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三 命运的声音

章二十三 命运的声音

  数日之后,张伯谦重伤而归,所带去的部队全军覆没。具体战果如何,张伯谦只字不提,但他回来的时候却是意气风发,丝毫没有心情不佳的迹象。  张伯谦从来不屑于掩饰伪装,既然心情不错,那就自然是有了重大收获。可这战果一点风声也没透出来,众人只能凭借蛛丝马迹推敲一二。很快黑暗阵营那边就有消息传来,那些小氏族不去说它,号称最初的血族十三氏族中有两家紧急把所有在永夜大陆参战的上位贵族全部召回暮光大陆。  以张伯谦出战为起点,帝国庞大的战争机器终于隆隆开动,各大军团轮番调动,有向永夜增兵的,也有一些军团从其它方面进攻黑暗种族的疆域,以希冀侧面减轻永夜大陆上的压力。  在这场波澜壮阔的战争中,却有一个异常宁静的角落,黑流城。  自从黑暗大军离开后,黑流城就和那支小小的监视部队开始对峙。城外的人没有进攻,城里的人也不想出去,局势就这样僵持起来。随着烽火燃遍整个永夜大陆,战争逐渐激烈,这里仿佛变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在宁静的日子里,魏柏年丝毫没有闲着,每时每刻都在加固黑流城的防御。每过一天,黑流城就向完全的战争堡垒又前进了一步。  千夜也不是全然无所事事,在确认黑暗大军离开这个战区后,他带着佣兵团出了黑流城,前往被第七师逃兵占据的那座矿场。  当黑暗大军过境时,第十五师被彻底击溃,连带着矿场中的第七师残兵也减少许多。接下来的攻防战并不算激烈,战斗刚刚开始,残兵的三名首领就被千夜用鹰击击毙两人,残兵们的士气大幅下挫,甚至有不少人开始逃跑。  千夜按照之前和魏柏年的商议,把暗火佣兵团停驻在这座矿场,直到战争结束。  这处矿场方位偏僻,并不在通常的行军路线上,附属的小镇也只有数百人口,除了并不丰饶的矿脉外没有任何价值。矿场周边地势复杂,背靠着山区的一条支脉,又正好在小型浮空艇飞行距离内。守住矿场,就给黑流城保证了一条逃生的通道。虽然这条通道只能供少数人使用,但是黑流城那些不得不留下来的大人物们就会安心许多,也就能少在背后搞点花样。  占下矿场后,千夜孤身在附近区域查探了一番,各种迹象都表明,曾经过境的黑暗大军确实不曾停留就向人类疆域的深处进发,这验证了他们之前的判断。  千夜回到黑流程后,继续闭门修炼,并且不断进行高强度的身体训练,以适应骤然增加的力量。  和原本的金色血气相比,新生的暗金血气十分安静,大部分时间就是盘踞在瞳术符文中一动不动,只是偶尔会窜出来吞噬一条普通血气。它太安静了,那种安静并非让人忽略它的存在,而是会让千夜莫名生出寒意,仿佛被一种难以形容的苍莽远古的气息拂过。  而瞳术符文偶尔也会闪过一阵光纹,浮现的变化日益复杂,有晋阶甚至衍生出新符文的迹象。  千夜现在仍然主修兵伐诀,这次暗金血气对身体的改造强化历时前所未有的久,收益自然也极大,他已经能够轻易把黎明原力的潮汐推过四十轮。不过再经宋氏古卷凝练后,原力总量并不如何惊人,只相当于同级的一倍。  而黑暗原力方面,千夜倒是暂时不用担心与黎明原力发生冲突。黑泥镇第二次战役吸取的血气被全部转化后,居然变成了体内三种血气的食物,其中大半被暗金血气吞掉,少量则是紫色和普通血气所吸收。  如火如荼的战争中,各种情报和消息的传递速度也受到了影响。远征军总部那边终于有了新的动向,穿越重重火线,两份公文送到了黑流城。  一是嘉奖令。附件上列出来的战功奖金数额颇为出乎意料,按照千夜的战绩,光是他一人就可以分到三千金币之多。这个数目并不比自由战士领取的单价悬赏低,算起来远征军总部只拿走了不到两成的军耗费。  不过现在是战时,所有奖励都要等战后才能发放,仅剩下的一些可靠运输渠道显然要让位给紧急军需。  另一份是作战令。文中颇为严厉地斥责了魏柏年龟缩不出的行为,命令他即刻率第七师出发,从后方袭击如今在三河郡大肆活动的黑暗种族军队,以减轻整体战局的压力。  看罢这道命令,魏柏年当即一声冷笑,当着千夜以及一众军官的面,直接把公文撕得粉碎。然后魏柏年更是把龟缩战术发挥到了极致,城市里每条宽阔点的道路都三步一障,五步一垒,到处竖立着暗哨和狙击碉堡。  当城外那支黑暗军队以实际行动表示,不管黑流城出去了多少人或者多少战士,他们都丝毫不准备动一动之后,魏柏年就放开了城禁。他也没有要求守军对进出人流设立特别查验,只限制了严格的城门开闭时间。  有人流进出,自然就会有消息传播,一般的人类城市里会有不少黑暗种族的代理人和探子,黑流城也不例外。城内的防务情况很快就被泄露出去,这也达到了魏柏年的目的,他就是要让黑暗种族们知道,想打下黑流城有多困难,需要付出多大代价。  千夜的生活并不无聊,最多有点枯燥。他安顿好佣兵团回到黑流城后,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修炼。虽然黑流城现在很平静,但整个三河郡,甚至整个永夜的战局都危若悬卵,如果人类被彻底清出这片大陆,小小的黑流城当然不可能独善其身。当黑暗种族大军再度出现在城下的时候,应该就是城破之时。  这天晚上,训练了整整一个小时力量的千夜刚从训练室走出,然后就进了浴室。当滚烫的热水喷在肌肤上的瞬间,舒适的感觉仿佛从每个毛孔中喷发出来。就在这时,千夜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靠近我”  千夜大吃一惊,瞬间进入战斗状态,绯色原力光芒透体而出,与满室弥漫的水汽交织在一起,仿佛山峰日出时的云蒸霞蔚。  浴室不大,不用大幅度转头就能一览无余,除了千夜之外,没有任何人,连只虫子都没有。  千夜伸手关掉了淋浴,侧耳倾听,外屋同样安静。然而他可以肯定,刚才的的确确听到了声音。以千夜的敏锐感知和坚定心性,怎么可能出现幻听或者是听错的情况。  千夜放开感知再度扫视浴室和外屋,确信找不到任何异样,然后就镇定地走出浴室,开始换衣服,闪耀光牙按惯例就放在旁边,伸手可及。  接下来就再无任何异状出现。  千夜拿起桌上一叠文件和书信,开始处理庶务,他在宋虎交来的两份报告上批了意见,又给宋子宁写了一份信。  所有事情都处理完后,千夜却犹豫了一下,这段时间他一直用修炼来代替睡眠,不过此时感觉很有些心神不宁,可能近来战事和修炼太频繁,结果身体没出问题,精神上有点疲劳过度了。  刚躺到床上时,千夜甚至感到有种久违的幸福,接下来就睡意上涌,很快进入梦乡。  千夜的意识突然震动了一下,感觉上仿佛整个世界晃了晃,他睁开眼睛发现四处灰蒙蒙一片,不说看不见近在咫尺的家具,就是身下的床都不知去向。雾浓得有如实质,在身周缓缓翻涌,好像有着独立的意识。  千夜伸手一捞,居然直接‘撕’下了一大块雾气,手上传来一种抓到潮湿棉花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千夜极为惊讶。  他再次低头看去,蓦然发现自己应该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他是站立着的,脚下是普通土地,黑油油的土壤似乎很肥沃,可是看不到一点生机,没有草,没有虫子,没有任何生命,什么都没有。  他抬起头,天穹同样是灰蒙蒙的,仿佛无边高远,但同样什么都没有。  在这个奇异的世界里,似乎除了雾气和灰色,就没有其它东西了。  千夜看看自己身上,套着一件式样简单的亚麻袍子,可他从来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件衣服,那式样很像低级血族的常见服色。  千夜伸出手,它是有颜色的,衣服外裸露出的身体部分也有颜色,和平时一样。但在这个灰色世界里,就显得极不正常,因为他是惟一有颜色的存在。  千夜忽然明白过来,这是一个梦,然而感觉太过真实。  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又响起:“靠近我”  这次千夜听得很清楚,声音有些飘渺,从声线上很难判断是男是女,但大致方位还是能够辨别出来。  他尝试着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这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在千夜意识中,至少过了整整半个小时,周围还是同样的环境,没有丝毫变化。千夜怀疑地看看旁边的灰雾,他怎么感觉连云层翻滚的纹路都和起始处一摸一样,在这个梦中的世界究竟是否向前走了?  当千夜忍不住停步时,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次好像清晰了少许,并且在那三个字后似乎还有什么,只是听不清楚。  千夜想了想,继续向前,这次持续不断地走了整整一个小时,他才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  “靠近我把我的头颅带来给我永恒的安息”  PS:感谢新盟主天启者卡尔玛。  最近又是连续加班,连QQ都很久没上了,不过打开群就看见Pass满地打滚萌萌哒,这是啥情况,催更新花样?唔,那周末俺努努力加个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8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