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 血统

章三十 血统

  那个苍老声音对待歌诗图和法拉的态度绝对说不上客气,然而两位永夜议员却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满的神色。  大厅里,众人立刻安静下来。祭坛上方那团活泼的血雾中,各种不断变形的线条开始慢慢稳定,隐约勾勒出一座古朴大门的轮廓,而且不再是幻象,缓缓凝结成实质。  周围寂静无声,可以清晰地听见几位议员的呼吸明显加重,面对传奇般一代大君安度亚的宝藏,哪怕是议员都无法镇定。  经过片刻的等待,虚空中凝结出来的鲜血大门终于定型。大门中央,是无尽深邃的黑暗,仿佛通过大门,就可以穿行到另一个未知的世界。  在这些永夜巨头们的感知中,鲜血大门通向的空间瞬息万变,流转如轮,仿佛无穷无尽个不同的世界。这些世界切换得实在太快了,快到他们探察的意识刚刚凝聚起来,就已经换成另外一个新世界。  此类不同空间的转换,切割力无以伦比,随即是以身体强悍著称的几位议员,也会被轻而易举地剖成两半。  这就是黑翼君王令人生怖的威能,仅凭一道鲜血大门,便难住了在场近二十位议员。探测过后,这些永夜阵营的大人物们全都悄悄收起了强行破解的心思。  歌诗图缓缓地说:“看来没有流淌着和安度亚同样血脉的后裔,我们根本没法打开鲜血大门。这样也好,夜瞳殿下,现在只差最后的关键一步,成败与否,就看您的了。”  夜瞳刚刚向前走了一步,旁边一名身材高挑,有冰雪之冷昙花之艳的年轻女子突然抢先几步,站到了夜瞳前面。  她仰起头,对一众议员大声道:“各位尊敬的议员阁下,我身上也流淌着安度亚大君的血脉。从许多方面来说,我的血脉力量并不比夜瞳殿下差。在这一时刻,我愿意奉献我全部的鲜血,作为打开宝藏大门的钥匙!”  歌诗图怫然不悦,冷冷地道:“胡闹!暮色,你知道大君的宝藏意味着什么吗?这是多大的一件事,岂容你如此乱来。”  暮色一咬牙,说:“我知道!安度亚大君封印在这里的是他最强大的力量,一个能够成长为与十大名枪同级的核心阵列,一个有着自己的灵魂,能够自行选择依附主人的阵列!”  她此言一出,那些还不能与闻机密的年轻人中顿时爆出一阵压抑的惊声。  歌诗图的声音更加冰冷,寒意中隐约散发出杀机:“这是最高等级的机密,惟议员才有资格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暮色在歌诗图的威压下流露出明显的不安,但她已经豁了出去,非但没有低头,反而提高了声音,道:“我怎么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黑暗的宠儿,圣血的后裔,能够得到安度亚大君最具有价值的传承!不是吗?一个有灵魂,能够无限成长的原力核心阵列。若是成功拥有它,我们就得到了一把可以和曼殊沙华正面对抗的名枪。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多一次尝试的机会难道不好吗?”  歌诗图大怒,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一位血族议员忽然缓缓地开口道:“当核心阵列出现时,它会自行判断周围的血脉,并且根据纯净与强大的程度选择依附对象。让暮色去试试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本来议定的内容也不会改变,当核心阵列出现时,只要夜瞳殿下站在祭坛旁边就行了。”  歌诗图重重地哼了一声,向暮色狠狠盯了一眼,说:“原来你找到了靠山,难怪如此胆大!”  说到这里,歌诗图转向议员们中央那道巍峨身影,愤然道:“她如果试成功了,那把未来的名枪岂不就变成她的了?这可和当初说好的不一样!”  那巍峨如山的只是一个虚影,从地面一直顶到大厅穹顶的庞大身影。没有人知道他的实体在哪里,甚至他究竟有没有到现场也无人可知。  听到歌诗图的抗议,那巍峨身影淡淡地说:“这算是黑翼那支后裔的内部事务。不过,既然暮色想要一次尝试的机会,那么西尔弗,你准备好了代价没有?”  那名血族议员喜形于色,立刻道:“我们家族已经准备了足够多的物资,一定可以给各方满意的补偿!”  空中庞大的虚影缓缓低头,在头部位置露出一双虚幻的眼睛,望向夜瞳,和颜悦色地问:“夜瞳,你同意让暮色先尝试一次吗?”  此刻夜瞳的双眼深处宛若一片鲜血的海洋,浩瀚无垠,血海的涟漪上还泛着淡淡的金色。她静静注视着鲜血大门,双瞳中的涟漪渐渐与门中血气的波动趋同。  暮色转身望向夜瞳,下巴高高扬起,冷冷地说:“她不敢同意的!我身上同样也流淌着安度亚君王的血脉,而且我们这一支是大君的直系后裔,她只不过是支系的支系中一个偶尔觉醒的幸运儿,甚至还不是一名战将。我说的没错吧,夜瞳,姐姐!”  姐姐这个称呼,被她咬得极重。  面对如此挑衅,夜瞳只是盯着鲜血大门,片刻之后才一声冷笑,“杂血就是杂血,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夜瞳转而面对巍峨身影,淡淡地道:“她想试就让她试吧,只是希望她已经想清楚平白送出那么多补偿的后果。另外,我要双份。”  暮色眼中燃烧着怒火,一字一句地说:“我给你五份!”  见巍峨身影没有异议,夜瞳也同意了,其他议员就不再发表意见。  那位血族议员已经公开表明支持暮色的立场,那么在夜瞳和暮色身后,就各自站了一位议员。  虽然夜瞳觉醒后血脉力量之纯正已经得到了议会上下的公认,但暮色更年轻,成名更早,一直是古老家族直系血脉的传承者,目前的实力也比夜瞳更为强大。只不过她的血脉纯净程度不如觉醒后的夜瞳,因此也被认为未来潜力不及夜瞳。  然而血脉纯净程度这种东西,向来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也历来存在争议。在有关黑翼君王传承这样的大事上,就更是如此。暮色身上同样流着安度亚的血脉,如果不是夜瞳横空出世,那么祭坛前的那个位置本来就该是她的。  暮色不惜得罪夜瞳以及她身后的议员,也要争抢到这个机会,就是因为打开鲜血大门的人,就有很大机会成为核心阵列的主人。能够掌控一把名枪,就意味着在整个永夜阵营中牢固不破的地位。  见目的终于达成,暮色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完全是不加掩饰的狂喜和激动,她大步走过去,在祭坛边站定。  当的一声,歌诗图将一把匕首抛在了她脚下。  匕首的锋刃上镌刻了无数符文,握把处镶嵌着的居然不是宝石,而是一颗活生生的眼珠!那颗眼珠转动着,然后盯住了暮色。它虽然只是一颗眼球,却能够让人清晰感觉到那满溢的嗜血渴望。  暮色拿起匕首,伸出左手,毅然划开了手心。  她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匕首刃锋上竟然出现成排的利齿,在她手上留下了一个几乎切断手掌的伤口!这把匕首切割的仿佛不止是血肉,还有灵魂,以她的意志和疯狂,都痛得忍不住惨呼出声。  鲜血象是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疯狂地从伤口处涌出,化为一道血带,飞向鲜血大门。  大门即刻有了反应,门框上的原力阵列一一亮起,深邃的黑暗也开始涌动,逐渐形成了一条通道,指向未知深处的某个空间。然而通道的边缘模糊不清,恍若在狂风骤雨中剧烈摇晃着。  暮色的脸色惨白,慢慢浮起一层死寂的青灰,然而鲜血大门上的原力阵列还没有全部被点亮。鲜血如匹练般从暮色身体中涌出,眼看着再抽下去,用不了一分钟,她就会被鲜血大门吸成干尸。  可是按照目前的进度,鲜血大门恐怕至少需要十分钟才能完全开启。  暮色咬紧了牙,左手颤抖如栗,说什么也不肯收回去。  “够了。”那名血族议员叹了口气,闪现到祭坛前,挥手斩断了连接着暮色和鲜血大门的血带。  “不!我还可以坚持!我......”暮色还想挣扎,却被强行拉了回去。  夜瞳这时才有了反应,说:“终于到我了吗?”  她缓步走向祭坛。在经过暮色和那名血族议员的身边时,议员忽然道:“夜瞳殿下,希望你不会让我们失望!”  夜瞳停下脚步,转身凝视着那位血族议员,然后说:“约顿公爵,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的位置绝不会是我的终点。所以,为了你自己和你的后裔们考虑,最好不要再得罪我。今天的事情我已经记住了。另外记住,我要拿五份,一个金币也不能少!”  约顿公爵的脸色自然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重重地哼了一声,道:“等你打开鲜血大门再说!”  夜瞳走到祭坛上,俯身拾起匕首,仰望着空中那座足有数十米高的鲜血大门,缓缓割开了自己的手心。  那把匕首在品尝到夜瞳鲜血的瞬间,发出一声愉悦之极的尖叫!  PS:恭喜盟主梦乘流光喜得千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39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