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 探查

章九 探查

  千夜合上男爵的日记本,在脑海中把重点内容过一遍,确认已经记住,然后点燃了整本笔记,看着它慢慢烧成灰烬,连一点纸屑都不剩下,最后全部搅入泥水中。  达鲁尔背包里一些有特色的小玩意都被留在原处,千夜把这些东西连同尸体,一起沉进了离现场足有数百米外的一处深沼里。  这样再过一两天,男爵在黑沼中留下的所有痕迹都会被自然抹去,再没有人能追溯到发生过什么。达鲁尔.库拉斯男爵自此会在血族的名单上被标记为失踪。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也包括那位至今不知所踪的黑翼君王安度亚。  千夜把符语碎片贴身收藏好。他不知道从男爵日记中得到的信息是否确有其事,也不知道这片看上去煞有其事的符语碎片是否真的钥匙一部分。黑暗种族寻宝的爱好连人族都有所耳闻,每年都会出来许多真真假假的传闻,有些线索看上去象真的一样,直到寻图索骥至终点才会发现又是一个不知起于何处的玩笑。  然而这件事情牵扯实在太大,尤其是黑暗种族这次发动战争居然有如此一个人族看来颇为荒谬的因素在里面,千夜再三思量,都觉得最好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当然也就不能拿去和谁商量了。宝藏这种东西,随时会变成无妄之灾。  不过摆在千夜目前的战利品倒很可观,两把短枪都是有工匠署名的上等货,如果拿到帝国本土拍卖,至少可以卖到一把三千以上的价格。那些爱好枪械的世家子弟们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考证短枪上工匠签名的出处。假如那是两个颇有声望的名字,价格可能飙升到五千以上。  不过这样的暴利,也只能想想而已,千夜既然要把达鲁尔男爵的消息隐瞒下来,得到的这些东西只能作为来历不明的赃物处理,即使走宋子宁的渠道,每把能以两千价格脱手就已经很不错。  有了双生花的前车之鉴,如今的千夜当然再也不会自找麻烦。  四级精品的匕首,便于在各种场合携带,再加上血族典雅繁丽的外型风格,会是很受欢迎的商品,长剑的需求面就会窄一点,但也不是卖不出去,至于那件三级的护甲就没什么市场了。  护甲的核心价值在原力阵列上,但血族的原力阵列当然适用于鲜血之力驱动,其他类型的黑暗原力都要打个折扣,黎明原力的折扣就更大了。不过对其它人没有用,于千夜却没有这个障碍,这件东西就被他收做自用了。  千夜算了算原力枪和刀具的价值,倒也差强人意,至少够他的“暗火佣兵团”半年发展之用了。是发展,而非仅够温饱。  达鲁尔男爵留下的另外一笔财富,则是一幅详细的黑沼地图,上面标注出了三条通过黑沼的安全路线。这些路线当然是蛛魔的功劳,沼泽巨蛛可是沼泽中的一霸,正是有它们开路,黑暗种族才每每能够穿越黑沼,出现在人类防线的侧翼。  不过黑沼的环境实在恶劣,特别那种恶臭,对一切生物都有杀伤力,血族和魔裔格外无法忍受。若非有黑君王宝藏的巨大吸引力,即使是喜欢探索秘境的达鲁尔男爵也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这幅路线图让千夜改变了先前只是来黑沼熟悉一下地形的打算,上百公里的巨大沼泽区域同时也有足够的活动空间,他决定继续深入腹地,不但是为了验证一下地图记载,也可以看看有没有机会伏击黑暗种族。  向沼泽深处继续前进的后半夜,千夜遇到了无数次袭击,都是来自黑沼的原生生物。  有血藤的地方,就会有飞虫,偶尔也会出现角蛇。现在千夜当然不会再被角蛇叮中,他直接用闪耀光牙拍碎它们的所有器官。保持完好的角蛇的外皮,蛇胆、尖角和毒腺都很能够卖出大价钱。一条角蛇至少可以值到数十金币。  小半晚的时间,千夜挖掘了十几根血藤,抓到三条角蛇,也算不无小补。不过要说来钱快,什么都比不上劫杀一个高阶血族。这让千夜颇生感慨。  但那居然是一位男爵,若非太过大意掉入了千夜的陷阱,那深入沼泽地后被追杀的或许就是千夜了。达鲁尔既然起了把他变成后裔的心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下手。  再往深处走,千夜遇到了一次沼泽鳄群的袭击,他一连斩杀了数头巨鳄,才逼退了鳄群。然后又遇到一种只有手掌大小,一口却可以咬穿普通皮甲的杀人鱼。  而面盆大小的蜘蛛,一米多长的黑色水蛭,叫不上名字的巨虫,层出不穷。  沼泽鳄的皮,杀人鱼的鱼卵,蜘蛛丝都可以卖出不错的价钱。千夜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黑泥镇上会有那么多的拾荒者和采药人。千夜现在背包里的那些血藤和其它材料,足够让几十个拾荒者的人生彻底改变。  这些拾荒者循着传闻而来,梦想着好运会特别落到自己头上,或许能找到没有角蛇在附近的血藤,或许可以得到刚产下的杀人鱼卵泡。只是现实永远很残酷,好运不常有,危险却是永恒的主题。  每年死在黑沼里的拾荒者数以千计,真正能够发财的不过寥寥数个。可就是这数个幸运儿的事迹被广泛传颂,反复说得多了,人们也就把这几个幸运儿的事当成了普通规律。至于那死去的数千人,则被贪婪之心彻底遗忘。  黑泥镇外的坟场就是无声的见证,里面埋葬着能够找到的尸体,可大多数死于黑沼的拾荒者,都是尸骨无存。  人们在对待幸运的态度上,总如被蒙蔽了眼睛的恋人,只追求浓烈一刻的欢乐,而不去想长久保持的代价。说起来,好像掺杂了多种因素的感情就不纯粹,然而没有担当和责任的感情难道就是对的吗?  再向前一段路,千夜看到了数十根突兀的黑石柱,矗立在一片低洼地中央。石柱间的土地平整而干燥。石柱外围,则有上百个大小不一的土坑。  看到这些柱群,千夜顿时凛然,收敛了全部气息,静静观察了一会,没有发现周围环境有任何异样,才缓缓接近。  石柱群周围十米内,空气骤然变得干燥,地势也比周围高出数公分。千夜走到一个土坑边,拈起一把土看了看。土里面有已经发黑的卵壳。  看到这些,就可以确定土坑是蛛魔的仆蛛们挖出来休息用的,至于卵壳则是它们产下的卵,孵化出的小蜘蛛如果能够成长就会变成新的仆蛛。没机会成长则会被吃掉,为其它仆蛛补充营养。  石柱中间,还留有宿营的痕迹。从残留的痕迹看,依稀能够分辨出上一拨停留者是蛛魔和狼人。  这片石柱群就是黑暗种族在黑沼中设置的一处营地,供穿越沼泽的大军休息。这些黑石柱设计极为巧妙,以一种人类至今无法破解的方式,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天然的原力阵列,只需少许黑晶,就可以运转数年之久,在沼泽中开辟中一块干燥舒适的营地。  千夜没有触碰什么东西,只细细查看了营地的痕迹,皱紧的眉头略为放松,这片营地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在走出沼泽前,这是最后一处成规模的可以宿营的地方。  千夜回想了一下男爵黑沼地图上的标识,辨别了一下方向,就向另一处宿营地摸去。  如果不是拿到地图,他根本想不到黑暗种族居然已经在黑泥沼泽里设下了多达五处宿营地,并且计划新建一个。这是要通过沼泽调度大军的前奏。只看这些宿营地的规模,千夜就知道自己手上那点人手绝对守不住黑泥镇。  沼泽中的路越来越难走,深沼的承载力也变得更低。现在就是以千夜的反应和能力也要小心再小心,他已经出过好几次差点陷进深沼的情况,必须仔细观察前路上的植物,以判断下面是否实地。  出于谨慎,千夜并没有沿着黑暗种族已经开辟出来的道路前进,而是在两旁移动。这样如果有黑暗种族的部队经过,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却又不泄露自己的行踪。  直到第二处宿营地,千夜都没有发现黑暗种族的行军迹象。不过就在他刚刚离开第二处宿营地时,忽然感觉到异样的危险,他不假思索地伏倒在泥水中,轻巧但迅速地把整个身体沉进去,只露出眼睛在外。  原本平静无波的水面突然起了阵阵涟漪,随后千夜就听到了细微的沙沙声。一大片深灰色、足有面盆大小的蜘蛛在十多米外游过,它们的长腿飞速划动,移动速度相当快,几乎是在水面飘行。  这些灰色蜘蛛都是沼泽巨蛛的后裔,当然没有沼泽巨蛛可怕,但胜在数量众多,极为适应沼泽、浅湖这种地理环境。而且它们对于周围十分敏感,特别擅长捕捉动态的景象。  蜘蛛所过之处,所有沼泽的原生生物全都如千夜一般潜伏起来,没有任何东西敢于露头,而这些生物纷纷走避的动作也完全掩盖掉了千夜下沉的动静。千夜沉入水中后就一动不动,如同一块石头,果然成片的灰色沼泽蛛蜂拥而过,没有觉察半点异样。  PS:无视生日快乐!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4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