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五 不速之客

章一一五 不速之客

  暴风雨将至的时候,总会有短暂的平静。  宋子宁依然行踪不定地在外奔波,魏破天则被埋进了事务堆,在武正南这件事彻底结束前,他需要代为管理一个城市一个军事基地,几十个小镇,以及数十万人口。而这些地方还暗藏着不知多少痛恨他的人。  千夜除了不断完善组建佣兵团的方案细节,并且开始安排一些启动工作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而宋子宁在得知宋氏古卷的总纲崩解后,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千夜这才知道高门世族那些秘传战技的传承为何如此具有局限性,那不仅仅是各家为了保持自身地位压制后来家族,说到底还是一个有限资源分配的问题。  就像千夜拿到的殷家“化雨决”并没有总纲,只有一瓶特调引导药剂,用来把体内的原力短暂地转换一小部分,以此为先导来启动“化雨决”。也就是说,即使殷家不追究,千夜也无法把这套功法流传出去。  之所以秘法的修习会这么麻烦,是因为那些从千年战争时期流传下来的上、中品功决,不知道什么原因很难被摹刻,尤其是总纲部分,复录的成功率低得令人发指。于是经过人族长久以来的摸索,建立了这套药剂和功决相辅相成的修炼体系。兵伐决则是一个例外,就变成了大众化的功法。  因此,即使是出身世家的子弟,能够对着真本修习的机会也很有限。而那些被选中的佼佼者,如果能够不用药剂自然完成秘法的引导,就是万众瞩目的天才。如魏破天这样,点燃第一个原力节点的同时引导出了“千重山”,难怪会得到未来可能晋阶元帅的极高期许。  不过幸好象宋氏古卷这种总纲崩解才能完成引导的功决十分罕见,否则修炼资源的分配恐怕会更加紧张。  千夜突然想起当年曾从林熙棠那里听到过几句感叹,千年战争前,人族是自然觉醒天赋能力的,不料繁衍承继至今,修炼居然越来越依赖药剂。他心中微微一动,感到宋氏古卷总纲里那段关于天地初开的文字,或许并非痴人梦语?  无论如何,千夜的生活还是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他修炼的主要内容仍是兵伐决,因为宋氏古卷里记载的功决,大多是原力运行和操控的法门,而且很多对经脉气流的描述完全不知所谓,千夜根本找不到那是指身体里的哪个部分。  他也不气馁,每天都抽点时间一一尝试,果然大部分都毫无感应,只有少许几种功诀可以引动黎明原力。千夜修炼几次后,也没有什么原力属性变化的特别感觉,就是每完整地运行一次后,原力似乎就变得更加凝实了一点点。  这天千夜结束修炼后,再次把那对双生女打发出自己的房间,院外传来引擎的轰鸣声,一辆越野车停在了门口,从车上跳下一名四十余岁的男人。他的长相平平无奇,扔在人群中转眼间就会消失。但当千夜看到他的时候,立刻变得警觉起来。  这个快到知天命之年的男人等级应该并不是很高,可他的动作轻盈中透着沉重,脚步看起来轻快,重心却是异常稳定。千夜很熟悉这类人,显然是一个有着异常丰富战斗经验的老兵,在战场上将会异常危险,兼有狐狸的狡猾和狼的凶残,危险程度与等级不成正比。  中年男人和拦住他询问的阿七简单说了两句话,就向主楼走来。他一直到台阶下停住脚步,向千夜行了一礼,说:“小人名叫宋虎,原本是子宁少爷身边的一名随从。少爷吩咐,今后的一年中小人将追随公子,协助处理一些佣兵团方面的琐事杂务。”  “是子宁?”千夜一怔,然后把宋虎让进屋内。  宋虎很恭敬地站着,说什么也不肯入坐,直到千夜回了主座,他恭敬地双手奉上一个盒子,一封书信,这才在下首的椅子上挨了半边。  千夜一直在留心打量这个人,宋虎衣着朴素,一身普通武士服,那款式还挺眼熟,似乎是宋阀护卫的制式服装,只不过拿掉了所有徽记。  他手里拎着一口长条形的老旧箱子,即使坐下都没有放开,而坐姿看起来似乎会很不舒服,几乎相当于在扎马步。但千夜却知道,这个姿势很适合应付危机,随时可以没有阻碍地切换成格斗姿态。  “子宁还交待什么了?”千夜把盒子和信拿在手里,没有马上打开。  宋虎道:“七少爷说,小人一年两百金币的酬劳需要由您支付,另外小人一应装备什么的,也都要算在您的头上。”  千夜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静静等待下文。  果然宋虎又道:“七少爷让我给您带一句话,您要玩佣兵团纯粹是为了那头野猪分忧,他不把事情搅黄已经是很对得起您了,要让他又出力又出钱,那是绝无可能。”  千夜一时哭笑不得。这宋虎还真是个人才,那两句话他虽然是木着脸说的,却把宋子宁的语意传达得惟妙惟肖,此人绝非外表看上去的那般木讷。  千夜心知宋子宁在听到他要建佣兵团的时候就看透了他的目的,也不和宋虎多说,只把自己这些日子想好的方案简单陈述了一遍,并且详细说了说已经安排下去的人员集训事宜。  宋虎认真地倾听着,然后开口就直奔主题,“千公子,既然您打算把佣兵团放在黑流城,那么首先就是要找个基地。这两天小人会在城里转转,选个合适的地方当作今后的总部。不过小人斗胆问一句,您准备了多少资金呢?”  千夜想了想,说:“大概,一千多点金币吧。”  宋虎有些惊讶,问道:“小人本以为,您是打算成立一个百人以上的中等雇佣兵团,原来只是一个小型佣兵团?”  “事实上,目前大约有近四百人,还有一百多个孩子五年内也可以上战场了。”看到宋虎有些古怪的目光,千夜笑了笑道:“他们的武器装备都已经配齐了。”  宋虎的眼神依然有些诡异,不过他随即意识到了自己似乎太过无礼,当下干咳了两声,道:“既然如此,若是不考虑武具装备的补给更新,那么一个月差不多要五百金币左右,方能把战力维持在最佳水准。所以经费方面的事,还请公子早作打算。”  千夜只是笑笑,其实还不止这个数目。比如说宋虎的装备和酬劳,既然宋子宁定的价是两百金币,那他一身装备也不会少于这个数。  而那些种子,要不要付他们酬劳呢?这批人初始时期或许会感念千夜的救命之恩,而不计回报地为他效力。但是时间久了,自然就会有人滋生不同的想法,也会有人想要过自己的生活。假如千夜给不了他们,肯定会有人心生怨怼。  人心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最难控制的东西。  宋虎见千夜没有其他吩咐了,立刻表示现在就想出去到城里转转。千夜叫来阿七和阿九为宋虎安排客房,等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后,他坐在原位开始静静思考,也是最近几天偶有暇隙就一直会想到的事情。  按照宋虎的说法,佣兵团如果要正常运作,就得有足够的金钱。现在千夜只不过是养着那批人,所以问题还没有暴露出来,一旦要正式投入战斗,恐怕维持不了两个月,就会无米下锅。  说到底还是钱,或者说是资源的问题。当千夜仅孤身一人,凭他猎杀黑暗种族的能力,再不济也不用担心温饱,而当要负责一群人时,情况就不一样了。  实际上,也并非全无办法。接下来,千夜无论是担任一块区域的防务,从远征军领取酬劳,还是他个人去荒野猎杀黑暗种族的高级战士,得到的赏金差不多还是能够勉强支持整个佣兵团的运作。  然而,如果这个责任扩大到一镇、一城、一个行省,乃至整个国家的时候,又该怎么做呢?  千夜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个目前以他的能力找不到答案的问题。他打开宋子宁的信,意外地发现,上面只有三个字“魏柏年”。这显然应该是一个人名?  当千夜在思考那个他自己找来的麻烦如何解决的时候,魏破天却在为沾上手还无法甩开的烫手责任头痛不已。  现在每天坐到原本属于武正南的那张椅子上的时候,魏破天就觉得自己象是坠入了没有边际的泥泞沼泽。在他面前那张宽大的书桌上,文件永远堆积如山,无论如何努力批阅,都没有办法把这座小山削减下去。  每当他批掉十份文件,就会有十一份新的文件放到桌上来。魏破天是带了幕僚过来,不过他们也没有闲着,文件上的内容需要人去落实,否则就不过是一纸空文而已。  就在这大多数人的平静和少数人的不平静中,一艘看起来并不起眼的浮空艇降落在黑流城外,从浮空艇上下来了一群同样并不起眼的人。  这一天,魏破天又和过去一样被埋在文件堆里。在魏世子有限的生命里,这几天绝对是最可怕的经历之一,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被白龙甲单独特训的时候。  听到敲门声,魏破天顿时没好气地吼了一句:“还有没有完?就不能一次送进来吗?”  房门自行打开,然后传来一个让魏破天从小就有些心惊胆战的声音:“启阳啊,你马上就要升上校了,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听到这个声音,魏破天手一颤,墨团顿时就把刚签好的一份文件给污了一半。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29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