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 兄弟

章二十 兄弟

  ;

  千夜慢慢握住赵公子向前伸着的手,攥紧的掌心里似乎抓着一样东西,他的两根手指都被扳断,但是依然没有松开。从断指间可以看到那是一个通用规格的药瓶,标签上注明了一种很普通的神经舒缓剂。

  在有门路的人眼中,这瓶药根本值不了几个银币。或许这也是凶手最后放弃拿走的原因。

  但是千夜却知道这药是干什么用的。

  这是赵公子替千夜买的药,用于缓解黑暗之血发作时的症状。只是因为对方发货迟了,所以直到最后也没交到千夜手里。

  只是千夜没有想到,赵公子在临死之前,连腿都被砍了,还没有忘记这瓶药。

  千夜仿佛看到赵公子又站了起来,把药瓶递过来,豪气冲天地说:“我赵某人答应过的事,从来没有不算数的!”

  药已经到手,只不过,现在千夜已经用不到它了。

  千夜为赵公子出战已经有一段时间。他每参加一次赌战,所获得的酬劳是一个银币,三场战斗就可以换回一瓶药。因为虚拟格斗是技术活,所以报酬反而比血腥格斗还要高。

  在遗弃之地,不怕死的人到处都是,真懂格斗的却没有多少。

  这就是遗弃之地的现实,人们不断拿自己的身体和性命去赌搏。但他们就是用命赢了,所得也没有中上层大陆那些阀门世家丢掉的一块面包值钱。

  在毫无秩序和公正可言的永夜大陆上,言出必诺的赵公子完全是一个异类。千夜面上与赵公子只是临时雇佣关系,实际上,赵公子私下里一直拿他当兄弟看待。这也是千夜愿意一直与他合作,并且几次暗中出手保护他的原因。

  有赵公子在,其它区域的势力就进不了灯塔镇,镇上的人起码还能够过上一点有秩序的生活。

  赵公子,警长,以及千夜,他们分别在黑白两道和灰色地带维持着灯塔镇的秩序。在黑流城的势力范围内,灯塔镇就是一块小小的乐土,所以这里生活聚居的人也越来越多,即使是拾荒者们,只要距离允许都会尽量赶到这里过夜。

  只是他们所有的努力在远征军这个庞然大物前都毫无用处,它只是稍微动了动一根最小的尾指,就碾碎了一切。

  千夜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觉得胸中有一股血气正在缓缓沸腾!他无力和远征军抗衡,但是他可以给那些帮凶和狗腿们一个深刻且永恒的教训!

  千夜轻声说:“赵公子,把它给我吧,我的酬劳已经拿到了。”

  仿佛奇迹一般,赵公子一直紧握的手忽然松开了。

  千夜把药瓶装进口袋,向房间里扫了一眼。

  这里也被洗劫一空,武器柜的两扇钢门不翼而飞,其中空空如也。这早在千夜的意料之中,他也并不在意这些普通的火药武器。

  他离开了赵公子的房间,沿着廊道无声走着。

  经过一个房间门口时,千夜忽然停步,然后摘下了背后的猎枪。

  房间里传出说话声,其中一个正是严老虎。

  “这次多亏了齐公子的帮忙,我才能坐到这个位置上。今后齐公子有什么吩咐,我严老虎一定风里火里,在所不辞!”

  另一个有些猥琐阴柔的声音则说:“这姓赵的和那个叫什么千夜的小子太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他们当我们公子的话就是随便说说的吗?哼!什么赵公子,不过是个地痞头子而已,也敢自称公子。”

  同样是地痞头子的严老虎陪笑,笑声中有些尴尬。

  那个刻薄的声音继续说:“你们这些人,能够靠上我们家公子,给公子当条狗,就不知道是多少人修也修不来的福气!公子随便扔根骨头,就够你们啃上几年!不过,你要是有了其他不该有的想法,呵呵,可别怪我丑话说在前头,那这姓赵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严老虎连连道:“不敢,不敢!我一定为公子尽心办事!王大人,时间也不早了,是不是该休息了?您看上镇里哪个女人了,我这就带人去给您抓来!”

  王大人叹了口气,说:“这里还真就只有那个敏儿有味道。可惜......”

  “谁让她咬伤了公子呢。公子吩咐过要让她受满七天的罪才能死,今天已经是第五个晚上。现在她早就被弄得不成人形,还是换一个吧。”

  那人犹豫了一下,说:“也好。”

  这时房门外忽然传来千夜冰冷的声音:“不用换人了。”

  “什么人?”

  “谁在外面?”

  房间里呼喝一片。

  此时千夜被血族体质大幅提升过的感知发挥了作用,光是听着杂乱的脚步声,他就在心中勾勒出了房间内的情况,仿佛亲眼所见一般。

  一名护卫直接扑向门口,这是近乎愚蠢的勇猛。

  千夜将猎枪抵在房门上,直接开了一枪!

  单薄的木门被轰出一个大洞,如此近的距离上,那名护卫也被巨大的冲力轰得向后飞出,胸腹间一片血肉模糊。

  千夜一脚踹倒房门,看都不看,就又向房间里轰出一枪。密集的铁砂瞬间覆盖了大半个房间,里面顿时一片惨叫。

  在那位王大人身后,跃出一名粗壮大汉,他足有两米二出头,似乎连脑袋里都长满了肌肉。在他面前,净高也超过一米八五的千夜显得就象个孩子。

  大汉的脸上、身上有数十个血点,都是被铁砂打出来的,但显然这把土制双管猎枪对他没有什么效果。

  大汉怒吼一声,大步冲来,抡起几乎比得上千夜脑袋的拳头,狠狠砸向千夜的脸。

  千夜毫不躲闪,同样一拳挥出,和大汉狠狠对了一拳!

  喀喀嚓嚓的骨裂声中,大汉的拳头明显变形,连带着手臂都扭向了一边。如此简单粗暴的对拳,千夜竟然是完全碾压了对手!

  千夜飞起一脚,略显单薄的身体中迸发出惊人的巨力,直接把大汉踹飞。大汉轰轰隆隆地撞穿了两层墙壁,这才摔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千夜拍了拍手,微笑着说:“严老虎,我们又见面了。至于这位先生,姓王?”

  严老虎口中的王大人是一个中年男人,头发已经秃了大半,硕大的肚腩显得非常累赘。但是如果因为外表而轻视他,那就错了。这样的一个家伙,其实也有一级战兵的实力。

  “千夜!你还没死?”严老虎惊呼,下意识地向墙边靠去。

  那位王先生倒是很镇定,他刚才把桌子举起来挡住了纷飞的铁砂,全身上下似乎还完好。

  他缓缓地说:“你就是千夜?我没有见过你,但听说过。我们家齐公子对你很感兴趣,原本我以为你已经逃了,或者死了,所以才把这里‘清理’了一下,去掉了几个碍眼的货色。既然你回来了,那么我可以做主,再给你一次机会,跟我回去为公子办事,怎么样?你很年轻,是个人才,只有在齐公子手下,才能真正发挥出自己的能力。否则的话,你早晚都象那些荒原上的渣滓一样,为了一口吃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等到死后再变成野狗的晚餐!这样的生活,真的就是你想要的吗?”

  王先生用那把阴柔的声音娓娓而谈,竟然颇有点说服力。

  “但我很不喜欢你手下的一些人,比如说这个家伙。”千夜向严老虎一指。

  看到千夜这个样子,王先生反而松了一口气:“如果你肯为我们做事,那他自然就没什么用了。你可以随意处置他,他现在的地盘也都交给你管理,怎么样?这件事我就可以作主!”

  “不!不!王大人,这不行!”严老虎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惊得跳了起来。

  随即,看似处于极度惊恐中严老虎突然掏出手枪,对着千夜恶狠狠地扣下扳机,狞笑叫着:“臭小子,给我去死吧!”

  枪声和硝烟掩盖了一切,当严老虎打空了手枪中的子弹,才看到千夜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

  王先生眼角不断抽动,他从旁边看得很清楚,每当严老虎扣下一次扳机的时候,千夜身体就会诡异扭动,恰好避开了子弹的射击轨道。这样的技艺,他也只是在军中高手身上见到过,这也是火药枪无法奈何原力高手的重要原因。

  弹夹已经空了,严老虎还在拼命地扣着扳机。枪机卡卡嗒嗒地空撞着,就象在为他敲着丧钟。

  房间里连续不断的巨大动静,终于惊动了驻扎在更远处的人,急促脚步声从下至上,由远及近地奔来。

  千夜伸脚一挑,地上一支原属于护卫的手枪就到了掌中,然后对着走廊那边的墙壁连射数枪。

  这些房间的隔断都是木板和铁皮,在手枪面前显得有点单薄。子弹就象长了眼睛一样穿过薄薄墙壁,射在外面的人身上。中枪的人一阵惨叫,从栏杆上翻了出去,重重摔落下去。

  从三层楼的高度掉下去,对普通人来说是会断手折腿的伤势,不巧撞到颈骨的话,就活不了了。

  千夜开了五枪,就射倒了五个人,而手枪里还剩下一发子弹。

  他头也不回,枪口甩过左肩,子弹准确无误地射入那个王先生的手臂,痛得后者大叫一声,手一松,一把特别厚重的手枪就落在了地上。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58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