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 斩草除根

章六 斩草除根

  一名天蛇帮众突然一声怪叫,从隐身处跳了出来,端着突击步枪对准千夜。可是还没等他扣下扳机,千夜单手持枪,对准他开了火!

  轰的一声,这名天蛇帮众的身体直接被轰成了两截!

  而千夜把狙击枪当手枪用,却只是身体晃了晃!

  如此力量!

  天蛇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只觉得嗓子里如含砂石般涩痛。他看到的是千夜表现出来的巨大力量,这种力量甚至已经在他之上!可千夜明明只点燃了三个节点!

  千夜这一手不光震惊了天蛇,也吓住了其他天蛇帮的帮众。躲在窗户后面的飞鸟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心跳快得让他几欲虚脱。越是残虐的人,往往就越是怕死。

  等到千夜从容给狙击枪压上新的子弹,飞鸟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不趁他换子弹的时候开枪?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敢开枪的人都已经被千夜杀光了。

  “天蛇,出来吧!别再让你这些手下送死了。”千夜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宛若雷鸣般在整个总部轰响,这也从侧面展示了他浑厚充沛的原力。

  天蛇挟着余英男,从大楼正面的门里走出来,逼近到距离千夜三十米处才停下。天蛇用枪指着余英男的头,喝道:“把枪放下!否则的话我一枪轰爆她的脑袋!”

  千夜讥讽地一笑,缓缓地说:“天蛇,我觉得你应该把裤子脱了,看看你他/妈的究竟还是不是男人!”

  “放!下!枪!”天蛇咬牙切齿地说。

  “放下枪?”千夜耸耸肩,狙击枪忽然抬起,一枪把一个不知不觉间从藏身处探出身子的天蛇帮众轰成一团肉泥。

  天蛇的脸黑得吓人。

  千夜慢条斯理地往狙击枪里装填子弹,举枪又射杀了一名想捡漏的天蛇帮众,那名帮众发出的子弹,却在惊恐之下不知飞到了哪里。

  千夜抬起头冷冷地说:“我就是不放下枪,你又能怎么样?想用这么一个女人来威胁我?你是不是蠢过头了?”

  天蛇忽然笑了,说:“小子,你还太嫩,也做得太刻意了!这反而暴露了你的底线。这次,你要是再不放下武器,我会立刻开枪!要不要赌一下?”

  “你觉得我能看上她哪一点?”千夜平静地问。

  “我不管那么多!我只问你,要不要赌?”天蛇的脸色越来越狰狞。

  千夜耸耸肩,说:“好吧,你赢了。但是只赢了一点。我就给你个机会,象个男人一样跟我战斗的机会。放了她,我和你好好打一架,就在这里,怎么样!”

  说着,千夜扔掉了逐风,也把鹰击从背上取下,扔到一旁。现在他全身上下,就剩腰间的一把屠夫。

  天蛇一直盯着千夜身上两把狙击枪,当逐风和鹰击全部落地,他忽然狞笑,喝道:“你去死吧!”

  天蛇闪电般举枪向千夜瞄准!而千夜也同时动了,拔出腰间屠夫,同样指向天蛇!

  但是天蛇动手在先,他已经判断出,自己可以比千夜先一步开枪。在这个距离上,正面承受三级原力枪的轰击,千夜不死也得重伤!

  千夜神态平静如常,握枪的手不见丝毫颤抖,出枪、瞄准一气呵成,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天蛇的枪确实首先鸣响,原力弹脱膛飞出,瞬间轰中千夜的前胸,巨大冲击力推得千夜向后飞出。然而千夜持枪射击的姿势竟然丝毫没变,右腿支地,左膝微曲,整个人向后呈直线退去,如同在冰面上滑行,屠夫的枪口依旧稳稳地指着天蛇!

  两声轰鸣几乎没有间隔,屠夫射出的是一颗缠绕着鲜艳红光的原力能量弹。附加了重型弹头能力的原力弹轰在天蛇身上,让他身不由已地倒飞出去。而余英男被一起带倒在地,她反应极为迅捷,一个翻滚,竭力远离了天蛇。

  天蛇和千夜同时重伤!

  屠夫的威力格外巨大,又得到重型弹头的加成,一枪几乎轰碎了天蛇全部胸骨!这一枪威力之大远出天蛇预料,他原本以为自己硬挡三级原力枪问题不大,可是这一枪的威力已经达到四级水准!

  千夜原力凝练厚重,远超同级战士,用原力枪轰击时的威力也有加成。兵伐诀若是修炼到二十轮以上,在攻击威力就相当于第一流的功法。

  天蛇拼命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他还能动,也就还能战斗。他不相信千夜的体质也和自己专修过的身体一样强悍,他刚刚那一枪,也是结结实实地轰中千夜,丝毫没打折扣!

  可是天蛇刚坐起来,就见千夜的军靴出现在自己面前,屠夫那仍炽热着的枪口已经盯住了他的脑袋。

  天蛇一下呆住了,沙哑着嗓子说:“你怎么可能比我恢复还快?”

  “这没什么不可能的。”

  “为什么?”天蛇死盯着千夜血肉模糊的胸口。那里可以看出确实断了两三根肋骨,但是和天蛇的伤势比起来,这完全可以说是小创口,基本不影响战斗。

  “我没兴趣回答死人的问题。”

  屠夫向下挪了挪,忽然一枪轰在天蛇的两腿中间,将那片地方完全打烂!

  天蛇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嘶鸣声撕破了夜幕,甚至还压倒了屠夫轰鸣过后的回响!

  “现在你不用脱裤子,我也可以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个男人。”千夜冷冷地说。

  天蛇已经无法反驳,只有在地上翻滚挣扎的份。千夜突然俯身捡起逐风,身体尚未站直就抬起枪口,向着黑暗中扣动扳机。

  那个方向上顿时传出一声惨叫,一个年轻人应声倒地,他的半截大腿不翼而飞。

  天蛇陡然从剧痛中清醒过来,惊怒交加:“我的儿子!”

  “确实是,我还记得他。”千夜的眼睛明亮得吓人,而且瞳孔深处色泽开始变幻不定,时时会泛起深沉的红色。

  “不!别杀他!”天蛇忍痛叫道。

  “不可能。”千夜抬起狙击枪,喀嚓一声填入子弹,然后拉动枪栓。

  “来人啊,给我干掉这个杂种!”天蛇纵声高叫,叫声充满了愤怒!

  可是整个总部静悄悄的无人回应,好象所有幸存的天蛇帮众全都消失了。他们多半不是消失,而是趁机逃跑了,或者是找个什么地方躲藏起来。没有人愿意在千夜的狙击枪下露头。

  天蛇不甘心地环视周围,他觉得自己还应该有不少忠心的属下,怎么现在一个人都不见了?

  千夜的狙击枪缓缓移动,然后喷出一道火光。天蛇儿子的身体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在半空中绽放出巨大血花。

  “你......我杀了你!”天蛇吼叫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下站了起来,扑向千夜。

  千夜的目光落在他的颈侧,喉节剧烈滚动了一下,非常想一口咬上去。天蛇的鲜血洋溢着浓郁的原力,在他的嗅觉中充满蓬勃生机。这种吸引力就和毒品对瘾君子的诱惑差不多,需要相当强大的意志才能够克制住。

  旁边突然传来轻微的动响,那是余英男在挪动位置,她脱离天蛇的钳制后,就一直十分警惕,始终保持距离,防止自己再被劫持。

  这点细小的声音落在千夜耳中,放大了数倍,如暮鼓晨钟般敲在他心头。千夜抬起屠夫,用清晰稳定的节奏,把枪口直抵到了扑过来的天蛇脸上。在扣下扳机的刹那,他闭上了眼睛。

  屠夫剧烈震动,随即大片温热新鲜的血液就喷溅到千夜的脸上、身上。虽然他已经努力不去看,但那饱含能量的气息萦绕不去,让千夜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尖,舔了一滴鲜血,顿时身体内所有血气都为之燥动,就连那缕素来淡定的金色血气也从符文中游了出来。

  千夜这一刻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强烈直觉,如果把天蛇的血吸空,自己的鲜血之力就能再进一步。这是难以抵挡的诱惑,千夜突然发现自己开始犹豫不决。

  他的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在回响着。“这只是获得力量的途径而已,你不被任何上位血族控制,你还有人类的神智。唯有足够强大,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是吗?”

  有那么一瞬,千夜甚至想到是否下次应该稍稍地妥协一下,少许地吸那么一点血?

  “千夜!”

  余英男的声音把千夜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

  “你怎么了?”余英男走过来,关切地问。

  千夜睁开眼睛,胡乱擦了一把满头满脸的血,立刻露出微笑,说:“我没事。只是有些累。”

  “你的伤......”

  “一点小伤而已。我们先离开这吧。”

  余英男也知道今晚的动静弄得太大,必须尽快离开。她俯身在天蛇身上搜了搜,找出两把原力手枪和一把原力短刀,正要再清理其它战利品时,千夜忽然皱了皱眉,目光扫视过深浓的夜,警觉地说:“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

  余英男一怔,说:“天蛇死了,他手下的人或许都躲起来了吧?”

  千夜深深吸了口气,他今夜对鲜血格外敏感,而天蛇总部内外的血腥气浓得快凝结起来了,他立刻摇头:“不,我没杀那么多人!还有别人在!我们先离开这里!”

  余英男没有反对,放弃清理战场,跟着千夜匆匆离去。

  天蛇帮积累多年,总部里面肯定收藏丰富。别的不说,光是枪械库里的武器弹药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不过千夜总有种深深的不安,似乎有个凶厉的家伙正在附近活动。

  他现在救出了余英男,她还不能使用原力,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千夜和余英男一前一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在天蛇帮总部后面的一道暗巷中,正响着有些迟缓的脚步声。一个瘦长的身影在没有灯光的巷道中不急不徐地走着,那长得接近膝盖的双手是再醒目不过的标记。这个人正是余仁彦,他手中还抓着一只脚,一具人体拖在他身后。

  被拖着的人显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如一个破口袋般在地上一点一点滑动。他的身上脸上全是擦伤和淤青,原本英俊年轻的脸上满溢着恐惧,正是飞鸟。可是他连一根手指头都弯不起来,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只有眼皮,绝望地被拖入黑暗。

  余英男带着千夜回到自己的住处,立刻就要给千夜检查伤势。千夜无法拒绝,于是被她按在床上,一点一点清理胸前的伤处。

  看清楚千夜的伤势,余英男不禁一怔。让她意外的不是千夜伤得太重,而是太轻了。那些伤口已经全部自行止血,浅点的小裂口已经完全合拢。余英男亲眼看到他硬挡了天蛇三级原力枪的正面轰击,怎么就只有这点伤势?

  千夜忽然闭上了眼睛,说:“那个,男姐,你可以先去换件衣服。我的伤不要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1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