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九 第三把刀

章七十九 第三把刀

  少年双手外翻成一个诡异角度,已经语不成句,只能倒地拼命翻滚惨呼,没叫几声就痛晕过去。  巷口的几人见了这一幕,都勃然变色。  为首一个衣着花花绿绿的干瘦男人一声怒吼:“敢动我们大刀帮的人!一起上,剁了他!”  几名混混纷纷抽出砍刀,一拥而上,劈头盖脸就向千夜斩下。他们用的砍刀都是一个样式,大约半米多长,厚背直刃,那个重量和锐利程度,一刀砍实能斩断骨头。  这些混混个个面容扭曲狰狞,举手投足间显然下了死力,数把砍刀风声呼啸,似乎恨不得把千夜立时斩成几段。  千夜应对得十分轻松,微一侧身,就从两把砍刀的缝隙中走了过去,一把抓住领头的那个干瘦男人,挥臂一抡,直接将他拍在了小巷一侧的墙壁上。  砰的一声闷响,红砖墙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形凹坑,干瘦男人整个身体都嵌进墙中,直接昏死过去。  与此同时,千夜一脚侧踢,把正扑来的一个混混踹得飞出十多米,然后反手一挥,一记耳光抽得另一个混混飞上半空,旋转数圈这才落地,而混着几颗牙齿的鲜血则喷溅在另一侧的墙壁上。  一群混混转眼间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也是下手最狠的一个壮汉,只是他拼尽全力挥砍,却始终捞不到千夜的衣角。千夜随手握住他的手腕,一拧一送,轻松地把壮汉如常人小腿粗的手臂转了个方向,将砍刀的刀锋送入他自己的腹中。  顷刻之间,除了千夜之外,整个小巷中再也没有能够站起来的人。  千夜紧皱的双眉并没有散开,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即使在永夜大陆上如黑流城,暗血城这种强者就代表律法的地方,城里的混混们没有特别原因也不会出手如此狠辣。  千夜转过身,背后的巷口又冲出一个光头纹身的壮汉。他一脸杀气,提着一把大口径的原力枪,对着千夜就扣下了扳机。  扳机还没有到底,千夜就在地上用力跺了一脚。一道震波顺着地面送到壮汉脚底,让他腾地一下飞上了半空。至于那轰鸣的一枪,早就不知打到哪里去了。  扑通一声,光头壮汉重重摔在地上,连原力枪都脱手飞出。千夜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右手伸出,稳稳接住了从空中掉落下来的原力枪。  光头壮汉刚想翻身起来,忽然间发现原力枪还灼热的枪口已经顶到了自己的颧骨上,当下再也不敢稍动。  他喉结上下滚动,有点结巴地说:“别,别杀我!我也是奉命行事,没办法的啊!”  千夜没有理会他,缓缓抬起头来。  一个高达两米的狰狞男子,正缓步走进小巷。他外袍衣襟敞开,露出满是黑毛的壮硕胸膛,腰间醒目地挂着一长两短三把战刀。  男人走到千夜十米外站定,用大拇指往自己一指,道:“老子是马佐,道上的兄弟们都叫我马三刀。不过近些年来,能够见到老子第三把刀的人已经不多了。”  千夜打量了一下马三刀,在真实视野里,马三刀身上九处原力节点熠熠放光,气息十分旺盛,然而各节点的原力活跃程度不一,有些过于活跃,有些却是不足,还混有不少杂质。  看来这个自称马三刀的男人是九级战兵,而且已经在这个等级上停留了不短的时间,只是修炼基础不佳,原力虽然深厚却不够精纯,想要晋升战将恐怕极为困难。  马三天皱了皱眉,千夜那双忽然转为湛蓝的眼睛让他极不舒服,那种感觉好象自己陡然从内到外都赤裸裸的,被人一览无遗。  他有些恼怒地啐了一口,长刀出鞘,向千夜一指,喝道:“小子,算你倒霉,有人花了大价钱让我取你小命。现在把光头放了,再乖乖把那批货交出来,马爷我作主,给你个痛快!”  千夜只淡淡道:“我没有那个习惯放过想杀我的人。”  说着,他直接扣下扳机,原力枪轰鸣声中,已将那壮汉的脑袋轰碎。  “光头!!”马三刀一声狂吼,脸色瞬间铁青,双眼如喷火般牢牢盯住千夜,“好好!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象你这么不知死活的小子了!看来最近我出来走动的少,都没什么人记得马三刀是谁了。小崽子,你放心,杀了你之后我会花力气找到你的家人,让他们一起给你陪葬。死吧,小子!”  马三刀一跃而起,瞬间冲到千夜面前,长刀挟带狂风,向千夜当头斩下。  在千夜眼中,马三刀一刀挥下之前,周围原力已经受其影响产生波动,刀锋前更是激射出一道波纹,清晰显现出这一刀的斩杀轨迹。  当下千夜横跨一步,刀锋擦身而过,轻轻松松地就让了过去。  马三刀大吃一惊,事实上,即使千夜正面架住这一刀,也不会让马三刀更惊讶。到了他这个程度,虽然还不能象战将般引动天地之威,已可影响攻击所至区域,正常对手绝对不敢如此间不容发地贴着刀锋穿行。而千夜不但做了,还毫发无伤。  不过马三刀虽然吃惊,手下却没半分停顿,他借着势头继续前冲,左手拔出一把短刀,反手向千夜腰肋划去。  这一刀角度十分刁钻,刀锋处原力激射出半米多长,一旦切中体肤,和被刀锋直接砍中也相去无几。  然而千夜甚至没有移动脚步,只是收腹一让,就又避过了马三刀的一记杀着。  这一次马三刀真的震惊了,他抬起长刀遥指千夜,咬牙道:“好你个小杂种,看不出来还挺滑溜的!老子这就让你看看我的第三把刀!”  说话间,马三刀的左手伸向腰间的第三把刀。不过他的左手里已经握了一把短刀,难道打算一只手抓两把刀?  可是千夜却看到,马三刀右手长刀的刀锋处突然产生原力波动,一道纹路笔直向前,直奔千夜胸口而来。  千夜心中一动,深红之牙已在手中,然后一扬手,身前立刻出现一道闪亮刀光。  就在这时,马三刀一声大喝,长刀一震,刀尖突然脱离刀身,闪电般射出,直刺千夜心口。原来这才是他的第三把刀!  此时深红之牙卷起的光幕已成形,当的一声,马三刀射出的刀锋一头撞入,随即弹开,远远地抛飞出去。  原来如此!千夜心中豁然开朗。真实视野下可以看到原力流动,也就可以据此判断对手攻击路线。虽然只是很短暂的预判,然而在瞬息万变的近身战中,这一点先机足以改变战斗结果。  千夜伸手向腰间一抹,血腥曼陀罗落入左手,直接瞄向马三刀。  马三刀陡然升起极为强烈的危险感觉,那是死亡触手可及的恐惧,不过近身战中,原力枪能够发挥的威力有限,他大吼一声,合身扑向千夜。  眨眼间双方就进入近战范围,原力枪已经失去用处,千夜一声低喝,却并不拉开距离,右腕一翻,深红之牙反刺马三刀胸腹。  马三刀一声怪叫,双刀交叉,绞向短刃。可是千夜这一刀不知为什么越刺越慢,马三刀反而后发先至,架住了深红之牙。  三把刀刚一接触,马三刀就如遭雷殛,双刀脱手飞出,深红之牙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刺入他的腹部,直至没柄。  千夜手上一用力,马三刀就倒飞出去,撞在巷边的院墙上,委顿在地,而深红之牙的森寒刀锋上没有一点血迹残留。  千夜向马三刀走去,“现在,告诉我,究竟是谁想要我的命。如果你爽快点,我心情够好的话,说不定就饶你一命。如果不肯说也没关系,就看看你和它们谁能硬到底。”  说着,千夜手中多了一串奇怪的小工具,就象是各式各样的金属丝。马三刀脸色立刻变了,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专用的刑具!这些形态奇特的小东西,落在行家手里,会比什么皮鞭烙铁都要可怕得多。  看着千夜走近,马三刀身体不禁颤抖起来,急忙叫道:“等一等!我有话说!你招惹了根本惹不起的人,现在最好就是把货放下,然后远走高飞!”  “惹不起?有多惹不起?”千夜又向前迈了一步。  就在这时,千夜忽然感觉到周围有些异样,耳中似乎听到了某种奇怪的尖啸。这声音其实很轻微,但是现在却格外清晰。这只能说,周围太安静了。  千夜停下脚步,双瞳再次泛起了蓝色,那串跳跃的小工具悄然消失在掌中,手放到了腰边的枪套上。  此刻太阳高悬空中,将火辣辣的光芒泼洒下来,远方不断传来蝉鸣。如果忽略地上几个生死不知的小混混,那么整条小巷就剩下了千夜和马三刀两个活人。  太安静了。  现在是白天,这条小巷地处城市中心区域,虽然本身稍稍偏僻了些,但是再怎么样也不会出现巷口长时间看不到人的情况。人都去哪了?  地上的马三刀一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不断喘息着,脸上的惊恐之色渐浓,额头都开始泛出颗颗汗珠。  寂静突然被轰鸣的引擎声打破,一辆武装越野车堪堪挤进小巷,嘎然停下。  从车上跳下来数名战士,枪口全都对准这边。他们身上戎装的颜色和徽记都清楚表明了赵阀私军的身份,赫然是黎滨城的城防军。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54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