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 诱杀

章七 诱杀

  片刻之后,血爵士从迷醉状态清醒过来,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静。他开始观察周围环境,判断这滴血的来源,最后,望向死亡角蛇的方向。  血爵士若有所思,快步走到蛇尸旁,拿起它仔细检视。果然,在角蛇的尖角处看到一丝残留血痕,另外角蛇的腹部也异常鼓胀,显然是刚进食过不久。这个发现让他感到格外欣喜。  血爵士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拔出匕首,剖开角蛇腹部,里面果然盛满血!十分新鲜,甚至还有温度。他立刻把所有的血都倒进嘴里,最后意犹未尽,索性把整条角蛇都吃了下去,只把尖角吐掉。  吃了这顿少有的美食后,血爵士冷漠的面容上不由也露出满意的神色,他抬头朝着千夜离开的方向望过去,双瞳已经全部转为血气氤氲的猩红色。  一个弱小如灰尘的人类,原本杀他都嫌麻烦,在黑沼里可没有洁净水洗手。现在却是不同了,被角蛇叮过的食物能跑出多远?  血爵士重新戴上罩帽,身影渐渐隐入雾气,朝着千夜离开的方向疾追下去。  一路疾行,转眼间就奔出了数公里,不过并未如血爵士预料般追上那个人类。而对方留下的痕迹还是和开始时一样,仿佛重伤渐渐濒死的样子,连行迹都无法很好地掩盖。  血爵士心头掠过疑惑,角蛇有剧毒,就是高级血族被叮过,也需要及时用鲜血之力驱除毒素,否则同样会有致命风险,只有天生强大的魔裔才能够无视它的剧毒。那不过是个人类,怎么能够支撑这么久,难道他还是个真正的采药人?  血爵士突然一声惨叫,一头栽进泥沼!他此时腹内一股无法形容的剧痛骤起,仿佛有无数小虫在啃咬内脏一般!让他惊慌的是,体内血气也不受控制地沸腾起来,和一道伴随着疼痛突兀出现的血气拼命冲突厮杀,双方竟然都在试图掌控身体。  血爵士攥住自己的心脏部位,张大嘴巴,却因为剧烈的疼痛几乎连叫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他心中的惊骇已经无法形容,这种迹象,分明是被上位血脉的血族注入精血后,两种血脉开始争夺身体的主控权。  血爵士自知血脉虽然谈不上如何辉煌,但至少也是中等偏上。竟然被没有源血者在身边的外来血脉压制,甚至在争夺中处于下风,那么进入他身体的至少得是真正的上位血脉!  如此强悍的上位血脉,即使放眼整个血族也屈指可数。血爵士实在想不起来自己近期究竟被哪位纯血血族咬过。  而且该死的,血脉冲突居然在这种时候发作!  血爵士脑海中恍若闪电劈过,他突然想起了那条角蛇,以及角蛇腹内温热美味的鲜血,骤然全身冰冷!  陷阱!这是血爵士的第一个想法,然而随即又被他自己否定了。  血爵士绝不相信自己追踪的会是一名血脉强大的同族。在血族内部,很多时候血脉的位阶压制超过等级压制,对方如果真是那几个氏族的后裔,只要表露身份,在双方并无旧怨的情况下,血爵士肯定会退让。他想不到对方设下这种陷阱的理由。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他遇到了一个人类制造出来的鲜血“容器”!想到这里,血爵士贪婪之心再起,把先前生起的逃跑念头又放下了。  对人类来说,含有上位血脉的血族鲜血同样极度珍贵。有了这些鲜血,再配合适当的仪式,就可能暗中造就一名新的血族。  虽然人类和黑暗种族表面上势不两立,但是黑暗种族,尤其是血族悠长的生命被人类格外向往。总会有些恐惧死亡不想失去权势的大人物,在生命行将走向尽头时不择手段地要继续活下去,变成血族当然也是途径之一。  如果那年轻人就是一个被豢养做这种用途的鲜血“容器”,又由于不知道什么原因流落到遗弃之地,那对血爵士来说实在是一顿意外的大餐。  血爵士依然腹痛如绞,随着血脉搏动,那股外来血气也纠缠着流向全身,同样把啃噬灵魂般的痛苦带往身体各处。剧痛让他失去了平时的冷静,一时清醒一时模糊。  就在神智恍惚之际,血爵士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是他追踪的那个人类。  千夜在距离血爵士数米远就停了下来,并没有靠近。血族的生命力异常顽强,临死前的反扑都是致命的。就是在精英军团中,也不乏贸然接近濒死血族,被垂死反击击杀的先例。  千夜拔出军刀,用力掷出。被剧痛麻痹了神经的血爵士一声低吼,勉强动了动身体,可是仅仅让开要害,军刀依然扑的一声,刺入大腿。  血爵士极为愤怒,挣扎着拔出腿上的短刀,然后勉强提起一丝血气,把军刀掷了回去。可是在出手的瞬间,他却抽搐了一下,也就失了准头,只从千夜身边擦过。  千夜一声冷笑,举步走近血爵士。然而血爵士眼中突然闪过寒光,猛然坐起,手中已经多了一把精美短枪,指向千夜!  血爵士被一个原本不放在眼中的渺小人类,用如此拙劣的武器所伤,愤怒让他一时摆脱了体内血脉冲突的剧痛,居然刹那间清醒多了。他持枪的手很稳定,一声冷笑,正要说什么,却骤见千夜一个横跨,已经移出数米,轻轻巧巧地脱离短枪的锁定!  这种身法和速度已经大大超过了血爵士的预计,此刻极度危险的感觉抓住了他的神经,血爵士左手中多了一颗原力手雷,不过没有第一时间扔出,双方距离太接近了,原力手雷同样会重伤到他自己。他只希望能够震慑住眼前这个来历诡异的人类,然后趁对方后退的时候抓住机会反击。  然而这时血爵士看到千夜手中多了一把短刀,式样极度精美奢华,典型血族风格,在原力催动下道道点亮的花纹,宛若活物。  血爵士在今天短短一刻里的震惊已经超过了以往几年的总和,那把刀象极了传说中的闪耀光牙,一位侯爵的爱物,只是后来据说落到了人类手中。  然后血爵士眼看着那个人类站在原地挥出了一刀,距离他至少还有一两米远。血爵士只想讥笑,这人是吓傻了吗?闪耀光牙是一把战将级的武器没错,但人类战将都发挥不出威力,不要说一个六级的小卒。  血爵士不再多想,他按住扳机的手指用力扣下,瞄准的方位是千夜腿部。这个人类身上有太多秘密,仅那饱含着上位血脉气息的鲜血,就足够理由让血爵士冒点小小的风险捉活的。  然而血爵士的手指最终没能把扳机扣到击发的位置,在他放大的瞳孔中,看到闪耀光牙刀身上所有的纹路全部点亮,暗红血气骤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一抹猩红刀芒扑面而来!  这不可能!为什么一个六级的人类能够驱动刀芒!  千夜一刀斩出,暴涨到一米多的刀芒有若实质般掠过血爵士咽喉,然后银发的头颅飞上了半空!  显然这个血爵士体内的鲜血之力已经一片紊乱,凝结出的护体血盾居然一触即溃,被闪耀光牙轻易破开,连原本坚韧的血族身体都脆弱如纸般被轻轻斩开。  千夜疾冲上去,一脚踢在血爵士仍然抓着手雷的手上,再用足尖一挑,把脱手飞出的手雷踹出老远。  轰然巨响声中,一团汹涌火球出现,熊熊火舌直升上十米,片刻后方才熄灭。即使相距数十米,猛烈的冲击波依然将千夜掀得飞起,哪怕他早有准备,随即飞退,也被抛出十余米才止住跌势。  千夜从泥水中爬起,等这个区域的能量波动全部消退才敢接近爆心。在原力手雷爆炸的地方,此刻已经多出一个直径十余米的巨坑,坑底甚至开始出现粒粒晶化颗粒!  千夜不禁吃了一惊,这枚手雷外观普通,威力却远超他的想象,如果身处爆炸中心区域,再强悍的血族体质,只怕也会被炸得当场尸骨无存。难怪那名血爵士拿在手中却没有立时扔出,也幸好这个小动作引起了千夜的警觉,没有贪婪地想在击杀血爵士后,把它收为己有。  从威力来看,这居然是一枚战将级手雷!普通的血族手雷都十分珍贵,战将级的就更为罕见,千夜甚至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如此威力。若是用在黑流城这样规模的战场上,只要有两三枚,就可以扭转战局了。  千夜看向被爆炸余波掀翻到另一边的血爵士无头尸体,不禁对他的真实身份产生了好奇。  能够随身带着一枚战将级别的原力手雷,这个血族的身份绝不简单。而出现在黑沼的原因,也就更加耐人寻味。  千夜走到血爵士尸体旁边,看到他创口处流出的血已经呈现猩臭的黑色,还带着一点焦糊味道,可以想象得到,血爵士身体内部的器官和血肉肯定被腐蚀灼烧得差不多了。  看到这一幕,千夜就知道自己能够轻易斩杀这样一个血族强者,显然是之前布下的陷阱起了作用。不过血爵士还活着的时候居然还能外表不露异常,直到死后鲜血之力压不住血毒才显出被腐蚀的惨状,可见他本身的实力如何强大,只可惜这次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  千夜开始搜检血爵士的全身,片刻之后,收获之丰就连他都有些惊讶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3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