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三十七 最后一颗子弹

章 三十七 最后一颗子弹

  千夜开始考虑如何摆脱困境,他也不曾想到,那位血族子爵居然放下手上的事情紧追不舍。而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再奔出两百公里,就随时有可能被追上。  无论如何,逃进人类疆域是最终的解决办法。一名黑暗战将若是肆无忌惮地进入赵阀领地,必然会引起人类强者的注意和干涉,看这队血族身着帝**服的伪装,应该还不想太明显地暴露行踪。  可要成功逃到赵阀最近的城市,至少还得穿越上千公里的重重峰峦,谈何容易。  前方又是一道山梁,灌木和乔木交错生长,蓬勃茂盛。而那道追踪而来的意识越发清晰,甚至可以感觉到阴狠和杀意。  千夜决定冒险,他跃上一处山岗,然后停了下来。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用短刀削尖,刺破手指后,在枝身上滴下几滴鲜血。  他流出的血不再如以往那样鲜红得耀眼,还带着奇异的光彩,而是有种沉凝收敛的味道在里面,颜色也暗淡许多,却更加醇厚浓郁。  鲜血渗入干瘪的枯枝,很快就被吸收。  千夜又奔到早就看中的一丛灌木前,小心翼翼地把枯枝放进去,尽量让它呈现一种天然断裂后掉落的状态。接着他在周边选好地点,将身上仅有的两颗血族手雷捆绑在一起,埋入地下,架设了几个小机关,然后把一切人为的痕迹消除。  最后,千夜登上东南方一块小高地,迅速布置好狙击阵地,就地把鹰击组装起来,然后伏下隐蔽,枪口指向了远方的灌木丛。  他缓慢呼吸,伴随着强有力的节奏,原力丝丝缕缕地涌入鹰击,在枪膛中逐渐凝聚成一颗原力弹。现在千夜贯注进鹰击的都是提纯过的黎明原力,凝聚成的原力弹通体乳白,色泽温润柔和,宛若上好阗玉。  随着原力弹慢慢成形,表面忽然泛起道道血色纹路,其中夹杂着三五道诡魅的紫色,还有一道细得几乎无法察觉的暗金条纹。  原力弹成型后,表面又逐渐升起一层雾蒙蒙的原力微光,整体似乎膨胀了一号,这是加持“重型弹头”的迹象。  最后,千夜激活了指甲盖大小的“重击之拳”,让改装鹰击的威力更上一层。  作好一切准备后,他就静静等待战机出现。  此时,全神贯注下的千夜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弹仓中的原力弹好像和他产生了一缕若有若无的联系,让他能够小幅地影响它的状态。千夜想了想,小心地再次注入一缕原力,然后一层半透明的绯色原力薄雾出现在原力弹表面,它会在子弹飞行时大幅度降低破空的啸音。  千夜并没有等待很久。  日暮的薄雾如纱般笼罩着山地,一道黑影如幽灵般升起,扎伦子爵出现了。他悄无声息地从树梢石峰上掠过,速度极为惊人,就像视野中的一个错觉,转眼间就进入了鹰击的射程。  扎伦本来已然再度跃起,至少滑飞出数十米才会落下。然而他蓦然在空中一个急停,就此突兀转身,如同扯线木偶般,完全违反了正常的飞行轨迹。子爵迅速后退,不差毫厘地落回了腾跃的起/点。  看到扎伦如此诡异的动作,千夜眼角陡然跳动了下。幸好当他看见血族子爵越过陷阱所在位置时,并没有沉不住气,否则即使开枪的话也很大可能会落空。  扎伦回到原处,仰头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鼻翼不断翕动,然后转头盯住了一丛深绿的蔓生灌木,目光再也转移不开。  以他的洞察力,一眼就看到了灌木丛成千上百的枝叶中那根带血的枯枝。上面散发出的甜香味道让扎伦甚至有些恍惚。  就象纯血贵族的血气使得千夜都有刹那难以自持,千夜的鲜血中则蕴含了多重血气,对血族来说,那复杂而强大的力量,既是破坏生机的毒,又有无法抗拒的诱惑。  扎伦双瞳变得血红,露出狂热和贪婪,全身血液炽热,差点就进入沸血状态。他伸手就去抓那根枯枝,然而手刚伸到半途,就陡然停住。扎伦毕竟是拜恩氏族的子爵,几乎刚刚陷入迷乱,下一刻就清醒过来,随即强烈的危险笼罩了他敏锐的感知。  就在千夜扣下扳机的瞬间,扎伦已经如闪电般跃起,身形瞬间脱出准星。而四象镜后面的千夜则强行忍住挪移枪口的冲动,仍然对着原来瞄准的位置把扳机一扣到底。  这一次鹰击并未发出暴雨前滚雷般的轰鸣,只是扑的一声闷响,乳白色带着道道血纹的原力弹如深海游鱼分水前行,无声无息,迅捷无比地掠过千米。  扎伦在空中跃出十米,随即又如先前身法极度诡异,悬停、后退,好像时光倒流般回到了原地。这个特殊技能曾经让他无数次躲过了敌人的偷袭,然而这次却使得他自行跳回了陷阱。  扎伦回头,吃惊地看到那颗原力弹已经近在咫尺!  这个距离已经近到根本无法闪避,扎伦能做的只有双臂交叉遮住头面,血气纷涌而出,在身前凝结盾牌的轮廓。  轰的一声,经过多重强化原力弹爆炸的巨大能量把扎伦撞得退了两步,双手上的臂甲破裂。不过此刻他身上仍在不断溢出血气,愈发浓郁,把炽烈的原力爆炸光芒挡住。  扎伦皱眉甩了甩左手,掌心出现一条血线。鹰击的全力一击被他悉数挡下,但狂暴的原力爆炸还是震裂了子爵的虎口,连同手背上也出现两道微伤。  目睹了古老氏族黑暗战将的真正实力,千夜还是稳住了心神,以最快速度充能又射出一枪。不过扎伦已经提前有了预防,一声低吼,从嘴里喷出一团浓郁血气,竟然凌空轰中了原力弹。  刺眼的原力光芒在空中炸开,血气团和原力弹同归于尽。  千夜脸色微变,他双手猛一用力,将鹰击折成两段,从里面抓出“重击之拳”的阵列晶片,然后转身就跑。  扎伦也看到了千米高地上的千夜,嘴角露出残忍笑容,从容不迫地理了理有点凌乱的外衣,这才举步追赶。  在他眼中,千夜不过区区骑士实力,相距三百米还是三千米都没有任何区别,既然对方已经暴露行踪,那么追上去不过就是再花点时间而已。  然而扎伦刚刚起步,猛然间心生警兆,随后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血族手雷的巨大威力完全将他笼罩在内!  原力风暴过去后,周围的灌木丛全部被夷平,山顶出现一个方圆数十丈的爆炸坑,扎伦子爵竟然还好端端地站立着。  只是他此刻全身上下破破烂烂,到处都是伤口、血污和硝烟燎出来的乌黑,外面用来伪装的秦帝**服几乎连布片都不剩下,内里一套大师级别量身定做的护甲也破损几处。  扎伦身上忽然涌出浓浓血气,细小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大点的创伤也开始止血。子爵的双眼彻底转为血红,如同两颗猩红宝石。  他紧盯着千夜远去的身影,咬牙切齿,“你激怒我了,真的激怒我了!很快你就会为此后悔,后悔很久,很久!”  千夜这次奔逃的速度确实不快,扎伦追得十分轻松,还不到十分钟就把双方距离拉近到了百米之内。千夜全程都没有回头,此刻似乎知道要被追上,突然爆发力量,骤然加速,瞬间速度居然和扎伦差不多了。  扎伦心底冷笑,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小骑士如此爆发,究竟能够支撑多久。  千夜一边狂奔,一边等待着。鹰击那一枪本来就没可能对一名战将造成多大伤害,不过千夜清晰地看到扎伦的手上出现了流血的创伤,而且愤怒中的子爵没有理会那两道小口子。  即使在爆发状态下,千夜的速度依然比扎伦差了一点,双方的距离不断拉近,从百米一直到五十米,再到三十米。  扎伦如果不惜短时间内损伤身体,运用血气爆发的能力,转眼间就可以够到千夜。可他贵为子爵,怎么能在追捕一名小小骑士的时候,使用血气爆发这种拼命手段?此事如果传出去,他在氏族中恐怕就会成为笑柄,更不用提在德库拉氏族的后裔面前,扎伦无论如何也要保住面子。  就在扎伦在心中盘算一旦抓到这个可恶的小骑士后,要如何折磨才能够出掉这口恶气时,突然全身一震,差点摔倒在地。他只觉得嘴边、脸上潮湿粘腻,说不出的难受,伸手一抹,骇然看到掌心竟然全是腥臭黑血。  扎伦这一惊非同小可,随即感到身体内有什么开始燃烧,火辣辣的灼痛一阵阵传来,双臂更是直接肿起。  前方千夜敏锐地感觉到扎伦步伐有异,回头一看,果然是血毒终于发作了。他立刻拔出双生花,以最迅捷的速度装弹、射击,再装弹、再射击。  双生花不断鸣响,妖异的红白花朵在虚空中一次次绽放、并蒂,把一发发原力弹倾泻到扎伦身上。  然而这一轮猛击取得的效果却不大。虽然扎伦被打得步步后退,但是连续轰击下,只是撕开了报废大半的护甲,把他的护身血气轰得明灭不定。如果不是扎伦正在与体内发作的血毒搏斗,这些只能算是皮肉伤而已。  千夜虽然心中早有预期,此刻仍是骇然。只有在这样的正面战斗中,他才真正体会到了战将的可怕力量。几乎无往而不利的鹰击和双生花都失去了作用。或许只有闪耀光牙才有破防效果,可是千夜绝对不会想要和一名血族子爵打近身战。  转眼之间千夜储备的原力弹就全部射光,口袋里只剩下一个铁质子弹盒。他本能地打开铁盒,让原力弹跳入掌心,然后装填进双生花,再扣下扳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1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