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九 新的战斗

章十九 新的战斗

  在过桥之后,夜瞳突然间感觉到冥冥中似乎有一道命运之线断裂了,然后心中就有了一块空白。  她说不清楚失去了什么,可是那种空荡荡的感觉却让她十分难受。  夜瞳一个人坐着,一个人思索着,想要找出答案。一个身影忽然浮现,让她怔了一怔。  “会是他?”夜瞳觉得意外,然而心底仿佛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并非意外。  休息数小时,队伍继续前进。在穿越重重迷雾之后,他们眼前终于出现了一座城市。  整座城市一片死寂,没有生命,也没有喧嚣,到处是灰尘,不知在黑暗和寂静中过了多少岁月。队伍搜索了几处建筑,却完全找不到一具尸体或骸骨,所有的居民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民居里,厨房的锅具在灶上,餐具在桌上,卧室床上的被褥还没铺叠,只是没有了主人的踪迹。  他们的探索很顺利,在城市的中央有一座无比巨大的神殿,这样的目标根本不会被错过。当众人进入神殿时,一时都为所看到的景象所震惊。  大殿中极为空旷,数百米方圆的巨大空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只在中央矗立着一座高台,四角各自站着一座水晶少女雕像,四名少女的双手向上方伸出,举向空中一个共同的位置,仿佛在祈求着什么。  虽然她们双手所指的地方现在空无一物,但人们心中都浮上同样的感觉:那里原本应该有着什么东西。  那个消失了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他们苦苦追寻的宝藏。  马尔斯刚想飞向高台看个究竟,却被萨迪逊一把拉住,然后指了指地面,说:“你看看脚下!”  马尔斯低头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整个大厅的地面上布满纵横交错的刻痕,仔细看去这些刻痕彼此相连,而在马尔斯眼中,其中自有意义,居然是一个遍布整个大殿的原力阵列。  看看脚下的阵列,再看看高台,马尔斯忽然明白过来:“这是祭坛!”  萨迪逊面色凝重,缓缓点了点头。  那些形成阵列的刻痕实际上是一道道沟槽,也即起着承载介质的作用,显然这个庞大阵列的运转的驱动能源不仅仅是原力。而祭坛,顾名思义,也需要献祭才能发挥作用。  那么,祭品和介质究竟是什么?两者之间又是否相关呢?  黑泥镇中,千夜整整两天一夜没有走出静室。  所有蛛魔血气几近消耗殆尽,在千夜腹下位置有一个小小漩涡在运转着。构成漩涡的是极为精纯的黑暗原力,从属性分布区域来看,无限接近于永夜一侧顶端的黑暗本源。  然而千夜并不知道,勃拉姆斯实力强大是得益于先天身体强悍,蛛魔子爵进入战将后那么长时间始终保持半蛛半人形态,无法如大多数上位蛛魔般在人形和蛛型之间自由转换,其原因就是子爵的血脉不够纯粹。  这样庞大但驳杂不纯的原血,最终竟能提炼出如此精纯的黑暗原力,若被永夜阵营得知必会引起极大轰动,其令人瞩目的程度不会亚于永夜议会产生一个新的席位。  不过千夜疑惑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按照黎明原力的凝练提纯比例来说,这些黑暗原力的数量似乎太少了些。他倒不是期待多深厚的黑暗原力,但如此明显的变化根本无法视而不见。  那个小小漩涡仍在毫不停歇地旋动着,仿佛最浓重的乌云,黝黑沉郁,深不见底。盯看得时间长了,甚至会有无尽黑暗中泛出血色的错觉。  “黑而有赤色者为玄。”这是宋氏古卷对于玄篇修炼有成,即将登堂入室的描述。  千夜在心里叹息一声,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  经过两天一夜后,他一度枯竭的黎明原力也已缓缓回升到原来的水平线。此时在千夜体内,黎明潮汐沿着血脉流淌,而腹下丹田处却有着一团黑暗漩涡。当黑暗原力彻底完成凝练,将会与他体内本就存在的凝练过的黎明原力发生什么反应,马上可见分晓。  是人族用一千两百年实践所证明的冰火不能同炉,还是宋氏古卷上令人匪夷所思的黑暗与黎明的平衡?  千夜并没有过多去思考或恐惧即将到来的结果,走到现在其实并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宁愿赌一把生死,也不愿什么都不做地束手任由黑暗原力侵蚀。  他引导着黑暗原力进入了最后一个周天,漩涡转速骤然增加数倍,然后剧烈收缩,最终化为一颗指尖大小的黑色晶珠。  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东西?千夜愕然,黑暗与黎明原力没有冲突固然是个好消息,但他也完全没感觉到黑暗与黎明的平衡。  没等千夜的意识伸展过去探察,黑色晶珠突然碎裂,从里面游出一缕细得几乎难以分辨的金色血气。  这缕新生血气的色泽偏向暗金,虽然气息极度微弱,却多了一种冰寒高远的森然之息,更隐隐有着时光荒芜般的古意,仿佛已经存在了千万年。  暗金色血气开始缓缓游动,所过之处如彗星般留下一道淡淡尾迹,片刻之后才会消散。  千夜忽然发现尾迹中好象有极细微的符文若隐若现,只是金色血气如此细小,留下痕迹更加微渺,他甚至都有点不确定是否真的看到了什么。  暗金色血气游动的第一个区域就是黑暗晶珠碎片悬浮的地方,随着它的行进,碎片一一消失。然后它就开始沿着流淌的血脉在千夜体内溯流而上,仿佛在认识和熟悉这个全新的世界。  千夜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假如说原来的金色血气好象有自己的智慧,眼前这道暗金血气却如同一个新生的婴儿。  暗金血气最终来到心脏的位置,失去了金色血气的瞳术符文并不曾消散,依然在心脏中载沉载浮。暗金血气就像一个好奇的孩子,绕着符文转了两圈,又用细细的顶端去触碰了几下,然后就一头扎进去,盘起,蛰伏不动,仿佛终于确认了这是自己的新家。  当千夜从修炼室走出时,看到宋虎正坐在外面,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大战后有许多事情要做,如非必要,宋虎不会跑来这里浪费时间。  “怎么,出什么事了吗?”千夜伸出手,让阿七帮他换下被汗水浸透的内外衣服。  宋虎道:“已经发现了大沼泽里黑暗种族后续部队的踪迹,魏将军让你修炼结束后立刻去找他一次,要安排防御事宜。”  当千夜走进议事厅,大部分远征军军官已经散去,几名魏家的近卫也接了任务正准备离开。  魏柏年站在战区地图前,闻声回过头,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好消息吧。”看魏柏年还有心情开玩笑,事态应该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不过千夜刚才在院子里与一众军官们擦肩而过,他们的脸色可都不怎么好看。  魏柏年道:“好消息就是,已经确认上一战歼灭的黑暗大军先锋部队,实际是他们在这个方向上的一半军力。而且和远征军历次战役相比,我们付出的代价可以说非常小了。”  千夜点头,问:“那么坏消息呢?”  魏柏年苦笑起来,说:“坏消息就是黑暗种族虽然没增兵,但也没改道的打算,刚才斥候传来消息,已在黑泥沼泽中段发现了后续部队。领军的很可能是索多.裂魂。”  “裂魂?是不是那个狼人部落?”  “没错,就是狼人十大部落之一的裂魂,以激进好战和残忍嗜杀著称。这也就罢了,问题在于,索多.裂魂也是一名战将。”  千夜不由皱眉,“两名战将?”  魏柏年点了点头,神色凝重,“是啊,损失了一半队伍都不改道,显然这个战区只是他们兵力部署中的一个小小环节。但在这样一个不算重点的方向上就派出了两名战将,看来黑暗种族这次攻势空前强大。”  千夜走到魏柏年身边,看着摊放在桌子上最新标注过的地图,问:“将军,您的伤怎么样了?”  “恢复得差不多了,好在这次带了一支私藏特效药。本来不想用的,没想到又多出了一头狼人!唉,那支药快抵得上一把六级枪了。”说到这里,魏柏年耸耸肩,颇有不舍之意。  可供战将在短时间内恢复伤势的特效药向来极为稀少,那是危机时刻的保命底牌,然而又有一名黑暗战将即将的消息,让魏柏年不得不尽快恢复到全盛状态。  魏柏年随即把话题拉回正事,说:“我已经紧急抽调其他锋线上的队伍,各处只留下维持治安的军力,如此一来,我们这边还能够勉强保持兵力上的优势。你的暗火佣兵团防守位置在这里,大约一百米范围的城墙,以及紧邻的三个街区。”  千夜伸手指了指地图,说:“这里似乎有些薄弱”  说到这里,他忽然觉得撑着桌子的左手有些不舒服,于是动了下手臂。只听见哗啦一声,整张会议桌碎成了无数木块,连带着军用地图都裂成纸片。  千夜还保持着左手虚按的姿势,一时呆住。  魏柏年也吃了一惊,下意识地问:“怎么回事?”  “我那个,好象力量用得有点大。”千夜吞吞吐吐地回答。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6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