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六 血毒

章十六 血毒

  双方距离一瞬间拉近,千夜突然如猎豹般从地上弹起,一个滑跃,直接冲入一名三级血族怀中,迎面一拳砸在对方脸上!

  这一拳下去,血族战士的脸骨立刻凹进,随即在被巨力冲击的头颅带动下,身体向前飘了起来,然后才一同往后侧方飞出。

  砰然震响,脚下的地面突然凹陷,而千夜则如炮弹般射出,迎向另一名五级血族护卫首领,无视刺来的短刀,又是一拳向他脸上砸去!

  短刀送入千夜的胸膛,却象刺中一堆重皮革,进得格外缓慢,最后还是卡在了肋骨间。护卫首领反应也不慢,抬起左臂,勉强挡住了千夜的一拳,但是整个人都被凌厉的拳风砸得向后仰去,臂骨则发出吱吱呀呀的呻吟。

  晋升四级后,得到原力和血族体质双重强化的千夜,现在身体极度强悍,已经可以压倒普通六级战兵以及血族的五级战士了。

  千夜一把抓住护卫首领握刀的手,不让他逃离,同时右手拳肘如狂风暴雨般兜头砸去,每一下都沉重得如巨锤轰砸,如大斧开山!

  千夜两拳砸断首领的手臂,一肘捣碎了他护身的鲜血之力,随后侧步挪移,以身为兵,重重往血族护卫首领身上一靠!

  一声如闷雷般的炸响中,护卫首领倒飞出去,身体扭曲成奇怪的形状。刚才千夜以极大力量,辅以原力配合的一靠,暗劲沉重如山,已经将他全身骨骼全部震断!

  扑的一声轻响,又是一柄短刀插进千夜的后背。短刀破开护甲,艰难刺入肌肉,最后勉强触到了骨头。

  千夜恍若感觉不到血肉之躯插了利刃,反手抓住这名血族战士的脖子,五指收紧,一下拧断了他的颈骨。在血族强悍的体质下,这种伤未必就会死,但是至少也会失去战斗力。

  千夜挥手挡开另一名血族的短刀,又是一拳直击,正中下巴,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中,那名战士向后仰倒。

  千夜就如一头雄狮,在群狼中穿行。他出拳如迅雷闪电,又沉重如山,这批血族战士竟然没人能正面接下他一击!

  转眼之间,千夜周围就找不到敌人,只有不远处的马车残骸旁,那名血爵士正在艰难地爬起来。可是他摇摇晃晃的,连站都有些站不稳,满脸骇然地看着自己的伤口。血肉模糊的半身不算致命伤势,但是创口处不断涌出的黑血,全是腐臭死亡味道。

  血爵士惊怒交集,拼命调动鲜血之力,好不容易才把入侵体内那股似毒非毒的特异血气镇压消灭。但是他的伤势也由此沉重了何止一倍,血气消耗大半,一下子变得萎靡不振。

  千夜大步走来,一手向爵士抓去。血爵士愤怒无比地挥手迎上,两人双掌抓在一起,开始角力。双方脚下的地面突然嘭的一声闷响,向下凹陷,出现一个数米浅坑!

  此刻双方力量相当,一时相持不下,但是血爵士受伤的左臂越来越虚弱,很快就有不支之象。他突然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双眼中血气翻涌,在黝黑的夜色中竟然射出红光,他唇角伸出两根长长的吸血獠牙,狠狠向千夜咬下!

  千夜丝毫不退,只是头一偏,任由血爵士的獠牙咬落肩膀。吸血獠牙入体,千夜明显感觉到两缕黑色血毒开始渗入自己的血液,然而他的黑暗之血立刻有了强烈反应。

  紫色血气几乎是从能力符文中激射出来的,直扑那两道入侵血毒,一个照面就吞得干干净净。还不仅止于此,它一个扭动,立刻分离出一缕细若游丝的紫气,顺着血毒侵入的路径回溯而上,最后钻入吸血獠牙,扑进血爵士的体内。

  血爵士突然双眼瞪圆,露出极度惊恐之色,拼命想要推开千夜。他已经发出不出任何有意义的音节,喉咙里只是嗬嗬呼叫。

  千夜当然不会就此放手,他依然保持与血爵士角力,并且开始慢慢取得优势。然而当紫色血气逆流而上时,他双眼升起一阵氤氲红雾,如被牵引般,突然一口咬在血爵士颈侧!

  饱含原力的血液如潮水般涌入,千夜本能地大口吞咽,每一口都会激得体内血气阵阵沸腾欢跃。这可是一名八级血族的血,鲜血之力的浓郁远超千夜,每一口鲜血中所包含的黑暗原力,就相当于千夜目前全部的原力。

  不过刚刚吞下两三口,千夜就喝到了一口恶臭腐血。他顿时差点呕吐,一口把腐血全喷出去,然后推开了没有力量的血爵士。

  这名上位血族形容枯槁,仿佛短短时间里衰老了几十年,他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一名八级爵士身上的鲜血之力原本远不止这么一点,但是他先中了千夜包含在原力弹中的血毒,光是净化毒素就消耗了他近半血气,然后又直接吸了一口掺杂了紫色血气的鲜血,结果眨眼间大半血液都腐化坏死。

  千夜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血液,对于吸血鬼来说就是剧毒,不由也开始好奇紫色血气的来历了,或许当金色血气破茧而出时,会带给他更大惊喜。

  千夜迅速在战场上绕行一周,把所有还剩一口气的血族战士送入地狱。现在这个氏族古堡内就只剩下一些普通血族。

  他挑起一把长剑,抹去血族气息,拿出皮袋,在剑锋上倾倒了银液,然后就走向前方那两扇青铜铸造的但已经是不设防的大门。

  古堡顶上突然升起一道红色烟火,直上高空,然后炸开。千夜耳朵一动,已经捕捉到了人耳听不见的尖锐声音。这是示警的信号,用不了多久,血族的巡逻队就会闻讯而至。

  千夜可不惧怕巡逻队。他大步走入古堡,看到这个氏族残余的族人都聚集在大厅里,静静地看着他。

  正中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比血爵士年纪更老的血族,另外几名老人站在沙发后,几个小孩子则聚拢在老人膝下。

  若不知道这里是血族据点,这些人的双瞳也不是鲜红血色的话,还会以为走进了一个人族贵族的客厅。

  大厅里很寂静,银液从剑锋上滴落,滴答声就象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千夜缓步走向正中的老人,老人脸如枯木,毫无表情地和千夜对视,然后缓缓地说:“人类,你胆子很大。”

  千夜淡淡一笑,没有对话的兴趣,而是抬起剑锋,指向老人的咽喉。

  “爷爷,这是今天的晚餐吗?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旁边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随后千夜感到腿上一痛。他低头看去,见一名外表只有四五岁的血族小女孩正狠狠咬在自己大腿上,两根小小的吸血獠牙过半刺进肉里。透过光泽如象牙的半透明獠牙,可以看到两缕细细血线正滚滚进入她的嘴里。

  老人脸上现出快意,狞笑着说:“你完了,人类!你就算杀了我们,也逃脱不了变成血奴的命运!”

  千夜只是低头看着血族小女孩,闻言淡淡地说:“是吗?这小家伙倒是个纯血种啊,隐匿的天赋也相当不错。将来长大了,说不定又是一个爵士。真是可惜了......小家伙,不要着急,慢一点,别吃坏了肚子。”

  当千夜的血液流出时,体内紫色血气再次蓦然觉醒过来,从能力符文中跃出,如法炮制送了一缕紫气给小女孩。

  小女孩吸着吸着,突然瞠目结舌,啊啊叫着,一头栽倒在地,全身蜷缩起来,迅速变得僵硬。从她嘴里,流出一股紫黑色的血。

  老人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景象,腾地站起,失声叫道:“圣血!上位圣血!你绝不是人类!为什么!”

  “这是圣血?”千夜不合时宜地微微笑起来,语气不知是陈述还是疑问,轻声道:“但我觉得我依然是人类……”说着,他手中剑锋一震,笔直刺入年老血族的心脏。

  千夜手中沾了银液的剑锋不断飞舞,轻轻挑破了一颗颗或行将衰竭,或新生稚嫩的血族心脏。短暂的惨叫之后,大厅里再次沉寂下来。

  千夜提着长剑在古堡上下迅速走了一圈。走进楼上的陈列室时,千夜看到了许多油画,以及一对镶在墙上的短枪。

  这是一对血族风格的原力枪,黄金枪把都摩挲得发亮了,显然年代久远。能够被一个氏族珍而重之地放在陈列室最醒目的地方,这对短枪肯定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和价值。

  其余的油画和摆设都是在人类国度十分值钱的奢侈品,不过千夜没时间也搬不了这么多东西,他只把那对显然是古董的原力短枪取下,又顺手拿了宽大书桌上的一袋水晶币,就离开了古堡。

  踏入中庭,大门就在咫尺之遥,千夜犹豫了一下,转身向后面的庄园走去。

  古堡里不寻常的动静已经惊动了这里的人类。他们走出屋子,站在庄园门口,向古堡这边张望。很多人脸上全然是茫然和麻木,而庄园大门处就象有一条无形的红线,没有一个人越界。

  在千夜眼中,这些人都不是被黑血污染的血奴,只是有几十人脸色过于苍白,显得有些虚弱,看来最近刚被放过血。

  对血族来说,直接从**中吸取流动温热的鲜血是种享受,比喝盛在杯中微凉的血另有一种风味,那是始祖赐予他们的能力。但是被吸过血的人类很快会变成血奴,用过一两次就不能再用了。定期放血的方式却可以长久使用,就象人类圈养奶牛一样。

  千夜说:“我来自大秦帝国,有谁想要跟我回去的,站出来!”

  这些被豢养的人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人现出犹豫挣扎的表情,但大部分人都是一脸麻木地站着。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2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