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四十 展翼

章 四十 展翼

  千夜抱着少女从百多米开外的水面下窜出,一层淡淡绯色原力光芒笼罩着他们。少女身上干干净净的,他却被水汽打湿了半边衣服。千夜虽然能超越等级做到原力外放,可毕竟不够稳定,况且他此刻的黎明原力只剩下小半了。  少女好奇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原力光芒,看着自己葱尖般白皙的指头穿过如霞光般的绯红。即使指端完全没有实质性触感,但她体内的原力结晶却在微微颤动,仿佛被眼前这个少年身上盎然的生机催发出共鸣。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好像纯然黑白的单调世界突然有了颜色,开始缓缓绽放生命。  少女把微凉的脸颊紧贴上千夜的肩颈,呼吸全都轻轻吹在他的肌肤上。千夜此时根本没空管她的小动作,不断寻找着水中大石为落脚点,在河面上纵跃,一路远去。  千夜疾奔的身形忽然一滞,他听见瀑布那个方向隐约传来人类的惨叫声。  “你的护卫呢?”  少女摇了摇头,发丝蹭在千夜的脸颊上,带来一阵撩到心尖上的微痒,“我......偷跑出来的,家里......家里逼我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她的声音轻轻小小,有种泫然欲泣的委屈。  如此柔弱天真的少女,却无端遇上这种命运,只要稍有血气的年轻人听了无不会愤怒。  千夜沉默了一下,然后问:“你家是有别院在这附近?”  他这话问得自有道理,赵阀离这里最近的城市还在六百多公里外,一个没有原力的少女就算会驾驶车辆,也不太可能孤身到此。然而什么样的家族才有能力,把别院建在人族和黑暗种族疆域交界处的山区里呢?  少女使劲眨眨眼睛,在千夜看不到的地方抿了抿小嘴,这个表情立刻给她原本柔弱天真的气质渲染上一层活泼得不太搭调的神彩。  此时,千夜放慢了奔行的步伐,他已经离开河流,翻过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从这里开始,千夜一边跑,一边顺手做点简单的预警或迷惑装置。  他选择的这段路上,大量生长着一种名为刺蝶的蔓生灌木,它们的针状叶子会散发出能够驱赶昆虫的异味,这种味道对人类的普通嗅觉来说不明显,可如果嗅觉灵敏的生物就会受到很大干扰,比如血族。  千夜知道血族子爵应该已经记住了自己的血气味道,然而少女只是个普通人类,气息本就微弱,经过长时间的河流水汽冲刷,再通过大片刺蝶的滋生地,肯定留不下什么可以被追踪的痕迹。接下来,两人只要分开,扎伦就会失去少女的行踪。  大约一个小时后,千夜抱着少女攀上一座坡度并不陡峭的矮峰,然后在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  千夜把少女放下来,摸了摸她的袖子,虽然没有被河水打湿,但依然潮气很重。他从背包的防水夹层里拿出工具,点燃一堆篝火,然后走出山洞,在周围布置起来。  少女站在洞口,好奇地看着他忙碌。  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们。从那声惨叫,千夜猜测扎伦很可能遇到了其他什么人,但是看少女毫不关心的反应,似乎也不是她的护卫。无论瀑布上面发生了什么,能够争取到的时间也最多两三个小时而已。  千夜现在能做的只是布设下防野兽的机关,并且尽快把自己的痕迹消除掉,以期这个被无辜卷进来的少女,在他引走血族子爵后,能够平安脱险。  至于少女与家族的矛盾,如果没有血族子爵这个要命的威胁,千夜或许还能问问看她想去什么地方,并且帮她一把。现在却只能希望她那个敢于在山区建别院的家族,有相应的护卫实力能够把她平安带回去。  千夜布置完山洞周围,又走得更远些,在山峰上下跑了两个来回。当他忙完回到山洞,看见少女正面对着篝火席地而坐。  跳跃的火焰映出她侧面精致的轮廓,肌肤纯净剔透,仿佛散发出柔和的光。当她静止不动的时候,所有活泼生气全都收敛起来,又呈现出那种别样的忧伤。而淡得几乎看不到颜色的唇,有一种病态的脆弱,令人心疼。  一动一静,不同的两面。  千夜在少女对面坐下来,稍稍调匀呼吸,他的黎明原力低到一个很危险的临界线了。可他现在要全神警戒外界,根本没有恢复的时间。  “我叫曦曦,你呢?”  “千夜”。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我会把那个血族远远引开,你是安全的。等没有危险了,就联系你的护卫吧!”  少女嘟了嘟小嘴,像在和谁赌气,然后把头搁在膝盖上。  “至于家人,或许再和他们谈谈......”千夜想了想,又道:“我没有家人,不知道该怎么说。”  琪琪在天玄春狩时总变着法子哄他换装,变相普及了不少帝国贵女的衣饰知识。千夜此时已经发现,少女的衣着和配饰看似简单,却都不是凡品,那种低调的奢华意味着她非但不是士族,哪怕在世家中也是受重视的嫡系。  而高门世族对子弟的重视程度都是惟天赋和能力,少女这样毫无原力还能在生活上被照顾得很好的,家长应该也不是完全不近人情。  少女却是微微一怔,“没有,家人吗?”  千夜突然一跃而起,神色凝肃,他解下腰间的闪耀光牙,塞进少女手中。“很抱歉,由于我的缘故把你牵连进来,拿着这个!”然后顺手在她腰间一抹,把一支外型古老华丽的手枪摘下。  少女终于一声惊呼:“你要干什么!?”  “留在这里,不要出去,千万不要走出山洞!”  “你不能用那把枪!它是......”少女甚至来不及站起来,无助地伸出手,千夜的衣角从她指尖滑过,化作一缕淡淡影子,刹那消失不见。  千夜已经在这瞬间出了洞口,他没有走前面上山时的缓坡,而是沿着早就看好的方位,从山洞顶部的岩壁攀援而上,转眼来到了这段山峰的背面。  那里生长着一大片杂树和攀援灌木共生的密林,地势又高,从枝叶缝隙间可以看出去很远。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天边夜幕尚未完全合拢,地平线上仍有窄长条的微光带,可以隐约看到起伏的山地上有条淡淡黑影在飞速掠过一道道丘壑。  千夜从峰侧疾奔下去,一边感应着自己在原野上扔下的那些小装置传递过来的波动。一切都还顺利,血族子爵正沿着他划出的路线追过来。不过必须马上让扎伦真实地捕捉到他的踪迹,否则血族子爵就会警觉并且偏离路线。  千夜握住那把古老华丽的短枪,他刚才只听到前面半句,但也知道少女想说什么。  那是一把曼殊沙华仿制品。作为当世十大名枪之一,并且是人族最早得到,力量也最为神秘的名枪,深受帝国年轻贵族喜爱。曼殊沙华的仿制品十分流行,最盛时一场宴会能看到好几把。考虑到少女是个普通人,估计这把仿制品只是一级原力枪,连二级都不是。  然而千夜此刻就需要一级枪,他残存的原力已经无法驱动双生花。至于一级枪是否能够打伤扎伦并不重要,他只需要中程武器来尽可能把血族子爵引得够远,如果能乘隙送点血毒过去就是赚到了。  下一个坡道就是千夜预定的第一个被追到行踪的地点,他毫不犹豫地跃出,对着正从远处奔来的扎伦扣下了扳机。  老式的击锤扬起又落下,发出卡搭一声轻响,仿燧发的枪管通体变得透明,中央亮起一缕幽幽微光,淡得好像老式油灯的火芯。  千夜突然发现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玫瑰金打造的击锤,如钟摆般划过最高点,然后落下。  落点处蓦然现出无底深渊!  一股无可抗拒的吸力引动了千夜的各处原力节点,原本因疲累而黯淡的节点如烈火烹油般炽亮,像要把节点本身都一起点燃。几近干涸的黎明原力忽然激荡起潮汐,卷成一道冲天之浪扑入深渊。  千夜此时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全部意识里只有那个仿佛要吞噬一切的无底深渊。  当整个世界都被席卷拖走,不知何处的角落里却有一点生机自虚无中勃发。还看不到任何光亮,生命绽放的气息却悄悄蔓延。  此刻,当黎明潮汐爆发时就窜进了心脏躲避的暗金血气突然冲出,它在空荡荡的世界里,瞬息扩张千百倍。金芒从每一个角落射出,带着淡淡绯色,就像晨曦降临大地的那一刻。  光中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凝聚,须臾清晰起来,那是一团团金色火焰。  在千夜没有看到的地方,那个自称曦曦的少女出现在普通人不可能到达的峰顶,正在向空中打出手势。然后她略显焦急的神情变成不可思议,睁大的双眼中映出一对巨大的金色光翼!  原野上升起绯色的雾,点点金芒载沉载浮,起初还不如何耀眼,缓缓明亮起来,恍若启明之初。雾气托着千夜的身体慢慢升起,他保持着双手握枪击发的姿势,面孔隐在明灭的光中,看不清表情。  夜风中有很轻的枪响,噗的一声,似有还无。仿佛有花在某个角落盛开,下一刻就能闻到香气。  曦曦若非对这个声音熟悉得如同指掌,甚至会忽略过去。  一缕若隐若现的光芒在空中滑行,夜色下几不可见。  而千夜身周涌动的绯雾突然消散,点点金芒蓦然绽出耀眼的光。当最初炫目欲盲的刹那过去后,停留在空中的居然是一双巨大光翼,每一道翎羽都是一团燃烧的金色火焰!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2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