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三 紫晶

章四十三 紫晶

  山区的夜晚比白天另有一种活泼,星辰格外明亮,群山在夜色中愈加巍峨,风中小兽的嘶鸣高高低低若有若无。  月光下蜿蜒的河流如一条银带,粼粼之光恍若广袖轻舒,仿佛大地褪去了白天的威严雄峻,在云天之间翩翩起舞。  千夜此时才有心情看到这片山区除了地形之外的景致。他在风中高速奔行,直到天边开始发白。  清晨的太行山脉笼罩着一层薄雾,这里已经脱离高原地带,优势树种不再是扭曲多节的灌木和针木组成的疏林,山脚下覆盖着茂密的草地。  千夜回过头,还能隐约看到寂火原的全貌,那是一块深红色向天空隆起的巨大陆地,然后剧烈倾斜下来,就像收割了无数生命的死神镰刀头部。  接下来的两天里,千夜昼伏夜行。他没有直接进入赵阀领地,而是沿着边界的山地行走,准备在离应州城最近的地方入境,这样可以最大限度避开关卡。  起先还是平安无事,然而随着目的地越来越接近,千夜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好象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  他能确定,这种被监视的感觉最近才出现,在山区里面的时候并没有过。尤其是穿过朔阳公路后,感觉越来越明显。朔阳公路是人族在西北的运输动脉,也是整个西陆上最大最长的公路,几乎贯通了赵阀领地上绝大多数城市。  野外和山地历来是千夜的主场,他觉察到异状后,不动声色地以正常速度前进,只不过增加了路线变化,在绵延的山地间四处转折。  这样过了一个白天,那若有若无的监视感觉始终没有断过。至此,千夜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只是偶遇的同路旅人,不可能和他一起跑去那些奇奇怪怪的地形中。  但是,千夜虽然变换了数种方式,却一直没能发现追踪者的行迹,不由提起了些许兴趣,“看来是个好手,有点意思。”  黄昏时分,千夜在一条清溪前停了下来,洗把脸后,慢条斯理地开始捕鱼、烤鱼。他貌似悠闲地小憩,心里在思索对方的身份。  千夜身兼黄泉和红蝎之长,在山地和野外地形下,还很少遇到比他强的对手。此次,在千夜有意为之的情况下,对方还能丝毫不露行迹,这个实力已经在他之上了。追踪者不但肯定是行家,有很大可能性连天赋也是隐匿跟踪方面的。  对方是谁?来意为何?  千夜想了一会儿,觉得头绪很多,却不太容易确定答案。他并不怕事,却也希望在进入赵阀领地前,解决掉这个麻烦。  千夜实际上很是期待对手现身,他有信心只要躲过第一波的突袭,那么接下来的战局就会尽在自己掌握。他在白天的路途中,已经放出了数个机会,却并没有等来预想中的袭击。看来对方的行事风格极度小心谨慎,纵使千夜现在状态不佳,伤势还没有痊愈,居然也不现身。  那么对方是在等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还是另有同伴?  如果是前者,也在情理之中,精于伏杀的人大都有着超卓的耐心。就是千夜自己,在红蝎出任务的时候,也有潜藏一地数日不动,只为最终一枪的时候。  如果是后者,可就并非好消息了。  休息并且饱食一顿后,千夜折向山区,他把今晚的宿营地点选在一座孤峰半山腰处。山洞这种狭小空间,虽说易守难攻,但对暗杀的老手来说,反而有更多可资利用之处,若是有特殊武备,偷袭得手几率并不低。  千夜给跟踪者出了一道选择题。  他自己则布下警戒和陷阱后,就开始修炼消化得自扎伦的精血。数日前的逃杀中,千夜虽然没有与扎伦正面交手,但数次原力和血气都面临枯竭,还有长时间的极速奔跑都给他留下了暗伤。现在大敌将临,他要尽快抓紧时间恢复。  玄篇开始运转,庞大精血化为漩涡,如磨盘一点点将精血中杂质剥离抛除,只留下精纯的黑暗原力。而千夜体内的血气就开始吞食黑暗原力,不断成长。  当一周天运行完毕,先是一道普通血气晋升到二阶,暗金血气小有壮大,经过多日滋养的紫色血气则达到了晋升三阶的临界点。  此时千夜体内的黑暗原力已经被瓜分完毕,而紫色血气还在意犹未尽地窜动着。  千夜犹豫了一下,找出那块蕴含紫色血气的血晶,握在手中。然而他刚一开始吸收,血晶就轰然炸开,庞大精血滚滚冲入体内,其中还有数缕紫色血气。那精血的总量几乎相当于血族子爵全身精血的三分之一。  千夜才为一块小小血晶中竟然能容纳如此数量的血气而惊讶,下一刻就是震惊了!  那数缕紫色血气进入千夜体内后,非但没有被玄篇形成的黑暗原力漩涡拉进去,居然自行游动起来,沿着血脉上行到心脏附近,当场就捕食了一道还没有晋阶的普通血气。  这些紫色血气居然是活的?!  千夜这一惊非同小可,好在就在这个时候,他自身的紫血电射而来,一下就缠住一道外来紫血,翻翻滚滚地斗了起来。暗金色血气则更是凶狠,独自拦住了三道外来紫血,而余下的几道二阶普通血气则联合在一起,和最后一道紫血缠斗。  转眼之间,千夜体内就变成了战场,十余道不同血气正在殊死搏杀。  千夜本身的紫色血气毕竟早已是二阶,独战一阶的外来者很快就占了绝对上风。战况没有胶着多久,它就已经将对手一段段地撕下来,开始吞噬。  暗金血气以一敌三,居然也压住了场面,甚至开始把攻势击中在其中一道身上,时时撕扯下一片。眼看过不了多久,这道外来紫血就会彻底变成它的食物。  普通血气那边尽管以七对一,又全部是二阶,可是也仅仅占据上风而已。它们的攻击给紫血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而紫血每次攻击都会给它们造成明显伤害。  这场血气大战,让千夜明白了以往概念模糊的血毒、血脉压制、初拥后裔等的真正原理,也理解了血族为何如此看重天赋和血脉。  血气是血族的黑暗力量来源,不同位阶之间,力量差距大到了依靠数量难以弥补的地步。黑暗种族的其他族群,虽然力量的表现形式不同,情况应该都类似。  如此看来,人族这边相对就要平衡得多,即使再是天纵之才,如果没有大量资源供应以及远超常人的勤奋,也难以把天赋之长完全发挥出来。  这种差异实际上给了更多人生长空间,让天资相对一般,但是异常勤奋、气运强大的人得以成长,并最终超越那些所谓的名门之后、天赋奇才。  这或许就是人族和黑暗种族的区别,也是黎明与永夜两大阵营的差别。  想通这点后,千夜并没有坐视体内血气大战自行分出胜负。外来紫血的本质也是黑暗原力,他开始选择一个离战场较远的原力节点,运转宋氏古卷曜篇,凝出一滴精纯的黎明原力,然后狠狠轰击在一道外来紫血上。  这道正与暗金血气缠斗的紫血顿遭重创,差点被轰成两截。暗金血气双翼振动,瞬间扑上,彻底把它撕成了两截。  千夜再次如法炮制,轰中另一道紫血。  两道外来紫血重创,战局由此急转,转眼间就全军覆没。  暗金血气吞噬了两道外来紫血,就似乎失去了兴趣,懒洋洋地回去蛰伏休息。而在晋阶临界线上的紫色血气一直表现得十分饥渴,把余下三道外来紫血吞噬一空后,才缩回符文安静下来。  让千夜有些意外的是,数量众多的普通血气居然什么都没有得到。就连它们千辛万苦重创的那道外来紫血,最终也进了紫色血气的肚子里。它们只是分食了一点被撕扯下来的碎片。  这就是永夜阵营的法则,永远是强者为先,哪怕在这种微观层次也是如此。暗金与紫色血气饱食后,才轮得到普通血气。如果没有合适的食物,那么普通血气也会被同样吞噬。  千夜体内的世界慢慢恢复了平静,而山洞外晨曦微露,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他终于明白了扎伦为何带着这块特殊血晶却没有使用,血族子爵显然很了解它的特性,在没有源血者或者更高位长者在身边,一旦压制不住,说不定直接就被干掉。  这样看来,紫血意味着远超拜恩氏族那位子爵的血脉力量。  千夜走出山洞没多远,就又有了那种被隐约注视着的感觉,他只是冷冷一笑,就继续赶路。  此刻千夜的动作显得有些生涩僵硬,那是紫血晋阶后血族体质的能力符文进化的结果。在他身体内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无数组织纷纷坏死,同时又有更多新生的组织飞速生长。  就像每一次身体改造一样,协调性需要花点时间才能重建,而千夜如果这个时候与人动手,战力无疑会受到影响。  这也是一个抛给暗处窥伺者的机会。  远方旷野,一棵乔木的茂密树冠上,一个影子若有若无浮在枝叶间。  他远眺着从起伏山丘上奔下的千夜,一声冷笑,“一夜修炼居然就会伤到这种程度?骗鬼呢吧!就这点演技,想让老子上当,还嫩了点!”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3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