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六 最后的任务(大章)

章四十六 最后的任务(大章)

  琪琪的声音突然停下来。千夜张了张嘴,却发现不知该说什么好。

  两人一坐一立,静默很久。

  琪琪动了动,从低矮的雕栏上探出身去,伸手撩动池水。硕大无比的水中月影渐起涟漪,慢慢变成整个池塘的波澜,一时间有千百个月亮在脚下晃动。琪琪手上出现濛濛蓝白相织的原力光芒,沿着手臂盘绕而上,如云蒸弥漫。

  这时,千夜看到了她的侧脸,妩媚飞扬的眼角点点莹然,仿佛碎星坠落。

  “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早点去休息吧!”琪琪说:“我明天再找你。”

  “好。”千夜应了一声,转身离开。走到岸边时,他回头望去,琪琪依然只有一个背影,原力光芒继续扩展着,在她身周流转缭绕,如坐云端。

  千夜走出紫藤花门,看到季元嘉双手抱臂靠在廊柱上,正望着一丛灌木出神。

  千夜走到他面前,直接了当地说:“我是拿到一张假情报,才会选择攻击东陵山区的一个黑暗种族据点。前面很顺利,但在撤退的时候,遇到黑暗种族集团军在那片区域大调动,中途被发现,最后只能选择从土城堡那边的山口突围。”

  季元嘉没有多大意外神色,说,“如果那个人不是对你的战力判断误差太大,131连应该在山里就跑不出来。那个时候东陵会战即将开始,几支特种部队正在潜入那片战区,131连和精英战队相比还是差点,所以最先被发现的肯定是你们。”

  “远征军第三军的宪兵队去131连驻地搜走了大部分档案,也是那个人指使的了?”

  季元嘉无声地笑笑,说:“在针对你的这一环上,那个人也不是要做到真正的滴水不漏,只不过不想留下直接证据,以免和小姐彻底撕破脸。他的手笔是在整个战局布置上,环环相扣,连善后都想好了。131连在官方报告中被编入了前锋战队,要知道十七军团的一个加强连可不能作为炮灰被随随便便消耗掉,与其给你按个冒进出击的名头,不如拿个一级战功,追抚阵亡战士。而对军部的大人物们来说,只要有确确凿凿的军功,一个连队的战斗位置是否应该在某个地方,是完全会被忽略的小事。”

  他顿了顿,冷笑道:“你或许还不知道,小姐麾下的十七军团协防营也参加了这次会战,这本是小姐继承人大考的一部分。所以只要最后战绩能达到目标,就连殷家长辈都不会追究细节。就算其中有什么不适当的举动,也多半就这样过去了。”

  千夜默然片刻,问:“也就是说,没有证据,就拿那个人没有办法了?”

  季元嘉语气平和,却有一种森然寒意,“是,拿他没办法。不过,他的手却以后都伸不了这么长了。”

  千夜从季元嘉的话里听出了血腥的味道,他也发现布局的是个高手,并不是只靠一张假情报,期间131连送上去的战报,留守上尉派出的传令兵都没有回应,显然这个局并非一人之力。联想殷家别院此刻防务增加,护卫更换,看来琪琪身边已经做过一番整肃,与那个人里外勾连的恐怕都没有好下场。

  “他是谁?”千夜终于问出来。

  季元嘉看着他,说:“你应该猜到了吧?不过,现在不行。”

  千夜皱眉,但不等他说什么,季元嘉很直接地说:“他是琪琪小姐的未婚夫,在这个身份还有效前,杀他的人必然会被殷家追杀,直到看到人头为止。何况,你杀不了他。顾立羽大部分时间在帝**部,那个地方是不可能进入暗杀的,就算他离开上层大陆,行踪也很难锁定。哪怕是我,在正面决斗中有七成把握能击败他,但要杀他,只有三成机会。”

  千夜淡淡说:“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

  季元嘉道:“确实,杀人并不是仅靠刀枪。”

  千夜微微一怔,看着季元嘉的表情,突然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你……”

  季元嘉极为坦然地说:“以前是我想错了,我曾经希望她不要改变,一直如此随心所欲,肆意张扬,永远能够保有本心。但是如果不能掌握最高的权力,无论是什么样的愿望都只会是奢望而已。所以,我会遵从琪琪小姐的愿望,成为她手中最锋利的那把战刀。”

  直到回自己的住所后,千夜还一直在想季元嘉最后的那句话。

  说到底,琪琪和顾立羽之间的矛盾和纷争,其实也还是内部主控权之争。只是牵扯上整个家族的继承人大考,琪琪所在家族分支的不同成员之间,既有共同利益,又有不同利益,才形成这种相互制衡的局面。

  千夜虽然和季元嘉接触不多,但也隐隐感觉到他不是那种喜欢卷入权力纷争的人,否则他当初面对叶慕蓝也不会一退再退。然而,他今天却是如此鲜明地表明了立场。

  季元嘉选定了自己的道路,那么千夜呢?这个任务结束后,他下面的道路又在哪里?

  第二天午后,琪琪派人来叫千夜去书房。

  千夜到的时候,琪琪正在长桌前写字,与墙上那幅一模一样的“杀伐果决”。

  听到千夜进门,她把毛笔扔进笔洗,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凤目上挑出无限妩媚的风情,昨晚千夜曾经看到的哀伤脆弱好像只是水中月影,当太阳升起时就消失无痕。

  琪琪走到千夜面前,豪爽地拍了拍他的肩,说:“你这次帮我弄到不少战绩,非常让人惊讶。”

  “战绩?”千夜那几天只是埋头杀敌,到后来意识接近麻木,哪里会去统计究竟杀了多少个敌人?

  琪琪自顾自地板着手指,说:“击杀六级战士5名,五级战士23名,四级以下战士超过百余名,炮灰三千余。这样的战绩,你觉得光靠131连和远征军的一个营能够打得出来吗?”

  千夜沉默片刻,远征军和加强连的战力如何,他自然再清楚不过。正常情况下,能够打出一半战绩就不错了。

  “这个数字不对吧?”千夜有些疑惑。

  “这是对面黑暗联军自己统计的伤亡数字,你说准确吗?”

  千夜微微一怔,随即意识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这才发现有些小看了门阀世家和帝国的能力。黑暗种族对帝国渗透,帝国又何尝没有对他们进行渗透?或许因为黑暗种族的天性,渗透得还要深些。

  “这些高阶战士,大半都是你杀的吧?”

  面对这个问题,千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现在仔细回想,好象四级以上的黑暗战士确实有一多半是死在他手上。不过这样的战绩对一名四级战兵来说太过惊人,即使千夜算是一名有战队辅助的超远程狙击手,也还是过高了。

  不过,琪琪肯定十分了解她麾下131连的战力,才有这么一问。千夜硬着头皮说:“鹰击加上足够的原力实体弹,还行吧。而且,我现在已经是五级了。”

  琪琪盯着千夜,直把他看得心里发毛。

  她忽然绽放笑颜,凑近千夜,几乎贴上了他的耳朵,轻声说:“用鹰击也打不出这个战绩的,你还有东西瞒我!”

  她细细柔柔的气息不断吹入耳朵,让千夜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血族体质除了带来强悍身体,也令感知更为敏锐。现在千夜的耳朵就是说不出的难受,麻痒的感觉似乎要渗入每滴血液中去。

  千夜身体一侧,拉开了距离。

  “不许动!”琪琪大喝一声,然后又问:“你究竟有什么在瞒着我?”

  “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什么都没有?”琪琪连问三声。

  千夜终于忍无可忍,瞬间闪开数米,说:“能有什么!”

  琪琪挽了挽有些凌乱的头发,耸了耸肩说:“我知道在永夜大陆混的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过那没什么关系。你这次出战,身体损耗肯定很大,我让杜老来帮你检查一下,有时候一些小伤不及时治疗,会影响后面的修炼进境。”

  琪琪轻拍了拍手,旁边侧门打开,一个干瘦矮小,满脸愁苦的老人走进房间,来到千夜面前。

  千夜微微了一怔,看着琪琪关切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杜老可是战将级强者,也许还不是普通的战将,由他出手检查,那千夜身体的秘密是否还能瞒得过去?

  可是此刻骑虎难下,势必不能拒绝,否则的话反而是心虚的明证。于是千夜只得努力平顺呼吸,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同时血脉潜伏的能力已在他心念动时自行运转,所有血气在心脏里潜伏得更深了。现在千夜只能期待这个能力能够如预想中的那样强大。

  杜老咳嗽一声,左手五指指尖忽然各亮起一个光珠。他曲指一弹,五颗光球就飞射而出,环绕千夜的身体。光珠不断震动,发出嗡嗡的蜂鸣声,千夜体内的原力也随之共鸣。

  转眼之间,千夜身上五处原力节点一一点亮,在光珠力量的影响下绽放光芒。千夜的躯体似乎变成透明,原力节点和原力流动都清晰显现出来。

  原力如氤氲雾气,而节点则似颗颗闪亮星辰。即使是千夜自己,对这一景象也是大感意外。

  千夜随即发现杜老和琪琪都死死盯住自己的胸口,他低头一看,竟然发现胸前节点极为炽亮,竟如当空红日!在红日周围,还隐隐有数道光环,在依着玄奥轨迹转动。

  直看了许久,杜老才长出一口气,说:“小姐放心,他的身体并没有隐伤。”

  琪琪还在盯着千夜的胸口,问:“这是不是兵王之像?”

  杜老摇了摇头,说:“似是而非,但也相去无几。他这个原力节点想要打通点燃,难度是旁人十倍不止!嘿!真想不到他居然能够闯过难关。此关一过,便是坦途。至少在九级之前,不会再遇到过不去的关卡。”

  琪琪双眼亮起异彩,问:“那聚力成漩的关口呢?”

  杜老苦笑道:“小姐,这你可就难为老头子了。想要鉴定战将以上的天赋,也就大衍天机诀等寥寥几种古法能够办到。”

  琪琪大感失望,道:“让我到哪找会大衍天机诀的人去?”

  她看了千夜一眼,似乎下定决心,用力拍拍他的肩,说:“这样吧,等我回去哄哄老太爷开心,让他引见一下林熙棠大帅。我就可以借机带你一起去,请他为你检定天赋。”

  千夜吃了一惊,随即想到林帅军务繁忙,怎么可能真为了一个世家子弟做这种小事。琪琪要是真的这么去做,多半会碰一鼻子的灰。

  琪琪又向杜老问道:“他的原力好象比其他人深厚许多?”

  杜老叹道:“何止深厚许多?多了一倍不止!而且他的原力沉凝如山,基础打得扎实无比,实在是难得一见。只不过他修炼的是兵伐诀,也没有修炼过秘传武技的迹象。这倒是要早做打算。”

  琪琪顿时有了兴趣:“兵伐诀?喂,你能够承受几轮原力潮汐啊?”

  千夜思忖一下,说:“三十轮。”

  琪琪又是大感失望:“只有三十轮?那就是普通兵王了,不上不下的。还以为你怎么也能来个三十七八轮呢!”

  千夜听了,决定保持沉默。

  琪琪的这番话,就连杜老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他咳嗽几声,道:“小姐,兵伐诀是战将以下,原力速成的第一等功法,二十轮足以跻身精英部队,三十轮以上,就有潜力角逐各大军团正副军团长之职。四十轮以上,只要没有陨落,终归会是军中威震一方的大将。放眼帝国上下,当年能够修到五十轮之上的,也就张伯谦大帅,武威王等寥寥数人而已。”

  琪琪急忙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下次不再瞧不起兵伐诀可以了吧?您别再说了,我都听过好几十遍了。”

  杜老无奈摇头,道:“小姐能这样想,自然最好。不过却要知道,兵伐诀虽然简单易修,但能够在军中推广,背后是大有道理的......”

  琪琪一把拽着千夜,拖着他离房而去,不再听杜老啰嗦。

  千夜一路被琪琪拉到花园里,才停了下来。他暗中松了口气,血脉潜伏的能力果然强悍,杜老刚才的手法显然是专门的血脉和体质探测术,就这样都没发现他体内的黑暗之血。看来以后只要小心谨慎,大将国公以下的强者都很难窥破他的秘密了。

  琪琪道:“杜老就是这样,一看到有人修炼兵伐诀有成,就异常兴奋,总是说个没完。我也不是看不起兵伐诀,据说这是太祖草创,武祖增修过的功法。可是再怎么好,修炼到九级时,潮汐之力就会大到无以复加,崩毁身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无论是谁,都迟早要更换功法,就连伯谦大帅也不例外。”

  说到这里,琪琪侧身过去,哥俩好般勾住千夜的肩,“不过你居然能够练到三十轮,可以啊,小子!竟然是兵王!你这样的家伙,怎么会躲在暗血城那种乡下地方当个小猎人?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来,说给本小姐听听!你究竟把哪家小姐的肚子搞大了,然后要跑到那个穷乡僻壤躲起来避祸?”

  千夜哭笑不得,琪琪的思路有时候实在跳脱,让人难以招架。

  琪琪突然愈发眉眼弯弯,一双凤目变得如灵狐般妩媚,说:“来,我们说说下一个任务!我马上就要回秦陆,去参加天玄春狩,这次活动取得的排名也会计入继承人大考的分数,所以你的任务就是陪我参加春猎,并且好好保护我!”

  天玄春狩?听起来很象打猎。至于保护,千夜直接忽略了这位大小姐经常性会冒出来的各种不当用词,不过等以后他发现琪琪口中的保护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忍不住有种被坑蒙拐骗了的感觉。

  他犹豫了一下,想起来还没问琪琪是否看过了他的信。

  琪琪好像发现了千夜的迟疑,笑吟吟地说:“作为这次任务的额外报酬,给你选一部合适的殷家秘传战技如何?你的兵伐决差不多该换了哦。”她的眼角眉梢全是诱哄。

  千夜抬起头看到琪琪的笑容,在午后阳光下格外明媚亮丽,与水榭月华中的萧瑟完全不同,不由晃了晃神,心里微微叹口气,说:“这也是你大考的最后一个任务了吧?好,我一定尽力。”

  晚上,琪琪派人给千夜重新配齐的装备,就全部送到了他的小院,一同交到他手上的还有厚厚一叠春猎资料。最上面就是一份长长的参加者名单。

  千夜随手翻开一页,一个熟悉无比的名字跳入眼中,宋子宁。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3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