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六 额外奖励

章二十六 额外奖励

  ;

  变故突如其来,满场皆惊!

  琪琪也一时怔住,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访问下载txt小说 ..

  只听见千夜冷冽的声音漠然道:“我是平民,只有四级,那又如何?你不是想教训我这个贫民窟出来的杂种吗?那就站起来,继续!”

  那年轻人四肢抽动,几次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最终还是一头栽在地上,晕了过去。

  帝国武风极盛,宴会中决斗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惊讶过后,首先爆出喝彩声的大都是少女,投过来的目光火辣大胆,闪闪生辉。贵族青年们则大多脸sè不豫,进门时琪琪拉的那手仇恨还未减退,此刻听说千夜竟然只是个平民,大部分人都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

  千夜抬了抬右臂,过于束身的礼服实在碍事,他索xing扯掉宝石袖扣,解开了上衣。然后目光扫过刚才和那年轻人站在一起的几个同伴,冷冷道:“还有谁来?”

  琪琪两眼异彩闪动,一副期待好戏上演的样子。袁泽宇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那几名年轻人僵在原地,不安地看看自己倒地的同伴,又看看千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被一拳打得倒地不起的同伴是五级战兵,不但是他们中等级最高的,也是武力最高的,年轻人们完全不能理解,同伴为什么会败得这么快,但至少他们知道,换自己上去也是白给。

  这时,大厅南侧人群中响起愤怒的声音,一名贵族青年叫道:“这里不是你一个区区四级战兵可以嚣张放肆的地方?我如果给你个教训,相信琪琪小姐也是可以理解的!”

  千夜抬眼望去,直接了当地说:“那就来!”

  那青年怒极,向前跨了一大步,突然被一只手按住肩膀,再也无法动弹,他回头一看,愕然:“堂兄?”

  出现在身侧的是一名略为年长,与他面貌有三分相似的贵族青年,后者先是遥遥向千夜颔首示意,然后转头冷冷斥道:“你倒是长进了,六级对四级?哼!是想把我们沈家的脸丢光吗?”他说完,手上一用力,就把那个冲动的贵族青年拖回人群中。

  楼上的琪琪吹了声口哨,说:“沈容安还真是只狐狸!他那个族弟虽然六级,真要下场,可不见得能赢了我的小千夜!”

  袁泽宇缓缓点头道:“你带来的这个小家伙力大无穷,而且他的原力竟然凝练到如此地步,确实罕见。恐怕一般的六级战兵稍微大意的话,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下面大厅里已经彻底冷场。

  沈容安拉走自己族弟的举动,给不少头脑发热跃跃yu试的贵族青年浇了盆冷水。

  能够参加城主宴会的大多不是草包,刚才千夜那一拳刚猛狂暴,五级战兵都被一击而溃。而且那个倒地的家伙可不是那种空有原力的水货。在这名门云集的场合,没点自信的人怎么会贸然出头挑事?

  五级的已经不敢再下场了,而六级战兵如果下场,无论输赢都是太丢脸了。

  琪琪笑盈盈地道:“袁叔叔,不好意思,弄乱了你的宴会,我改ri再向你赔礼!”她虽然如此说,脸上却满是欢畅,看着墙根下那刚被同伴们抬起来的年轻人。

  袁泽宇苦笑,他也认出来那个被千夜打昏的人是叶慕蓝的堂兄。还好叶慕蓝已经被琪琪气走了,否则的话,必然再起冲突,那时局面可就不好收拾了。

  片刻之后,琪琪带着千夜提前离场。坐进银sè轿车后,琪琪立刻兴高采烈地询问起因经过。

  事情其实非常简单,当一众人等都在千夜这里打听不出任何实质xing内容的时候,叶慕蓝的这位堂兄突然出现。他显然已经从某个渠道得到了消息,张口就问千夜是否平民。

  对千夜来说,他可以不透露自己的资料,但也不打算为此说谎,于是坦然承认。

  叶慕蓝的堂兄立刻毫不留情地嘲讽千夜,说一个贫民窟出身的穷鬼,也就只能靠一张脸混口饭吃,这四级原力还不知道是吃了琪琪多少药剂才得来的。

  千夜觉得没有必要和这种人多说,只是冷冷地问:“你以为自己很强?”

  身为五级战兵的年轻人冷笑回答:“当然!怎么,想打一场试试?”

  “好。”

  然后千夜提气,聚力,出拳,重若山峦,快逾闪电,一拳就将那年轻人打昏。若不是千夜及时收了收力,而且也没向要害招呼,只这一拳就能把那年轻人打进濒死状态。

  千夜说得很简单,琪琪却明显没有听够,继续追问:“就这些?肯定不止!你可都在晚宴上打架了!他还说什么了?”

  千夜苦笑:“他说......我是从贫民窟出来的杂种。”

  “这......”琪琪有些不明白。这只是一句普通的骂人话,何以千夜的反应会如此之大。

  千夜沉默片刻,说:“我在垃圾场长大,从来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琪琪脸上笑容顿时一敛,然后逐渐舒展,宛若chun花绽放,似笑非笑地说:“不管那么多,你今晚让我很高兴,所以就会有奖励。把眼睛闭上!”

  千夜不明所以地闭眼。鼻端忽然香风来袭,左脸上感到一阵温软湿腻,竟是被亲了一记!

  返程的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被千夜抛到了脑后。这位xing格癖好乃至取向都有异于常人的大小姐,现在无论做出什么都不再令他惊讶。

  象她这种身份的大小姐,什么东西都来得太容易,所以为了追求刺激,往往会有这样那样的怪癖。不过千夜觉得她的私人爱好与自己无关,他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完成任务,对得起自己拿到的丰厚酬劳。

  千夜花了四天提前完成基本的礼仪培训,琪琪那边再没有新的指令下来,于是他就把自己每天的ri程表分成了修炼和战地分析两个大类。

  接下来的ri子里,千夜用完了所有药剂,但是距离正式冲击五级还有一段距离。在此期间,千夜只见过琪琪一次,她突然问起是否还需要药剂,不知是注意到他用了足够剂量却没有点燃新的原力节点,还是仅仅随口一提。不过千夜拒绝了,他不想得到太多不该得到的。

  修炼之外的时间里,千夜不断调阅情报,很快对西昌城周围区域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天临近中午,季元嘉来到千夜的居处,邀请他出去共进午餐。

  千夜正好也想了解更多关于琪琪考核任务的内容,因为他已经开始着手计划上战场了,于是欣然同意,随着季元嘉来到城中的‘铜雀台’食府。

  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复古建筑,台高十丈,台上建五层楼,窗棱门栏都用黄铜嵌条装饰,正午太阳最盛时,流光照耀。

  高台两侧宽阔可以降落小型浮空艇,台下引河水经暗道蓄入楼顶天池,再从侧墙高空泄落,硬生生造出流瀑溅玉的壮观景象。据说这家食府的厨师和很多食材是从上层大陆运来的,价格甚至比上层大陆还要贵。

  季元嘉将越野车停好,带着千夜向大门走去,一边笑着说:“这里可是真正上层大陆的品质,当然价格也是。所以一会你可不能放开了吃,否则的话我会付不起账的。”

  千夜微微一笑,对季元嘉多了几分好感,他喜欢和说话直接了当的人打交道。

  两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定,流瀑就在眼前。由于隔音设计得好,只有一点仿佛自极远方传来的隆隆声,既营造出了意境,又不会影响客人交谈。

  服务生送上菜单后,千夜随手一翻,就知道了这个地方究竟有多贵。哪怕最便宜的一个菜都要一个金币,贵的则直接飙上了三位数。也就是说一个中校大半年的薪水,点上一道大菜就没了。

  千夜只点了两个最便宜的菜,就放下了菜单,而季元嘉其实比他自己说的要大方许多,加了三、四个食府的特sè菜。这顿饭肯定要把他一个月的薪水给吃掉了。

  当饭菜端上来后,千夜体会到了何谓上层大陆品质。菜量少到不可思议,却也jing致到不可思议。

  主菜本是一条鱼,却做成龙头模样,而餐盘上则有万里云海作为装饰。这可是货真价实手绘的云海图,水墨画风,就是千夜这种不懂绘画的家伙也可以看出布局笔触的不凡气势。光是这点,装饰餐盘的就是一位造诣不低的画家。

  “感觉怎样?”季元嘉笑着问。

  “我觉得,盘子上的装饰比菜还贵。”千夜实话实说。

  季元嘉笑道:“和我最开始的想法一样,但后来我才知道,其实还是菜更贵一点。”

  千夜看着一道道宛若书画般的菜品,苦笑道:“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不能放开吃了。这点东西,还不够打个底的。”

  季元嘉笑得更加欢畅,说:“对我们来说,到这个地方的意义不过是见识一下而已。吃过比吃得怎么样更加重要,至少以后说起来,不会因为一无所知而被嘲笑。”

  “为什么会被嘲笑?”千夜有些不解。

  季元嘉略带自嘲地说:“因为我是寒门,而你是平民。虽然寒门比平民好上一点点,但在士族眼中,我们都是一样的。对那些士族而言,评价一个人的标准十分简单:上面的和下面的。上面的需要巴结,下面的就是比不上他们的。所以在他们眼里,寒门和贫民没有区别,因为我们都比不上士族。”

  这是一个很强大的逻辑,让千夜颇有种眼界大开的感觉。

  “知道为什么我要请你来这里吃饭?”

  “为什么?”

  “因为那天宴会上,你那一拳实在太他妈的解恨了!”一向温文尔雅的季元嘉也难得地爆了句粗口。

  “那人和你有仇?”千夜疑惑地问。

  季元嘉重重吐了口气,说:“有仇倒谈不上。以后你就会明白那群人有多么让人厌恶了。来,先干!”

  两个人你来我往,很快就喝掉了一瓶酒。千夜脸sè微红,动作明显有些迟钝,而季元嘉脸上也泛起一阵cháo红,看来他的酒量也不算特别好。

  季元嘉摇摇已经空了的酒瓶,叫道:“再来两瓶!”

  服务生很快就送了过来,这里的米酒确实不错,更难得是价格不贵。一个金币一瓶的价格,在这个地方简直公道得过份。

  “千夜,你有没有女人?”季元嘉忽然问。

  “没有,怎么?”千夜有些莫名其妙地问。

  “啊,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季元嘉随口敷衍了过去。他本想把几个认识的不错的女孩子介绍给千夜,作为琪琪真正的副官,他当然知道千夜那个情人身份是假的。

  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忽然想起,从宴会返回殷家别院当晚,千夜下车时脸颊上那个异常明显的唇印。淡淡蓝偏紫的颜sè,那是琪琪最喜欢的一种特别sè彩,季元嘉绝不会认错。

  想到这里,季元嘉心里不由得轻微抽搐和疼痛,他随即将这点小小的不愉快压下,将那个唇印扔到心底的角落去。

  不过他也稍微清醒了点,虽然琪琪可能只是暂时找了个新鲜的玩具,过一阵就会抛下,但是在她新鲜感还没有消退的时候,季元嘉可不会做给千夜介绍女孩的蠢事。

  千夜有些奇怪地看着忽然开始走神的季元嘉。

  “千夜,琪琪小姐是最值得珍惜的那种女人,如果有一点机会的话,也值得全力去争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季元嘉这次说得就异常直白了。

  千夜微微皱眉,说:“这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任务。另外我和她之间的地位差距实在太大,没有任何可能。”

  “你是那种会在意身份地位差距的人?”

  “是的。”千夜笑笑。

  季元嘉耸肩,千夜如果在意身份地位,就不会在晚宴上一拳砸到那个贵族小子脸上去了。只不过对很多人来说,齐大非偶是一道跨不过去的门槛,他自己不也这样。

  “啊哈!猜猜我看到了谁?这不是琪琪小姐新任的小宠物吗?”一个yin阳怪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2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