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 二次战役

章二十 二次战役

    “力量用得有点大?”魏柏年口气疑惑,他见过千夜和自己的近卫切磋格斗术,大路货的军中格斗术在千夜手中不逊世族战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不过他立刻反应过来,上下看看千夜,道:“你没有晋级,不过力量突然变大了?”  “好象是的。”千夜点头,然后觉得右腿很不舒服,又酸又痒,好象有无数蚂蚁在里面爬,于是忍不住又动了动。喀嚓一声,千夜脚下楼板破碎,多出来一个大洞。  魏柏年反应迅速,一道黄色原力光芒延伸过去帮千夜稳住了身体,否则再被他东倒西歪几下,这个房间怕就彻底不能用了。  魏柏年看了看自己的手,脸色变得颇为古怪,“你的力量究竟大了多少?”他的原力外放宛若实质,一托之下结结实实地感觉到了千夜如今的力量,这么短的时间,这个增长幅度真是极为惊人。  当然千夜自己也没有答案,这种变化是新生的暗金血气所带来的,当它占据了瞳术符文后,千夜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强化,目前还在不断继续着。  魏柏年见千夜的表情一片懵懂,失笑摇头,道:“这是好事。一般人在战兵阶段要到晋级时才能得到明显的身体强化,只有天赋优异或特殊功法会在每个等级上多一两次机会。你的晨曦启明天赋向来傲视同级,有这样的好处也不奇怪,不过要抓紧时间多做训练,尽快适应新的力量。”  “去吧,下一场战役估计两三天内就会开始。”魏柏年想了想又吩咐道:“你这次上战场记得带点辅助人手。”  战场上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每一次都是生与死的距离,容不得半点失手。千夜如果不能马上熟悉自己的新力量,反而会变得十分危险。  千夜点头应是,他感受到了魏柏年作为长者的关心,不过黄泉生的理念是以战养战,什么训练都比不上真刀实枪的战斗收益快。  战前的小插曲就这样过去,三天之后,数百名黑暗军队出现在黑泥镇外,仍然没有炮灰,全部是正规战士。  黑泥镇经过上一次战役后,外围防御工事全部变成废墟,镇内也有大半建筑完全损毁,虽然这几天全力抢修,但也只能维持一个表面样子而已。  比如说原本的镇门和塔楼早就在勃拉姆斯与魏柏年的大战中被夷为平地,如今只在废墟上架起一排排削尖的木栅,就权作防线了。其它地段的城墙同样处处破损,有些地方整段倒塌,只能勉强用原木填下缺口。  所以当索多.裂魂走出沼泽时,看到的就是一个破破烂烂的黑泥镇,比大型人类聚居点的景况还不如。在这位高达三米、全身深灰毛皮的狼人眼中,那些防御工事根本称不上堡垒,说是路障都有些勉强。  一名狼人中校跑来,对索多行了个军礼,报告道:“已经确认前方城镇里的守军是人类远征军正式番号部队。另外这个区域弥漫着血的味道,那是勃拉姆斯子爵大人和他麾下战士的气息。”  索多哼了一声,道:“这么说,勃拉姆斯那个没脑子的蠢货确实是全军覆没了?”  “应该如此。索多将军,我们是不是要等等援军?”  索多又哼了一声,森冷地道:“等什么?情报送回去后,上面到现在都没新指令下来。况且我们将去会师的那位阁下,可是门罗家的实力伯爵,误期的后果你很清楚。”他指指黑泥镇说:“难道要我报告,是被这么一堆破烂拖在了这里?”  中校不由低下头,狼人和血族就算联军的时候也会有诸多摩擦,互不服气。但门罗不一样,这个姓氏不仅是血族十三氏族之一,在整个黑暗世界都有一席之地。一位门罗的实力伯爵,足以使得高傲的狼人也保持尊重。  “勃拉姆斯虽然脑子不太好使,可实力摆在那里,就连我都没有把握必定胜他。这片区域只是远征军一个师的三级防区,最多一两个战将,干掉了勃拉姆斯,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现在他们多半在虚张声势。”说到这里,索多抬头仰天,发出一声长长的狼嗥!  一圈暗红色的波动以索多为中心迅速扩散出去,所有狼人瞬间鬃毛竖立,身体表面纷纷浮现暗红色的嗜血光芒。  一声战吼过后,索多又发出一声狼嗥。这是全军出击的命令。  数以百计的狼人纷纷嚎叫,然后伏地,全速冲向黑泥镇,在他们闪电般的速度面前,数百米的距离转瞬即至。  奔行的狼人中突然腾起团团耀眼火球,空中响起重炮的轰鸣。十几头狼人当即飞起,反方向摔出,有两头倒霉的被炮弹直接砸中,飞起的是断肢和狼头。  不过这点伤亡与整支部队相比,完全是微不足道。狼人们不但没有减速,反而全部开始冲锋,实力强大的统领们则放缓了速度,把注意力转向炮台。  第二轮重炮炮弹飞来时,大部分被统领们击爆在空中。只有三枚成功落地,炸死炸伤了几个狼人战士,这就是重炮的全部战果了。  看着最前锋的战士们冲进小镇,索多终于也动了,大步奔向黑泥镇,这位狼人将军最喜欢亲手把敌人的心脏挖出来。  一头狼人队长悍然扑上城墙,一爪横扫将挡在前面的远征军战士拍飞,直接跃进镇内。他疾冲两步,忽然一个急停,前方十米处,千夜正从旁边的房屋内走出来,挡住了狼人队长的去路。  狼人队长浑身一个激灵,鬃毛倒竖。眼前的年轻人即使以人类标准看也并不强壮,但粗糙地绑在武士服外的重甲却分明是蛛魔重甲的部件,而他手里提着的战锤,也是蛛魔统领才会使用的款式。那东西过于沉重,即便统领级狼人也很少会选择这种样式。  潜意识中对无比危险的嗅觉让狼人队长摘下了背后的战斧,狼人毕竟不是野兽,生死关头,武器还是比利爪和牙齿更可靠。  狼人队长一声低吼,全速向千夜冲去。  千夜的动作看上去有些迟缓,甚至算得上笨拙,他只是把战锤轮了起来,当头向冲来的狼人队长砸了下去。  当锤头扬起指向天空时,忽然带出异常高亢的尖啸。狼人队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分明是钝器,为何会发出利刃才有的破空声!本能驱使他狂吼连连,拼命舞动战斧想要挡下这一击。  千夜的注意力只有一半在狼人队长身上,他现在四肢的各处关节依然酸痒难当,还有一种气劲的鼓涨感,好像要把力量宣泄出去才会舒服点。他双手持锤,泛着绯红光芒的战锤准确地落在了狼人的战斧上。  往昔坚硬无比的二级战斧这一刻却软得象是新鲜出炉的面包,一接触就坍塌下去,如融化的黄油般变形,而战锤毫无阻碍地落下。  接下来变形的是狼人的脑袋和身体。  千夜这一锤直落到底,长条青石板的路面上出现了一个深坑,狼人队长和他的战斧都被深深砸进坑底,已经变成一团金属和血肉搅合在一起的东西。  千夜自己也吃了一惊,纯粹的力量加上原力居然有如此威力?三天来,虽然他都在训练掌握新的力量,但由于身体变化还没停止,一直难以控制出手的力量。  不过按照过去的常识,这个过程中还是要把力量不断宣泄出去,并且最好每一击都是全力,让身体彻底记住眼前的状态,从而适应。  战场是最好的磨刀石。  千夜拎着重锤,开始寻找下一处战场。几头狼人正和一队远征军战士激战着,其中最为强壮的忽然仰头向天,用力嗅了嗅,然后鬃毛尽竖,警惕地转头望向左侧。在那个方向上,千夜刚刚从街道拐角转出,迈着有些蹒跚迟缓的脚步走来。  那狼人一看到千夜,口中的咆哮忽然变成了呜咽,呻吟几声后,它突然甩开对手掉头就逃。其余几头狼人也被惊动,不约而同地看了看千夜,一起拔腿逃走。  千夜不由愕然,看了看自己身上,全是硝烟和血迹,没有太特别的地方。这是战场,哪里不是浓郁的血腥气?  千夜走到这队远征军身边,刚想问句战况,忽见这些战士个个脸色苍白,看着自己的眼神畏缩惊惧,有人干脆直接向后仰倒,索性晕了过去。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千夜不客气地问。在战场上居然会晕倒,这种行为无论用什么理由都说不过去。  一名上尉咬牙上前一步,战战兢兢地说:“千夜团长大大人,不知为什么,我们就是害怕。”  千夜皱了皱眉,着意收敛了下气息,战士们的脸色果然变得好一点。这下千夜反而变得极为疑惑,看来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但如果说是威压,他可还没有到战将,也没觉得自己释放的原力气息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千夜挥了挥手,让这些战士前往另一个薄弱环节地带增援,自己则向不远处的一头蛛魔走去。这是头七级蛛魔,当感觉到千夜的接近,转过头看见他后,居然退了两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7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