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一 追查风暴

章五十一 追查风暴

  这位曾经在曼殊沙华下吃过大亏的议员当下重重哼了一声,冷然道:“这不可能!杀一个区区子爵,还用得着动用曼殊沙华?这把枪每启动一次,都要以使用者的部分生命力为代价。人类帝国这么多年才找到一个能够使用它的人,怎会如此浪费?”  在歌诗图的注视下,那名蛛魔侯爵额头见汗,声音都有了些颤抖:“这个,属下也不知道。但是尸体痕迹检验结果,确实确实是曼殊沙华。”  歌诗图脸色转冷,又哼了一声,整个大厅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他身为永夜议会议员,当日被曼殊沙华一枪重创,由此可见十大名枪的威力。这样一把枪,如此沉重的使用代价,居然会拿来对付区区一个子爵,这让歌诗图感觉是一种侮辱。  在歌诗图发怒之前,另一位议员插口说:“扎伦怎么死的并不重要。现在看来他是死在赵阀手里,那个地方已经远远超出了大师当初划定的范围。既然他擅自行动,那么死了也是活该,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找到原初之翼。”  大厅内,各个议员终于开始讨论,可是依然一筹莫展。  有人问:“说不定原初之翼已经离开了那片区域,大师能否再作一次预言?”  大厅内最为巍峨的身影摇头,沉声说:“上一次预言已经让大师消耗巨大,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休养。要知道这个预言涉及到了伟大的黑翼君王,所付出的代价自然巨大得多。”  预言是一项神秘而强大的能力,但它并不是万能的,还有着诸多限制。其中涉及到的人物越是强大,预言的形成就越是困难,误差也相应增大。  强如黑翼君王,哪怕已经失踪了上千年,任何关于他的预言其实都相当于和他的力量隔空对战一次。因此韦伯大师虽然是永夜议会的资深议员,但是在做出一次预言后就受到重创,而且预言内容相当模糊,只大略划定了一片相当辽阔的区域。  大厅里又陷入沉默,没有预言的帮助,想要找到原初之翼无异于大海捞针。别的不说,当时若是没有预言,谁也想不到从永夜大陆上消失的原初之翼居然会出现在烽火大陆。  在沉寂中,一名议员忽然缓缓地道:“原初之翼究竟是什么样子?”  这句话一出,所有议员们都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因为这似乎不是问题。  原初之翼上带有黑翼君王的气息。这气息虽然微弱,但在他们眼中就有如暗夜中的星火,无比耀眼。不过他们此时方才意识到,除了实力深如大海的议员之外,就连侯爵们也没有这种本事,能够分辨出安度亚的气息。  原本这个问题并不突出,毕竟韦伯大师通过预言划定了原初之翼目前所在的区域,可是现在当不能得到第二次预言后,就变成了无法回避的问题。  一名狼人议员这时冷冷地说:“根据当时情况,得到原初之翼的只可能是安度亚的后裔,而且血脉比夜瞳还要纯正。那么我们就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好了,首先,把门罗氏族全部族人都排查一遍”  两名血族议员顿时勃然大怒,吼道:“你这是在挑衅古老的门罗氏族!”  那名狼人议员没有丝毫惧色,冷笑着说:“一个门罗氏族的荣誉难道比整个议会都重要?你们不愿意排查也没关系,这次我们一族应得的报酬照付不误,一个水晶币也不能少!”  “你!”两名血族议员气得脸色铁青。  这次行动整个永夜议会大动干戈,所耗资源巨大。原本的协议就是原初之翼交给血族,而血族则要给其他各族相应补偿。  可是现在原初之翼还不知道在哪里,补偿却要照付。即使以门罗氏族的底蕴和积累,也感到有些吃不消。  为首的议会巨头这时冷冷地说:“都别吵了。原初之翼极为重要,我们必须要拿到手,绝不能象“破碎流年”那样落到其它人手里!”  听到这句话,一众议员都是心中一凛。  “破碎流年”也是十大名枪之一,大约三百年前落入一位年轻的血族天才手中。这位年轻血族出身低微,因为爱人被古老氏族玛门的直系后裔所抢,愤而叛出了永夜阵营。“破碎流年”也就随着他流落在外,进入中立阵营。  三百年来,这位昔日的血族天才总是如幽灵般在各个大陆徘徊,不断击杀永夜阵营的高层。前前后后,竟有两位议员和三位公爵死在破碎流年之下!这把名枪也就变成了永夜议会议员们心头一根拔不掉的刺。  现在重提“破碎流年”,议员们自然都是心中一凛。原初之翼是安度亚毕生杰作,甚至直到失踪前还没有全部完成。这样一件神器如果成长起来,按照黑翼君王自己的评价,至少也会力压过半名枪,甚至有可能跃居名枪之首。  议会巨头这时缓缓地说:“吩咐下去,从现在起,对所有出入烽火大陆的血族进行排查。特别是年轻的血族天才,不管是谁,必须严查!”  这个命令已经很不给血族面子了,那两位血族议员脸色极为难看,可是却又无法反驳。  原初之翼一旦流落出去,并且被培养起来,对永夜阵营造成的伤害恐怕还会在“破碎流年”之上。万一落入帝国手中,那就更加不可容忍,这有可能打破现有的战略格局。  最终,议员们达成了一致,片刻后最新的命令就被迅速发往大陆各处。  一时之间,烽火大陆的黑暗疆域中掀起不平静的浪潮,许多年轻血族原本是家族、甚至是区域的天才,但是现在却成为怀疑对象,被成批追捕,并送到特定地方隔离审查。  年轻的血族天才往往心高气傲,依仗家族势力和自身才华,很有些人并不把来自永夜议会的命令放在眼里,或者觉得自己至少可以挣扎挣扎。  若是在以往,他们这样做并不会有什么事,反而能够给自己赢得尊重。黑暗种族更加崇尚力量,秩序的构成就是以力量为根基。更何况这次议会派来的执法团全是蛛魔和狼人,几乎没有血族。  在大多数血族眼中,蛛魔和狼人就等同于半个野兽,虽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两大种族的悍勇。所以血族的年轻天才们更加不能够容忍自己在这些野蛮种族面前低头。  然而这一次,这些血族的年轻人们却犯了个天大的错误。来自永夜议会的执法团执行命令不打丝毫折扣,任何反抗和挣扎得到的就是镇压,血腥镇压。  一天之间,就有数名桀骜不驯的年轻血族死在执法团手里,被打伤打残的更要多上几倍。  这批血族年轻人大都是各自家族的未来和核心成员,此事顿时在整个西陆的血族中激起轩然大波,许多有爵位的上位血族纷纷亲自赶往执法团驻地,或者是公推某位伯爵、甚至是侯爵出面,找议会执法团讨要一个说法。  然而,前往抗议的上位血族们进入执法团的驻地后不久,就都灰头土脸地出来。没过多久消息就在各个家族中传开,查验全部血族年轻天才的命令直接来自于永夜议会七巨头之一,另外得到了十余位议员的联署。  这样一份命令份量极为沉重,只有永夜议会的议长才能够推翻。  脚下大陆的风云涌动,千夜却一无所觉。他也不知道,正是因为议会的这一道命令,让那些大人物的目光全都集中到年轻的血族天才,特别是门罗家族各主脉分支的年轻人身上。  整个事件中关于千夜的那部分信息,则被忽略。在黑暗种族的报告中,追踪千夜是扎伦突然脱离搜索区域的原因,而那个死于扎伦之手的鬼索暗杀者,则被当成了千夜。  茫茫虚空中,一架黑金相间,充满血族华丽奢靡风格的浮空艇正在无声飞行。  浮空艇上层是一间空阔奢华的大厅,一群血族正聚在大厅中,端着红酒,三三两两地攀谈着。  从舷窗向外望去,已经可以隐约看到虚空中一座大陆的轮廓。那是暮光大陆,血族大本营,也是传说中血族最初诞生之地。  一名姿容完美无暇的年轻少女站在舷窗前,静静地凝视着远方的大陆。  这时另一名血族少女走来,“夜瞳,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发呆了。过来跟我们讲讲探索安度亚宝藏的经历,好不好?”  站在窗前的正是夜瞳,听到邀请,只是露出淡淡的,且有些疲惫的微笑,说:“不,我很累,想一个人静静。”  血族少女点了点头,就回到那群年轻血族中间,重新加入大家的话题。  近期大事,无非就是开启黑君王宝藏,以及原初之翼丢失。大君的力量,堪比十大名枪的神器,都是令年轻血族们热血沸腾的焦点,他们说着说着,话题很自然的就转到了这上面来。  “听说暮色抢着要去开启大门,结果失败了,还受到重创,差点从战将位阶上掉下来呢!”  “是啊,她怎么能够和夜瞳殿下相比,毕竟夜瞳殿下可是真正的原生种。那不是天才可以形容的。”  “但原初之翼不是突然飞走了吗?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谁的血脉比夜瞳殿下更加接近安度亚大君?”  这批年轻血族议论纷纷,他们全都出身高贵,血脉强大,实力也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所以拥有不少特权,从而得到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消息,就连当日开启安度亚宝藏的细节都打听出不少。  在提到夜瞳时,他们下意识地放轻了声音。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4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