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九 黑之书:初始之章

章六十九 黑之书:初始之章

  千夜低骂一句,抓起手边的剑,一头窜进旁边楼房,然后以最快速度穿过房间,从另一侧的窗户跃了出去。  两颗原力手雷几乎同时爆炸,把这段狭小的巷道变成死亡之域。爆炸最高威力刚过,李战就穿过硝烟,出现在千夜进入的楼门前,同样冲了进去。  然而他一踏进房间,立刻感觉就象陷入泥沼,脚下分明是实地,却全无着力之处,举手投足都要花费极大力气。而且阵阵刺痛从肌肤上传来,转眼间变得难以忍受。  李战心中大骇,此时他连口鼻都仿佛被什么堵住,居然有窒息的感觉。他蓦然大吼一声,身上迸射出刺眼的原力光芒,周围像有什么东西粉碎,这才挣脱了无形的束缚,从房间里踉跄退出。  他站在街道上,惊魂未定,从外面向房间中看去,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异常。李战又低头看了看身上,双手双臂肌肤通红,正不断有血珠渗出来,铠甲上的金属扣件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变得锈迹斑斑。  李战可以确定,自己若是在那个房间里再停留数秒,全身血肉都会化去,说不定连具骨架都剩不下来。这个城市的建筑变得越来越危险,之前还只是如流沙般把人陷入,以他的能力短暂通行并没有太大危险,现在竟然开始直接消化血肉。  他脸色阴沉,用力一握拳,快步绕过街角,继续漫长的追踪。  已穿过房间的千夜倒没有特别明显的感觉,只是从窗户跃出时,脚下仍然有股粘稠力量拉着他往下坠落。不过他早有准备,每一次点地都异常有力,顺利落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上。  千夜丝毫不敢停留,迅速向前,在雾气中穿过数个街区,才放缓速度,准备找地方休息。  然而就在这时,一左一右各自走出一名血族战士。  该死!千夜惟有挥剑扑上。  战斗转瞬结束,两名血族战士都变成了尸体,平静地沉入城市的地面。而千夜身上多了一道伤口,旧伤又有两处挣裂。  千夜就地靠墙坐下,用力喘息着,每一下呼吸,都仿佛在向外喷着火。他勉强伸手在口袋里摸索,可是没有找到任何治疗药剂,原力手雷倒还有两颗。  就在这时,李战的身影从迷雾中出现。  千夜沉默地站起,这次他没有逃跑,不退反进,重斩之剑毫无花巧地当头向李战落下。李战一声冷笑,横刀格挡,同时左手一探,向千夜当胸抓来。  两柄利刃在空中划出森然光芒,千夜一声沉喝,长剑骤然加速,挟千钧之力,一剑斩在李战的长刀中央。  当的一声巨响,有如古钟长鸣,千夜右手鲜血直流,长剑高高弹起。而李战整个人往下一沉,随即腾腾不断后退,耳中鼻中全都流下血线。  这一剑传递过来的力量太过恐怖,李战直靠上高墙,才止住退势。他发出一声充满怒气的咆哮,背后原力光芒大盛,隐约出现巨蟒扭动的影像。然而天赋形态的幻象刚刚成形,他就脸色一白,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李战不由在心中大骂这座诡异城市。  他当然也受到了空间禁制的压制,不过人类和血族的力量运行方式本就不同,血族要压制血脉力量只能靠血之枷锁,所以那些血族子爵们只能以自身力量直接对抗空间压制。而李战却发现,他只要不驱动原力漩涡,仅从节点中调用黎明原力就不会触发禁制。  但是李战就算不用战将能力,实力也至少与三等血族子爵相当,他绝想不到自己竟会在正面对决中被一剑击退。  李战强压下胸膛里的翻涌气血,刚想追击,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尖啸。他心头警兆大起,看到一柄长剑正飞旋而来,那是千夜刚才拎在手里的另外一把长剑。  长剑在空中几乎是无规则地翻腾着,来势和声响都太过诡异,李战不想硬接,左右一看,瞬移向一侧,脱出了剑锋范围。可是就在此时,两颗原力手雷像是长了眼睛般,贴着地面滚了过来。  “你这个疯子!”李战大骂一声,只来得及团起身体,随即就被爆炸的冲击波掀飞出去。他重重撞在墙上,好容易才站了起来,放眼望去,只有重重浓雾,哪还有千夜的影子。  “疯子,真是疯子!”  刚刚那个距离,千夜本人也在原力手雷的爆炸范围里,这实际上相当于半自杀的行为。就算千夜以这种方式再一次摆脱了追踪,可是必然付出代价。  而此时千夜已经奔行在另外一条街道上,他扶住一个锚形雕塑,慢慢平复呼吸。实际上他的情况比李战想象的要好,强悍的血族体质扛住了大部分原力爆炸的威力。  忽然千夜听到身后有些响动,就象细砂流动的声音,他转过身,不远处是一道两扇的雕花大门。  房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走出一名血族战士。  千夜瞳孔微缩,一个跨步,重斩长剑高高举起,如电斩落。  那名血族战士看上去反应有些迟钝,举止也有点凝滞,但横抬起的长剑还是及时格挡住了千夜的攻击。  然而千夜手中剑的本体就已沉重无比,此刻淡银色原力阵列通体发光,重斩特性启动,直接将那血族战士连人带剑斩成两半。  血族战士分成两半缓缓倾倒,然而身体的剖面中根本没有血肉,全是细小砂粒。尸体在千夜眼前化为一滩细砂,簌簌落地,转眼间就没入街道地面。  千夜愕然,随即想到那个声音,杀掉外来者还有卫士,这就是卫士?  如果只是这种七八级的程度,倒是不难对付。只不过不知道究竟有多少。  细砂消失的地方有一点什么东西在莹莹闪光,千夜捡起一看,是颗指甲大小的晶石。他翻来覆去看不出名堂,就随手扔进了口袋里。这还是城市第一次在吞噬之后,还留下点什么。  千夜正想离开,那种令人牙酸的细砂流动声又响起,他转过头,看到一名卫士从不远处的落地长窗中爬出。千夜大步向前,手起剑落,将那才爬出一半的卫士斩杀,又得到一块晶石。  捡起晶石后,千夜瞳孔忽然一缩,就在他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竟然同时出现了三名卫士!而且街道两旁的楼房中都出现响动,不用说里面都有卫士出现。  千夜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但随即双手握剑,大步向前。只要有卫士接近,或劈或斩,都是一剑击杀。  在他的人生词典里,从没有放弃两字,连当年被黑血污染的危机都挺了过来,现在不过是一场战斗而已,真正的战士直到最后一刻也绝不会放弃。  这条原本普普通通的街道似乎遥远得看不到尽头,卫士们也仿佛斩之不尽,杀之不绝。千夜记不清自己挥出了多少剑,只知道口袋里的晶石在一颗颗增加,根本不用他弯腰拾捡,每倒下一名卫士,口袋就会重上一点。  不知过了多久,千夜忽然停步,在他面前,漫长的街道终于有了变化,一座如神庙般的高大建筑突兀地就此出现。  它高达百米,正面的门廊由十二根巨柱撑起,每一根都有数米粗细。在如此宏伟的建筑面前,一个人渺小得如同蝼蚁。  原初之翼再次振动起来,来自真视之瞳的感应就在里面。  千夜跨进门槛,眼前是一个巨大到令人窒息的殿堂。  四壁和穹顶上绘满了壁画,笔触精致,画风细腻,大部分内容是类似于创世纪的故事,讲述了各个黑暗种族英雄与无数上古巨兽乃至异域凶物的战斗,还有几幅似乎描绘的是黑暗种族之间的几场大战。  在壁画中,可以发现许多闻所未闻的巨兽凶物,而黑暗种族对战的技能被渲染得辉煌绚烂,看上去就威力无穷。这些壁画如果能够想办法拓印回去,定会成为极为珍贵的史料,可以填补千年战争之前黑暗年代的大片历史空白。  可惜现在不是考虑这种事情的时候,千夜收回目光,继续向前。  在殿堂尽头的最深处,摆放着一排十三具棺木,看样式如同古老血族们的栖息之所。  棺木之前有一个祭坛,许多奇珍异宝就这样撒放在周围,间中点缀着形态各异应该是来自各个种族的森森白骨。巨大财富和亡者残骸如此赤裸裸的展示,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  祭坛前方伫立着一个摆放经文的架子,此刻上面静静躺着一本黑色封皮的大书,封面上是一颗滴血的眼睛。  来自原初之翼的感应触手可及,就是这本神秘的古老典籍。  千夜犹豫了刹那,才把手放到黑色封面上。他只觉得掌心一痛,鲜血立刻染上了封面,然后被大书全部吸收了进去。  无数黑色光芒从典籍中绽放出来,有若实质,好像一根根触手探出,延伸,把千夜缠绕起来。  随即千夜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甚至所有感官都消失了。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飘浮在一片虚无中,面前悬着那本黑色大书,厚重的典籍开始自行翻动,每展开一页,他的意识里就泛起许多内容。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翻到最后一页,千夜缓缓睁开眼睛。  他现在知道这本书是什么了。  黑暗种族失落的上古典籍之一,黑之书:初始之章。  黑之书并不是一本,而是一套。这部典籍消失在黎明战争之前更久远的年代,只在后人的记忆中留下一个名字,就再没有更多的信息了。没有想到它的第一部,初始之章,居然在安度亚的遗迹中出现。  初始之章记录了整个世界原力体系的运转。千夜看到了世界初生的那一刻,无穷无尽的黑暗自虚空中猛烈迸发,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迅速扩散到无限辽阔的距离。  这就是最初的黑暗,一切黑暗原力的本源。  这个世界,原本是黑暗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50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