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八 灭口

章五十八 灭口

  叫声未歇,千夜手中的深红之牙已经刺入方天伦的心脏。  滔滔血气顺着深红之牙涌入千夜体内,方天伦不愧是走强化身体道路的战将,精血相当凝厚,即使被黑钛伤到本源,汲取到的血气也将千夜填满了一多半。  千夜此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用短刀杀人的时候纯是本能动作,直到血气涌入,才意识到手上的深红之牙是吸血刃,随即又想到那些血气来自人类,顿时一阵异样涌上心头。  背对着他的陈露“哼”了一声,语声清脆带点蔑意,说:“不就是杀人灭口吗,还要我转过去!我又不是什么都没见过的小姑娘,老实说,我杀的人不见得比你少”  陈露的声音把千夜从短暂的失神中拉了回来,他收起深红之牙,打断陈露的喋喋不休,道:“好了。”  陈露转过身来,看到身体干瘪有若僵尸的方天伦,眼睛蓦然睁大。她的目光从千夜腰间已经还鞘的深红之牙上掠过,张了张嘴,但没有说话。  “我没答应过他。”千夜淡淡说,然后往外走去。  陈露听到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眼中闪过茫然,不过随即想到方天伦死前叫的那句话。难道千夜这是在解释他没答应过不杀方天伦,所以并不算失信?  她使劲眨了眨眼睛,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语调轻快地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杀人灭口天经地义,就算你说过,他信了,也是他活该笨死。”  走在前面的千夜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额头,甚至想要叹气,这女人的性子未免有点活泼过头了吧,这样的人也能够做暗线?  不过千夜沉重的情绪也由此被打散了大半。  虽然方天伦失去了战力,但此人能屈能伸,韧性十足,尤其在陈露提到宋子齐、刘和两个人名后,方天伦的回答明显在避重就轻,显然他并非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一个人物若是放了出去,就意味着后患无穷。  千夜就算不怕鬼索事后报复,也不会给宋子宁那边本就不明朗的形势增添变数。  地牢里还关着几名囚犯,却都不是陈露的同伴。原来被抓的收货人中,除了陈露这个关键人物被看管得十分严密外,其余人不是找到机会自尽,就是死于酷刑,竟然一个都没有活下来。难怪幽城里的那个据点,把马仲的性命留了下来。  陈露并没有多少哀戚的神色,只简单地道:“总会有人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千夜对那几个囚犯的来历不感兴趣,也没准备多管闲事地释放他们。他向地牢外走去,陈露则留下来打算找件衣服蔽体。  陈露过了一会儿才从地牢里走出来。她换了一套鬼索的制式武士服,还装备上足够的武器。一把原力突击步枪背在身后,腰间是两把短枪,两条大腿外侧各自绑上一把短刀。  千夜正站在门口抽烟,实际上,他更多时间是在看着指尖明灭的火星和袅袅青烟出神。听到脚步声,千夜直起身,向陈露望了一眼,“你花的时间有点长。”  陈露耸耸肩道:“因为要把里面还活着的人都杀掉。”  千夜眉心微蹙。  陈露挑了挑眉,说:“他们可是把你我的模样看得很清楚,也应该听到了是你杀了方天伦,我可没时间去查证他们的来历,再分一分谁可靠谁不可靠。”  千夜没有说什么,只是做了个手势,然后向前走去。  接下来,千夜和陈露把整个庄园迅速搜查了一遍。从方天伦的书房里找到了一些往来书信,但没有关于这次委托的内容。  陈露也不觉得失望,因为她早认出那个雇主代理人刘和的身份,所以在鬼索攻打收货人据点的战斗中,拼死击杀了刘和,由此也延缓了俘虏们被送出西陆的时间。而过了这几天,都没见有新的代理人过来,很大可能宋子宁那边已经有行动,拖住了对方的脚步。  千夜听到陈露这个推测,稍稍放下一点心。  虽然在情报上没有什么收获,战利品倒是不少。作为鬼索的地区总部,庄园里囤积了大量物资,特别是有多达上百支的原力枪和短刃匕首,护甲等武备。至于火药类武器,则堆满了两间库房。  这些原力枪都只有二、三级,长枪占绝大多数,对目前的千夜来说毫无用处。千夜在库房里转了一圈,只拿了几十发空白原力弹和三颗原力手雷,陈露则向背包里塞了几枚手雷。然后两人引燃了里面的弹药,把整排库房炸掉,那些武备既然搬不走,也不能留给鬼索。  方天伦的私人武具库里倒是有不少好货色,包括数支五级原力枪,虽然没有精品型号,但胜在各种类型都有,特别是一把微冲类型的五级原力枪更是罕见。还有十多把四级原力枪,里面一半是狙击枪,居然还有一支改装版的鹰击。  看来方天伦的兴趣就是收集各种类型的原力枪,现在全都便宜了千夜。  除此之外,千夜还找到了两枚血族原力手雷,一箱特效药剂,以及数片蛛魔腹皮,最后还有三颗破魔秘银弹。破魔秘银弹虽然珍贵,但是到了战将这个层次,基本都能弄到几颗作为日常储备。  最后算上从金库里搜走了金币及十六块黑晶,鬼索的损失估计多达数万金币。  即使鬼索今后再派人来重建这个区域的组织,但仅损失的那些武器物资积累,恐怕近十年都恢复不了元气。  千夜招呼了陆雅岚,准备离开这里。  陈露看到被赶在房间角落里的那十几个仆佣厨娘之流的杂役,忽然手一挥,数颗手雷连续不断地被投掷进去,在墙壁地面上不断弹跳,然后依次炸开。  千夜骂了一声,一把扯过陆雅岚伏倒,把她压在身下。随即爆炸的冲击波沿着通道滚滚而来,千夜搂着陆雅岚顺势翻滚出数米远,避开了头顶不断掉落的砖石。  那个关了杂役的小房间在走廊通道尽头,此时整间屋子都面目全非,连二楼都重重砸了下来,大半堵外墙坍塌,露出夜色深浓的天空。  废墟里连呻吟声都没有,那些普通人正处于手雷爆炸中心,再被倒下的楼房压住,根本不可能还有活口。  而在通道转角处,不知何时竖起一面巨型钢盾。陈露就缩在钢盾后,钢盾和墙壁构成了三角形,甚至没有受到什么震荡。她身体虚弱,离房间距离又近,这样强度的震波就算要不了命也会重伤,看来她动手前就找好了躲避位置。  千夜提起的心放了下来,随即现出怒色,“那些都是平民。”  陈露漫不经心地道:“但是他们都有眼睛,也都长了嘴。”她径自从千夜身边走过,说:“天真的小家伙,象你这样的人如果和叛军打交道,早就死不知道多少回了,还来教训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说着,陈露突然止步,目光把陆雅岚从头扫视到脚。陆雅岚本来脸色有点发白,此时却狠狠地迎上了她的目光。陈露冷哼一声,转过头,大步离开。  三人从庄园车库里开出一辆越野车,把战利品都扔上去,发动引擎,火势正在熊熊蔓延的庄园被抛在了身后。  越野车在荒野上奔驰了四个小时,直到天明时分,来到一座小镇。目的地是位于小镇西南角的一处民宅,包括一座三层小楼,和不大不小的院落。  陈露跳下车,来到门前,用力拍了几下。她的拍击有着特定的节奏,片刻后黑漆铁门上的窥窗打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向外看了一眼,才拉开了大门。  这里的住户看上去是富商一家,还有数名佣人。清晨已经有人起身干活,但是他们碰到陈露,以及满身尘土血迹的千夜和陆雅岚毫无惊讶之意,各自做手头的事情,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  三人被带去客房,穿过主楼,在小小的花园角落矗立着两间秀气精致的白墙黑檐屋子。陆雅岚先去了浴室,千夜则跟着陈露走进书房模样的内间。  到了这里,陈露终于放松下来,向千夜一伸手,说:“把货给我吧。”  千夜拿出岩心玉书放到桌上,“这里的人都是叛军?”  陈露笑了,向后深深地靠进椅背,看着千夜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他们实际上就是平民商人,平时生活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也不会和叛军直接打交道。但是在必要的时候,他们却可以给我们提供一切帮助。一切,你懂吗?”  一切,就意味着他们连生命都愿意付出。这样的人就相当于叛军的耳目,假如这样的人有很多,那么就很可怕了,帝国军政民事上的所有动向,都无法瞒过叛军。  千夜沉默了一会儿,说:“难以理解。”  “没什么难以理解的,有太多的原因让他们这样做。对于帝国来说,门阀世家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子民,士族都不过是二等人,平民就更不用说了。在那些大人物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事,或许就决定了一户平民的生死。帝国很大,这样的事情很多,所以才会有叛军的存在。”  陈露顿了顿,露出带着淡淡讥讽的笑,说:“你看,一个赵阀都不行,帝国还调来了林熙棠大帅和他的北府军团。但是几年过去了,又怎么样呢,叛军还不是越打越多?”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7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