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七十一 叛徒

章 七十一 叛徒

  千夜现在可以确定那个声音绝不会是安度亚,但是又为什么能够通过黑翼君王的水晶残片来传递消息.  况且在其它地方也罢了,这里是黑翼君王的遗迹,安度亚千年前留下如此令人震撼的布置,又怎么会允许有人在自己的殿堂中冒充身份?  而千夜走出密室后,原初之翼沉寂下来,安度亚的意志也悄无声息,再没有给予提示.难道这才是黑翼君王所的那个意外带来的考验?  千夜了手中的头骨,很想用力掷对面的墙上去.算面对的是一位在黑暗种族历史上都排名前列的黑暗大君,他也绝对不喜欢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耳边的声音催促得更急了.  千夜平复了一下郁闷的心情,循着声音一路走去,发现自己回了最先进入的那个巨大殿堂.终于他找了呼唤的源头,在摆放着黑之书的那个祭坛后面,来自于十三具古老血棺中.  现在千夜才得以仔细观察这些血棺,意外地发现每个棺盖上刻印的氏族徽记都不同,从第一的帕斯氏族,第十二卡顿氏族,有记载的血族十二古老氏族,全部集中于此.  千夜微微色变之余,又觉得出现这种情况太不符合常理.根据人类对血族的了解,那十二个氏族根本不可能和平共处,况且血棺中无论是干尸还是沉眠的古老血族,他们也应该是和自己的家族聚而居之.  最让人心生寒意的是第十三具血棺,上面雕刻的花纹同样华丽繁复,却没有任何徽记.在血族传中一共有十三位始祖,但是有记载和后裔传承下来的一直只有十二个,那么这一具血棺又是什么?  第十三氏族?  对人族来,这绝不是个好消息.如果第十三氏族真的存在过,也意味着血族世界拥有一位新的始祖力量,算现在沉寂着,不知道哪天会在后裔中觉醒.  "靠近我,把我的头颅呈献上来!以古老安度亚之名,你将得权利,地位和力量!"  这一次千夜听得很清楚,声音来自于第一具血棺.  但是千夜没有理会,反而伸手推了推身边的一具棺木.沉重的棺盖触手冰凉,有木头的质感,硬度和质量却绝对超过合金.  棺盖打开,里面是一具上位血族的尸体,一身戎装,徽章边缘有一圈金叶环绕的橄榄枝,竟然是一名荣耀侯爵.只是他胸口有一个空洞,血核早已不翼而飞.失去了血核的血族,象人类失去心脏,早死透了.  在这时,第一具血棺的棺盖缓缓自行打开,露出了里面沉睡的血族.  当血族进入长期沉睡时,他们除了起来会干瘦??干瘦些,其它地方和睡着的样子没有什么不同.沉睡时间越久,他们会越瘦,也会越虚弱.当沉睡时间超过百年后,这些血族需要浸泡在血池中才能醒来.  出现在千夜面前的这个血族,已经枯瘦了近乎于骷髅的地步.他也是一身戎装,体表有数道巨大创口,很多装饰都碎裂遗失了,辨认不出位阶.那些伤口似乎当时没有处理,经历了久远岁月后,周边的血肉全部泛白,如同风化.  这个血族虽然身上伤口着严重,血核位置倒是完好无损,不翼而飞的却是头颅.  "幸运的血裔啊,你做得很好,非常好!现在,把我的头颅安放在我的躯体上,然后再祭献一点点鲜血.我,伟大的君王安度亚将复活.而你,会得始祖的血脉,拥有开辟新氏族的能力!"  这时声音不再如洪钟般震得千夜耳鸣,低沉带着不出的魔力,仿佛从人的心底发出,一字一句都是自己此刻最想做的事情.  千夜只觉得一阵恍惚,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他心中警兆大起,感觉自己蓦然分裂成了两半,一半想要走向第一具血棺,把头骨安放躯体上去,一半拼命拉拽住脚步,同时想把手上的头骨捏碎.  若此时有人旁观,会千夜象一架出了故障的机械人偶,前进两步,又后退一步,有时候原地转一个圈,手臂则不断抬起放下.然而在这似可笑的动作背后,却是激烈无比的意志争夺!  紫色血气早在千夜举步的时候再一次扩张,但这次它没能完全阻隔声音的控制力,只是不断地做出干扰,让千夜不至于在身体的控制权争夺中一败涂地.  紫色血气的力量被迅速消耗,千夜的意识越来越昏沉,突然一直盘踞在心脏外的暗金血气忽然动了动,吐出一道细如牛毛的血线,几乎是以光速沿着血脉一路上窜千夜的眉心处,骤然炸开.  千夜觉得头部一阵剧痛,意识陡然变得清晰无比.  他在重新拿回了身体全部控制权的瞬间,知道这一时机可能稍纵即逝,再顾不上充盈血气和黎明原力可能的冲突,立时推动兵伐决,原力狂潮如海上风暴般呼啸而起.  暗金血气陡然缩回心脏中,却在原地留下了一对金芒勾勒出的光翼幻象,当被宋氏古卷曜篇千锤百炼的精纯黎明原力席卷而过时,绯色的世界中,金色点点浮沉,然后次第炸成一朵朵火焰  绯色中带着金焰的原力光芒从千夜手中倾泻而出,如瀑布般浇在那具无头血族的身上,刹那间燃起银色熊熊烈火,一道凄厉之极的惨叫声在整个大殿中响起.  仿佛能够穿透一切的尖锐声音有如利刃,直接戮刺,绞动着千夜的意识,让他痛得差点昏过去.然而千夜只是眼前一黑,以行走在死亡边缘锤炼出来的意志,抵住那好像直接砍在了灵魂上的攻击.  他再次甩开那颗头骨,这次头骨成功地离手飞出,千夜拔出双生花,把最后一颗破魔秘银弹压入弹仓,抬枪,瞄准,射击.  砰的一声,妖异的花朵在虚空中盛开,伴随着粉碎的头骨簌簌落下,凄厉的尖叫也嘎然而止.  整个世界都好像一下子安静无比,千夜直接在原地背靠着棺木坐了下来,他现在全身脱力,感觉极度虚弱,几乎连用力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争夺身体控制权时,或许由于那个声音想要占据千夜的意识,这种入侵实际上是双向的,结果被千夜捕捉了对方一些断续的意识碎片.  原来这些棺木中的上位血族,是安度亚的十三位血将军,在黑翼君王失踪后,一直守护着这处遗迹.而那个无头血族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背弃了自己的职责,把同僚们屠戮干净,却在那座偏殿中,被镇守的血族侯爵砍下了头颅.  同样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背叛者居然一直没有完全死去,他生前的天赋特长是灵魂力量,于是通过水晶钥匙的碎片,诱使得它的人来寻找遗迹,以达复活自己的目的.  实际上只要拿水晶钥匙碎片的一块,有机会进入这处殿堂,千百年来,在千夜之前也有贪婪而强大的强者来这里,无一例外变成了维持空间运转的血肉能量.  千夜这一次休息了许久,才稍稍恢复一点力量.  这个诡异的事件起来似乎告一段落,虽然还有许多细节不清楚,但淹没在时光长河中的真相,也不仅仅这一桩.  千夜把剩余的血棺全部打开,又了十具上位血族的尸体,都是差不多样式的戎装,从佩戴的徽章来,位阶最低也是侯爵,全被挖去了血核.只有那具无头的血族,身体才是完整的.  然而,当他打开第十三具血棺时,却意外地发现,里面竟然是空的.千夜想了想,确定镇守偏殿的那位血族侯爵服饰和他们不同,那是应该还有一名血将军存在?  千夜抬起头环视整个大殿,四下里仍是一片空寂和静谧,如果不是他的来,这里像是凝固在时间荒原上的一个片段.  不过了现在,千夜知道黑翼君王也不是万能的,在这个空间中的种种,大部分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只能用奇迹来形容.可即便如此,在漫长的时光中,依然出现了变故.一名将军背叛,一名将军不知所踪,其余的都被灭杀.  千夜隐约有种感觉,安度亚是借他的手清理了叛徒.而从之前那个庞大意志的口气中,黑翼君王并非不知道殿堂中曾发生的事情,至于他为什么不自己动手的原因不得而知了.  当第十三具血棺的棺盖敞开底,大殿穹顶忽然泛起湛蓝色光芒,千夜抬头时,壁画全部隐没,浩瀚深邃的色彩恍若没有星月的夜空.随即一道光芒投射下来,落在他身上.  随之柔和庞大的力量充盈着千夜的四肢百骸,这次他清晰无比地感觉了原初之翼的展开,在身后形成一双巨大光翼,点点金光闪烁.  整座大殿忽然晃动起来,并不剧烈,如置身于水波中.面前一堵高达数十米,宽达百米的巨墙一分为二,向着两边缓缓打开.  湛蓝光芒涌出,直千夜面前才停下,拉开一道顶天立地的光门.门后莹莹光波,荡漾如海.  千夜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湛蓝光芒如有实质,触手滑滑凉凉,象伸入了海水中.一股极大吸力应手传来,把他拉入了蓝色光海.  殿堂随即恢复了原状,打开的血棺也一一自行合上,重归沉寂.  此时神殿外的城市却一片沸腾,每一处巷道都在发生着激烈战斗,一名名血族战士和守卫们厮杀着.  守卫的等级似乎比千夜遇的略低了一两级,但数量却是无穷无尽,不断从街道两侧的房间和长窗里冲出,倒地死去后则化为流沙,没入地面,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50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