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一 突变

章六十一 突变

  城堡规模不大,环境十分优美,已经成为庭院一景的参天古木和田圃似的花地,得出来至少经过数百年经营。  千夜略一思索,开始慢慢靠近血族城堡,打算观察一下这个家族的实力。  城堡侧面的广场上,停着数艘浮空艇,场地并不大,被挤得满满当当,显然平时根本不会有这么多浮空艇来。城堡中不断有血族进进出出,大门处笔挺站着两名血族护卫。  千夜在心中默数了一会儿微微皱眉,仅他的上位血族数量远远超过一个城堡应有的规模。哪怕这里居住的是一位侯爵,直系后裔和私军加在一起,也不了这个数字。  显然这座城堡已经变成了一个中转基地。  夜色渐渐降临,一队队血族从城堡中走出,迅速消失在深入山脉的方向。同一时刻,又从山区外走来一队血族,进入城堡休整。  千夜了一会,忍住了出手抓一个活口的想法。血族是非常严谨的生物,尤其如眼前般队列分明的时候,如果无端失踪一名同伴,立刻会推断出有敌人潜了附近。  又过了一会儿,千夜开始移动观察位置,等熟悉血族队的进出规律后,悄悄地跟上了其中的一队,渐渐深入山区。  这队血族有十余人,全部披着黑色风衣,袖口处用暗红丝线绣着一个蓝色的火焰方盾徽章,显然是同一氏族的战士。他们由一名爵士率领,无声无息地在山林间穿行,走了整整大半夜,居然没有一句交谈。  快天亮时分,这队血族来一个溪谷。这里设着一个型营地,休息和补给设施一应俱全。  营地中已经有数名血族,他们都在忙碌着。有的在准备食物,有的则是在擦拭原力枪和武器防具。  其中准备食物的两名血族,一个在剁着什么肉块,另一个则将一个男人从笼子里拖了出来,吊在旁边的铁架子上。随后血族将几根空心针管刺进男人的动脉,鲜血立刻从另一端的管口喷涌,落在地上事先安放着的一个个锡罐里。  千夜此刻伏在远处一个山丘上。虽然相距遥远,可是黑暗视觉依然让他将营地里的一切都得清清楚楚,甚至可以分辨出一名血族少女飘扬飞舞发梢上的晶莹发饰。  所以千夜,那名血族切割的是人肉!新鲜的人肉!  在营地角落,立着几个大笼子,里面关着几十个人,他们个个一脸麻木,动作迟缓。这些都是被血族豢养的人类,作为食物的存在,他们早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放弃挣扎。  那名挂在木架上男人的血已经快要流干,他艰难地张大嘴吸着气,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一名血族战士走过来,收走盛放鲜血的锡罐,然后拿起短刀,直接在男人身上切割。  本已奄奄一息的男人蓦然弹跳,发出痛苦号叫,这只是最后的挣扎,很快没了声音。他的躯体在一刀刀精细的切割下落入盘子,变成了既将端上桌的大菜。  这些血族不光是始祖派,还是其中最激进、对待人类也最凶残的血宴一党。他们不仅吸血,还以人类为食。对这些血族来,人类痛苦的表情,听凄厉的叫喊,是最佳的佐餐调料。  千夜脸色铁青,呼吸慢慢拉长,身上偶尔有一缕绯色原力升腾。  他并不是第一次血宴,也不是没有见过比眼前规模更大,更加残酷的血宴。可是每次见这样的场面,那种发自心底的愤怒和悲凉总是如此刻骨。  这是人类与血族之间无法调和的仇恨,来自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  千夜用力放缓呼吸,强迫自已的手离开鹰击。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机,算他可以杀掉这个营地的所有血族,也不能最终解救这些被当做食材的人类,更会暴露行踪。  而这片山区必然有黑暗种族的强者镇守,一旦惊动他们,算千夜能够逃脱,也无法再进来寻找真视之瞳。  那队血族进入了营地,明显放松下来,纷纷将装备卸下,坐餐桌旁,拿起新鲜的人肉大嚼。高脚杯中满盛的猩红液体,有的是血,有的是酒。  千夜正打算离开,异变突生。  一个前往溪边取水的血族战士突然间离地而起!  他拼命挣扎,双手不断抓挠咽喉,可是却像被无形的绳索越吊越高。随着他动作的加剧,突然间脖颈处喷出大片鲜血,一道裂口逐渐扩大,最后头颅高高飞起。  溪边的异变顿时惊动了营地里休息的血族战士,他们纷纷拔出武器,寻找着袭击者。然而其中又是数名战士突然双脚离地,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着拉上天空。转眼之间,一道道血线在他们身上出现,这些血族战士瞬间分裂成数块血肉,凌空抛飞。  千夜这时终于发现,在空中有无数道透明丝线纵横来去,是它们缠绕住血族战士,把一个一个强悍的身躯提上空中。这些透明丝线无比坚韧,有着难以想象的切割力,轻而易举地把身体强悍的血族战士分尸。  这个营地的首领是一名血族爵士,他反应极快,挥舞佩剑,把身周的透明丝线全部斩断,然后拔出佩枪,怒吼着向营地旁边的树林里连连轰击。  一颗颗原力弹如狂风骤雨般射进树林,炸得枝叶横飞,数棵古树轰鸣着倒下。  这时,断裂分落的枝叶中缓缓走出一个庞大的身影,竟然是一头蛛魔。它的下半身呈现蛛化,蛛腹上覆盖着片片青色的天然鳞甲。  鳞甲很细,但防御力相当优异,血爵士有一枪结结实实地轰中了蛛腹,却只留下一条一米多长,手掌般深的伤口。这道伤口放在身体庞大的蛛魔身上,只能算是轻伤。  这头蛛魔一手前伸,弹出数十根透明蛛丝,不断向血族战士缠绕过去。另外他所经之处,也会出自动出现大片蛛网。一名血族战士从左侧向蛛魔突进,结果一踏上蛛网被死死粘住,不管怎么挣扎都无力挣脱。  蛛魔一声狞笑,左手大斧一挥,将那名血族高阶战士斩为两段。  血爵士又惊又怒,喝道:“你这是干什么?”  蛛魔舔了舔嘴唇,狞笑道:“干什么?当然是杀光你们!”  血爵士双眼红芒闪动,怒吼道:“那你先去死吧!”  他周身泛起血色光芒,全力激发潜能,原力枪连续轰鸣,不断向蛛魔轰击。蛛魔张开的蛛网挡住了一半,却也连续中了好几发。蛛魔一声暴喝,手中巨斧猛然掷出,将血爵士斩成两半。  蛛魔移动血爵士尸体旁,俯身挖出他的心脏,一下丢进嘴里,大嚼起来。  这头蛛魔有接近战将的实力,操控蛛丝的能力攻防兼备,异常强悍。而血族这边一开始被偷袭,死伤过半。血爵士战死后,局势彻底崩坏,部分战士结成攻击队形咆哮着冲向蛛魔,另外几名战士则四散逃跑。  这里,千夜暗自摇头。面对这头以蛛丝操控为天赋能力的蛛魔,逃恐怕没可能了,不知道它在周围潜伏了多久,又布下了多少个陷阱。  果然,那几名逃跑的血族不是被蛛丝吊起凌空绞杀,是被不知何时出现的蛛网粘住,再也动弹不得。至于冲向蛛魔寻求近战的血族战士,都被蛛魔以碾压性的优势一一斩杀。  蛛魔每斩杀一名血族,会立刻不顾一切地挖出心脏,直接吞下。这时千夜发现蛛魔身上纵横交错的纹路中有许多是旧伤的痕迹,其中一道甚至横过整个蛛腹几乎把它剖成两半。这些伤口并不是这个营地血族战士留下的。  千夜顿时恍然,这头蛛魔原本可能已经达子爵,只是不明原因的重伤,才让它实力跌落。即使如此,它的特殊战技还在,偷袭之下把整个营地的血族战士杀了个精光。  蛛魔近乎贪婪地一个接一个吞吃血族心脏,仿佛再过一刻,末日会降临,显然它非常急切地想要疗伤。  血族和狼人心脏,蛛魔的魔枢,以及魔裔的原炉,都是各自身体原力汇聚的核心器官,在关键时刻大量吞吃确实可以快速恢复伤势。但问题是这种能量吸收方式极度浪费,而且有着不后患。这头蛛魔的伤势显然沉重已极,才会用这种激烈的方法来寻求恢复。  来在这片辽阔山区活动的黑暗种族之间并不是铁板一块,相反,彼此间仇怨极深。  千夜心头一动,开始无声无息地接近营地。那头蛛魔只顾扒开一具具血族尸体,挖出心脏来吃掉,丝毫没有注意周围的动静。  实际上,除了它事先在营地附近布设还未被触发的陷阱,蛛魔的身周数十米内都保持着密布蛛网,想要偷袭几乎没有可能。  不过千夜早凭借黑暗视觉确认了蛛网的分布范围,此刻心翼翼地从缝隙中穿入营地,并且在蛛魔身后铺地的蛛网外堪堪停住脚步。  千夜拿出双生花,压入破魔秘银弹,随即催动原初之翼,双枪合一,轰鸣声中,破魔秘银弹瞬间在蛛魔身躯上开出大洞。  蛛魔蓦然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透明蛛丝迅速泛白,疯狂地卷上身躯形成防御。他转头死盯住千夜,咆哮着想要扑过来,可是身体早已失去了力量。蛛魔整个后背都是一片焦黑,仿佛被烈火灼烧过,席卷的蛛丝一搭上去会变成灰烬。  蛛魔只跨出两步,一头栽倒在地,但还是勉强向千夜伸出右手,一根蛛丝飞射而出。  千夜后退一步,拔出深红之牙,在身前虚斩下去,他手上一震,如断钢筋般将蛛丝斩断。蛛魔不甘地吼叫着,却再也射不出第二根蛛丝。  千夜继续挥刀斩落,空中响起丝帛裂开的尖锐声音,密结的蛛网被撕出一条通道。  千夜逼近一次突击距离,深红之牙的锋刃遥遥对准了蛛魔的咽喉,冷冷地:“为什么要杀他们?”  蛛魔死盯住千夜手中那把短刀,沙哑着嗓子问:“你是哪个氏族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8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