事务从来没什么兴趣,只要想一想就会感到头疼。  火上浇油的是,宋子宁说了一句千夜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后,就消失了,连宋家的护卫都被他甩了大半留在这里,也不知道本人究竟跑到哪里去了。看着昏迷不醒的千夜,还有一堆乱糟糟的事务,魏破天觉得自已是一个人面对这个烂摊子。  听完魏破天的抱怨,千夜安慰道:“都是一些琐碎的事务,没什么大不了的,一项项列出来,然后依次解决就是了。有什么是我能够做的事情吗?”  魏破天摇摇头,道:“你这次伤得这么重,还是好好休养尽快恢复,永夜又要不太平了。”  千夜吃了一惊,联想到前些日子在暗血城猎人公会听到的那些消息,问:“要发生战争了?”  魏破天点了点头,郑重地说:“没错,最近黑暗种族大举增兵,这里的形势已经紧张到惊动了帝国高层,据说白赵两阀都开始向永夜调动人手,以防万一。”  四大门阀中有两家都动了,就说明事态非同一般的严重。  魏破天有点沮丧地道:“糟糕的是,从军情分布图上看,这次三河郡也在锋线上。所以根本没有留给我那么多时间重建第七师,估计能有一个月缓冲期就很幸运了。”  千夜站起来找出三河郡的地图,魏破天把自己得到的消息,以及通过帝国军方邸报正式发布的军情全都简单地说了一遍,最后叹了口气,对千夜道:“我先走了,还有一堆文件要批。唉,本来一件大好的事情,现在弄成这样。那个该死的武正南,真不知道他究竟是发的什么疯。还好你的伤没有后遗症,否则老子一定要把他所有亲族全都挖出来杀掉!”  魏破天走后,千夜一直对着三河郡的地图沉思。午后时分,据说已经消失好几天的宋子宁出现了。  与焦头烂额的魏世子相比,宋阀七公子气色很好,神情也颇为愉快。他一进门目光就落在桌面摊开的三河郡地图上。  “怎么忽然看这个?”宋子宁问。  千夜在地图上虚画了两条战线,道:“上午破天说,黑暗种族那边很可能会有大动作。从对方陈兵的情况看三河郡压力很大,而黑流城本来就是这段防线上的重要防御节点,现在又位于比较突出的位置,一旦有战事,随时可能被突袭。”  宋子宁点了点头,说:“我也得到了消息。这次动静弄得很大,连白张两阀都出动了,我们宋家以往在永夜大陆上只有一些边缘产业,但最近也正筹备私军,随时准备投入到这边的战争里。”  “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要打一场全面战争?”  PS:感谢新盟主圣枪卢锡安、虫虫乱舞。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9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