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七 天敌

章二十七 天敌

  少女深深呼吸,小胸脯剧烈起伏,青涩中竟有种异样的魅惑,一双明亮黝黑的眼睛怯生生地在千夜和地面之间来回游移,说:“我我想,我们应该见过”  千夜不动声色地道:“你觉得我们在哪里见过?”虽然之前已猜测少女或许认出了自己,但他的惊讶还是没有减少几分。  千夜成年后由于血族体质的原因变化很大,连同窗多年的宋子宁都要试探后才能确认,眼前这个少女来自天赋的直觉还真是强大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少女象是在努力鼓起勇气,艰难地说:“好象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你给了我面包。”  “嗯”千夜不置可否,问:“你现在进入白阀了?”  少女点头:“我最近运气很好,遇到了白凹凸姐姐,她带着我回了白家,并且给我吃的,还有训练和药剂。白空照,这是白家给我的名字。”  “确实运气不错。”千夜好像漫不经心地说,又问:“我记得你的年纪好像没有这么小?”  白空照乖巧地有问必答:“你离开垃圾场后,我又在那里待了很多年,只维持着没有饿死。后来当我长大一点,能走得更远一点的时候,就离开了那里,哪里有吃的就去哪里。我到白家还不满一年,进了白家后才吃饱过。这些年吃得少,所以长不大吧?”  少女说这些话的声音很平淡,神色也慢慢平静了下来,短短几句话就是她十多年的岁月。  两个人之间忽然就这样沉寂。  千夜依然保持那个看似闲散随意的姿势,静静看着白空照。而少女则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只看自己的脚尖,好象一只小动物,在强大天敌面前放弃了抵抗,露出要害部位,等待宰割。  这是难言的沉寂,压抑得让人想要大喊大叫。  千夜长长吐出一口气,似笑非笑地道:“好,很好,非常好,居然没有给我任何可以杀你的理由。你连杀机都没有,真难得。”  白空照也松了口气,小嘴嘟起,虽然还是那样怯怯的模样,但粉色唇线舒缓出的线条看上去很像一个微笑。  千夜淡淡道:“我不是个喜欢回头看的人,所以,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以后如果还会见面,不要给我杀你的理由。”  “不会的。”少女很肯定地说。  千夜的笑意突然深了一点,道:“我心情不好也是一个理由。”  白空照立刻沉默,重新低头不语。  “妈的!”千夜转身离开,嘴里却蹦了句脏话出来。  白空照抬头悄悄望了望千夜的背影,在她眼中,千夜走得很急,防备得不够严密,一看过去至少有四、五处可乘之机。  可是她悄悄握紧了拳头,指甲甚至划开掌心,有了湿腻腻的感觉,但她仍然用最大的意志力强迫着自己重新低头。  走出一段距离后,千夜突然回头,看到白空照还是安静乖巧地站在原处,一动不动,他摇了摇头加快脚步。  时隔多年,再度相逢,这个小女孩依然让千夜感到惊讶。她孤身追上来,绝对没安好心,却让人完全感觉不到敌意。之后摆出来那副任由宰割的模样,几乎要让人以为她真是来道歉的。  千夜自觉很难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对一个全无敌意的人出手。况且想深一层,他在这种状态下出手,真能把那个战斗本能惊人的小女孩一击而杀吗?如果不能,反而是给了对方可趁之机。  这也是罕见的本事,似乎白空照的天赋直觉总能找到对手弱点,然后让局势向自己有利的方向倾斜。  当白空照返回山谷的时候,白伦正指挥着手下把黑暗种族的尸体垒到一起。旁边空地上,已经竖起几根木桩,两名被俘的血族被绑在上面,两名白家战士正在他们身上切出一道道伤口,然后把银液一滴滴倒进伤口。  看到白空照返回,白伦连忙迎了上来,问:“空照小姐,您的脸色很差,没事吧?”  白空照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只是到处转转。怎么样,找到线索了没有?”  白伦摇头道:“没有。看来这两个血族也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还得继续搜索。”  白空照道:“既然他们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多招待他们一会。另外我有些累了,今晚就在这里扎营休息吧。”  白伦立刻吩咐下属给白空照先行搭起一个营帐,他和白空照已经同行了一段时间,这个小女孩的血腥手段让久经沙场的他都深感畏惧。就算她没有和白凹凸的那一层关系,白伦也觉得这个小女孩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即使不巴结,也绝对不能得罪她。  白空照进入营帐拉上门帘,然后给自己倒了杯水。  可是杯中的水面一点也不平静,激荡不已,甚至不断溅出杯沿,白空照还没喝到水,胸口就先湿了一大片。她怔怔地转过目光,发现自己那只已经不知刺穿过多少心脏的小手,此刻正在颤抖,无法控制的颤抖。  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自己在害怕。  害怕并不是什么奇怪的情绪,白空照从来都没有一丁点的安全感。正是对危险的恐惧,让她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中一路走到了今天。可是在少女的记忆中,此时那种害怕却和以往不同。  她把还在不断洒出来的水杯放回桌上,为了稳住它下意识地加了点力量,喀嚓一声,钢制的水杯一下就被捏扁了。  白空照用左手按住还在颤抖的右手,端正坐好,努力思索自己究竟是在害怕着什么。  是那个人吗?那个她第一眼看到就认出来的人。  从小到大的经历让白空照知道,惟有自己才最可靠,如果她突然浮起什么念头,那就是真的,其它严密的逻辑,丰富的理由全是假的。  所以当直觉告诉他,那个人有致命的危险,她就追了上去。整个应对过程充满风险,虽然千夜自始至终没有露出杀机,但她却知道只要一句话说得不对,刚刚在战场上感觉到的背有芒刺会立刻化作利剑刺穿她的心脏。  不过白空照同样认为千夜不会真正动手,因为她异常了解人心,也知道自己还未成年的外貌对各类人等的杀伤力。可是她依然在害怕,而且怕得厉害。现在想来,其实她也不是那么有把握。  这是白空照第一次感到直觉不够用,她开始思考,为什么第一眼就把那个使用鹰击的战士和许多年前垃圾场的小男孩联系起来。  是那双眼睛!而白空照脑海中突然如有闪电劈过,她同时发现了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居然是他的眼睛!  为什么会这样?  白空照仔仔细细地看过千夜的武器、手足和身体,那是判断一名战士实力的细节。千夜行动迅速,身体强悍,手和腿上都有异常强大的力量,那对短枪和闪耀光牙更不是凡品,可没让她有多少强烈感觉。  千夜的眼睛很普通,或许在其他人眼中会觉得十分漂亮,但对白空照来说,没有异能的话就不值得注意。如若一定要找出让她感觉特别的地方,或许就是格外清澈剔透,仿佛一块几乎没有瑕疵的水晶。  但白空照就是害怕这双眼睛。  是畏惧她的直觉也发现不了的异能,还是畏惧那平静无波却绝非荒芜没有生气的眼神?  白空照根本记不清自己杀过多少人,对她来说吃饱和活着是最重要的,任何妨碍她的都要清除。那些被清除掉的东西中,形形色色的人和黑暗种族都有,反应也是各不相同。有惊讶的,有恶毒诅咒的,还有宁死不屈,以及和她血战到底的。白空照同样见识过不只一个真正的硬汉,断手断脚依旧谈笑风生,照常战斗。最终他们都死在了她的手下。  少女一直认为,人,或者所有的生命,只分为两种。那就是现在能杀掉的,以及将来能杀掉的。所以对手是什么状态,有多么坚定的意志,对她全无影响。  可这更加解释不了,她为何回想起一件那么多年前的小事,并且还在害怕着那双眼睛。  少女不知思索了多久,也找不到最终的答案。她只知道一件事,如果当年的情形再发生一次,那个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十多年过去了,她变了,他也变了。  整个晚上,白空照一直没有睡着。  在远方的荒野上,千夜蹲跪在一块山石上,俯瞰着下方的峡谷。他也没有睡意,心中杀机翻涌,说不出的烦燥不安。在他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回荡,立刻折返,杀掉白空照,以永绝后患。  千夜平抑着自己的烦乱,自从被黑血入侵身体后,他就格外不喜欢无法控制的情绪,那会让他有种失去神智,堕入黑暗的惶恐。  他也很奇怪,为何在离开后才对少女涌起如此浓烈的杀机。实际上,当年两人都是孩子,小得并不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他们第二次见面时候并没有冲突,如果非要找出恶意的话,反倒是他在战场上数次瞄准了那个女孩。  仔细想来,那种杀机倒象是生命本能中烙印着的一种敌意。  杀机让千夜心浮气燥,好不容易才压抑下回去猎杀白空照的冲动。而且他有种很矛盾的感觉,以小女孩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天赋直觉,现在去的话一定会扑个空,但如果不去,那么她就会在谷地里原处不动。  千夜在微凉的夜风中摇摇头,甩开各种近乎荒谬的念头,开始在山地间攀援、纵跃。既然睡不着,索性到处走走,看是否会有哪个倒霉的黑暗战士撞到他枪口上来。  倒霉的黑暗战士没有看到,倒是发现了两只倒霉的异兽。  那是相邻山梁处的一个峡谷,半山腰的陡壁上,有一个天然洞穴,里面两条巨蟒正在懒洋洋地游动着。  PS:晚上还有一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9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