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七 城市的獠牙

章六十七 城市的獠牙

  千夜问:“你是人族?”  “当然,怎么,你有遗言要说吗?”李战上下打量了千夜一番,目光中流露出些许意外,似乎没想到自己追击的也是人族。  “既然是人族,为什么要为黑暗种族效力?”  李战挑了挑眉,似乎很意外听到这样的质问,不过他倒是显得格外有耐心,回答道:“这不是效力,是合作。双方各取所需而已。”  “各取所需?”千夜一声冷笑,“你知不知道这种合作会带给黑暗种族什么?你们又能交换到什么样的利益,能够和你们给出去的东西相当?”  李战目光微闪,说:“这不是我关心的事情。我现在关心的只是把你带到主人面前去,如果你不反抗,乖乖跟我走,那我就把你活着带回去,如果你反抗,那我就带你的尸体回去,反正都一样。”  千夜手一扬,双生花指向李战,然而同时卡察一声轻响,竟不知道他是何时取出了原力实体弹,又在一抬手间就压入了弹仓。  李战顿时杀机大盛。  他本不是多话的人,只是这座城市太过诡异,进城的时候他与同伴三人一组,却在转过几个街区后,就无声无息地走散在迷雾中。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又时刻警惕着周围动向,怎么可能犯如此错误。  因此当李战看到千夜,并且发现他居然是个人族,不由极为惊讶,忍不住多说了两句话,也多少有探口风的意思在里面,却不曾想就此被千夜在他眼皮底下搞成了小动作。  李战冷笑:“一颗实体弹就想逼退我?以你这点实力,除非用的是黑钛湮灭弹,否则能不能破我的防御都不好说,放下枪”  他一句话忽然没有说下去,随即一字一顿地道:“你真有黑钛湮灭弹?”  千夜露出淡淡的笑意,说:“等我这一枪打出来,你不就知道了?”  李战目光锐利如刀,双臂散溢出的原力光芒缓缓厚重起来,仿佛要凝成实质。  千夜神色丝毫不变,双生花稳定地指住李战,自己则一步一步往后退去。  李战左拳紧握,面颊不断跳动,不甘心地跟着跨出一步又一步。  双方距离始终保持在数十米左右,两人都没心思去注意周围的景物,只感觉到迷雾似乎缓缓涌动着浓厚起来,以至于在这个距离上,双方的感知都只能勉强捕捉到对方的动作。  见李战没有第一时间扑上来,千夜就知道自己赌赢了。  显然李战反复权衡,最终认为千夜和自己实力相差过大,只要有稍好些的机会就能够轻易拿下对方,实在没有必要搞到同归于尽。  千夜不断后退,忽然侧移,没入一个街区的转角。李战等了一个呼吸,才绕了过去。转角后是条小巷,无所不在的迷雾氤氲缭绕,早就没了千夜的身影。  李战在原地站了片刻,脸色冷沉,他刚刚在千夜身上确实嗅到了一缕黑钛的味道。虽然他也有过疑问,一个连战将都不是的小家伙,凭一把四级原力枪就想驱动黑钛湮灭弹?  然而这座城市和千夜这个人的出现,无一不是反常,李战不敢轻易冒险。他并不很在意生死,却绝不想因为莽撞失去性命。  李战向左右看看,就算知道在这样的迷雾里跟踪可能是徒劳,也仍准备跟上去看看情况。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从雾气中冲出一名血族爵士。  李战瞬间握紧了长刀和原力枪,盯视着对方。他们虽然是合作关系,但那只是暂时的,谁都知道这点关系脆弱得一碰就碎。  血族爵士也看到了李战,顿时脸色紧张,迅速收住脚步,退向一旁,靠墙站定。他一手捂着胸口,指间不断有鲜血涌出,血液中居然带着缕缕紫黑色。  李战瞳孔微缩,那是被秘银沾染的迹象,然而若说这名爵士是伤在千夜手里,双方战斗的地方应该距离此处不远,为什么听不到丝毫声音?  李战对这座诡异城市的认识又多了一点,他向血族爵士望了一眼,就径自走开,消失在雾气里。  那名血族爵士刚刚松了口气,忽然一把短刀破空而来,插入伤口洞穿胸膛,将他牢牢钉在墙壁上。  李战又从雾气中出现。  那血族爵士抬手指着李战,艰难地说:“你”可是他再也说不出什么,鲜血涌上咽喉把下面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李战面无表情,走向血族爵士,还不知道要在这个鬼地方待多久,补给和装备都不能浪费了。  可是李战刚走到血族爵士尸体前,忽然从雾气中抛出两个圆乎乎的金属球,骨碌碌就地滚了过来。  李战脸色大变,拼命一跃,几乎瞬间提到极限速度,即使看不清前方迷雾背后是什么,仍是一头冲了进去。  那两个做工精致的金属球,分明是两颗血族原力手雷!  爆炸仿佛使得整个街区都晃动起来,冲击波仍然追上了李战,把他掀了一个跟头。等余波过去,他再回头看时,血族爵士的尸体早就四分五裂。  李战脸色铁青,握刀的手背上青筋不断跳动。他霍然转身,凭着记忆追向原力手雷掷来的方向。可是街衢四通八达,雾气渺渺茫茫,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而在他身后,开列的石板路,被刮掉的外墙装饰,正在一一恢复,血族爵士的每一个部分都在慢慢地没入地面。  千夜在另一条街道的雾气中无声无息地疾行,他推开一栋房屋的大门,准备找个地方休整一下。  然而他随即色变!  门厅通向里间的走廊一览无遗,可以看到那里正有一名血族,大半个身体竟然都沉进了地面里,正在拼命挥动手臂,想把自己拔出来。可是就象被沼泽吞没的疲累旅人,无论他如何挣扎,都只是陷得更深而已。  血族战士也看到了千夜,他苍白的面孔上全是惊骇,长大的嘴拼命开合着,可是千夜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是让人窒息的寂静。  千夜的心脏突然重重一跳,好像要破出胸膛,他一低头,果然看到自己的脚正缓缓向地面沉去。而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平时敏锐的感知根本一无所觉!  千夜不假思索地跃起,还好居然还能够抽身而出,他立刻冲出了楼房。当双足踩到外面街道的石板路上时,那种诡异的感觉依然挥之不去,不过万幸街道上是正常的。  千夜用满是阴霾的目光扫过附近的房屋,甚至不必再去亲身冒险尝试,他几乎可以肯定,整个城市的房间应该都不能停留了。  这座寂静得过分的城市,慢慢伸出了獠牙,好像已经不再满足于吞噬死亡的血肉。  原初之翼微微翕动了一下,真视之瞳的方位出现在远处。千夜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并且冒出一个疑问,它在等待什么?  千夜靠在墙上,拿出一颗破魔秘银弹,掌心绯色原力光芒升起,包住的子弹缓缓液化。  他自从修炼宋氏古卷曜篇有成后,实际上也有一些不起眼的变化,比如血族体质带来的相应弱点消失了,对血族来说是剧毒的银和秘银对他就不再有特殊作用。有时候连千夜都不知道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千夜拿起深红之牙看了看,然后把秘银一点点涂抹上去。片刻后,一颗破魔秘银弹就消耗一空,而他手中的短刀锋刃上则多了一层流动的危险银光。  千夜站直身体,把双生花收回枪套,握紧深红之牙,重新走入雾气弥漫的街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城市会变得更加危险。千夜不知道有多少人追进了这个空间,但城市的房间变成一个个死亡陷阱后,幸存的追踪者搜查范围就陡然缩小到了街道上,遭遇即将变得频繁。  一名血族爵士在千夜面前出现,那人先是一怔,立刻大喜,挥剑扑上。可是他长剑还在半空,千夜身影忽然如鬼魅般一闪,深红之牙已没入他的心脏。  血爵士口里嗬嗬作响,吐出最后一口气,甚至没有看清那一刀是如何刺入自己心脏的。  滚滚炽热暖流顺着点亮的原力纹路涌入千夜体内,他扶住血爵士失去力量的身体,慢慢放到地面上。  千夜继续向前,在他身后,那具尸体正缓缓沉入地面。  在下一个路口,千夜停住脚步。在街心,伫立着一个孤高傲慢的身影,那是一名血族子爵。他正高仰着头,冷冷注视着千夜。  千夜随即反应过来,这名血族子爵没有四处搜寻,居然就一直站在这个六条街道汇聚的路口。  守株待兔虽然是个笨办法,但在这种情况下确实十分有效。至少现在,他等到了千夜,而千夜此刻连想逃跑都很不容易。  血族子爵嘴角抿成严厉的弧线,随即露出一个极尽轻蔑的笑容,说:“人类?”  “人类。”千夜回答。  “好吧,人类,看在你居然有这样的荣幸,能够进入伟大黑翼君王的领域,我给你一个公平战斗的机会。”  说着,这名血族子爵把原力枪和一个装备袋扔在地上,匕首和长剑也抛到一旁,就那样赤手空拳,然后向千夜勾了勾手指。  “来吧,在你生命最后一刻,见识一下我们圣血后裔的真正力量!”  千夜忽然笑了,他好像还是第一次遇到具有传说中古老骑士风度的血族,于是把深红之牙还鞘,大步走向子爵。  下一刻,两人双手就握在一起,开始角力。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9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