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二 变起

章五十二 变起

  毕竟这对夜瞳而言其实不是好事,至少意味着在黑翼君王眼中,夜瞳并不算是最合格的继承人。  一名血族少女不解地问:“夜瞳殿下可是原生种,难道还有人的血脉比殿下更为纯正?”  这句问话一出,大厅内顿时安静了。许多人其实都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没有人蠢到会说出来而已。  原生种意味着觉醒的是始祖血脉,是最接近安度亚的血缘,就连大君亲自初拥的后裔也比不上原生种。门罗氏族年轻一代中只有夜瞳一个原生种,而放眼整个血族,原生种的数量也不过寥寥数人,可是他们觉醒的血脉都远比不上夜瞳。  黑翼君王安度亚即使在十三位二代始祖中,战力也是靠前的。但是现在,又一个同样有着安度亚血脉的血裔出现了。如此一来,夜瞳就不再是惟一,价值也由此有了微妙的变化。  夜瞳虽然站在窗前,但是已经把身后年轻血族们的议论都收在耳中。听到这里,她本该忧心忡忡或者考虑下自己的未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夜瞳疲累的心中却出现了千夜的身影。  她苦笑了一下,把额头抵上舷窗冰凉的金属边缘。永夜大陆的战火已经平息,黑流城好像最后也没有被纳入攻击目标,那么,他,还好吗?  浮空艇跨越虚空,渐渐飞临暮光大陆。夜瞳看着已经占据了整个舷窗的大陆,心情慢慢平复,把那个身影沉入了心底。  最后一段旅程格外平静,千夜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顺利抵达幽城。  这是一座钢铁风格的坚城,城墙高达二十米,墙面上竟然错落镶嵌着一块块厚重钢板。虽然钢铁在金属中并不值钱,可是筑一座钢铁之城也算是大手笔了。  远远望去最醒目的还是人族城市的心脏:永动塔,幽城拥有整整六座永动塔,其中五座环城而建,共同拱卫着高耸入云的中央动力塔。  在城市上空,飘浮着一艘庞大的飞艇,头尾足有近百米长,远远望去恍若一座小型浮空堡垒。这艘浮空艇并没有在飞行,它的下方垂着数道手臂粗的铁索,借此固定位置。  千夜放眼望去,浮空艇上仅目力可见之处就有两门航炮,数挺高射机枪,以及几架指着不同方向的长距望远镜。他即使见惯红蝎总部的尖端军械,也不由感叹幽城的魄力,居然固定了一艘浮空艇当作了望塔和火力点。  幽城的城门是蒸汽驱动的轨道金属门,现在是开门时间,两边城门各有一半没入城墙,即使如此,中间供车马行人进出的通道宽度,就已经超过了黑流城的城门大小。当千夜经过城门时才发现,那门居然不是一层,而是由足足五层金属门重叠而成。  幽城内人口众多,又是位于边境之地,可是城内却没有什么战火痕迹,街道宽阔干净,许多建筑的廊檐修饰都颇为精致,时时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华美之作出现。  千夜沿着街道向城市中心走去,入眼的建筑渐渐变得更为高大宏丽,其中复古风格的楼宇也多起来,浇筑出雕纹的金属梁柱混合着石砖墙体,显现出一种奇特的美感。他看到了足有七层的酒楼,上百米高的公司总部,以及可以容纳数千人的宏大广场。  进入中心区后,就出现了许多店招上带着燕云赵氏徽记的店铺。不管是酒楼还是枪械店,都有一个共同点,外观雕梁画栋,内饰极尽华美,即使在这繁华的街道上也是鹤立鸡群。  在中心城区走动的人,衣饰服色已经明显不同。象千夜这样风尘仆仆的旅行者颇为少见。  千夜在街区里绕了一圈,在中心城边缘地带找了一家中等旅店入住。房价比永夜大陆最大的城市渭阳还要高上数倍,让他不由暗暗咋舌。  这家旅店虽然在幽城只能算是中等,但侍女们倒是一个个都颇为清秀。千夜找到房间,放好东西,痛快地洗个澡,然后就把自己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经过漫长的逃亡和战斗,这里简直就是桃源。  千夜闭上眼睛,小睡片刻,就从床上跃起,然后看看房间内的设施,拉了拉床头垂着流苏的一根吊索。在旅店另一头的铜铃欢快地响起。  片刻之后,房门敲响,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您有什么吩咐?”  千夜打开房门,对侍女说:“给我拿一份幽城地图,然后再送三份饭菜进来。”  侍女看清千夜的面容,双眼一亮,露出妩媚的笑容,“立刻为您准备!另外,您如果想到城里逛逛的话,我可以充当向导。”  千夜没有做多余的回应,侍女也不失望,抛过一个依然柔媚的眼色,就退了出去。片刻后,地图和饭菜都送到房间里,千夜吃饱喝足,研究了一会地图后,终于找到此行的目标:金熹赌场。  此刻还是下午,他索性又睡了一觉,养足精神,把所有状态都调整到最佳,这才带齐装备,离开旅店。  夜色已经降临幽城,街道灯火通明,行人丝毫没有比白天减少。  千夜匆匆朝着金熹赌场的方向走去,那座赌场紧临中央区,是三层建筑,外表虽然金碧辉煌,但是已经有些陈旧痕迹,霓虹灯上也有几段不亮的地方。  赌场门口照例站着几名黑衣的壮汉,挺胸凸肚,散发出不弱的原力气息,面无表情地扫视着进进出出的人。  千夜随着人流走进赌场大门,立刻有一名年轻少女迎上来,微笑着招呼道:“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  少女清秀可人,不过比之两条街外另一座大赌场的迎宾就要差了一个档次,这也是两座赌场的差距,而那座名为燕岳的赌场幕后可是赵阀。  千夜拿出十枚帝国金币,放在少女手里,说:“换成筹码,然后带我去玩黑杰克的地方。”  少女露出甜美笑容,片刻就把筹码换了回来,然后引着千夜上了二楼,进入一间中等大小的赌厅。这里有十余名赌客,环境幽雅宁静,数名侍女穿梭来去,为赌客服务。  十枚金币刚好让千夜够资格进入这间赌厅,也换来了少女甜美微笑。不过如果想要换得她更加妩媚的姿容,以及带着小暧昧的态度,十枚金币却还不够,至少要二十枚才行。而若是换足了五十金币的筹码,就可以上到三楼,并且把这个少女带进房间。  千夜对这些游乐根本没什么兴趣,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联系那封岩心玉书的收件人而已。他环视四周,然后走向一处牌桌。  黑杰克是种纸牌游戏,简单易学。  千夜坐到赌桌边,要了手牌,随意玩了几把,有输有赢。到第七场的时候,他随手把自己的牌横了过来。这是个小动作,并不起眼。很多赌客都有属于自己的小动作,庄家也只是随意瞥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转眼间又是数轮牌局,到了第二个七局时,千夜又似是不经意地把手牌横了过来。庄家的目光再次从千夜身上掠过,继续照常收牌发牌,吃进或者推出筹码。  第三个七局,千夜又放横手牌,然后输掉了这局。到这个时候,十枚金币换来的筹码已经输掉了大半。千夜貌似懊恼地推牌起身,他刚一离座,就有迫不及待的赌客过来接了他的位置。  千夜在赌厅里转了一圈,看起来对其它赌戏都没什么兴致,于是向外走去。  就在这时,一缕幽香传来,随后是一个轻软的声音,离千夜耳畔很近,“我们还有些特别的游戏,您是否感兴趣?”  千夜早就感到有人接近,此时才转过头去,看到说话的是一名黑衣女人。她的容貌只算得上秀气,不过肌肤如雪,尤其是此刻微低着头,盘起的长发下露出一截凝脂般的颈肩,在黑衣衬托下甚至有耀眼的感觉。  千夜心头一动,说:“我只玩黑杰克。”  年轻女人笑得十分诱惑,还伸手搭上了千夜的手臂,口中却低低地道:“我们有三副黑杰克。”  这是约定的暗号,千夜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说:“好,带我去看看。”  黑衣女人当下带着千夜穿过另一间赌厅,然后踏入一道幽静的长廊。她忽然停步,手按在墙壁上,平整的墙面居然出现一扇暗门。黑衣女人拉着千夜迅速闪了进去,暗门后是一道旋转楼梯,向下一层后,她又在一段空无一物的墙面上推开了一扇暗门。  此时,千夜发现自己站在赌场后面的一条暗巷里。小巷没有路灯,两边都是高墙,或许这里本来就不是通道,而是两座庞大建筑之间的夹缝。在这个时候,暗巷中寂静幽暗,只有从赌场窗户里透出的灯光,给这里增添了几分光亮。  “跟我来。”黑衣女人向千夜打了个手势,就当先向小巷尽头走去。  千夜跟着她走了大约十几分钟,一路上经过的都是狭窄街道和暗巷,越走越偏僻,最后来到了一座看上去荒废已久的二层旧楼房前。  这座旧楼所有的窗户都残破不堪,没有几扇完好,不过里面应该还有住户,个别窗子里还是隐约透出了暗淡的光。楼底的大门虚掩着,原本应该很厚实的金属门上爬满铁锈。  黑衣女人退了一步,站到千夜身侧,轻声说:“你要找的人就在里面,进去吧。”  千夜向那边看了一眼,一楼完全没有灯光,从门缝里什么都看不见。他双瞳深处闪过淡淡红芒,然后跨出一步,站到了门前。  他没有立刻推门,而是回头问:“就我自己进去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5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