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九 逃亡

章三十九 逃亡

  他们确实见过,在灯塔镇上那间名为曼殊沙华的小酒吧里。  千夜对当日那个来去匆匆的少女印象深刻,不仅仅是因为她清丽纯净,仿佛能够涤荡灵魂的绝世姿容,也不是因为她身边那位王伯看破了他的秘密,留下一盒破魔秘银弹。  那种感觉无法言喻,少女身上隐约有一丝熟悉的味道,恍若是某种冥冥中的吸引,让他忍不住想要去亲近和铭记。  然而眼前世外桃源般的宁静转眼间就被打破。  一股阴狠凛冽的杀气隔空扑来,千夜猛然回头,看到山谷一侧顶端出现了扎伦的身影。  血族子爵此刻行迹狼狈,完全看不出上位血族的从容和优雅,气息也前所未有的微弱。很明显,扎伦被那颗“子弹”重创后,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秘法在极短时间里恢复过来,之后长时间的追逐依然让他元气大伤。  千夜本能地拔腿飞奔,但只冲出两步,就遽然停住,抬头向谷顶望去。  扎伦站在原处没有动,甚至注意力都不在千夜身上。他的目光投向水边的少女,嘴角的笑意残忍而放肆,甚至用猩红舌尖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唇,不加掩饰地流露出嗜血、饥渴和欲望的神情。  少女站起身来,更显得略纤弱娇小。她一点都不知道害怕,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空灵而又带着些许童真,饶有兴趣地望向血族子爵,就仿佛看到了一件新鲜有趣的玩具。  千夜的心骤然沉了下去。  他知道扎伦的神情意味着什么,两大阵营中血族和人族仇恨最深,审美观却最近似,而黑暗种族一向以放纵欲望闻名。少女若是落在扎伦手上,结局必定凄惨。  扎伦腾空而起,从谷顶缓缓降落,方向正冲着少女而去,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真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如此极品,如果能够拥有一个永远听话的后裔……啊,可是现在,现在!我们就只有这短短一刻的时间,真是遗憾!”  赵若曦依然在好奇地看着扎伦,仿佛根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眼中的兴趣反而更浓了。  “快逃!”千夜大叫一声。  声音未落,千夜直接向少女扑了过去。  少女的表情迷茫而不解,问:“为什么要逃?”她的声音和那晚一样干净清澈,柔和悦耳,仿佛廊檐下被风吹动的风铃。  千夜狠狠吐了个脏字,他哪有这个时间跟赵若曦解释为什么?难道告诉她那个血族子爵想要先奸后杀,吸光她的鲜血补充能量,然后再继续追杀自己?就算他想说话,扎伦也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不等少女再说什么,千夜已经合身扑到,极为蛮横地将她一把拦腰抱起,然后狂奔而去!  少女身上还是丝毫没有原力波动,千夜甚至感觉不到任何一个点燃的原力节点,对于只是普通人的她,拉着跑,还不如抱着更快。  少女陡然失去平衡,又被突发的高速冲得上半身剧烈一晃,不由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抱紧了千夜。  宽大的袖子滑落臂弯,少女手上裸露的肌肤紧贴上了千夜的脖颈。她可以清晰感觉到炽热的体温,强有力的动脉,还有丝丝坚硬如钢的肌肉,徐徐收缩,然后猛烈迸发,如火山喷发般释放出巨大能量,推动着高速的奔行。  千夜每一下踏地都异常有力,腾空刹那的巨大冲击将少女紧紧贴压在身上,而空中滑行的片刻又极为舒缓,宛若云端漫步。  这对少女来说,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她看着千夜的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欢愉,原本聚在眉尖的忧愁一扫而空。随即她动了动身体,使劲向后扭过头去,想看看是否有人追上来。  看见她这副天真到不知死活的样子,千夜怒意上涌,狠狠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喝道:“给我老实点!别乱动!”  少女一声轻呼,就象受惊的小猫,立刻蜷缩成一团,老老实实埋进千夜怀里。过不了一会儿又悄然抬头,从长长的睫毛下偷偷去看千夜。她感觉到,浓郁得无以复加的生命气息,正从千夜每一寸肌肤上透射出来,正是这种勃勃生机,让她想要靠近,再靠近一点。  千夜对这个纯如白纸般的少女无可奈何,反正只要不再乱动,就随她去了。  奔行中,千夜突然一个横跨步,侧移数米,让过了一颗呼啸而来的原力弹。  扎伦满脸铁青,重重哼了一声,将原力枪收起,继续狂追。他早知道狙击手也是反狙击的高手,路上也试过两次攻击落空,却想不到千夜居然在气力几近衰竭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准确预判,仍然躲过了一枪。  少女听到枪声再次转头向后看,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凶险,大大的眼睛在血族子爵身上扫来扫去,甚至还露出一点清浅的笑容。不经意间,她向空中使了个眼色。  此刻在离地千米的虚空中,有两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他们。  其中一个就是千夜曾经在曼殊沙华酒吧见过的王伯,而另一个则是身材高瘦、戟眉怒目的老人。  他一把花白胡子正无风自动,双眼圆睁,怒道:“别拦着我,老夫非劈死那个小色狼不可!不,劈死一次还不够,我要把他弄活过来,然后再劈死一次!”  老人身上电光闪烁,无数闪电雷霆从他身体里溢出,在空中凝聚成一把把刀剑武器,能够将无形雷电操控到如此出神入化的程度,实在是骇人听闻。  雷霆老者双眼冒火,正死盯着千夜,还有千夜的手。  正是这只手,刚才毫不客气地拍上了少女的臀部,把她打得稍稍老实了那么一点点。不过看少女又开始左顾右盼,似乎还不肯就此安分。  王伯一脸无奈,双手前伸,一个半透明的光罩把雷霆老人牢牢困在里面。上百把雷霆武器一一凝出,全部轰击在光罩上,又一一湮灭,光罩被轰得明灭不定。但那层看似薄如蝉翼的光罩却异乎寻常的坚韧,始终没有破裂。  “赵老弟,稍安勿燥!你看,小姐也没受什么伤害,有我们在,那个吸血鬼也完全动不了小姐”  赵姓的雷霆老者双眼一瞪,怒道:“什么叫没受什么伤害?我说的又不是那黑血杂种,而是那小子!你没看到那小子刚刚干了什么吗?他竟敢竟敢哼哼!”  雷霆老者显然觉得此事简直说不出口,王伯则笑了笑,说:“那一巴掌连个蚊子都拍不死,有什么大不了的。”  赵姓老者双眼瞪圆,吼道:“那一巴掌当然不重,可是可是落的部位不对!这分明是在打我赵阀的脸!”  王伯道:“小姐的那个部位,似乎和我赵阀的脸面没什么关系。”  “怎会没关系?小姐身份何等尊贵,就是帝国皇子也不过如此!他打了小姐的屁股,比打我赵阀的脸还要”  二老在空中争执,下方的追逃还在紧张无比地继续。  扎伦当然紧追不舍,一度把距离拉近到了数百米。然而他忽然在越过一个布满巨石的坡地时,放慢了脚步,意识仍牢牢锁定着前方的千夜,双目却开始向四周扫视。  血族子爵即使消耗严重,敏锐的感知还在,他感觉到了危险,仿佛有凶兽在暗中窥伺,即使还没释放出杀意。虽然扎伦此刻欲念翻腾,可理智还在,荒野中出现一个全无原力的少女绝非寻常,他当然不会怕,但也一直防备着另有敌人出现。  前方千夜和少女的身影突然从地平线上消失,扎伦一愣,迅速奔过去,还没到近边就听见震耳欲聋的水声。这里居然是一道断崖和悬瀑,水面不宽,落差却很大,小溪蜿蜒到此处化作飞流直下,击打出碎玉般的水花,甚至还有水雾蒸腾上来。  子爵冷笑一声,难道那小子以为借水消弭痕迹就能逃过追踪?他已经在先前的陷阱里记住了千夜血气的味道,除非对方速度比他快,还有甩掉他的可能,否则就是花点时间拉大搜索半径而已。  不过现在,扎伦准备先把暗中刺探的家伙抓出来。他蓦然仰天发出一声锐啸,整个人仿佛刹那间膨胀了一圈,如雾般的血光缭绕全身。  血气爆发!  扎伦已经对这场追逐彻底失去耐心,准备速战速决。那个少女既然进入他眼中,也是势在必得,所以不管暗中窥伺的是少女的护卫,千夜的同伙,还是不走运的路人,他决定杀光敢于进入视野的所有人。  血族子爵仿佛又恢复到了全盛时期,他腾空而起,如一缕烟雾般从石坡上掠过,扑入百米外的蔓生草本植物中,随即一声尖促的惨叫响起。  扎伦高举的右手中抓着一个已经扭曲了的人体,鲜血淋漓而下。他左手拽出一块带链子的金属牌,只看了一眼就随意地扔到地下,“鬼索?真有意思,这不是那些灰老鼠似的杀手吗?”  而看到千夜抱着少女跃入瀑布,虚空中再次乱成一团。  雷霆老人的咆哮反复回响着:“别拦着我,让我下去!我要劈了那只吸血蝙蝠,啊,还有那个混蛋小子!老王,你没看到小姐正处在危险之中吗?”  “小姐没危险。我只看到她让你不要轻举妄动。”  “小姐擦破点皮也不行!”  “她的皮也不可能擦破。唔,这么有趣的事情,好多年没有看到了。赵老弟,你安静点,我的护罩要支撑不住了。到时候坏了小姐的好事,有你好受的。”  雷霆老人双眼一瞪:“什么小姐的好事嗯?”  这一声音调变得十分古怪,那些攻向护罩的滚滚雷霆洪流,突然间就弱了。  “鬼索?那些灰老鼠来我赵阀领地干什么?你且让开,我去把他们都劈了!”  “这里还不是赵阀领地……”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2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