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二 返程

章八十二 返程

  在真实视野里,赵又平的起手势并不只是个花架子,鼓荡的原力以他的躯体为中心扩散出去,整整七道原力波纹伸向周围。那都是他接下来keneng的攻击路线,几乎覆盖了身前的扇形区域。  赵又平身体轻轻摆动,如同仙鹤在风中起舞。而随着他的摆动,七道原力波纹也在吞吐不定,随时会向某处发出猛烈一击。  翔空水鸟拳果然不愧秘传战技之名,看原力动向,称得上是攻守兼备。借助这种摆动,不仅有多个攻击路线可选,令敌手无法把握出手方向,防御也是同理,在覆盖范围内都可从容应对。如果赵又平能够达到战将,那个扇形区域应该还会扩张。  不过此时在千夜眼中,翔空水鸟拳的所有后招变化都清晰可见。这门秘传武技就和赵阀的传统风格一样,优雅华丽,时时处处充满了从容淡定,不带烟火气。但也正因如此,它得了灵动优雅,却失了三分威力。  千夜当下提聚原力,跨步上前,简简单单的一拳当胸击出。  军中格斗术的刺拳,没有任何花巧,可是一拳即出,空中竟响起隐隐风雷之声。  赵又平身体摆动幅度突然加大,竟是身不由己地向着千夜拳锋来处倒去,差点失去平衡。他大吃一惊,前方有股巨大吸力传来,抗衡起来居然有吃力的感觉。  赵又平顾不得把自己拉回最佳位置,已是仓促出手,一声高亢尖叫,右手挥动如翅,向千夜拳头拍下。  拳掌相交,炸响一记惊雷之音,赵又平如遭雷殛,全身剧震,猛地向后弹飞,哗啦啦一路压塌书桌书架,直接撞在墙壁上,吐出一口鲜血。  赵又平绝对想不到会出现眼前局面,一时又惊又怒,脑海中一片空白,看着向自己大步奔来的千夜,连反应都慢了一拍。  千夜一记鞭腿,如横扫千军而来。赵又平这才大梦初醒般,腾挪应变,用尽全力堪堪闪过。  雷鸣声起,千夜又是一拳当头砸下。赵又平闪无可闪,双臂交叉硬架,忍不住又是喷出一口鲜血。  千夜的攻势如惊雷闪电,没有留给赵又平丝毫喘息时间,一招一式皆直接洗练,大多是军中格斗术的基础动作,就是够快,够重,够狠辣。  赵又平先手已失,每每要竭尽全力才能挡住千夜随手一拳。他实在想不明白,同为八级,千夜的拳脚怎么keneng如此之重,恍若大山当头压下,重到让人绝望。  转眼间赵又平的护体原力就被轰碎,千夜一掌长驱直入,重重拍在他的胸口。喀嚓声中,赵又平的胸膛整个塌陷下去,连血都喷不出了。  千夜缓缓收手,看着已经濒于死亡的赵又平。  赵又平喘息如风箱,恶狠狠地道:“赵阀绝对不会放过你!天涯海角,也会追杀到底。我先走一步,在下面等着你!”  千夜神色不动地道:“那你就等着吧。”说着,随手拔出墙边武器架上的一把长剑,刺入赵又平的心脏。他环视房间,然后抛下长剑,从容跃出后窗,消失在夜色中。  这一战用时极短,十余招就结束了战斗。直到千夜离去,才有亲卫冲入书房,然后警声大作。  千夜在夜色下疾行,直奔飞艇起降场而去。这时整个黎滨城都陷入混乱,紧邻着西城门外的这片场地还是一片寂静,只是守卫数量比平时多了数倍。  不过戒备森严的守卫在千夜眼中形同虚设,轻轻巧巧地就越过了警戒线。起降场一侧并排停着三架庞大的浮空艇,千夜选择了那架名为‘百夫长’型的客货混载飞艇。  打开浮空艇尾部的应急备用门,对千夜来说只是件小事,那套金属小工具既能用作刑具,也可用来打开简单的机械锁。而‘百夫长’这种帝国境内公共航道上最常见的两用飞艇,并没有太复杂的构造。  千夜从备用入口潜入飞艇,把门重新锁好,消除周围痕迹。这架将于两天后飞往赵阀首府的公共艇,此时内部一片寂静,没有乘客也没有船员,货舱里倒是已经装了大半货物。  千夜一路走向下层的燃料舱,黑石已经补充完毕,满满地堆在料池中,如一座小丘。他找了个靠里面舱壁的角落,慢慢挖出一个洞,用一块军用防水布撑出个小空间,钻了进去。  千夜用原力一震,让周围的黑石滚落,把自己埋在下面,然后收敛全身气息,体温也随之缓缓下降,进入类似于龟息状态。  黎滨城的混乱在城防军另外两名统领出面主持大局后,慢慢平息下来,但是紧张的气氛却一直持续着。  身为城防军统领的赵又平在自己一处私宅中被刺杀,可不是一件小事。一座重要城市的城防军统领,在赵阀内部算得上是管事级的实权人物,位属中层。  城防军倾巢出动,历时一天一夜,把黎滨城搜了个底朝天,却一无所获。如飞艇场这种地方,自然是重点区域,被来回翻了好几遍。乘客和行李都受到严格盘查,飞艇内部和货物也不例外,只不过谁也没想到要把满池的黑石全部兜底铲起来看看。  即使如此折腾,总是在黎滨城的范围内,对外秩序当然不能乱。否则不要说死一个统领,就算死的是城主,他们也会被赵阀申饬。  于是那艘‘百夫长’型客货混载的公共飞艇,仍然按照原定时间表,准时升空,带着千夜稳稳地向着赵阀首府,西极城飞去。  西极城中的赵府一切如常,只是赵君度行将出战的消息在私下里流传开来。  这个消息让一些有心人惊讶,承恩公排行靠前的三个儿子刚去了战场还没回来,赵若曦也正离城,赵魏煌本人更不用提,常年在狼烟兵团,只有重大节日祭祀的时候才回来。  虽然赵阀日常事务自有一套人马运行,并不受影响,但承恩公一脉一个能主事的人都不留在府里的行为,也颇令人侧目。  一时之间,各府人等无不好奇。然而这次赵君度似乎打算独自出行,连他的近卫都没有任何人接到准备出行的通知,更不用说打听目的地了。  黎滨城防军统领被刺事件的卷宗,第二天到了赵君度书桌上。此事性质比较恶劣,但也不算太大的事情,归类在三级文件中,也就是已有人处理过,他只需知晓即可。  赵君度只看了个标题,就合上扔到书桌上,这两天他心情一直不佳,此时看到堂堂城防军统领居然在城内被人刺杀,忍不住有股火气拱上来。  案卷没在桌面停住,啪地一声落到地上,一张散页慢悠悠地掉出来,那是一张绘像。黎滨城搜索未果,判断那人有很大keneng潜逃,向本家请求在赵阀行省范围内发布通缉令。  赵君度弯腰捡起档案,一眼瞥到绘像后,脸色忽然微变。那是一个容貌平平的年轻人,与另外两张画像上的俊美少年完全无法相比,但是赵君度此时却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强烈直觉,让他把两者联想起来。  赵君度定了定神,重新翻了一遍卷宗。并没有太新鲜的内容,此人在黎滨城内杀伤杀死多名军士,又刺杀了城防军统领,原因不明。他又拿起绘像看了一会儿,蓦然发现是什么地方感觉相似了。  眼睛!无论容貌普通还是俊美,那双眼睛实在太像了。一般来说,不是太复杂的易容术,也不会特意去改变眼睛的形状……  赵君度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忽然想起了赵若曦,这才意识到另外一个wenti。不管黎滨城这人是谁,王伯给他的那张画像上的少年,一双清澈的眼睛与小妹居然有几分神似。  赵君度想了想,在黎滨城的卷宗上批下四字:“发回重查。”  当赵阀负责日常事务的文渊阁收到这份被退出来的卷宗,不由十分意外,这种等级的事务赵君度向来只是阅而不批的,难道黎滨城那个行刺事件另有内幕?  想到黎滨城主久病卧床,行刺事件的原因又报告得不清不楚,拿到卷宗的管事立刻感到自己明白了些什么。傍晚之前,数道密令发往黎滨,只听命于本家的密探活跃起来,开始追查事情的起因。  就在赵阀主府和黎滨城各种忙碌之际,载着千夜的浮空艇经过两天一夜的飞行,终于到了西极城。  浮空艇降在西极城郊外的公共飞艇基地,待到夜深人静时分,千夜才从燃料舱钻了出来。很幸运,赵阀豪富,连公共飞艇都带足了来回燃料,黑石池只被用掉了一半容量,仍留给千夜足够藏身空间。  此刻浮空艇内已空无一人,连货色也卸干净了,千夜一路摸到备用门处,如来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地离开。  西极城地处西陆腹地,也是赵阀四大行省的核心位置,晚上并不关闭城市,甚至连入城税都不收,以示泱泱门阀气度。千夜在进入西极城前,去掉了所有易容,这样再也无人能够把他和黎滨城的事件联系在一起。  这里不愧是西陆第一城,连陆外消息也是最灵通的,千夜最关心的当然是永夜大陆的战争,从目前得到的消息看,这场战争已经结束,真的结束了。  虽然战争已经结束,千夜就不用太着急赶路,可是赵阀领地也不能多做停留。易容不是万能的,而真正强者也有多种鬼神莫测的手段来锁定一个人的行踪,他还是必须尽快离开西陆。  千夜预定了最近一班前往太行山脉方向的公共飞艇,目的地是一座偏僻小城,他将和来时一样穿过寂火原,再通过灰色航道取道帝国本土,返回永夜大陆。  随后千夜就在西极城深居简出,几乎呆在旅店房间中没有动过。直到预定时刻来临,才匆匆赶往飞艇基地,登上了自己的航班。  片刻后,千夜站在舷窗边看着大地渐渐远去,这才放松下来。浮空艇跨越山峦大河,一路远去。  就在千夜乘坐的飞艇升空后不久,赵君度接到了六长老传来的消息。  ps:晚上还有一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55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