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八 奖励

章六十八 奖励

  血族子爵那英俊得有些妖异的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蓦然发出一声尖锐吼叫,双臂发力。  在预想中,这一下足以捏碎千夜的手腕,他甚至已经听到耳边响起了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毕竟人类的身体是如此脆弱,就像陶土捏成的人偶。  但是血族子爵发力之后,却突然发现自己手上握住的是一块无比坚硬的超级合金,冲撞之下更是犹如一头碰上了山峦,纹丝不动。  千夜却感到另一种意外,血族子爵那边传递过来的力量比想象中要弱得多。他向前踏出一步,空中竟响起隐隐雷音。  千夜这一步迈出,血族子爵就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他脸上已看不见讥讽,有的只是惊骇,再如何子爵都想象不到自己会在角力中落了下风。  然而一波一波汹涌扑来的力量,简直无法稍稍阻挡,子爵步步后退,砰的一声,脊背已经撞在墙壁上。  千夜爆发出一声如远古巨兽般的低吼,氤氲全身的淡淡绯色光芒中恍惚燃起点点金色火焰,体内全部原力节点同时震动。喀嚓声中,血族子爵的手骨已被捏碎,接下来狂暴的原力汹涌冲入他体内,全身上下都发出悉悉索索的骨裂声,从双臂蔓延到胸膛、胯部直至双腿。  千夜退后一步,看着只能依靠墙壁才能勉强站立对手,轻声道:“无论如何,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就按照你们的古老传统给予你永眠吧。”  说着,千夜拔出深红之牙,洞穿了血族子爵的血核。  血族子爵并没有立刻死去,他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千夜,恍然道:“原来你也是圣血之裔”  “我是人类。”千夜这么回答。  血族子爵已经完全断绝了生机,千夜没有丝毫停留地隐入薄雾。这名子爵的实力异乎寻常的低,千夜总觉得他似乎受伤在先,或者就是曾消耗过大量精力。  仅仅走出一个街区,千夜就迎面撞上了一名血族男爵。双方一碰面立刻爆发了激烈的战斗,最终千夜依靠涂了秘银的深红之牙干掉了这名男爵,自己身上也中了三刀。  相比之下,千夜更加觉得刚才那位血族子爵格外虚弱。  现在不能进屋的城市说不上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就算僻静的小巷也随时会有追踪者出现。千夜就地坐下,简单地清理并包扎了伤口,然后不管不顾地开始运转宋氏古卷的玄篇。充盈的精血不断转化为黑暗原力,再被体内血气吸收。  面对不知数量的敌人,还有叵测的城市,他必须保持体力。血气强大后,虽然对黎明原力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可以加速体力和伤势的恢复。  千夜的运气相当不错,这一个周天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敌人出现。当他站起来时,又感应了一下真视之瞳的位置,似乎达到了进入城市以后的最近距离,仅有数百米。  虽然根据经验,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找到地方,但是千夜仍然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片刻后,一声轰鸣响起,千夜看着一名血爵士在自己面前倒下。血族原力手雷的威力,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抗的。  接下来,刚过了数分钟,又是两声爆炸,千夜拔刀在手,向已被炸成重伤的血族男爵扑了上去。男爵十分凶悍,虽然最终死在深红之牙下,但也还给了千夜两刀。  千夜低头看着大腿上的伤口,无奈地叹了口气,伤在这里十分麻烦,会影响他的速度。而千夜每次遭遇战都能占据上风,就是依靠压倒性的身体和速度优势。  接下来又是连续的遭遇战,千夜虽然每次都能斩杀对手,但也不断受伤。他已经历过一次血沸,恢复药剂也用过了,还好精血的补充倒是源源不断。  千夜在一处墙角坐下,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看到来自正面的敌人,防止背后的偷袭。他身上的伤口大多已经收拢,但是依有阵阵刺痛,而且剧烈战斗会让伤口再次撕裂。  千夜又拿出一颗秘银弹给深红之牙的刀口涂上秘银,心里却在思索一件事情,他一路上遇到的血族没有低于爵士的,但也没有高于子爵的。其中爵士和男爵的战力相当正常,子爵却明显弱很多,甚至有的还不如男爵,这是怎么回事?  终于,整颗破魔秘银弹变成了刀锋上的一层薄薄银光。千夜再次检视了一遍装备,破魔秘银弹只剩下两颗,黑钛湮灭弹倒是不曾动用,另外还有三颗血族原力手雷。  千夜轻轻吐出一口气,站起身来,习惯性地感应了一下真视之瞳的位置,然后微微一怔,此刻真视之瞳已在百米内,前所未有的近。  忽然一股寒意从千夜的脊背窜起,脑海中冒出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难道是死的人足够多,真视之瞳才会出现?他抬起头看着眼前一成不变的迷雾,背后就是那会吞噬血肉的城市,宛若蛰伏在黑暗中的活物。  然而这里不是安度亚留给自己仆从和后裔的馈赠吗?黑翼君王又是如何在千年之前,就预见到会有无数黑暗种族战士跟随着空间门的开启者进入遗迹,从而成为城市的祭品。  千夜有一种预感,接下来还会发生些什么,再联想到目前出现最高等级的敌人是子爵,还仿佛受到了压制,他就总觉得这座城市仍有秘密。  不过,现在只能安静等待。千夜并没休息多久,片刻之后就有一名血族爵士从街角转了出来。千夜闪电般扑上,一刀刺穿了血爵士的心脏。  这名血族爵士很年轻,但是战力相当惊人,濒死之际竟还能成功反击,手中长剑同时刺穿了千夜的腹部。  千夜闷哼一声,捏住剑锋,不让它造成更大破坏,同时右手一抖,震荡传到深红之牙的锋刃,把血爵士的内脏搅成一团渣滓。  千夜忍着剧痛,将长剑一点点从腹部拔出,然后仰头喝下一瓶治疗药剂。沸血状态下的强大恢复力,很快就能让腹部伤口收拢,不再流血。然而,身体内部受到损伤却没有那么容易恢复。  血爵士的尸体开始被城市的地面慢慢拉下去。  千夜只拎起了刚从自己身体里拔出来的长剑,看了一眼后,神色微动。剑锋方才还染满血渍,只片刻就干干净净了,露出原力纹路。然而仔细观察后会发现,那些颇为粗犷刚硬的纹路实际上每一道,都是由一层更为细密的纹路构成。  那这把长剑绝不是一般血爵士使用的三级武器,千夜持着长剑挥劈了几下,感觉剑身沉重之极,恐怕有上百公斤重,随手向旁边的墙壁刺去,结果扑的一声闷响,剑锋轻而易举地就没入小半。  这座城市的石料,可都是坚硬如合金的。  千夜激发了剑上的原力阵列后,辨认出高级坚固和高级锋锐效果。也就是说,这把长剑至少也是五级,连一般子爵也不见得会拥有的武器居然出现在一名血爵士手中。  不用多想,那位血爵士一定是某个古老氏族最直系的血脉,而且还是受到整个家族重视的天才,却在这座城市里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千夜摇了摇头,心情说不上是惋惜。他靠在墙面上,闭上了眼睛,抓紧时间开始休息。  就在这时,一阵剧痛忽然毫无征兆地袭上头部,痛得千夜禁不住呻吟出声。在他的意识中,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的头颅带来!”  和以往梦境中不同,这一次的声音洪亮之极,每一个字都震得千夜阵阵耳鸣,几乎头晕目眩。  “你的头颅在哪?”千夜这次忍不住在意识中做了回应。  他的疑问得到了回答,“你已经离它很近了,十分近!继续杀戮吧,杀掉那些外来者还有卫士,当累积了足够的血肉,就可以找到我的头颅!”  声音渐渐低下去,在最后淡出的时候,留下一句话,“这是提前给你的奖励”  千夜的头痛逐渐消失,他此时完全没有了休息的心情,一跃而起,却突然怔住。只见身前地面的石板突然变得柔软如水波,一阵涌动,竟然有什么东西从中浮出。  那是一把长剑!通体黝黑,剑身镌刻着淡银色纹路,看上去和血爵士那把五级配剑有些相似。  千夜缓缓伸手,握住剑柄,将它提了起来。这把长剑的原力阵列构成方式确实很相似,也是层层阵列嵌套的方式,只是多出了一个新的能力:重斩。  千夜掂了掂长剑的份量,剑尖拄地,随手一按,并未如何用力,长剑就发出轻微锐啸,轻而易举地没入坚硬地面。  确实是重斩。当用力挥剑时,会有更大威力的重斩。这算是一个半主动的能力,异常实用,自然也十分昂贵。  就在这时,从雾气中又出现了一个身影。  千夜眼角余光一扫到那虽然不甚高大,但挺拔如山、杀气腾腾的身影,立刻不假思索地扔过去一枚原力手雷。  是李战!  千夜没想到这么快又遇到了他。李战实力直追血族的一等子爵,而且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属于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物。这是最危险的敌人,也是千夜最不愿意遇上的敌人。  李战不知道之前在干什么,看到千夜后的第一反应居然也是怔了一下,但随即他的应对几乎和千夜一模一样,同样是一颗手雷扔了过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49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