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九 阵列锁

章五十九 阵列锁

  看到陈露带笑的眼中流露出轻蔑神色,千夜心头忽然无名火起。  他冷然道:“那又怎么样?如果不是帝国战士在前方挡住黑暗种族大军,你以为这些叛军会有发展机会?这么多年了,好像从没见叛军和黑暗种族打过什么战役,他们如果真有能力,为何不上前线表现一下?”  陈露的笑意更深了,“真是年轻人啊,火气这么大!可是你再愤慨又有什么用,黑暗种族大军一到,帝国战士还是要顶上去的。你看不惯又有什么用?如果你真的看不惯,那就去把叛军灭了吧。不过靠你?呵呵!”  千夜脸色越发冰冷,“怎样?”  “如果是你来剿灭叛军,早就被吃得骨头都不剩了。心这么软,就连灭个口都拖泥带水,还能干出什么大事?”  千夜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答案,他微一怔神,突然想起曾从石言那里听说过,林熙棠初到西疆也是进展不利,很大原因就是叛军混杂在普通平民中无法分辨,林帅没有使用坚壁清野的手段,以致战事延迟,还为此被帝都召回述职。  见千夜不说话,陈露向主楼指了指,说:“叛军靠杀是杀不光的。只要这些人在,叛军就永远不会灭绝。小男孩,等你再大些就知道了。好了,没时间给你讲大道理,这货我收下了。”  陈露伸手去拿岩心玉书,却被从往事中回过神的千夜按住。  陈露挑了挑秀气的眉,问:“怎么?”  “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比如说,货物究竟是什么。”千夜的语气里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冷冽和强硬。  陈露沉默了一下,收起所有玩世不恭的表情,正色道:“您是千夜公子吧,虽然七少早就吩咐过我们,凡是您问起的事情,都要据实相告。但是,您真想踏入这摊子浑水吗?”  千夜心中一动,看来陈露的身份和地位比预想的还要高得多,是宋阀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宋子宁一系的重要人物。  她应该之前就对千夜有所了解,否则不会仅凭一次救援,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便如此肯定地确认了他的身份。只看鬼索雇主那边打探到了送货人外型特征和职业等级,却仍不知道他的身份,可见宋子宁事先是做了预防的。  至于眼前这摊子浑水,千夜原本也只是心中堵了一口气,想听听陈露会怎么说而已。不过陈露转述的那句吩咐,还是让他感到意外。宋子宁的意思是,所有的事情无不可告人吗?  千夜苦笑,宋子宁其实从黄泉开始就没变过,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大道直行,百无禁忌。  在训练营里,哪怕规则是学员自相残杀的考试中,他们两人也能够互相托付后背,那么现在呢?千夜突然发现,或许不是宋子宁要考虑怎么给他一个解释,而是他自己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答案。  心中虽然各种念头翻腾,千夜面上仍是一片静默,淡淡道:“我已经踩进来了。”  陈露点点头,道:“那么请让我为您演示。”  千夜移开按住玉牌的手,陈露拿过岩心玉书,输入原力,光滑的玉面上浮现一组数字和线条相间的图案。  陈露默记了一会儿,然后把玉牌翻一个面,指尖现出淡淡原力光芒,按着刚才看到的图案在玉面上摹刻起来。当最后一笔划到既定的位置,“咔哒”一声轻响,玉牌分成两片,掉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水晶片。  陈露从书架的暗格里取出一整套仪器,小心翼翼地把水晶片放到仪器上,拨动开关,仪器射出一道白色光线,照在水晶片上,随即幻出绚丽光彩。  她不断调整着仪器,那绚丽光彩也在变化着,片刻后定格成了又一组数字和线条相间的图案。  陈露再次默记了一会儿,把水晶片拿下放到一边,又从仪器底座的储物格中取出一片差不多形状大小的黑晶,放到仪器上,操纵着白光以各种不同角度照射在黑晶上。  看到这里,千夜目光蓦然一凝,他已经明白过来,所谓岩心玉书只是一个携带晶片的外壳,里面的水晶片是一个原力阵列芯片。而陈露显然是这方面专家,能够用仪器解析并复刻原力阵列。  陈露拿起水晶片,与摹刻的黑晶片仔细比对了一番,然后把两者全都捏成粉末。她已经记住了阵列,随时可以复刻出来。  她长出一口气,收起仪器,然后转向千夜,道:“就是这样。您送来的货物是一个原力阵列的片段,可以不为人知地嵌进母阵列预留位置。平时它是否存在并不影响母阵列的运行,只有当接收到特别的激活信号时,才会启动。”  陈露顿了一顿,道:“这个片段的作用,就是让驱动阵列失效,从而锁死原力枪。”  千夜心中隐隐有些预感,缓缓说:“可是工业化生产的原力枪,原力阵列也都是一次成型的,哪有地方嵌入这个片段?”  “宁远重工卖给叛军的每一支原力枪里,都预留了可供嵌套的位置。而我,就是把这个片段嵌入原力阵列的人。”  千夜至此恍然,陈露是技术军官,所有原力枪的维护保养乃至改装都需要从她手里过。从宁远重工渠道卖出来的原力枪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经过陈露维护保养后就有了问题。  等这种原力枪普及到一定比例,如果在战场关键时刻发射出激活信号,叛军能用原力枪的都是中坚战力,猝不及防下必然大败。  千夜旋即皱起眉,这种做法听起来不错,实则历时长,风险大。就像这次,如果鬼索雇主得手,把宁远重工和叛军交易的事情曝光,那可是真正的资敌行为,宋子宁绝对脱不了干系。背后的这些理由,有心人到时候绝对能让它见不了天日。  想要打击叛军有种种方法,为何宋子宁会选择这种曲折迂回,一不小心就会翻船的作法?就连千夜都能看出其中危险之处,宋子宁不可能没有想到,这可不太象他的作风了。  “宋子齐是谁?是他指使鬼索搅了你们这次交易?”  “宋子齐是宋阀三公子,目前在阀主继承人顺位上排在第四。名列前位的那几个公子不但相互争斗得厉害,还到处拉人结盟。七少本人一直保持中立,他的那房也只稍稍倾向于嫡长的大公子,原本还能相安无事,可近两年,宋阀老祖宗对七少偏宠日重,七少的实力也发展得越来越快,再也瞒不住了,就让不少人感觉到威胁。宋子齐这家伙就是其中之一。”  陈露冷冷一笑,道:“宋子齐这次是要抓宁远重工和叛军交易的证据,这个罪名足以让七少被逐出家族,甚至有可能被秘密处决。事实上,只要七少被拘,他们就会暗中动手杀掉七少,把这个罪名坐实。他们的野心不仅仅是扳倒七少这一系,还想借着此事打击其他人呢。”  千夜深吸一口气,掩住眼底的杀意,突然道:“听说饮马殷家与宋阀支系是姻亲?”  陈露脸上现出一丝疑惑,想了想明白过来,“你说的是二公子宋子安那边的人脉吧,他们上次借天玄春狩压了七少的评分。不过,宋子安和宋子齐也并不是一路人。”  千夜点点头,然后说了说从马仲那边得到的口供,道:“我总觉得此事不仅仅是马仲一人偶尔撞破秘密,子宁身边可能也出了问题。”  陈露眼中闪过厉色,说:“当然不是那个无胆的家伙!宋子齐得到宁远重工和叛军交易的风声,是在西陆之外。我回去后,会马上报告七少,无论是那边还是西陆,都要好好清理一番。”  “你还要回叛军?”  “这边关键人物都死光了,当然真相就随便我说。”陈露理所当然地道:“这条线路布设不易,怎能就这么放弃,而且宋子齐委托鬼索搞掉了白鹭军团的交易点可是没错的,这个消息总该让叛军的大佬们知道。”  千夜立刻明白陈露想要嫁祸的意思,这种算计和布局他不置可否,站起来,道:“既然你这边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  陈露也站起来,问:“您是这就返回永夜?您在这里还有什么需要吗?”  千夜沉吟一下,道:“车上那些东西,我没法全带走,如果可能,介绍个可靠点的渠道给我出手。”  “等我一下。”陈露走出房间,片刻后回来,递给千夜一枚戒指,说:“拿着这个信物,去幽城找拍卖行的总管赵润水,他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价格。”她耸耸肩道:“既然赵阀从头到底都两边不管,你回城也应该很安全,不过小心点总没错。”  千夜摆弄着戒指,笑笑道:“这批原力枪不会流到叛军手里吧?”  “很难说啊。不过幽城拍卖行是赵阀的产业,如果最终这批枪落到叛军手里,你应该找的也是赵阀。”  千夜点了点头,说:“多谢,那我就走了。”想过之后,千夜决定按陈露说的渠道,去幽城看看情况。他有几件行李在小旅店中,虽然不重要,但是接下来要去黑翼君王的遗宝之地看看,还是要补充一点野外装备的。  陈露终于露出轻松明媚,也正常很多的笑容,“你这次救了我,以后有机会话,我可以免费帮你改装原力枪,六级以下,改造、强化均可。不过,材料钱自己出,我可没钱!”  千夜微微一笑,道:“好。”  千夜走出房间,一眼就看到已经沐浴完毕,头发还微湿的陆雅岚。她呆坐在沙发里,盯着窗外的目光凝滞空白。  千夜顿时感到有些头疼起来。  PS:本周应该可以加几更,是有了就更呢,还是周末一起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8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