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一 记住我

章四十一 记住我

  “那,那是什么东西?”天空中的雷霆老者话都说得有点结巴。一个不是战将的毛头小子竟然原力显形,凝结出了天赋形态?  王伯的反应没他那么大,“小姐在叫我们。”边说,边往峰顶那边降落下去。  雷霆老者也开始动身,嘟哝着道:“谁家的秘法是鸟人形态来着?他奶奶的,白家!云空之羽”云空之羽,白阀秘传之一,这一代修炼有成者就是三十岁前晋升战将的白龙甲。  然而雷霆老者的后面半句话被堵在了嗓子里,他双眼瞪得有若铜铃,直愣愣地盯住下方。  王伯的动作也是一滞,瞳孔蓦然放大。他看见,原野上的那个吸血鬼战将突兀地陷入一片水面,或者也可以说那是一块镜面!  扎伦子爵正在原野上疾驰,忽然发现周围环境有异,好像不知不觉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空间。  他仍然在奔跑,却失去了对距离的感知。随即听觉似乎也出了问题,野地的风声、夜行兽的嘶鸣通通消失,有拍岸的水声不知从何处传来,声声入耳,越来越近。  面前的虚空中出现一点幽幽微光,色泽迅速变得浓郁,殷红如血,从中抽出丝丝缕缕,向四面八方次第展开。  血族子爵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就无法动弹,连思维似乎都快凝固了。他眼前忽然出现千百幻象,每个里面都有一个自己,和一朵盛放之姿的彼岸之花,仿佛被封在镜中世界。  这时极轻“噗”的一声传来,好像那朵冥河之花终于绽开到最顶峰。镜中世界突然出现片片裂痕,随后轰然破碎。扎伦也随之碎成无数片,悄然消散。  那位拥有最古老姓氏之一拜恩家的子爵,就这样从空中坠落,摔在地上。他全身没有增添哪怕一道伤口,惊骇凝固在脸上,双眼却已失去全部生机,变成了一具尸体。  而在对面的空中,金色光翼徐徐立起、收拢,宛若一双手臂环抱着千夜,徐徐降落,直到把他平稳地放倒在地面上,才消散成无数光点。  这一刹那,世界都是寂静的。  一个巨大的水泡包围着少女从空中缓落,她一接触到地面就提着裙子狂奔向千夜。  曦曦扑到双眼紧闭的少年身上,冰凉的脸颊紧贴住他的胸膛,听到了炽热肌肤下,心脏仍然在有力搏动。她吐出一口气,好像有点脱力地收紧手指,把千夜胸口的衣服抓出一团皱褶。  她抬起头,按在千夜身上的小手却舍不得挪开,那样蓬勃的生命气息从掌心透入,连那个黑白的静默世界都似乎会在下一刻活过来。  曦曦忽然脸色一变,转头去看千夜右手紧握着的短枪。原本包金的枪管呈现半透明状,但枪把上的曼殊沙华仍吐着浓郁的生命气息,似乎这一次的绽放意犹未尽,还在从持枪人身上不断汲取着力量。  她立刻握上千夜的手,用力把如意形的击锤向后扳动。少女单薄的身体如被大力推动,剧烈震动了一下,差点从千夜身上掉下去。  古老华丽的短枪回到少女手中,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而千夜的睫毛抖动一下,似乎很快就要醒来。  两位老人站在不远处,满脸震惊地看着千夜。  就连雷霆老人那火爆冲动的脾气都消失了,喃喃道:“他竟然开枪了,竟然开枪了!”  两人眼力何等厉害,已把那些毫厘之变都尽收眼底。他们当然看得出来,千夜并不能完全掌控曼殊沙华,如果曦曦不去拿掉那把枪,千夜或许就会在昏迷中被彻底抽干。  可这完全掩盖不掉他居然驱动了曼殊沙华的骇人事实!  十大名枪之所以被称为名枪中的名枪,并不是如同黎明原力驱动黑暗武器,威力降低打不出附加效果这么简单,而是根本无法使用。  王伯的表情比起雷霆老人还有点不同,他仔细打量着千夜,好像在回想什么。  这时,曦曦突然转过头,深深地看了王伯一眼。这一刻少女的神情极为陌生,尽显威严。王伯微微一惊,垂下了目光。  少女把千夜抱进自己怀里,拿出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水晶瓶,把里面蓝色雾状物全部倒进千夜嘴中,随即对着旁边的两位老人打出手势。  王伯和雷霆老人互相看了一眼,升空而起。  雷霆老人实在憋不住话了,等距离拉开得差不多后,终于道:“不把那小子带回去?又有人能使用曼殊沙华了,这可是天大的事!虽然那小子好像不能自控,但可以研究一下嘛。”  王伯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地面,淡淡道:“看小姐怎么说。”  雷霆老人道:“这种大事,理所当然该告知家主啊”  千夜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正对上少女满含忧虑的双眸。他有片刻茫然,随即想起失去意识前的事情,好像开了枪,然后呢?  他愕然看到,血族子爵俯伏在五十多米外,已经完全没有生命迹象。千夜下意识地看向右手边,发现那把短枪已经被少女收回腰间。  微凉的气息扑进怀里,千夜有点惊讶地接住了少女的身体,那双柔弱的手臂上传来仿佛用尽了她全力的拥抱。  “忘了它!”  “这这是”千夜实在是莫名其所以然。  “忘了它!忘了刚才的一切,以后也绝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刚才发生的事!”曦曦看着千夜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少女的双瞳幽深不见底,千夜却在那一刻看到的不再是脆弱,而是震惊、焦虑、迷乱和恐惧,最后还有一丝不知因何而起的坚决。  千夜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曦曦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忽然用她微凉的小脸贴上了千夜的面颊,“不,不对,要记得我。”  说完,曦曦放开千夜,站起来,极为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忘掉刚才的事,但是,一定要记住我。”她转过身,狂奔起来,头也不回,小小的身影很快就只剩下一个黑点。  千夜看着她的背影一路远去,直至消失,然后叹了口气。他虽然还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再明显不过,那把枪和那个少女肯定很有问题。  千夜又在原地坐了片刻,虚脱的感觉终于散去,他动了动手脚,站起来,一个小小的水晶瓶从身上滚落。  瓶子是空的,透明的内壁上有一道浅蓝痕迹。千夜弯腰捡起,感觉眼前这个东西十分眼熟,他拿到鼻端嗅了嗅,闻到原力夹杂着草本的气息。  是伤药。  熟悉的气息扯出一个有点淡了的记忆,天玄春狩时,赵君弘送给他的伤药就是这个味道和这样的瓶子。随即千夜想到了装瓶子的水晶盒。  他脑海中电光一闪,数个记忆片段串在了一起。水晶盒、曼殊沙华、赵阀、赵君弘、赵若曦、曦曦  千夜愣在当地,心中千百个念头转过,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潜意识中,他并不想认为曦曦和赵若曦是一个人。  曦曦柔弱纯净,她的天真虽然多半是假象,但总让千夜觉得有一种天然的亲近。而赵若曦,门阀的天之骄女,比赵二公子更具天赋的世家传承者,仿佛高踞于云端的人物。  这时千夜忽然从凌乱的思维里抓到一个头绪,闪耀光牙还在她手里?!不知少女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把短刀还给他。  千夜当时把闪耀光牙塞给她,其实是想,如果事情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他所作的一切努力都失败的话,她可以用这把刀结束自己的生命。闪耀光牙吸食血气的特性,能够防止血族子爵在她生命彻底消逝前把她初拥成傀儡。  曦曦为什么没有把它还回来?  千夜下意识地走到扎伦身边,把尸体翻过来。血族子爵脸上凝固着极度惊骇的表情,就象还活在最后一刻。可是他的身上没有新伤,无论肌体还是脏器依然生机浓郁,甚至可以说他的躯体还活着。  可是千夜却发现,扎伦的意识已经完全消亡,就算这个躯壳还能被某种秘法支配活动,也不过是具完全没有自我意识的行尸走肉。  然而,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在丝毫无损肉体的情况下,彻底抹去一位血族子爵的意识?  当千夜被一堆纠结线团般的疑问缠绕着的时候,曦曦正面对着王老和雷霆老人。  她神色极为郑重,道:“王伯,恺叔,今天的事请两位守口如瓶。即使我的父亲那边也不能透露口风!”  曦曦的语气虽然仍温和客气,但明显是在下禁口令。以她如今在赵阀的地位,王伯和赵恺名义上承担着保护和指导的职责,实际上已算是她的班底。  王伯仍然若有所思。  名为赵恺的雷霆老人却出自赵阀本族,性情直率,当下道:“小姐,这是大事!又有人能够使用曼殊沙华,如此要紧的事情,怎能不让家主知道?”  曦曦把苍白的唇色咬出了一点淡朱,淡淡道:“他那并非使用。”  赵恺知道曦曦的意思,他们也都看到,千夜那时应该是被动地被曼殊沙华抽取了力量,但他认为,相较于名枪在其他人手中一点动静都没有来说,这并非根本性障碍。  于是争辩道:“就算那个小子无法自控,但深入研究后,未必不能找到解决途径。他的血脉或者秘法,必然有特殊之处,如果能把他纳入我阀麾下,赵家岂不是更加繁盛?”  曦曦缓缓道:“恺叔,此事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就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3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