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七 救人

章五十七 救人

    做完这一切,方天伦即刻委顿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被剜掉的血肉和切断的残肢转眼间就变成一滩黑水,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天伦的果断和狠辣让千夜也为之侧目,这样一来,他今生都不可能重回战将,但至少可以保命,若装上假肢,日常生活也能够自理。  千夜仍然停留在树木的阴影中,转而面对着林外的方向,随后狙击枪声响起,伴随着两声短促的惨叫。  方天伦先前的喊话和紧接着的手雷爆炸引来了好几个鬼索守卫,他们不敢靠近原力风暴,现在渐渐平息了,就有人想过来看个究竟。不料才一露头就有两人死在了千夜的枪口下,余者掉头就跑。  千夜这才从黑暗中走出,看看气息微弱地躺在地上的方天伦,把陆雅岚叫了出来,简单地吩咐说:“看着他,别靠太近。”  方天伦毕竟是战将,虽然经受如此重创,但若有什么秘法,想和一名六级战兵来个同归于尽也不是不可能。  千夜再次敛去气息,走入黑暗中。  片刻后,庄园中心地带又响起阵阵手雷爆炸,偶尔夹杂着一两记狙击枪声,又有建筑坍塌,或是人体在火光中被炸上天空。  与之相比,树木残骸和焦土混合的林子里显得一片死寂,只有尚未燃烧殆尽的余火,偶尔爆出剥啄声。  在火光的映照下,方天伦脸色铁青,嘴角不断抽动,他忽然盯了一眼蜷缩在阴影里的女人,阴测测地道:“好好!老夫半生心血就毁在你这个女人手里!背叛鬼索是什么下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陆雅岚靠坐在十多米外一棵大树下,一言不发。如果离得近了,会看到她脸色苍白,鼻尖上全是细密汗珠,手也在不断颤抖。她在方天伦手下多年,对这位首领残忍暴躁的性情了解颇深,尽管此刻对方重伤不起,连说这句话也喘息着分了三、四次,但多年积威仍在,依旧让她惧怕。  庄园中激战已近尾声,或者说在千夜的黑暗视觉、速度和狙击距离面前,那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转眼间,鬼索守卫就死伤过半,剩下的人逃出了庄园。  千夜并没有去追,这里是鬼索地区总部,行省之内都没有更强的力量了,而想在夜里穿越荒野前往隔壁行省,可是一段颇为漫长而且充满危险的旅程。等鬼索重新调集人手过来,千夜早就办完所有事了。  庄园重新安静下来,千夜只清理了外面,没有进入那些建筑,而是先回到了树林。  方天伦的神情更加萎靡,脸上隐隐罩着一层黑气。他虽然当机立断,自残身体,可是仍有一点黑钛残留体内,用尽办法也没能驱出体外。此刻方天伦体内原力所剩无几,渐渐压制不住黑钛的侵蚀,被那种一寸一寸腐烂的清晰感觉折磨得半死不活。  千夜把一支治疗药剂拿到方天伦眼前,“回答我的问题,这就是你的。”  方天伦萎靡的眼神立刻迸发出光彩,死死盯住那支药剂,声音暗哑有点发颤:“你不杀我?”  千夜眯起眼睛看着方天伦,然后淡淡道:“也不是不可以,杀不杀你并非很重要。”  方天伦眼中燃起一丝希望,点头道:“我已重伤至此,以后也没有恢复的可能,对你再无威胁。只要放过我,我知道的一切都可以告诉你!”  “收货人在哪里?谁雇了你们?”  方天伦几乎没怎么挣扎就开了口,千夜对他的配合态度也不奇怪,能够狠下心自断双臂求生的人,显然不会自寻死路。  这个委托的牵线人是鬼索总部一名长老,方天伦也不清楚雇主的底细,只知道对方身份不凡,可能是大世家甚至门阀的人。  原本雇主有个代理人在这边坐镇,却死在攻打收货人据点的那一战里,因此那批收货人包括陈露在内都还没来得及送走,仍关在地牢中,等雇主那边再派人来接收。  千夜又看了方天伦一眼,把治疗药剂扔过去,道:“喝了它,然后带我过去。”他并不完全相信方天伦的话,大部分应该是事实,只是方天伦不见得完全不知道雇主身份。  当方天伦说到雇主可能来自大世家甚至门阀的时候,眼神闪烁,还偷偷打量千夜身上的武器和袖口衣摆,试图判断他的身份,就知道方天伦很可能听到过风声。  不过涉及门阀世家的水向来很深,千夜不是战将还能挑掉鬼索整个地区总部,显然身份也不一般,方天伦此时连身家性命都受制于人,哪里还敢表露出自己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  方天伦一口咬住治疗药剂,仰头喝下,片刻药力化开,他的气力恢复少许,然后挣扎着站起。  地牢在中央地带最大的那个建筑群中,有方天伦带路,一切都很顺利。千夜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主楼里剩余的几名四、五级守卫斩杀,还有一些仆役厨娘之类的都是没有武力的普通人。  千夜让陆雅岚把这些人集中到一个房间看管起来,自己则跟着方天伦下了地牢。  入口就在一架旋转楼梯的背后,向下走十多级台阶,转过一个弯角后,面前就出现了一道钢铁大门。大门旁边的墙壁上,安放着一排四个把手,每个把手上方都有一个数字。  千夜微觉惊讶,“蒸汽机关?开启密码是多少?”不等方天伦说话,就随意地向钢门一指,说:“你先站到门前去。”  方天伦脸色微变,目光闪动,最终还是走到了大门前,然后说:“密码是0704。”  千夜似笑非笑地看看他,拉动把手,在喀喀嚓嚓的齿轮转动声中,上方的数字开始翻动,很快就跳到了0。  接下来千夜又依次拉动另外三个把手,当数字变为0704时,从门缝中即刻泄出大量蒸汽,巨大齿轮缓缓转动,带动沉重的大门向两边分开。  千夜向上方看了看,天花板的缝隙中也泄漏出少许蒸汽。假如开门密码错误,这段窄小的甬道就会瞬间充满高温蒸汽,恐怕以黑暗战将的强悍身体也会被灼伤。  接下来的路,方天伦老老实实走在前面。地牢十分宽敞,里面居然有大大小小数十间囚室。此刻大部分房间都是空的,但是墙壁上,以及刑具上那些近乎黑色的陈年血渍,在无声诉说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千夜跟着方天伦来到地牢尽头,最深处是一间单独囚室,里面关着的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身上全是各种酷刑留下的伤口。四根细细锁链穿过她的双手双脚,另一端连在墙壁上。  听到脚步声,女人慢慢抬起了头,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她的脸上全是血污,披散的头发粘在脸上,挡住了视线,看不清来人。  她哼了一声,气息虽然微弱,却还听得出毫不掩饰的嘲讽口气,“宋子齐那混蛋终于又派人来了吗?呵呵,这次可要当心,别像刘和那样不小心又被杀掉了。唉,我劝你们不要再费力气了,直接杀了我,还能给你们节省点资源。”  千夜听到宋子齐这个名字,瞳孔不由微微一缩,目光扫向一旁的方天伦,后者脸上有点尴尬,轻声道:“刘和就是雇主代理人。”  千夜要问的不是这个,不过和方天伦多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他微微一笑,提高声音道:“看不出来,还挺硬气的。如果我是宋子齐,说不定会听从你的建议。”  千夜直接捏断了牢门上的锁头,拉开门走进去,提起旁边一桶清水,当头浇在女人身上。  女人一声呻吟,立刻仰起头,贪婪地大口大口吞咽着水流,显然干渴之极。  千夜又把两桶水冲在她身上,将污渍血迹冲得七七八八,才拔出短刀,斩在锁链上,四根细细的精钢锁链轻易断成数截。  “忍着点。”千夜按住她,用力一抽,一根锁链就从女人的肩膀中被拉出来,带出一道鲜血。  女人异常硬气,哼都不哼一声,就连千夜都感到有些佩服了。他掏出一支治疗药剂,一半注射进女人的手臂,另一半则直接倒在伤口上。  女人平躺在那里,胸脯不断起伏,过了一会儿脸上微微泛起嫣红的血色,她这才转过头,向千夜深深望了一眼,说:“我是陈露,你是谁?”  千夜伸手把陈露拉了起来,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只负责送货而已。”  陈露双眼一亮,上下打量了千夜一番,露出明媚的笑容,道:“你就是送货人?好!先带我离开这里,有话一会再说。这里守着一个叫方天伦的家伙,他很强!”  “你是说他吗?”  陈露循声望去,这才看到站在门外的方天伦,不由大吃一惊。方天伦不仅气息微弱,连双臂都已失去,胸前更是有一片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  陈露一时说不出话来,呆了呆才惊问:“这是你干的?”  千夜从背包里扯出自己的斗篷扔给陈露,道:“先出去再说。”  方天伦陪笑道:“您已经找到人,我知道的也都已经说了。现在我已经完全没用了,是不是可以离开?”  千夜向陈露看了一眼,说:“转过去。”  陈露依言转身,方天伦见状脸色大变,叫道:“你不守信用!”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7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