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八 投名状

章七十八 投名状

  这间修炼室是武馆最值钱的房子,现在被千夜一拳轰塌了整面墙,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大半个武馆。他们此时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无论是客人修炼岔气,还是房间里设施出故障,都是大麻烦。  几名武馆弟子一进门,顿时呆住,他们居然看到了后花园的景色,一时间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幅情景可不好解释,千夜索性拿出块半尺见方的黑晶,直接塞进一名武馆弟子手中,说了声“这是赔偿”,就匆匆离去。  没有切割过的整块原能黑晶赔这间修炼室足够有余,那几名弟子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也就忘记了拦阻千夜离去。  只不过抱着黑晶的弟子突然有些不解,客人身上好像没带背包,这么大一个盒子是从哪里拿出来的?他看看怀里的东西,又看看眼前花红柳绿的后花园,感觉脑子有点转不动。  直到千夜走远,一名女弟子突然咦了一声,从废墟里拉出一张厚钢板。钢板中央破了个大洞,上面还粘着一层支离破碎的橡胶。  她反复看了几遍,才吃吃地说:“这这个是钢铁人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几名弟子反复辩认,终于确定这张钢板就是用来练习格斗术的钢铁人偶,不过这个平整程度,哪是人力轰击出来的,倒象是被一队重型卡车反复碾过。  武馆弟子们看看钢板,再看看少了一面墙的修炼室,总觉得今天自己的眼睛有些靠不住。  千夜也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拳居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好在抽身得快,否则的话真是没法解释。出了此事之后,千夜也没有了继续逛街的心情,直接回去旅馆。  当夜幕降临时,王有源正毕恭毕敬地站在一名中年男子面前。  那人面容清隽,双眼细长,颇有些慈眉善目之相。然而王有源在他面前,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中年男子沉吟着,用手指关节一下一下地轻扣桌面,片刻之后方才缓缓地说:“我赵阀规矩之大,你也是知道的。”  王有源忙躬身道:“赵大人,这规矩嘛,在赵家之内自然要严格遵守,可若是到了外头,未尝不可做些变通。”  中年男子只哼了一声,面色淡淡。  王有源把腰弯得更低,声音也随之放轻,“您看,这可是秘银!小的知道,其它东西也是入不了您眼的。现在城主……今后还不都是……要依靠您了?”  中年男人抬眼瞥了瞥王有源,神情有些许松动。  王有源见此,忙趁热打铁地道:“大人,家族现在战事正是紧急时候,上交秘银这种物资不但能等价兑换金币,最重要的是可以记功啊!况且那小子价值三万金币的秘银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说不定手上还有货。”  中年男子沉吟不语,突然道:“那人是什么来历?”  “外乡人,第一次来黎滨,而且,没有担保人。”  王有源当时说到担保,并不是随口一问。一般来说,万枚金币以上的大宗交易,除非双方是知根知底的长久生意伙伴,否则都会各自请担保人。像这种以货易货的,实际上相当于两笔交易,更是要防止货物品质出问题,或者收到赃物。  挂着赵阀招牌的商行不是说不敢或不能收赃,但那种事情是不能放到明面上来做的。正规生意和地下交易的手续有很大区别,千夜长年在永夜大陆,对这方面没有丝毫经验。  王有源和千夜聊了两句就看出来他不是合法的行商,若只是现金交易倒也罢了,偏偏对方拿出来的是高纯度固态秘银。一个猎人手中的这种东西来路肯定不正,于是在王有源眼里,简直相当于一堆无主的财富。  那边的中年男子赵又平脸色挣扎片刻,终于缓缓点了点头,道:“那你去做吧,收拾得干净点,我会给你安排人手看着。”  王有源一张脸顿时笑开了花,连声道:“您放心,这件事小的保证办得妥妥当当!正好,我听说马三刀也到了黎滨,那可是个狠人,卡在战将之前好多年了。小的有把握说服他出手,那这件事就十拿九稳了。”  赵又平双眉微皱,道:“马三刀?我听说这家伙在城外养了一拨马匪,不是个容易相与的家伙。这件事让他掺合进来,恐怕会有麻烦。”  王有源笑道:“我倒是对这马三刀有些了解。一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办事倒还有些信誉,只要给足钱,一切都好说。另外,他的族侄就在我们商行里做事。有这两层关系在,还能有什么问题?”  赵又平沉吟之际,王有源又道:“就算他有其它想法,等这次买卖做完,大人您多半已经是城主了。到那时候,他老实识相也就罢了,若是不然,那就休怪我们心狠手辣!”  赵又平缓缓点头,说:“好,就这么办。我会调一个排的城卫军配合你,以防万一。”  “大人您就等消息吧!”王有源出了书房,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房间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嗤笑声,“这老小子,虽然是外姓,倒挺乖巧,这就送上来一张投名状。”一个面目姣好的年轻女人一直侍立在赵又平身后,此时方才出声。  王有源巴巴地跑过来,送上这么一件事,当然不仅是贪图事成后的那点分红。他这么干实际上风险挺大,倒不是说埋掉一个没有根底的外乡人有什么麻烦,而是赵又平如果翻脸,王有源会被赵阀执法堂处置。  这位兴隆商行大管事,有名的面善心苦,没想到对自己也如此下得了手去,他这是眼看着老城主就要不行了,担心位置坐不稳,特意跑过来给城主热门人选赵又平送了这么一个好处,以示投诚。  “你去查一查,如果王有源说的没错,就通知离六配合他。”赵又平依然神色淡淡,心中却对王有源这次示好颇为受用。  不过赵又平想到城主之位,又有点心烦意乱起来。阀内这些年都不怎么太平,承恩公一系慢慢握牢了权柄,新贵起来后,就需要位置安插,他这种旁系虽然顶着赵姓,却越发摸不到好处。这次能分个一两万金币的话,也不无小补,谋职的开销花再多都不算多。  女人见赵又平陷入沉思,不敢打扰,轻手轻脚地退出了书房。  第二天,千夜结束晨练后,继续去城里闲逛。黎滨城是商阜之地,或许还能找到如鹿骨粉之类的好东西。  云香鹿的鹿骨粉在产地并不稀有,然而到了永夜大陆,却是专营物资。如筑元香这类有助于修炼的药品以及相应药材,按例只能由远征军专营。  这项专营权并非帝国明令授予,可在永夜大陆上,远征军的禁令当然有效。由于供应全被远征军控制,这类药物价格不但远高于本土,还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到。以黑流城现在和远征军总部的关系,有很大可能性会卡第七师的配额。  在这种情况下,千夜运一批鹿骨粉回去,无论是出手还是自用都很方便。  千夜边走边看,考虑再补充些什么东西。那团固态秘银交易后应该还会有数千金币的差价,再买点什么的话,也就控制在这个额度里了。  他在大殿祭坛的时候,还没有安度亚空间,背包容量有限,只拿了一些珍稀材料。里面秘银还算是常见资源,另外一些稀有到无法解释来源的地步。而那些只有特定大陆特定地点才出产的矿物,他也不想就这样随意卖掉。  千夜刚刚转进一条小巷,忽然间迎面冲过来一个少年。  少年好象有什么急事,跑得飞快,在和千夜擦身而过时,好象绊了一下,身体一歪,猛地就向千夜撞了过来。  千夜自幼在垃圾场长大,什么样的把戏没有见过,早就看出对方貌似忙乱,实际脚下很稳,根本没有控制不住身体。当下千夜身体微微一侧,让过了少年的一撞,反手握住对方手腕。  这少年动作异常麻利,手腕被捉时,手掌居然已有一半伸进了千夜的口袋。  少年右手被抓住,立刻拼命挣了几下,可是千夜的手就如铁钳一样抓牢了他的手腕,纹丝不动。  “放开我!”少年尖叫。  千夜平静地看着这少年,并没有松手。  少年突然扯开了嗓子,高声叫道:“来人啊!外地佬抢劫杀人啦!”  千夜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小巷周围响起纷乱的脚步声,几个一看就是街头混混模样的大汉出现,堵住了巷子两端。  就在这时,少年看到有人过来,还能活动的另一只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匕首,狠狠向千夜腰眼刺去。他这一刀又快又狠,取的部位格外狠毒,普通人被刺实的话,足以一刀毙命。  匕首插下之际,少年还不忘继续高声喊叫:“杀人啦!外地佬杀人啦!”  千夜面无表情地看着少年一刀刺在自己腰上,匕首很锋利,锋利得不像一把非原力武器,刺穿了战术夹克下摆,恰好绕过内甲边缘,狠狠扎在千夜腰部,刺得皮肉都微微下陷。  然而也就是这样了,连一滴血珠都没有出现。  少年却觉得自己一刀如同扎在岩石上,手震得生痛,匕首差点脱手而出,更不用说继续刺下去了。  千夜手上稍稍加了点力,只听喀嚓一声,少年的腕骨已被捏得粉碎。少年还没有来得及惨叫,千夜又抓住他握匕首的手,同样捏碎了全部骨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53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