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 有?贼

章七十 有?贼

  恐怕温总管也不曾料到,千夜的体质比他想象的还要特殊。他和杜老几句对话的时间,千夜就在黎明原力融化和金色血气吞噬的双重作用下,消掉了体内几乎全部如针阴气。

  于是,千夜心脏处的异常反应就显露无疑。

  温总管用来进行天赋鉴定的阴气全都是顺着血脉流淌,就象水入热油之锅,以激发被检测者的天赋原力。他的原力属性极为阴寒,故而会对身体造成一些刺激,但是阴气数量相较于被检测者的原力不过九牛一毛,过一段时间就会被自然消融。

  但是,温总管发出的那些指劲中,却有一道并未如常进入血脉,而是悄无声息地刺进了千夜的心脏!

  千夜原本也不会发现有这样一个祸患存在,可他的心脏现在是血族血脉潜伏的大本营,普通血气和紫色血气都深藏于此。这缕阴寒原力贸贸然闯入后,简直就象游鱼误入鲨群的领地,勾引得血气一条一条从深海浮上水面。

  正是血气突如其来的躁动才让千夜发现心脏中多了这样一个不速之客。他很难相信这是失误或巧合,无论哪种鉴定术,都只是针对血脉和原力节点的,绝不可能进入肺腑脏器,否则如温总管这种杀力如此之强的阴寒原力,早不知道误伤多少人了。

  何况千夜心脏外金色血气一直在巡游,并不时吞噬血脉中的阴气,若非有意为之,那缕阴气绝不会如此巧合地突入心脏。

  千夜的右手慢慢扣紧了座椅扶手,他考虑许久,决定冒险一试,总不能让这道阴气就此留在心脏中,谁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破坏生机。

  于是那缕正在心脏中找地方潜伏的阴寒之气突然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开始四方窜动起来。而失去压制的血气如嗅到了血腥的鲨鱼,迅速合围上去。

  那道阴气忽然蒙上了一层紫意,最先赶到的紫色血气直接扑上去,把它撕成两段!所有血气都沸腾了,蜂拥而上,转眼间就把这缕阴寒劲气撕碎,分食得干干净净。

  紫色血气虽然吃到了最大一段,好像还是没有满足,又掉头扑向了一道普通血气。但是这一次普通血气却没有束手待毙,一道格外粗壮的普通血气从侧方冲来,一下和紫色血气撞在了一边,两道血气纠缠着,居然就在千夜的心脏里大战起来!

  千夜脸色苍白,冷汗滚滚而下,终于控制不住闷哼一声,从椅子上摔下地去,带翻了沉重的檀木座椅,发出一声巨响。

  厅外走廊上的殷家护卫听到异响探头进来,不由吓了一跳,连忙奔进来扶他。

  此时千夜心脏内的战斗分出了胜负,同为进阶,最粗大的那条普通血气还是敌不过紫色血气,差点被绞杀。而紫色血气也有些损伤,勉强吞了最细的一道普通血气,就此罢手,缩回自己的符文中去。

  “我没事,坐一会就好!”千夜虚弱地说。殷家护卫扶他到旁边坐下,然后搬起倒伏的椅子。

  这时琪琪送完温总管回来,而被殷家护卫匆忙叫过来的季元嘉也正好赶到,两人看见千夜苍白如纸的脸色和仿佛重伤后的虚弱气息都吃了一惊。

  琪琪抓住千夜的手,就想输入原力,急促地问:“你没事吧?不是说只会有小伤的吗?”

  千夜摇摇头推开琪琪的手,“已经没事了。”他抬头看看季元嘉。

  季元嘉会意,遣走两名护卫,然后走到门口吩咐了几句,确定不会有人靠近听到厅内谈话,才走了回来。

  “温总管在我心脏里留了一道阴劲。”千夜直接了当地说。

  琪琪吃了一惊,“为什么?”

  心脏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种地方受伤要么即刻死亡,要么破坏生机慢慢萎靡死去。尤其是擂台赛后天开始,如果那道暗劲在千夜与人格斗时爆发出来,恐怕他就此死得不明不白。

  琪琪定了定神,问过那道阴寒劲气的细节后,脸上掠过一道阴影,说:“听起来确实是温总管的绝技阴极针。只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厅内三人的脸色都不好,这个天玄春狩意外太多。先是一个八级的血族爵士,然后是卫国公的大总管,接下来不知道还会有什么?而温总管的事比血爵士要严重多了,那样一个人物,绝非普通人能够随意驱使,他背后究竟是谁?动机又是什么?

  千夜突然问,“我这次在春猎杀的人中,是否有温总管的门人、亲友之类?”

  这确实是最有可能的理由之一。温总管是深受卫国公信任的近侍,如果这样的人物都能被买通并直接对参加春猎的人出手暗算,简直是天玄春狩莫大的丑闻。因此,私仇反而最有可能。

  如果只是利益驱使,那幕后人不但拿出了连温总管都会动心的莫大利益,也要有这个身份地位能搭上温总管这条线才行。谁家有这样的大手笔?

  “也可能是赵阀或宋阀。”琪琪容色转冷,“温总管眼中才看不到中下品世家,上品世家里,孔雅年有护卫死在你手上,但是就为这花大价钱杀你?除非他疯了。”

  每年都有春猎,每年都死人,各家也都会折护卫进去,但就为了这种事动用人脉委托温总管去杀一个世家护卫,说出去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琪琪在厅里走来走去,片刻后说:“不,或者还是我那几个兄弟姐妹干的好事?”这件事情实在太过不合常理,琪琪直到最后也没想出什么结论来,只能吩咐千夜回去好好休息。

  晚饭后,整个国公别院都沉浸在一片轻松悠闲的气氛中。有的世家院落传出丝竹歌舞之声,酒香混合着花香,芬芳四溢,正在召开一些小型社交宴会。

  在夜色的掩护下,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悄然接近殷家院落靠林间小径一侧的围墙,然后选了个僻静角落,一跃而入。

  他进入的这个地方正是内院位置,琪琪今晚受邀出去参加一个宴会,既然主人不在,本就没留多少人的内院一片寂静,只有一组护卫来回巡夜。

  黑影在内院极为迅速地走了一圈,没有惊动任何人。说也奇怪,期间那个黑影和殷家巡夜的护卫几乎擦身而过,区区数米的距离,就算花园里树荫浓重,也没什么灯光,但对六七级的高手来说还不至于看不清东西,可就是对这个黑影视而不见。

  夜风习习,偶有落叶飘下。那些卫士的目光一旦掠过那人所站的位置,就会有一片落叶飞过,恰好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就这样,那队巡夜卫士一无所觉,径直走过。

  最后黑影向着安置琪琪亲随的那排房屋行去,最后一间正是千夜的住所,那人无声无息地站到了窗前。

  就在这时,殷家院落外走来一群人,最中间的高大青年就是魏破天。门口的护卫当然认得他,连忙恭敬地说琪琪小姐去参加留乡伯家三公子的宴会了。

  魏破天大手一挥,说:“没关系,我是来找千夜的。”

  殷家护卫立刻给他指了内院的位置,魏破天点点头,不过拒绝了对方提出带路的好意,又吩咐自己的护卫全部留在外院休息。

  魏破天独自一人跨入内院大门,转过一面照壁,左边那排房屋就是琪琪亲随的住处。这个区域格外寂静无声,大半人都跟着琪琪去参加宴会了,最末端那间透出昏黄灯光的应该就是千夜的住处了。

  他不由地加快了步伐,但是眼前忽然一花,视线好象有些模糊,景物一阵若隐若现。魏破天咦了一声,揉揉眼睛,好像又没有什么异常。他顿时觉得有些古怪,可是却又一时说不出哪里不对,或许光源太少太暗以至于眼花?

  魏破天一向是身体反应快过大脑,当下身周光芒闪动,下意识催动了千重山!土黄色光芒迸射,在深沉的夜色中格外明亮。

  千重山一出,原本在魏破天眼前飘动的几片落叶顿时一阵扭曲破碎,然后化为虚无。一向后知后觉的魏破天这才恍然大悟:“他奶奶的!我说怎么总觉得不对呢!这个季节,哪来这么多见鬼的落叶!”

  此时眼前景物清晰起来,魏破天立刻看到千夜房间的窗前有个人,正向屋里看去,而这个人的身影他并不陌生。

  宋子宁?!

  魏破天以前和宋子宁并没什么来往,同为帝国上层的贵胄子弟,只能算互相认识而已。这位宋阀七公子除了在女人方面名声不太好之外,为人温文尔雅,长袖善舞,并不令人讨厌。虽然宋子宁和琪琪关系很差,但魏破天也不傻,知道其中多半有宋阀内斗的原因,所以对他也没什么成见。

  哪知一次天玄春狩,先是发生宋子宁的手下试图强抢‘晓夜’的事情,后来宋阀猎队又在猎场上追杀千夜,魏破天对这位宋七公子的评价顿时落到最低谷。

  虽然他之后偷营成功,把叶慕蓝一拳砸伤,算是稍稍解气,但此时看到宋子宁竟然鬼鬼祟祟出现在这里,魏世子脑海中顿时冒出四个大字“非奸即盗”!

  腾腾腾!魏破天甩开大步,直接冲了过去!

  “有淫贼!”

  ps:感谢新盟主sant0604。

  周末还要加班的人伤不起!今晚来不及了,补更的章节明天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4754.html