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 前方

章六十 前方

    千夜向陆雅岚招了招手,道:“我们走。   陆雅岚有些木然地站起,随着千夜出门,坐到了驾驶位上。  “去幽城。”  陆雅岚微微一颤,转头看向千夜,眼中满是惶惑不安,“还去幽城?”  “去办点事。怎么,幽城里还有鬼索的人?”  “只有外围的一些线人。鬼索在这个地区的主要人物都被你杀光了,不过,他们很快就会察觉这边出了事,到时候会派长老们过来。”陆雅岚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鬼索的长老们不好对付。  千夜已经了解过鬼索在西陆的势力分布情况,淡淡地道:“没有一两天,他们赶不过来。我们还有足够时间,等我离开幽城,你就自由了。”  听到这句话,陆雅岚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千夜旋即明白过来,笑笑说:“放心,你一路上都做得很好,所以我不会杀你。而相信以你的聪明,也不会干出重回鬼索这样的蠢事。”  陆雅岚点了点头,默默发动车辆引擎。  到达幽城后,千夜去小旅店拿了自己的行李,带着陆雅岚换到一家位于中心城区,挂着赵阀招牌的旅馆。他自己一刻也没多停留,即使已是黄昏时分,仍赶去了幽城拍卖行。  赵润水出自赵阀旁支,血缘稀薄得只能勉强说是赵家的人。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得到了幽城拍卖行这个肥缺,这其中他的那个赵姓功不可没。  幽城拍卖行本已打烊,赵润水还在后面盘点当天收入,并没有离开。  当门卫把千夜出示的信物传递过来时,他即刻态度亲热地亲自去把千夜迎进门,还派人叫回已经离开的鉴定师和交易员,把千夜带来的枪械一一估价。  看着赵润水殷勤的模样,千夜忽然意识到,原本宋子宁说收件人是赵阀一名战将,虽然只是个幌子,但可能也并非全无由来,或许宋子宁在赵阀的确有类似人脉。只不过这次事件起源于宋阀内部继承人之争,不要说区区一个战将,恐怕赵阀的核心成员都不会在明面上插手。  千夜在心里叹息一声,这次西陆之行可以说一路都是战斗和杀戮,而那隐没在血色背后的种种内幕,他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心情极为复杂。  赵润水那边已经把总价估算了出来,递过来一本厚厚的资源目录。千夜随手翻了翻,要求交换部分易携带的珍稀资源,还有就是希望能得到一些专门针对黑暗种族的武备。  赵润水丝毫没有提多余的问题,拿出了五颗破魔秘银弹,外加一个特别的玉石盒子。  盒子里的原力弹给了千夜一个意外惊喜,他没有想到会在拍卖行里看到炼银烈阳弹。这是一种威力与黑钛湮灭弹相当的实体弹,当然是对黑暗种族而言。  相比之下,就算是那位“大师”手制的“子弹”,也要逊它一筹。如果扎伦当日是被炼银烈阳弹穿胸而过,会直接烧成焦尸,根本没有疗伤恢复的机会。  完成了交易,千夜匆匆赶回旅馆,看到陆雅岚以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蜷缩在沙发里睡着了。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她已经身心俱疲。  千夜拍醒了她,说:“我们该走了。”  陆雅岚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走?去哪里?”  一句话出口,她蓦然惊醒,直接缩成一团,死盯着千夜,脸色变得惨白。她原本不是这么胆小的人,可是第一次在生死线上畏缩之后,后面就越来越难以坚持。  “放心,我不杀你。不过我要走了,现在你去哪里都随意。”  陆雅岚目光闪动,忽然说:“你能够安排我吗?”  千夜一怔,“什么样的安排?”  陆雅岚坐直身体,眼中除了畏惧还流露出一丝期盼,“我接受过完整的暗杀训练,只是出任务的经验不多。我的专长是赌术、经营和情报。”  千夜已经收拾好了行装,他拎起背包甩到肩上,沉吟一下,道:“我现在要去做另外一个任务,不能带着你。”  陆雅岚的眼神黯淡下去。  千夜想了想,道:“如果你愿意去永夜大陆的话,可以到三河郡黑流城的暗火佣兵团找个位置。”  说着,千夜扔了一个钱袋给她,又道:“鬼索并不敢在赵阀的地盘上弄出太大动静,因此,公共航道可能更加安全。”  陆雅岚犹豫着,最后点了点头。  在渐浓的夜色中,千夜驾着越野车行驶在朔阳公路上,起初还偶尔能看到往城市方向赶路的行人,过了一会儿后就四下里一片荒茫了。  夜空中缀满星辰,巨大的圆月占据了小半个天空,可以看清上面起伏的巨大山脉。  幽城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端,千夜向四面望去,无论哪个方向都只有茫茫夜色,天空与荒野在远方融合为一体。  他有种感觉,仿佛整片大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而苍穹则挂着全然陌生的星图。在这个世界里,每一块大陆头顶的天空都不相同,而不同大陆上的人看到的星辰皎月也并非同一个。  在这一刻,千夜脑海中浮现出很多张面孔,忽然格外想念那些相知的,认识的,甚至只是见过数面的人。无数影像在眼前晃过,宋子宁递过来的清茶,魏破天每战必败的对拳,夜瞳回转飞艇坟场的身影,赵若曦在小溪边转过头来的笑容,甚至是威廉被篝火映照出的垂涎烤肉的表情。  于是千夜知道,自己又寂寞了。好象越是长大,就越是害怕寂寞。不过他也知道,这样的感觉与当初逃亡暗血城时又不同,现在他每一份想念都是一份牵挂,每一分寂寞就是在期待重逢。  远方,跨越两个行省后,可以看到绵延万里的落星山脉,那里藏着黑翼君王的另一件遗产真视之瞳。  千夜在两次合拢了双生花后,已经隐约猜到,暗金血气上突兀多出来的那对翅膀很大可能就是原初之翼。哪怕不是为了得到与真视之瞳合二为一的威能,他也不能坐看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到黑暗种族手里。  日出日落,越野车在荒野上一路远去。前方是茫茫远山,也是茫茫的命运。  燕西行省是赵阀四省之一,也是完全由赵阀开拓出来的疆土。  赵阀先祖身为开国勋贵,初封不过一郡之地,其后数任家主雄才大略,以一郡之地交换了西陆半省。当时帝国势力刚刚延伸到西陆,这里完全就是战火纷飞的焦土,和帝国腹地的膏腴之地不可相提并论。  然而赵阀强者辈出,以此为根基从黑暗种族手中夺取一块又一块土地,最终成就了今日横跨四省的高门大阀。  实际上不止赵阀,其余三阀哪一家不是拥有开疆拓土的功勋。就连以商路闻名的宋阀,今天看来武功不显,但其核心封地也是开拓而得,因此才能世袭。  没有那份基业是凭空得来的,一寸疆土一寸血,埋葬着世代子弟的英魂。  越野车行到燕西行省的一半,前面就没有了路。燕西行省十分奇特,一半十分繁华,另一半则是无比荒凉,到处都是战火肆虐的痕迹。繁华与荒凉的分界线,就是黑暗种族时时来袭的边界。  当前方再也看不到路时,千夜就知道已经离开了安全区域。他根据地图标注找到一座边境小城,卖掉越野车,购入一匹以耐力著称的矮脚马。接下去的路程是无尽荒漠,没有专门的沙行机械根本无法深入。马匹是最容易得到,性价比也最高的代步工具。  千夜在第二天下午发现前方矗立着一块孤零零的石碑,走近后看到几个苍劲大字:大秦之界。  过了这块界碑,就正式出了帝国疆域。  这时忽然一阵风吹来,扬起大片黄沙,空中的太阳都显得有些扭曲,可是风沙不妨碍它将无尽的光和热投在这块荒无人烟的区域。  千夜胯下的马已经有些萎靡不振,水囊也空了一半。若在水喝完之前不能走出这片荒漠,那就危险了,在这样广袤的无人区域中,强者的力量也是有限的。  不过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也格外平静。再一个日夜,千夜已经可以远远望见重重山峦,迎面吹来的风也不再那么炎热。  进入落星山脉,就是黑暗国度。这片土地极度荒芜,山脉中又有众多凶兽,原本在此定居的黑暗种族并不多。但是千夜从安度亚的意识中看见众多黑暗种族部队,显然此时这个区域不会平静。  千夜在走出荒漠后,把马匹放走,孤身一人进入茫茫群山。他的行动十分谨慎,绝不冒进,在找到一个隐蔽的藏身处后,不管天色还亮,开始就地休息,准备把体力恢复到最佳,再深入大山。  然而千夜一靠在山壁上,就沉沉睡去。  在深沉梦境中,他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不断呼唤着自己,而且很熟悉,却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听到过。  那个声音不断重复着相同的频率,不知过了多久,渐渐清晰,“靠近我,把我的头颅带来,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之王!”  千夜猛地惊醒!  梦中的声音如此清晰,千夜虽然醒来,它依然一遍遍在耳边回放。他终于想起来曾在何处听到过,那是从达鲁尔男爵手中得到水晶残片后不久。  有了与黑翼君王意志接触的经验,千夜意识到这个声音多半不是幻觉,而是真有某个存在发出了召唤。只是他还不能确定,这个召唤是仅对自己,还是其他人也能听见。  然而为什么会与安度亚留给仆人的水晶碎片有关?难道那也是黑翼君王残留的意识?  千夜深吸一口气,感到隐隐不安,或许此行他将遇到的不仅仅是真视之瞳。  第二天,千夜终于发现了黑暗种族的踪迹。在一座山谷里,矗立着一座血族的城堡。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8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