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 黑影

章五 黑影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一路小跑着奔来,冲到千夜面前方才停下,弯下腰喘息着道:“是团长大人吗?小人胡为,现在是黑泥镇的镇长。今后还请千夜大人多多照顾!”  千夜打量了一下胡为,微觉惊讶,这个胖子是一名二级战兵。  看过黑泥镇情况后,千夜已经发现这里和灯塔镇完全不同,无论是重要性还是危险性,都非他曾寄身的那个平静小镇可比。如此一来,胡为只有二级就能坐稳镇长的位置,要么就是实力高于级别,要么就是有些来历背景。但若真有背景,哪里不能找个安稳点的营生,要跑到这里来找死?  千夜向满地躺着的流浪汉一指,问:“胡镇长,这是怎么回事?”  胡为陪笑道:“这镇子今后是大人您的了,千万不要再叫我镇长。您称呼我胡为就好,如果不介意,也可以叫我小胡。”  看看这位脸上已经有了不少皱纹,说不好是四十以上还是以下的胖子,千夜皱了皱眉,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胡为向满地的流浪汉扫了一眼,说:“他们都是拾荒的,靠在大沼泽里收集药材和资源为生。不过里面只有少数几个是真正的采药人,其余都是些拿命去碰运气的家伙。”  采药是一门技术活,否则不仅有搞错外形相似药物的风险,某些分开无害的植物放到一起,说不定还会变成剧毒。但这也是无本高利润的营生,比永夜大陆上随处可见的废金属有价值多了,因此拾荒人依然趋之若鹜。  千夜这时正站在一条小巷入口处,放眼望去,十几米长的巷子里少说也躺了二三十人。这些原本入睡了的流浪汉听到声音,纷纷坐了起来,用野兽般的目光盯着千夜和正对他们指指点点的胡为。  千夜忽然看到小巷的另一端走过去一个黑影!  那是一个貌似普通的冒险者,全身上下都包裹在深色的斗篷里,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然而他的步态身姿,却让千夜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那人不是在平地行走,而是于水面飘行!  “等等!”千夜立刻向小巷中冲去,可是那些流浪汉躺得太密集拥挤了,几乎让他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见千夜冲过来,流浪汉们不知出于什么想法,大多动了起来,有些人故意抬腿制造更多障碍,还有一些则直接伸手来抓千夜。看那一双双燃着贪婪的眼睛,就知道千夜若是被他们拉下按倒,恐怕转眼间全身上下的东西都会被剥光抢走。  千夜怎么可能被这些普通人拦住,他腾身跃起,在侧旁建筑的墙壁疾点几步,就跳上了屋顶,然后向着那个冒险者身形隐去的方向追去。  可是就这么一耽误的功夫,千夜俯视着面前鳞次栉比的屋顶,根本找不到那个身影经过的踪迹。惨淡的光源一团一团投射在地面上,光亮不过方寸间,露天躺着的流浪汉们大多在熟睡,小镇中没有被扰动的地方一片宁静。  千夜心中微微一沉,如此速度和身法,并不比顾立羽差,还在他之上。千夜又扫了一眼全镇,仍然看不到异样,就从屋顶跃下,落在了胡为面前。  “千大人,刚才那是您朋友?”胡为试探着问。  “不,那是个血族,高级血族。”  胡为一张胖脸顿时吓得惨白,尖锐地惊叫了一声,然后立刻压低声音,问:“高级血族!有多高?”  “至少应该是一名爵士。”  这个答案差点让胡为昏了过去,带着颤音说:“爵,爵士!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我们这种小地方可什么都没有!”  “有人就够了。”旁边一名远征军军官插道。  “不可能,镇上人口虽多,但高级血族怎么可能会看得上这种人?”胡为又差点尖叫起来,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乱嚷嚷,好容易控制住了音量。  千夜微觉惊讶,又看了胡为一眼,边疆小镇上一个镇长是怎么知道这种事情的?  帝国对血族的宣传,相当极端和简单,只看普通平民靠近血奴都恐惧被传染,就知道帝国丝毫没有普及和传播知识的意思。就连千夜在精英军团都没有权限得知这方面机密。  直到他自己也吸过血,才明白生物鲜血对血族的吸引力其实还在于其中蕴含的原力。尤其是对高阶血族来说,确实只有富含原力的血液才会引起他们的食欲。象这些丝毫没有原力的流浪汉,就是洗干净了放在他们面前,怕也不太愿意入口。  胡为瞪了小巷中那些流浪汉一眼,突然冲了上去,猛地一脚把一个流浪汉踹翻在地,一边用力狂踢,一边叫道:“你们敢拦大人的路!真是瞎了狗眼!要不是你们,大人早就抓到那个血族了!今天老子不打残你们,还真以为这黑泥镇是你们的了!”  说着,胡为似乎觉得踢打还不过瘾,又从怀里掏出一根鞭子,没头没脑对着流浪汉们抽了下去,打得他们鬼哭狼号,连滚带爬,转眼间小巷就为之一空。  这些流浪汉对胡为似乎非常畏惧,丝毫不敢反抗,只有逃跑。  “这些贱货,一天不打都不行!”胡为气喘吁吁地说。刚才这顿鞭子,他上窜下跳,着实出了不少力气。  千夜不置可否,在镇里一圈转完,各处地方都看了看,这才跟随胡伟,到了他的家里。  镇长的居所位于黑泥镇中心区域,是一座坚固的石砌三层小楼。小楼窗户又窄又小,让整个小楼看上去象是座微型城堡。  走进小楼,千夜才发现胡为的房间在三楼,二楼是客房,一楼则是厨房和远征军驻军的军官住处。所以这座小楼中,真正属于胡为的地方并不多。  上下走了一圈,千夜在三楼一间小得可怜的会客室里坐下。站在房间里,似乎伸出双臂就能触及两边墙壁,坐进三四个人就显得拥挤了。  “好像没有看到你的家人?”  胡为苦笑道:“大人,在这么个鬼地方呆着,怎么能够成家呢?谁知道那些黑血杂种们什么时候会从沼泽里冲出来,到时候别说守住,逃不掉,那就是个死。”  顿了一顿,胡为放轻了声音,说:“其实我有个孩子,现在红松城他姑姑的家里寄养着”他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仿佛带着一种为人之父的感情。  千夜和胡为聊了一会儿,大概了解到黑泥沼泽的环境和历史。话说到一半,胡为才突然想起一事,差点跳起来,惊道:“镇里还有一个上位血族!”  千夜淡淡地说:“那有什么关系?”  胡为立刻省悟,明白过来千夜为何当时没有下令全镇搜索,而旁边的远征军军官们也没有动静。在黑泥镇这样复杂的环境里,一名有爵位的上位血族无论是隐匿踪迹还是逃进沼泽,都十分容易。对付这种敌人,除了布下陷阱,等他自己跳进去,没有什么好办法。  而千夜言下之意,正常情况下黑泥镇没有任何值得一位爵士关注的东西,除非胡为这边有什么隐瞒。  胡为想明白后顿时出了身冷汗,连忙表示自己的清白,然后皱眉苦思起来,一边喃喃道:“我这里哪有什么好东西,值得爵士这种大人物亲自跑一次?”  千夜看胡为的样子不象作伪,他本来也没有指望能够轻易发现什么端倪,只道:“没有就没有罢,最好那个血族的出现只是个意外。我的战士两天后就会过来接手防务,大约两百人左右。你提前做些安排。”  胡为立刻把忐忑不安的心事抛开,高兴得连连搓手,道:“大人请放心,我一定把他们都伺候得好好的!”  千夜有些奇怪地看着胡为,似笑非笑地问:“你就那么希望我的人过来?”  千夜的问话另有所指。众所周知,帝国军团素来军纪不怎么好,远征军又在这方面格外出名。借着搜捕血奴的名义,远征军可以干任何他们想干的事。这一点千夜已经不止一次见过,也切身体会过。至于佣兵团之所以程度稍减,则是因为实力和权柄不够,而非其他,在荒野上,雇佣军和盗匪的区别并不明显。  至于千夜所在的红蝎这种精英军团,倒是少有扰民举动。这却不是军纪有多么严明,而是他们补给过于充裕,平民手里那点东西根本入不了精英军团大爷们的法眼。然而精英军团在另外一个领域却可以用臭名昭著来形容,那就是所谓的‘伤亡指标’。在地方官员和小贵族眼中,精英军团和黑暗种族一样可怕。  所以作为帝国最最底层的小官僚,胡为应该对远征军和雇佣军敬而远之才对。最普遍的情况,是镇长同时拥有自己的武装,而且不弱,如此方能有和远征军分赃的资格。  胡为苦笑道:“连爵士都出现了,那说明大战也就不远了。再说我这块地方穷得要死,远征军那些大爷们想要什么就全拿去好了,只要能够把镇子守住就行。可就是这样,愿意过来的大爷们也越来越少。不过,大人您是怎么发现那是一个高级血族的?”  “经验。”千夜简单地回答。  实际上,是那个上位血族可能太过自信人类这种小聚居点里没有能发现他的强者,丝毫不曾收敛自身气息,那浓郁的鲜血之力,引起了千夜体内金、紫血气的感应,从而被看破行踪。  千夜接下来也没有休息的意思,他吩咐胡为准备了点干粮,就拿上自己的装备孤身离开了小镇,准备连夜进入黑泥沼泽。  PS:唔,请给俺红票,勿手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2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